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侯婴(?—前172年),泗水郡沛县(今日江蘇沛县)人。汉朝開國功臣,封太仆,人稱「滕公」。

夏侯婴
太仆
時代西汉
主君汉高祖、漢惠帝、呂后、漢文帝
夏侯姓
姓名夏侯婴
封爵昭平侯
族裔漢族
本籍泗水郡沛县
出身地泗水郡沛县
出生不详
逝世前172年
谥号文侯

生平 编辑

夏侯嬰早年在沛县县衙里負責駕駛馬车,每次送使者、客人路过沛县泗上亭時,都會和刘邦聊天,每次都聊很久。不久,夏侯婴被试用为县里的小吏,与刘邦成了好友。刘邦有一次惡作劇伤了夏侯婴,被人告到官府去。因为劉邦是亭長故意傷人會被加重刑罰,所以劉邦就撒謊說自己沒有弄傷夏侯婴,夏侯嬰也作證說劉邦沒傷害他。豈料後來縣衙覆審此案,發現夏侯嬰說謊,夏侯嬰因為作偽証監禁了一年多,还被鞭笞了好几百下,不過,終於使劉邦脫身。[1]

起事阶段 编辑

刘邦当初率部众准备攻打沛县时,夏侯嬰以沛縣令史的身份受刘邦调遣。刘邦降服沛县當天被推舉為沛公[2],賜夏侯嬰七大夫的爵位,並任命他為太僕[3]之後夏侯嬰為劉邦駕馭戰車,追隨劉邦屢立軍功:

  • 追隨劉邦攻胡陵,並與蕭何招降了泗水監「平」,平献出胡陵投降,劉邦於是賜夏侯嬰五大夫的爵位。
  • 追隨劉邦在碭郡東部攻擊秦軍,攻打濟陽並拿下戶牖,又在雍丘城下擊破李由率領的軍隊,劉邦因為夏侯嬰能以戰車快速進攻作戰,賜他執帛的爵位。
  • 以太仆身份驾車追隨劉邦,在東阿、濮陽城下攻擊章邯軍,利用戰車快速進攻打敗章邯,獲賜執珪的爵位。
  • 驾車跟從劉邦,先後在開封和曲遇進擊趙賁楊熊的軍隊,随刘邦俘虜敵軍六十八人、降卒八百五十人並得印一箱。之後再驾車随刘邦在雒陽東部攻擊秦軍,因進攻迅猛,獲劉邦改封爵為滕公[4]
  • 驾車随刘邦攻南陽,戰於藍田、芷陽,最終協助劉邦攻至霸上,接受秦王子婴出降。

項羽進入咸陽滅秦後,立刘邦為漢王。夏侯嬰獲劉邦賜予列侯的爵位,稱為昭平侯,以太仆之职跟随刘邦進入蜀地漢中就國。

韓信犯漢營軍法被判斬首之刑,輪到韓信要受刑,抬頭見到夏侯嬰,說:「君上不是想要取得天下嗎?為何要斬壯士呢?」夏侯嬰感到驚奇,釋放韓信後與他交談,十分賞識韓信的才能并向劉邦举荐。于是,刘邦命韓信为治粟都尉,但並未看重韓信。[5]

刘邦平定三秦后,夏侯婴追隨劉邦进攻項羽,結果漢軍在彭城被项羽反攻而大敗,夏侯婴駕馬車載著劉邦逃跑。當時劉邦在沛縣的家人都已被楚軍擄去,僅在路上遇到兒子劉盈(即後來的漢惠帝)和女兒鲁元公主,於是就把他们帶上馬車一同載走。之後楚軍在刘邦身後窮追不捨,刘邦眼見馬匹非常疲憊,焦急之下好几次把孩子推踹下车,但夏侯婴每次都會下车把二人載回馬車上慢行,待二人抱紧自己的脖子之后再駕車快跑。刘邦为此非常生气,在路上有十多次想斬杀夏侯婴,夏侯婴則勸說劉邦:「雖然現在情況危急,無法驅趕馬車跑得更快,但漢王你怎麼能拋棄自己的子女呢?」最终劉邦與夏侯婴还是成功逃脫,把劉盈和鲁元送到了丰邑[6][7]劉邦回到滎陽收攏離散的殘兵,重新恢復力量後,賜夏侯嬰祈陽作為食邑

鴻溝之約訂定後,劉邦背約進擊,夏侯嬰駕車隨劉邦進軍至下邑攻擊項羽,並追趕楚軍至陈县,最終協助劉邦平定楚地[8]。夏侯嬰隨劉邦到魯地(項羽食邑)招降當地長老後,獲劉邦加賜茲氏為食邑。[9]

