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送江湖骑士联盟

外送江湖骑士联盟,部分媒体称为外卖江湖骑士联盟[1]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注册的外卖员从业者组织,部分外媒认为其为独立工会[2]形成于2019年7月。联盟以微信群形式运作,起源于“盟主”陈国江于2019年7月创建的群组“外卖骑手交流群”,2019年12月改为现名。联盟以组织大规模聚餐、提供法律援助和生活帮助等形式为骑手服务,并通过发布短视频和代理健康证、电池等业务扩大影响力。[3]截至2021年2月,该组织共有14000余名成员,在北京地区有16个微信群。[4]

2021年2月18日,“盟主”陈国江在网上曝光“饿了么”平台对外卖员春节期间奖励有欺骗嫌疑,此后其发布的视频被限流。[4]2月25日,陈国江被北京警方因未具名原因拘留,外送江湖骑士联盟实质性解体。[5]

历史编辑

外送江湖骑士联盟“盟主”陈国江,化名熊焰、陈天河、陈生、赵磊等,1990年出生,贵州省赫章县人,小学五年级文化。[6][2]早年间学过厨艺,17岁到北京打工,做过工地看守,送过外卖,2011年承包了一个网吧的食堂,2015年开设饭店,曾因未办理营业执照被拘留四天,两年后因亏损严重而被迫歇业。[7]2018年9月,陈国江转而以送外卖为生。[1]

创立编辑

2019年7月前后,因不满外卖骑手权益低位,陈国江发起微信群“外卖骑手交流群”,并组织在京外卖员于送餐盒后贴上加入方式,两日内即组建了两个群,有两百人加入。[1][3][6]群聊起初为外卖骑手交流互助为主,群主陈国江后开始组织外卖骑手聚餐。在2019年11月因筹划外卖员罢工以抗议美团饿了么双十一期间压低派件单价而被拘留26天后,[6]陈国江开始于12月组织“骑士联盟”、“全国全平台骑手团结/互助/交流/共享群”,自称“外送江湖骑士联盟盟主”,并通过派发传单、老群友邀请等方式招纳盟员,同时在快手抖音哔哩哔哩等平台开设账号,形成“外送江湖骑士联盟”。2020年9月时,中国大陆共有11个以陈国江为群主的外卖员微信群组。[3]

发展编辑

2020年10月,陈国江及外送江湖骑士联盟在北京东三环十里河“盟主出租屋”建立了骑手之家,为在京务工的外卖从业者提供免费暂住、行业技术指导等服务,并在工作外亲自协助骑手处理交通事故及运送纠纷,两个月后被社区民警以“防疫治安压力”为由要求关闭。[6][8]外送江湖骑士联盟的组织规模也在不断扩大,截至2020年11月,超过1万名外卖员加入联盟群组,亦涌现出“西直门骑士联盟”等组织,这使得陈国江不再以送外卖为主业,转而以通过联盟帮助骑手办理健康证、与企业合作代理租赁电动车电瓶、发布短视频等方式维生,但仍不时运送京郊长途外卖。[3][7][9]截至2021年2月,陈国江的抖音和快手账号粉丝数总和达到十五万。[8]

瓦解编辑

2021年1月,饿了么针对众包优选骑手推出了“畅跑春节优选系列赛”活动,称若外卖员满足活动时间内七期派单任务即可获得8200元奖励,然而在实际操作中却将第六期派件量从一周200单无预示上调到380单,引发骑手不满。[10]2月18日凌晨,陈国江应工友之邀在新浪微博上传视频,质疑饿了么“春节奖励金忽悠骑手留京”,引发网络激烈讨论。[11]迫于舆论压力,饿了么在21日发布道歉声明,称会增加补偿活动和调低第七期派件量。[4]

2月25日晚,陈国江被北京警方带走,外送江湖骑士联盟也停止活动,外界猜测与其先前针对饿了么活动发表的质疑有关。[5][12]在陈国江被拘留后,一名饿了么工作人员对媒体称“他(陈国江)因为有拘留史在19年被平台拉黑,不是我们平台的骑手了”。[12]3月17日,其家人收到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发出的刑事拘留通知书,称陈国江涉嫌寻衅滋事罪于2月26日被拘留,羁押于朝阳区看守所[2]4月2日,陈国江的亲属收到了他被正式逮捕的通知书[13]

