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穆皇后

太穆皇后(?-?),窦氏,京兆郡始平县(今陕西省兴平市)人,祖籍河南郡洛阳县(今河南省洛阳市东),唐朝追尊皇后。

太穆皇后 竇氏
唐國公夫人
時代隋朝
婚姻名份元配
谥号太穆皇后→太穆順聖皇后
親屬
父親追贈杞國公窦毅
母親北周襄阳长公主
唐高祖李渊
姊妹黎国公裴弘策妻窦氏
隱太子李建成
唐太宗李世民
衛懷王李玄霸
巢剌王李元吉
平陽昭公主
其他親屬外祖父:北周太祖文皇帝宇文泰
舅父:北周世宗明皇帝宇文毓、北周孝閔皇帝宇文覺、北周高祖武皇帝宇文邕
侄孫:竇德玄

生平编辑

窦氏是隋朝定州总管、神武公窦毅的女儿,生母是周武帝宇文邕的姐姐襄阳长公主[1]

窦氏出生时头发下垂超过了脖子,虚龄三岁时头发就和身体一样长,阅读《女诫》、《列女传》等书籍,读过一次就不忘记。周武帝特别喜爱这个外甥女,将她带到宫中养育,与其他外甥不同。当时周武帝娶突厥女子阿史那氏为皇后,皇后丑陋不受宠爱,窦氏当时年纪还小,私下对周武帝说:“四方没有宁静,突厥还很强大,希望舅舅抑制个人感情抚慰皇后,以天下百姓为念,还需要突厥的帮助,那么江南的南陈、关东的北齐政权就不能成为祸患了。”周武帝赞许并采纳了意见[2][3]。窦毅听说后,对襄阳公主说:“这个女儿才华容貌如此,不可以随便许配给人,应当为她求贤能的丈夫。”窦毅于是在门口屏风上画上两只孔雀,公子们有来窦家求婚的,窦毅就给他们两只箭,暗中许诺射中孔雀眼睛的就娶自己的女儿。前后数十人来窦家求婚,都没能射中,李渊最后才来,两次发箭各射中一只眼,窦毅大喜,就将女儿嫁给李渊。周武帝去世后,窦氏追悼思念好像丧失了亲生父母。隋文帝杨坚接受禅让建立隋朝,窦氏听说后洒下眼泪,自己跳上胡床说:“恨我不是男子,不能救助舅舅家的危难!”窦毅和襄阳公主急忙捂住窦氏的口说:“你别胡说,我们家族会被族灭的!”[4][5][6]

窦氏侍奉婆婆独孤夫人以孝顺闻名,独孤夫人一向有风弊病,有时病重危险,她的其他儿媳因为独孤夫人性情严厉,害怕受到谴责,都声称有病而退避,只有窦氏昼夜服侍,常常是十天一月不脱衣脱鞋休息。窦氏擅长书法,会模仿李渊的字,两人的书法放在一起,人们不能区别,又擅长写文章,喜好规谏劝诫。大业年间,李渊担任扶风郡太守,有几匹骏马。窦氏常对李渊说:“皇上喜欢鹰爱好马,你是知道的,这些马可以进献给皇上,不能久留,如果有人在皇上面前说起,一定会因此连累自身,希望您认真考虑。”李渊没有立即决断,最终因此获罪遭到贬官。不久,窦氏于五月廿一日在涿郡去世[7],虚岁四十五[8]。李渊回忆起窦氏的话,才寻求自安的计策,多次寻找鹰犬进献,隋炀帝果然大为高兴,将李渊提拔为将军,李渊流着泪对儿子们说:“如果我早听你们母亲的话,很久以前就当这个官了。”义宁元年十二月癸未(618年1月8日),隋恭帝追赠窦氏为唐国妃,谥号[9][10]武德元年六月己卯(618年7月3日),追谥穆皇后[11][12]。贞观九年岁次癸未冬十月辛丑朔二日庚寅(635年12月12日),唐高祖安葬于献陵,窦氏的棺材从寿安陵迁移到献陵合葬,加号太穆皇后[13][14]上元元年八月壬辰(674年9月20日),追尊太穆神皇后[15][16]天宝八载六月十五日(749年7月4日),追尊太穆顺圣皇后[17][18]

住宅编辑

太穆皇后出嫁前住在长安的宣阳坊,住宅西边有太穆皇后的归宁院,之后该宅施舍给净域寺[19],寺中僧人说,三阶院门外就是唐高祖射孔雀的地方[20][21]

