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国浙江宁波府镌赠美国华盛顿纪念塔碑

大清国浙江宁波府镌赠美国华盛顿纪念塔碑[注 1]美国华盛顿纪念碑中的一块纪念石碑,来自大清国浙江宁波府,文字内容选自徐繼畬所著《瀛寰志略》。石碑为华盛顿纪念碑中唯一的中文石碑,于1853年由美国传教士制作,并于1853年7月12日至1864年3月7日间捐赠给华盛顿纪念碑,目前石碑安放于华盛顿纪念碑内第十层[1]。长时间以来,这块石碑并未引起中国公众的注意,直至1998年,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访华时在北京大学发表演讲后方才引起广泛关注[2]

石碑照片

石碑编辑

石碑使用花岗岩制作,长4.5英尺,宽3.5英尺,字体为正楷,黑漆文字[2]。碑文选自徐繼畬《瀛寰志略》,称颂了美国国父乔治·华盛顿领导美国独立战争及开创美国民主制度的业绩,并赞颂其功业超过陈胜吴广曹操刘备,堪列西方古今人物之首[3]

石碑全文及现代汉语译文如下:

原文 现代汉语译文[4]
欽命福建巡撫、部院大中丞徐繼畬所著《瀛寰志畧》曰:按華盛頓,異人也。起事勇於勝廣,割據雄於曹劉,旣已提三尺剑,開疆萬里,乃不僭位號,不傳子孫,而創爲推舉之法,幾於天下為公,駸駸乎三代之遺意。其治國崇讓善俗,不尚武功,亦迥與諸國異。余嘗見其畫像,氣貌雄毅絕倫,嗚呼,可不謂人傑矣哉。米利堅合众國以為國,幅員萬里,不設王侯之號,不循世及之規,公器付之公論,創古今未有之局,一何奇也?泰西古今人物,能不以華盛頓爲稱首哉!

大清國浙江寧波府鐫,咸豐三年六月初七日。

耶穌教信輩立石,合众國傳教士識。

福建巡抚、部院大中丞徐繼畬在他的著作《瀛寰志畧》裡说:华盛顿真的是一位与普通人不同的人物。他发动起义的勇猛程度超过陈胜吴广,割据一方的雄才大略超过曹操刘备。虽然已经如刘邦一般手提三尺之剑,开拓万里江山,却不贪恋于名号地位,也不将地位世袭给子孙后代,而是建立了选举的制度,这种将天下交给天下人共有的做法,让人感到尧、舜、禹三王时代推举禅让的遗风。他治理国家崇尚让步,善待民生,不推崇武力,这一点也和其他各国不同。我曾经看到过他的画像,感到他的相貌和气度雄健刚毅,超过一般人,真的是人中的豪杰啊。美利坚合众国这个国家,国土纵横达到万里,却不设置王侯之类的封号,不遵循世袭爵位的常规,而将国家的权力交给公众来行使,开创了从古到今从未有过的局面,这是何等的奇特?大概西方从古到今的人物,都不能不以华盛顿为第一啊!

大清國浙江寧波府刻製,咸豐三年六月初七。

基督新教信徒立下石碑,美利坚合众国傳教士记下此文。

历史背景编辑

 
徐继畲像

第一次鸦片战争后,中国一批以林则徐魏源为代表的传统知识分子开始关注西方。与其他知识分子不同,徐繼畬在其《瀛寰志略》中,除对世界各地的风土人情做出介绍之外,首次介绍西方民主制度,包括英国的议会政治和美国的政治制度并予以高度评价,这遭到了清廷守旧势力的强烈抨击,并给作者本人的仕途造成了冲击[3]

与此同时,根据中英南京条约,清政府开放五口通商,而宁波为开放的通商口岸之一,这使得外国传教士纷至沓来,在宁波传教,开设近代西医医院,开办报纸,宁波的近代化进程由此开始。传教士的活动也伴随着政治。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美国浸礼会医生玛高温(D. J. Macgowan)至宁波传教并开设诊所(即今宁波市第二医院)。次年,玛高温在宁波设美国领事署。1844年至1850年间,美北长老会共向宁波派出传教士16人,向宁波及周边绍兴、金华等地传教,同时从事教育、医疗等服务[3]

