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分盛重

國分盛重(日语:国分盛重こくぶん もりしげ Kokubun Morishige,1553年-1615年9月7日)是日本戰國時代武將,後來成為久保田藩士,秋田伊達氏日语国分氏 (陸奥国)之祖。最初盛重名為伊達政重,在繼承國分氏日语国分氏 (陸奥国)後改名國分政重,其後再更名為國分盛重,最終改名伊達盛重。通稱彥九郎或三河守

國分 盛重
時代戰國時代 - 江戶時代初期
出生日期天文22年(1553年)
逝世日期元和元年7月15日(1615年9月7日)
假名こくぶん もりしげ
羅馬字Kokubun Morishige
幼名彥九郎
改名伊達政重
國分政重
國分盛重
伊達盛重
戒名雄道智大禪定門
墓所秋田縣秋田市的白馬寺
朝廷官位三河守
主君伊達輝宗伊達政宗佐竹義宣
久保田藩
氏族伊達氏國分氏日语国分氏 (陸奥国)→伊達氏
父母父:伊達晴宗
母:久保姬
兄弟岩城親隆
伊達輝宗
留守政景
石川昭光
杉目直宗日语杉目直宗
姐妹阿南姬二階堂盛義正室)
鏡清院(伊達實元正室)
小梁川盛宗正室
彥姬日语彦姫蘆名盛興正室→蘆名盛隆正室)
寶壽院(佐竹義重正室)
正室國分盛廉日语国分盛廉之女
嗣子國分實永
古內重廣日语古内重広
馬場重吉
養子伊達宣宗日语伊達宣宗佐竹義久之子)

生涯编辑

繼承國分氏编辑

天文22年(1553年),盛重作為伊達晴宗的五子出生,幼名彥九郎元服名為伊達政重,他是伊達輝宗之弟,伊達政宗的叔父。

天正5年(1577年),盛重奉其兄輝宗之命繼承陸奧國宮城郡國分氏日语国分氏 (陸奥国)

江戶時代仙台藩編撰的《性山公治家記錄》(《伊達治家記錄》)記載,由於國分盛氏日语国分盛氏在無子的情況下死去,其家臣堀江掃部等希望從伊達氏處迎接新當主,因此盛重才繼承了國分氏。然而,盛重在國分氏家中並不受歡迎,為此輝宗派鬼庭良直前往調停不果。最終,輝宗承諾當其次子出生時,由他繼承國分氏,盛重則作為代官日语代官直至繼承人出生為止。

按《國分氏的系圖》記載,在盛氏死後由盛重繼承的說法[1]和盛氏及其子國分盛顯日语国分盛顕死後才由盛重繼承的說法同時存在[2]。後者中的盛顯在天正6年(1578年)死去,這表示盛重是在盛顯仍在生的時候成為代官,然後盛顯才在翌年死去,這樣價與治家紀錄中記載在無子的情況下盛重才入主國分家的說法有矛盾,實際情況仍然存疑[3]

不管怎樣,盛重入主國分氏絕非一帆風順[4]

戰國大名伊達氏的武將编辑

盛重擔任家督期間,國分氏臣服於伊達氏。國分氏以前多次交戰的舊敵北面的留守氏日语留守氏,由於引入盛重之兄留守政景為養子,雙方的爭鬥亦因而結束。按江戶時代的地誌記載,當時大約是盛重從若林城的前身或附近的小泉城移至松森城時發生的[5]

作為管治者的盛重擔心陸奧國分寺衰落而建造殿堂[6],並且在天正13年(1585年)製造了放置國分寺本尊的小廚子[7]

天正13年(1585年)11月17日人取橋之戰爆發,盛重作為主力之一,在伊達政宗設下本陣的觀音堂山的山麓附近與佐竹氏蘆名氏聯軍交戰[8]

家中反對编辑

天正15年(1587年),盛重無法平息家中的堀江長門守等的反對勢力[9]。4月25日,政宗派家臣伊藤重信前往聽取意見[10]。5月8日,重信向政宗報告表示情況已經變得穩定[11],政景亦有協助此事[9]

然而,再次有反對的聲音出現,重信總共三次、濱田景隆日语浜田景隆一次、高野親兼片倉紀伊一次,均曾經前往調停[12]