其他编辑

北周通道馆学士长孙炽曾经听说太穆皇后劝说周武帝抚慰突厥的阿史那皇后,心中记住了此事,长孙炽经常对弟弟长孙晟说:“这是个聪颖明智的人,必定有奇特的儿子,不能不设法和他们家联姻。”所以长孙晟将女儿长孙氏嫁给了太穆皇后的次子李世民[22]

窦氏的儿子李元吉出生时,窦氏讨厌他的样貌,不养育这个儿子,侍奉的老妇人陈善意私自用乳汁养育了李元吉[23]

隋炀帝和李渊都是独孤信的外孙,然而李渊经常对隋炀帝抱有戒心。每次上朝以后,隋炀帝都在李渊背后有说词。一次隋炀帝举行宴会,他当着大家的面同李渊开玩笑,他见李渊长得高额头,满脸皱纹,就说李渊是老太婆脸。李渊心中愤恨不乐,等到回到家里,仍然不高兴,见李世民以及其他儿子都没有说任何话。第二天李渊告诉窦氏说:“我的身世本来就可悲,现在皇帝又贬低我为老太婆脸,看来我的儿孙免不了要挨饿受冻了!”窦氏高兴地说:“这句话应该全家庆贺呀!”李渊不理解,说窦氏是安慰他。窦氏说:“你被封为唐国公,老太太则是堂主,堂主就是唐主呀!”李渊立刻解除了疑虑,高兴起来,与李世民、李元吉等人私下庆贺[24][25].

《册府元龟·卷二十七·帝王部·孝德》:太宗贞观二年八月,帝以军国无事,每日视膳於西宫。三年正月戊午,帝有事於太庙,至太穆皇后神主,悲恸呜咽,伏地不能兴,侍卫者莫不歔欷。先是,帝在髫龀,穆后於诸子之中独所锺爱,自穆后寝疾,朝夕侍侧,不解衣冠,所进汤药必先尝之。及丁穆皇后忧,毁瘠三年,杖而能起。即位後幸陇州经庆善宫,欷谓侍臣曰:“此朕生处朕之,胞见在宫里慈颜,缅邈无可复追,生育之恩不知何以。”上报因举声号,恸悲不自胜,在位者莫不呜咽。及还至宫,享后於正寝,後数岁,下诏为后建福佛寺於京师。初起作之夜,帝梦见后侍奉。若平生既寤,悲感流涕达旦,因下诏荐福於寺尽京城,僧尼设斋追福焉。

家庭编辑

兄弟姐妹编辑

  • 窦贤,隋朝迁州刺史、杞国公
  • 窦照,北周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成州刺史、钜鹿恭公
  • 窦文殊,隋朝仪同三司、成都县公
  • 窦氏,嫁隋朝著作郎、沣州刺史、怀义郡公裴弘策