高祖时期 编辑

刘邦称帝后,夏侯嬰先跟随刘邦平定燕王臧荼之亂,又随刘邦偽裝去雲夢大澤巡遊,拿下楚王韩信,將韩信貶為淮陰侯。夏侯嬰被改封为汝阴侯,并剖符節為信物,世世不絕。此后,一直随汉高祖刘邦到处平叛。“白登之圍”又使刘邦成功脱险。

惠帝至文帝时期 编辑

刘邦駕崩,夏侯嬰又作为太僕,先後侍奉汉惠帝吕后。惠帝和吕后感念夏侯嬰在彭城戰敗後,前往下邑途中護送惠帝和魯元公主的功勞,賜給他在宮殿北面一所最上等的宅第,稱為「近我」,以示特別尊重。[10]吕后去世,呂氏外戚當政,陳平周勃等大臣們誅滅諸呂,夏侯嬰和大臣们一起立代王刘恒。他親自拘捕漢少帝,以天子的法驾迎接代王刘恒,是为汉文帝,因功仍任太僕,直至去世,谥号为「文侯」。

后代 编辑

東漢末年曹操幕下的知名將領夏侯惇夏侯淵夏侯婴的後裔。[11][12]傳說曹操也可能出自夏侯婴的血脈。[13]

影視形象 编辑

参见 编辑


新頭銜 汝阴侯
前201年-前172年
繼任:
夏侯竈

延伸阅读 编辑

[]

 史記/卷095》,出自司馬遷史記
 漢書·卷041》,出自班固漢書

参考资料 编辑

  1. ^ 史記·樊酈滕灌列傳》:高祖時為亭長,重坐「傷人」。告:「故不傷嬰」,嬰證之。後獄覆,嬰坐高祖繫,歲餘,掠笞數百,終以是脫高祖。
  2. ^ 史記·高祖本紀》:父老乃率子弟共殺沛令,開城門迎劉季,欲以為沛令。……蕭、曹等皆文吏,自愛,恐事不就,後秦種族其家,盡讓劉季。……眾莫敢為,乃立季為沛公。
  3. ^ 史記·樊酈滕灌列傳》:高祖之初與徒屬欲攻沛也,嬰時以縣令史為高祖使。上降沛一日,高祖為沛公,賜嬰爵七大夫,以為太僕。
  4. ^ 此處出自《史記·樊酈滕灌列傳》的記載。《漢書·樊酈滕灌傅靳周傳》記載夏侯嬰被改封爵位為「滕令」,「滕公」則為夏侯嬰因早期曾為滕縣縣令駕駛馬車所得的稱號(「初嬰為滕令奉車,故號滕公」)。
  5. ^ 史記·淮陰侯列傳》:(韓信)坐法當斬,其輩十三人皆已斬,次至信,信乃仰視,適見滕公,曰:「上不欲就天下乎?何爲斬壯士!」滕公奇其言,壯其貌,釋而不斬。與語,大說之。言於上,上拜以爲治粟都尉,上未之奇也。
  6. ^ 史記·樊酈滕灌列傳》:還定三秦,從擊項籍。至彭城,項羽大破漢軍。漢王敗,不利,馳去。見孝惠、魯元,載之。漢王急,馬罷,虜在後,常蹶兩兒欲棄之,嬰常收,竟載之,徐行面雍樹乃馳。漢王怒,行欲斬嬰者十餘,卒得脫,而致孝惠、魯元於豐。
  7. ^ 史記·項羽本紀》:(漢王)欲過沛,收家室而西;楚亦使人追之沛,取漢王家:家皆亡,不與漢王相見。漢王道逢得孝惠、魯元,乃載行。楚騎追漢王,漢王急,推墮孝惠、魯元車下,滕公常下收載之。如是者三。曰:「雖急不可以驅,柰何棄之?」於是遂得脫。
  8. ^ 下邑(今安徽省碭山縣)和陈县(今河南省周口市淮阳县)皆在鴻溝以東,故夏侯嬰隨劉邦進兵為鴻溝之約訂定後。
  9. ^ 漢書·樊酈滕灌傅靳周傳》:擊項籍下邑,追至陳,卒定楚。至魯,益食茲氏。
  10. ^ 史記·樊酈滕灌列傳》:嬰自上初起沛,常為太僕,竟高祖崩。以太僕事孝惠。孝惠帝及高后德嬰之脫孝惠、魯元於下邑之閒也,乃賜嬰縣北第第一,曰「近我」,以尊異之。孝惠帝崩,以太僕事高后。
  11. ^ 三國志·魏書·夏侯惇傳》:夏侯惇字元讓,沛國譙人,夏侯嬰之後也。
  12. ^ 三國志·魏書·夏侯淵傳》:夏侯淵字妙才,惇族弟也。
  13. ^ 三國志·魏書·武帝紀》中裴松之引述吳人作《曹瞞傳》及郭頒《世語》提及曹操父親曹嵩為「夏侯氏之子,夏侯惇之叔父」,因此「太祖(曹操)於惇爲從父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