政宗認為國分的騷亂是由於盛重的政治手腕不佳所致,因此計劃消滅國分氏。他派小山田賴定作為指揮出兵,在10月16日又要求岩沼城泉田重光前往協助[13]。為此,盛重離開國分前往米澤向政宗謝罪。雖然國分家的情況仍然嚴峻,但暫且阻止了政宗進攻國分氏[14]。盛重最終未有返回國分領,國分氏家臣亦改由政宗直接管轄,稱為「國分眾」[15]

天正14年(1586年)至天正16年(1588年)左右,政重更名為盛重[16]

豐臣政權下的伊達氏家臣编辑

天正18年(1590年),豐臣秀吉發動小田原征伐攻打小田原北條氏後,政宗決定臣服於秀吉。秀吉通過奧州仕置削減伊達氏新取得的領土,留守氏石川氏等的領地則被沒收,國分氏則被當作是伊達氏家臣而未受影響。

同年年末,葛西大崎一揆爆發。政宗率兵前往討伐,會津領主蒲生氏鄉亦有出兵。途中,氏鄉接報一揆是由政宗煽動的情報,因此攻下舊大崎領的名生城戒備。其後,政宗鎮壓一揆而成功釋除疑慮,氏鄉為了確保能夠安全從伊達領內離開,要求政宗派政景或伊達成實作為人質讓他前往名生城[17]。政宗並未有跟從,而是派盛重作人質,但是氏鄉未有滿足。最終政宗派成實作人質[18]。成實、盛重和仲裁人淺野正勝[19]在翌年元日進入名生城,配同氏鄉直至信夫郡日语信夫郡大森(現福島縣福島市內)[20]

為了向秀吉解釋,一度前往京都的政宗在6月再次從米澤城日语米沢城出兵,並且讓盛重和伊達宗清日语梁川宗清留守[21]。期間,政宗將戰況和轉封的所見所聞,寫信予兩人[22]

天正19年(1591年)或天正20年(1592年)左右,盛重復姓伊達,更名為伊達盛重[23]

天正20年(1592年),政宗參戰萬曆朝鮮之役,因此帶兵前往九州,並且派盛重等數名家臣留守於岩出山城日语岩出山城[24]。身在九州的政宗也曾經寫信將戰況告知盛重、亘理元宗石川昭光石川義宗日语石川義宗[25]

文祿4年(1595年)7月,豐臣秀次被勒令切腹,與秀次親近的政宗被指也有謀反的嫌疑。8月24日,獲饒恕的政宗寫下誓詞,表明其清白之身,今後亦會忠心侍奉。其中,盛重以伊達彥九郎盛重之名,與其他親族和一般家臣相比,排第5位[26]。據此可見,盛重作為伊達氏一族的武將而受到重用。

投靠佐竹氏和晩年成為久保田藩士编辑

慶長元年(1596年)或慶長4年(1599年),盛重出走伊達家[27]。雖然原因不明,但是對於懷才不遇的家臣出走並不是什麼新鮮事,在這之前,遠藤宗信和成實也曾經出走。盛重投靠外甥佐竹義宣,以侍大將的身份作為一族居於島崎城,其後自稱三河守

慶長5年(1602年),隨著佐竹氏被轉封,盛重也跟隨前往秋田,獲賞賜1000石和橫手城,成為秋田伊達氏之祖。

慶長19年(1614年)爆發的大坂冬之陣中,盛重參與了今福之戰。翌年的夏之陣,盛重因病未有參戰。

元和元年(1615年)7月15日,盛重死去,享年63歲,家督之位由養子伊達宣宗日语伊達宣宗佐竹義久之子)繼承。他的另一留在仙台藩的兒子,成為國分氏舊臣古內氏的養子,即後來侍奉於伊達忠宗古內重廣日语古内重広