活动编辑

陈国江通过外送江湖骑士联盟面向在京外卖从业者举办多种活动,包括每月一次聚餐、解决交通纠纷、联系法律援助,协助外来务工人员找房子、租电池、办健康证,组织外卖员游泳、泡温泉等,同时在微信群中对外卖员通过直播讲授正当防卫方法和与平台、商家、顾客的协商方式。[3][8]截至2020年末,聚餐数量达20场。[14]在2020年9月《人物》杂志《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一文发表后,联盟“盟主”陈国江多次接受记者采访。[8]此外,联盟也曾于2019年11月筹划罢工,但因警方的干预而未举行。[6]

目的编辑

陈国江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称,组织外送江湖骑士联盟的目的是“帮大家做点事,帮大家发发声”,他个人亦希望“有一天能作为骑手代表跟平台好好沟通一次”,“将骑手们的诉求反映给平台领导,最好是直接跟美团王兴对话”。面对记者对其组织性质的质疑,陈国江回应称“都是外卖员的同行同事,在群里也是互相帮助的角色,怎么能说是手下。再说,要是有关部门以为我这是个什么组织,我怎么受得了?”。[8]

参见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1.2 李秀莉. 饿了么外卖员自焚讨薪 “零工群体”维权之难. 三联生活周刊. 2021-02-03 [2022-0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23). 
  2. ^ 2.0 2.1 2.2 一冰. 北京外送骑士联盟“盟主”确认被捕 已见律师. RFA. 2021-03-26 [2021-05-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24). 
  3. ^ 3.0 3.1 3.2 3.3 3.4 全现在. 对抗“系统”的人:“骑士盟主”和他的外卖江湖梦. 凤凰网. 2020-10-11 [2022-0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28). 
  4. ^ 4.0 4.1 4.2 王晨光. 饿了么骑手盟主亲述:不关心平台道歉给谁看 更在意奖励能否到手. 新浪财经. 2021-03-02 [2022-0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28). 
  5. ^ 5.0 5.1 子午. 好家伙!“饿了么确认外卖骑手盟主被抓”. 红色文化网. 2021-03-03 [2022-0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5). 
  6. ^ 6.0 6.1 6.2 6.3 6.4 6.5 赵佳佳. 北京的马路,骑手的尊严. 南风窗. 2020 [2022-0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28). 
  7. ^ 7.0 7.1 刘峰. 一个外卖小哥建立的骑士联盟:即使无力对抗系统,也要发出呐喊!. 电商报. 2020-10-26 [2022-0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28). 
  8. ^ 8.0 8.1 8.2 8.3 8.4 张子渊. Qing听|自封的“盟主” 一个外卖小哥的新年和心里话. 北京青年报. 2021-02-13 [2022-0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28). 
  9. ^ 黄俊. 外卖骑手的“两会”时刻:官方的焦点提案与消失的民间“盟主”. 红歌会网. 2021-03-29 [2022-0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28). 
  10. ^ 王行坤等. 外卖骑手被降低过年奖励, 恰是劳工政治裂变的反噬. 乌有之乡. 2021-02-20 [2022-0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28). 
  11. ^ 陈国江. 外卖小哥冒着被开除的风险,不小心说出了外卖平台的终极套路. 好看视频. 2021-02-21 [2022-01-28]. 
  12. ^ 12.0 12.1 青云. 外卖骑手盟主疑似被抓,饿了么称其已被平台拉黑. 电商报. 2021-03-01 [2022-01-28]. 
  13. ^ 梒青. 北京外卖小哥维权者陈国江已被正式逮捕. RFA. 2021-04-06 [2021-05-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24). 
  14. ^ 腾讯新闻“中国人的一天”节目组. 餐厅老板负债百万转行送外卖,自封“江湖盟主”,5000名骑手听他指挥. 2021-02-01 [2022-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