打开主菜单

單懋謙(1802年-1879年),仲亨地山湖北襄陽縣(今襄阳市)人,晚清政治人物,歷仕道光咸豐同治光緒四朝,官至吏部尚書文淵閣大學士

道光十二年(1832年)壬辰恩科進士殿試名列二甲第六名,授翰林院庶吉士散館編修。道光二十年(1840年),督廣東學政,歷翰林院侍讀庶子。因病歸里,遇父喪丁忧守制。服闋,請終母養。期間在襄陽鹿門書院講課,擢拔英才。咸豐三年(1864年),於襄陽團練,拒太平軍咸豐六年(1867年)回京,補原官。咸豐七年(1857年),督江西學政,歷侍讀學士、少詹事、內閣學士、工部侍郎,均留學政任。

同治二年(1863年),調吏部,擢左都御史。同治三年(1864年),偕大學士瑞常等進講《治平寶鑑》,授工部尚書。同治七年,調吏部。同治十年,管國子監事務。同治十一年(1872年)以吏部尚書拜文淵閣大學士光緒五年(1879年)卒,贈太子太保文恪。單精詩詞,工書法,有《峴雲山房遺稿》存世。《清史稿》有传。[1]

参考编辑

  1. ^ 《清史稿·列傳》390卷,11733-11734:單懋謙 ,字地山,湖北襄陽人。道光十二年進士,選庶吉士,授編修。十七年,入直南書房。十九年,大考二等,以贊善陞用。尋授司業,遷洗馬。二十年,督廣東學政,歷侍讀、庶子。以病歸,父喪服闋,請終母養。咸豐三年,粵匪擾湖北,懋謙方居母憂,命在籍治團練。六年,回京,仍直南書房,補原官。七年,督江西學政,歷侍讀學士、少詹事、內閣學士、工部侍郎,均留學政任。十一年,巡撫毓科、布政使慶廉為言官論劾,命懋謙按之,疏言:「毓科非應變之才,適當賊擾,省防尤重。本境兵勇不敷調遣,辦理未能悉合機宜。現雖全境肅清,善後急宜妥辦,籌備浙防,接濟皖餉,大局攸關,恐未能措理裕如。慶廉現未到任,無事蹟可考,未敢妄陳。」疏入,報聞。任滿,回京,充實錄館副總裁。同治二年,調吏部,擢左都御史。三年,偕大學士瑞常等進講治平寶鑑,授工部尚書。四年,命赴盛京偕侍郎志和等承修太廟、昭陵工程。時奉天馬賊猖獗,命懋謙就近查察,劾將軍玉明、府尹德椿,下部議處。回京,疏陳馬賊難防,請籌兵餉出邊會剿,以弭盜源。又請飭奉天所屬各州縣查勘市鎮鄉村應修堡寨之處,勸民作速興築,擇錄嘉慶年間龔景瀚所著堅壁清野議刊發各州縣,令遵照團練守禦之法,量為辦理。疏入,均得旨議行。六年,管戶部三庫事務。七年,調吏部。十年,管國子監事務。十一年,以吏部尚書協辦大學士,尋拜文淵閣大學士,兼管兵部。十三年,因久病請解職回籍,允之。光緒五年,卒於家,詔依例賜卹,有「學問優長,持躬端謹」之褒。贈太子太保,諡文恪。論曰:自咸豐初軍事起,四郊多壘,廟堂旰食。京師舉辦團防,閣部重臣領之,賈楨、周祖培、朱鳳標皆預其事。其時用人猶循舊格,揆席多由資進。至穆宗踐阼,底定東南,漢閣臣多取勛望,六官中大拜者尟,惟 單懋謙獨由正卿入閣,時以為榮遇焉。
官衔
前任:
朱鳳標
吏部漢尚書
同治七年三月丙子-同治十一年八月庚申
(1868年4月20日-1872年9月10日)
繼任:
毛昶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