媒體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古内氏蔵「平姓国分氏系図」(『宮城県史』復刻版第1巻206頁)。
  2. ^ 佐久間洞巖日语佐久間洞巌「平姓国分氏系図」(『宮城県史』復刻版第1巻205頁)。
  3. ^ 『宮城県史』復刻版第1巻393頁。『仙台市史』通史編2(古代中世)402頁。
  4. ^ 『宮城県史』復刻版第1巻393-394頁。紫桃正隆『みやぎの戦国時代』312-314頁。『仙台市史』通史編2(古代中世)402-403頁。
  5. ^ 『仙台領古城書上』。『仙台の歴史』174頁に紹介。
  6. ^ 『奥州国分寺縁起記』、『護国山国分寺来由記』(黒沢泰輔『陸奥国分寺』13頁と22-23頁)。
  7. ^ 由於後來建造一個更大的廚子來放置,因此被稱為小廚子,其背面寫有「藤原朝臣政重的祈求風調雨順等的醫王如來之宮殿」(藤原朝臣政重の息災安穏などを祈って医王如来の宮殿)。這是因為伊達氏和國分氏出身自藤原氏,而醫生如來則是藥師如來的別稱。酒井昌一郎「陸奥国分寺の不動明王・毘沙門天・十二神将」9-10頁註6。『仙台市史』通史編2(古代中世)420頁。
  8. ^ 『貞山公治家記録』巻之一、天正13年11月17日条(平重道編『伊達治家記録』第1巻302-303頁)
  9. ^ 9.0 9.1 『仙台市史』通史編2(古代中世)402頁。
  10. ^ 『貞山公治家記録』巻2、天正15年4月25日条、『伊達治家記録』1の327頁。
  11. ^ 『貞山公治家記録』巻2、天正15年5月8日条。『伊達治家記録』1の329頁。
  12. ^ 『貞山公治家記録』巻2、天正15年条に「国分から帰った」と記される。伊藤肥前(重信)が5月22日、6月19日、8月4日(『伊達治家記録』1の330頁、332頁、335頁)。浜田景隆が6月20日(332頁)。高野親兼(親兼)と片倉紀伊が8月2日(335頁)。
  13. ^ 『貞山公治家記録』巻2、天正15年10月16日条、宛の書状。『伊達治家記録』1の341頁。
  14. ^ 『貞山公治家記録』巻2、天正15年10月16日条。『伊達治家記録』1の341頁。
  15. ^ 『仙台市史』通史編2(古代中世)411頁。
  16. ^ 紫桃正隆認為在《伊達治家記録》中出現此名,因此推測是在天正15年(1587年)或16年(1588年)左右改名(『みやぎの戦国時代』315頁)。羽下德彥則認為是天正14年(1587年)(仙台市史』通史編2の411頁)。
  17. ^ 『貞山公治家記録』巻之十五、天正18年12月17日条(平重道編『伊達治家記録』第2巻246頁)。
  18. ^ 『貞山公治家記録』巻之十五、天正18年12月25日条(平重道編『伊達治家記録』第2巻247頁)。
  19. ^ 淺野長吉(淺野長政)家臣。
  20. ^ 『貞山公治家記録』巻之十六、天正19年正月元日条(平重道編『伊達治家記録』第2巻251頁)。成實在大森時被釋放,盛重則不明。
  21. ^ 『貞山公治家記録』巻之十六、天正19年6月14日条(平重道編『伊達治家記録』第2巻283頁)。
  22. ^ 『貞山公治家記録』巻之十六、天正19年6月25日条(平重道編『伊達治家記録』第2巻288頁)。巻之十七、天正19年7月7日条(293頁)、8月7日条(301頁)。
  23. ^ 『仙台市史』通史編2(古代中世)411-412頁。
  24. ^ 『仙台市史』通史編2(古代中世)412頁。《貞山公治家記録》則說是由屋代景賴留守(巻十八上、文禄元年正月5日条。平重道編『伊達治家記録』第2巻329頁)。
  25. ^ 『貞山公治家記録』巻之十八、天正20年5月8日条(平重道編『伊達治家記録』第2巻342頁)。
  26. ^ 『宮城県史』復刻版第2巻34-35頁。
  27. ^ 『仙台市史』通史編2(古代中世)412頁。

參考文獻编辑

  • (日語)黑澤泰輔. 《陸奥国分寺》. 國分寺. 
  • (日語)平重道. 《伊達治家記録》第1巻、第2巻. 寶文堂. 
  • (日語)酒井昌一郎. 《陸奥国分寺の不動明王・毘沙門天・十二神将》. 仙台市博物館調査研究報告第23號. 
  • (日語)宮城縣史編纂委員會. 《宮城県史 1(古代・中世史)》. 宮城縣史刊行會. 
  • (日語)仙台市史編纂委員會. 《仙台市史 通史編2 (古代中世)》. 仙台市. 
  • (日語)紫桃正隆. 《みやぎの戦国時代 合戦と群雄》. 寶文堂. ISBN 4-8323-0062-8. 
  • (日語)三浦賢童. 《秋田武鑑 全》. 無明堂. 
  • (日語)家臣人名事典編集會. 《三百藩家臣人名事典1》. 新人物往來社日语新人物往来社. ISBN 978-4404014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