美国华盛顿纪念碑于1848年奠基,但不久以后,国家纪念碑筹建协会便陷入资金困境。筹建协会因而开始进一步筹集捐款,并向美国各州乃至全世界征集纪念石。一方面,协会筹集纪念石的目的为使联邦的各州在纪念碑都有所代表,另一方面,协会也曾计划随纪念石接收现金捐助以缓解资金紧缺的问题(尽管大多数纪念石都不带有捐款)。华盛顿纪念碑中目前共有193块纪念石,大多数都来自1849年至1855年间。除各州捐献外,也有企业、外国政府乃至个人的捐献[1]

赠碑经过编辑

 
华盛顿纪念碑

石碑如何产生及抵达美国目前尚没有确凿的依据,因而目前对石碑历史的讨论多来源于猜测。一种说法认为,石碑为美国传教士丁韪良与宁波近代外交家张斯桂共同制作,并于1853年运抵美国[5]。也有研究者认为,西方传教士在宁波日益扩大的政治影响和宁波民间工商业的发达使得民主意识得到萌发,因而为官方赠送石碑提供了可能[3]。但也有研究者认为,宁波知府因其官阶过低不可能代表中国向美国政府赠送礼物。与此同时,知府本人并非基督徒,因而不可能与一批基督徒一起署名,因而石碑的赠送不可能是政府行为。丁韪良在其自传《花甲忆记》中未曾提到赠送石碑一事,这也使得丁韪良是否参与石碑赠送存疑。而玛高温曾在1865年给布伦特(J.C. Brent)的信件中提到,“我已荣幸地将一块花岗岩石碑送至了你们崇高而虔敬的纪念碑处。那块石碑是在我的倡议下,由身处中国宁波的美国传教使团的基督徒们准备的”[注 2]。因而,石碑更有可能是由玛高温携带至美国并捐献给华盛顿纪念碑[2]

后续事件编辑

1865年,石碑文字的作者徐繼畬复官,任职于总理衙门并管理同文馆。1867年,美国总统安德鲁·约翰逊请国务卿威廉·H·苏厄德邀请一位艺术家复制吉尔伯特·斯图尔特所绘的华盛顿画像,并在北京举行赠送仪式,由美国驻华公使蒲安臣将画像赠送给徐繼畬。1868年3月29日《纽约时报》以《美国在中国之影响》为题报道了此事[6]

1998年,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在访问中国途中,在北京大学发表演讲时,向150年前中国赠送该份礼物表示感谢,并表示徐繼畬所述的内容为美国立国的核心理想[7]。这次演讲也使得这块石碑得到了中国公众的关注[2]

注释编辑

  1. ^ 名称据《宁波市志外编》第二辑〈碑记选〉确定。
  2. ^ 此段的英文原文如下:I have already had the honor of sending a contribution towards your noble and pious object, in the form of a block of carved granite, which at my suggestion and with my assistance the Chinese Christians attached to the American Mission in Ningpo caused to be prepared.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Judith M. Jacob. The Washington Monument: A Technical History and Catalog of the Commemorative Stones (PDF). National Park Service, U.S. Department of Interior: 158. 2005 [2013-08-17].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3-07-14) (英语). 
  2. ^ 2.0 2.1 2.2 2.3 沈弘. “宁波石碑”究竟是谁人所赠?. 南方周末. 2006-11-23 [2013-08-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9-05). 
  3. ^ 3.0 3.1 3.2 3.3 何守先. 华盛顿纪念塔上的中文石碑研究. 徐继畬与东西方文化交流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93: 338–344 [2013-08-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9-05). 
  4. ^ 雪珥. 美国如何支持中国的开明派?. 搜狐财经. 2012-08-09 [2013-08-18]. 
  5. ^ “宁波石碑”构成华盛顿标志. 今日早报. 2006-10-29 [2013-08-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02). 
  6. ^ America in China. New York Times. 1868-03-29 (英语). 
  7. ^ 克林顿1998年北大演讲全文. 中国新闻网. 2009-11-17 [2013-08-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9-11).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