子女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新唐书·卷七十六·列传第一》:高祖太穆顺圣皇后窦氏,京兆平陵人。父毅,在周为上柱国,尚武帝姊襄阳长公主,入隋为定州总管、神武公。
  2. ^ 《资治通鉴·卷一七一》:阿史那后无宠于周主,神武公窦毅尚襄阳公主,生女尚幼,密言于帝曰:“今齐、陈鼎峙,突厥方强,愿舅抑情慰抚,以生民为念!”帝深纳之。
  3. ^ 《资治通鉴考异》:考异曰:周书曰:“后有姿貌,善容止,周帝甚敬焉。”按房玄龄唐高祖实录云:“武帝纳厥女,陋而无宠,太穆皇后劝帝强抚慰之。”今从之。
  4. ^ 《旧唐书·卷五十一·列传第一》:高祖太穆皇后窦氏,京兆始平人,隋定州总管、神武公毅之女也。后母,周武帝姊襄阳长公主。后生而发垂过颈,三岁与身齐。周武帝特爱重之,养于宫中。时武帝纳突厥女为后,无宠,后尚幼,窃言于帝曰:“四边未静,突厥尚强,愿舅抑情抚慰,以苍生为念。但须突厥之助,则江南、关东不能为患矣。”武帝深纳之。毅闻之,谓长公主曰:“此女才貌如此,不可妄以许人,当为求贤夫。”乃于门屏画二孔雀,诸公子有求婚者,辄与两箭射之,潜约中目者许之。前后数十辈莫能中,高祖后至,两发各中一目。毅大悦,遂归于我帝。及周武帝崩,后追思如丧所生。隋文帝受禅,后闻而流涕,自投于床曰:“恨我不为男,以救舅氏之难。”毅与长公主遽掩口曰:“汝勿妄言,灭吾族矣!”
  5. ^ 《新唐书·卷七十六·列传第一》:后生,发垂过颈,三岁与身等。读女诫、列女等传,一过辄不忘。武帝爱之,养宫中,异它甥。时突厥女为后,无宠,后密谏曰:“吾国未靖,虏且彊,愿抑情抚接,以取合从,则江南、关东不吾梗。”武帝嘉纳。及崩,哀毁同所生。闻隋高祖受禅,自投床下,曰:“恨我非男子,不能救舅家祸。”毅遽掩其口,曰:“毋妄言,赤吾族!”常谓主曰:“此女有奇相,且识不凡,何可妄与人?”因画二孔雀屏间,请昏者使射二矢,阴约中目则许之。射者阅数十,皆不合。高祖最后射,中各一目,遂归于帝。
  6. ^ 《资治通鉴·卷一七五》:上柱国窦毅之女,闻隋受禅,自投堂下,抚膺太息曰:“恨我不为男子,救舅氏之患!”毅及襄阳公主掩其口曰;“汝勿妄言,灭吾族!”毅由是奇之。及长,以适唐公李渊。渊,昞之子也。
  7. ^ 《唐文拾遗·卷六十一·花塔寺玉石佛座题字》:开元十五年,和私皇后四月七日忌,高祖神尧皇帝五月六日忌,太穆皇后五月廿一日忌,太宗文武圣皇帝五月廿六日忌。十八日,开十六年,昭成皇后正月二日忌,和私皇后四月七日忌,高祖神尧皇帝五月六日忌,太穆皇后五月廿一日忌,中宗孝和皇帝六月二日忌。右已上九忌,同造玉石像一区,日光座举高九尺。
  8. ^ 《新唐书·卷七十六·列传第一》:始,元贞太后羸老有疾,而性素严,诸姒娣皆畏,莫敢侍。后事之,独怡谨尽孝,或淹月不释衣履。工为篇章规诫,文有雅体。又善书,与高祖书相杂,人不辨也。崩于涿郡,年四十五。
  9. ^ 《新唐书·卷一·本纪第一》:十二月癸未,隋帝赠唐襄公为景王,仁公为元王,夫人窦氏为唐国妃,谥曰穆。
  10. ^ 《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四》:十二月,癸未,追谥唐王渊大父襄公为景王,考仁公为元王,夫人窦氏为穆妃。
  11. ^ 《旧唐书·卷一·本纪第一》:己卯,备法驾,迎皇高祖宣简公已下神主,祔于太庙。追谥妃窦氏为太穆皇后,陵曰寿安。
  12. ^ 《新唐书·卷一·本纪第一》:己卯,追谥皇高祖曰宣简公,皇曾祖曰懿王,皇祖曰景皇帝,庙号太祖,祖妣梁氏曰景烈皇后,皇考曰元皇帝,庙号世祖,妣独孤氏曰元贞皇后,妃窦氏曰穆皇后。
  13. ^ 《资治通鉴·卷一百九十四》:庚寅,葬太武皇帝于献陵,庙号高祖,以穆皇后祔葬,加号太穆皇后。
  14. ^ 《全唐文·卷一百四十三·太穆皇后哀册文》:维贞观九年岁次癸未冬十月辛丑朔二日庚寅,太穆皇后梓宫启自寿安陵,将祔于献陵。其日,至尊亲奉奠于太安宫,乃使兼太尉某设祖于行宫,礼也。龙攒夙启,翟辂朝陈,方祇靖德,圆魄虚神。哀子嗣皇帝讳,攀弓剑而长号,想袆褕之弗御,痛异宫之隔礼,切分心于穷虑。二南风化,万古徽音,式昭史册,如玉如金。其词曰:元功肸蚃,景福氤氲。将开枢电,且应黄云。曰惟基命,於昭德性。配天不失,复夏无竞,门德丕承,华宗递兴。皇家汉氏,祥发庆膺。冥符世胄,并会休徵。帝妃北渚,圣母东陵。秘景阴陵,含章嫔则。柔顺宏范,幽闲毓德。率礼无违,尊师罔忒。言昭图史,声芳邦国。帝录将启,天妹言归。涂山表贶,渭汭增晖。外求才淑,内鉴几微。蘋蘩夕牖,丝枲中闱。琴瑟匪谐,水霜惭洁。道叶离明,贞符兑悦。潜德勿用,内教爰设。世罕交泰,时亏地节。膺期集祉,含和履正。华渚降祥,高禖诞圣。潜著轩象,未彰灵命。奄御?衣,俄飞天镜。呜呼哀哉!受终抚运,驭极乘乾。物思厚德,政阙承天。瑶尊委奠,金屋虚筵。嗟故剑之无托,叹房乐之徒悬。呜呼哀哉!宸驾上仙,玉几垂裕。率土遏密,同轨毕赴。背栎阳之神宇,指原陵之封树。悼虞妃之不从,遵周典而迁祔。呜呼哀哉!苍茫昭世,冥漠神心。松庭幽寂,隧路凝深。俨龙せ而未进,切凤吹之哀吟。水滔滔而不息,日黯黯而将沈。百神惊而元兆邃,万国恸而寒山阴。晦重云於毕陌,结微霜於谷林。呜呼哀哉!极寰宇之仪训,播英声於先后。惟皇运之天长,配灵崐而地久。流凯风於椒掖,散白露於陵阜。轶任姒之高踪,迈嵩华而不朽。呜呼哀哉!
  15. ^ 《旧唐书·卷五·本纪第五》:秋八月壬辰,追尊宣简公为宣皇帝,懿王为光皇帝,太祖武皇帝为高祖神尧皇帝,太宗文皇帝为文武圣皇帝,太穆皇后为太穆神皇后,文德皇后为文德圣皇后。
  16. ^ 《资治通鉴·卷二百二》:秋,八月,壬辰,追尊宣简公为宣皇帝,妣张氏为宣庄皇后,懿王为光皇帝,妣贾氏为光懿皇后,太武皇帝为神尧皇帝,太穆皇后为太穆神皇后,文皇帝为太宗文武圣皇帝,文德皇后为文德圣皇后。
  17. ^ 《唐会要·卷三》:高祖皇后窦氏,武德元年六月二十二日,追谥穆皇后。贞观九年五月九日,追尊太穆神皇后。天宝八载六月十五日,追尊太穆顺圣皇后。
  18. ^ 《旧唐书·卷五十一·列传第一》:后事元贞太后以孝闻。太后素有羸疾,时或危笃。诸姒以太后性严惧谴,皆称疾而退,惟后昼夜扶侍,不脱衣履者,动淹旬月焉。善书学,类高祖之书,人不能辨。工篇章,而好存规戒。大业中,高祖为扶风太守,有骏马数匹。常言于高祖曰:“上好鹰爱马,公之所知,此堪进御,不可久留,人或言者,必为身累,愿熟思之。”高祖未决,竟以此获谴。未几,后崩于涿郡,时年四十五。高祖追思后言,方为自安之计,数求鹰犬以进之,俄而擢拜将军,因流涕谓诸子曰:“我早从汝母之言,居此官久矣。”初葬寿安陵,后祔葬献陵。上元元年八月,改上尊号曰太穆顺圣皇后。
  19. ^ 《长安志·卷苐八》:南门之西,杞国公窦毅宅。(毅即太穆皇后之父。宅西有皇后归宁院,后施净域寺。宅南有杞公庙。)
  20. ^ 《酉阳杂俎·续集卷六》:宣阳坊静域寺,本太穆皇后宅。寺僧云:“三阶院门外,是神尧皇帝射孔雀处。
  21. ^ 《唐诗纪事·卷五十七》:宣阳坊静域寺,本太穆皇后宅。寺僧云:三阶院门外是神尧皇帝射孔雀处。
  22. ^ 《新唐书·卷七十六·列传第一》:晟兄炽,为周通道馆学士。尝闻太穆劝抚突厥女,心志之。每语晟曰:“此明睿人,必有奇子,不可以不图昏。”故晟以女太宗。
  23. ^ 《新唐书·卷七十九·列传第四》:初,元吉生,太穆皇后恶其貌,不举,侍媪陈善意私乳之。
  24. ^ 《太平广记·卷一六三》:隋炀帝与神尧高祖俱是独孤外家,然则神尧与炀帝常悔吝。每朝谒退,炀帝背有词然。后因赐宴,炀帝于众,因戏神尧。神尧高颜面皱,帝目为阿婆面,神尧忿恚不乐。洎归就第,怏怅不已。见文皇已下,告文皇皆无言。次告窦皇后曰:“某身世可悲,今日更被上显毁云阿婆面,据是儿孙不免饑冻矣。”窦后欣跃曰:“此言可以室家相贺。”神尧不喻,谓是解免之词。后曰:“公封于唐,阿婆乃是堂主,堂者,唐也.”神尧涣然冰释。喜悦,与秦、齐诸王,私相贺焉。
  25. ^ 《唐语林`卷四》:高祖乃炀帝友人,炀帝以图谶多言姓李将王,每排斥之。而后因大会,炀帝目上,呼为阿婆面。上不怿,归家色犹摧沮。后怪而问,久之方说:“帝目某为阿婆面。”后喜曰:“此可相贺。公是袭唐公,‘唐’之为言‘堂’也,阿婆面是‘堂主’。”上大悦。
前任:
元贞皇后独孤氏
唐朝追封皇后
618年追諡
繼任:
文德皇后长孙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