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襄阳公主 (北周)

(重定向自襄阳长公主

襄阳公主(?-?),代郡武川县(今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武川县)人,追尊周文帝宇文泰第五女,生母不详。

襄阳公主
北周公主
宇文
封爵 公主
封號 襄阳公主
親屬
父親 宇文泰
窦毅
窦照窦文殊
窦氏、窦皇后

襄阳公主嫁给北周上柱国、神武郡公窦毅[1][2][3],第二女窦氏[4][5],襄阳公主的弟弟周武帝宇文邕特别喜爱这个外甥女,将她带到宫中养育。当时周武帝娶突厥女子阿史那氏为皇后,皇后不受宠爱,窦氏当时年纪还小,私下对周武帝说:“四方没有宁静,突厥还很强大,希望舅舅抑制个人感情抚慰皇后,以天下百姓为念,还需要突厥的帮助,那么江南的南陈、关东的北齐政权就不能成为祸患了。”周武帝赞许并采纳了意见[6]。窦毅听说后,对襄阳公主说:“这个女儿才华容貌如此,不可以随便许配给人,应当为她求贤能的丈夫。”隋文帝杨坚接受禅让建立隋朝,窦氏听说后洒下眼泪,自己跳上胡床说:“恨我不是男子,不能救助舅舅家的危难!”窦毅和襄阳公主急忙捂住窦氏的口说:“你别胡说,我们家族会被族灭的!”[7][8][9]

参考资料编辑

  1. ^ 《周书·卷三十·列传第二十二》:毅性温和,每以谨慎自守。又尚太祖第五女襄阳公主,特为朝廷所委信。
  2. ^ 《北史·卷六十一·列传第四十九》:毅性温和,每以谨慎自守,又尚周文帝第五女襄阳公主,特为朝廷所委信,虽任兼出内,未尝有矜惰之容,时人以此称焉。
  3. ^ 《新唐书·卷七十六·列传第一》:高祖太穆顺圣皇后窦氏,京兆平陵人。父毅,在周为上柱国,尚武帝姊襄阳长公主,入隋为定州总管、神武公。
  4. ^ 《周书·卷三十·列传第二十二》:〔毅〕(有)〔第〕二女即唐太穆皇后。
  5. ^ 《北史·卷六十一·列传第四十九》:毅第二女即大唐太穆皇后。
  6. ^ 《资治通鉴·卷一七一·陈纪五》:阿史那后无宠于周主,神武公窦毅尚襄阳公主,生女尚幼,密言于帝曰:“今齐、陈鼎峙,突厥方强,愿舅抑情慰抚,以生民为念!”帝深纳之。
  7. ^ 《旧唐书·卷五十一·列传第一》:高祖太穆皇后窦氏,京兆始平人,隋定州总管、神武公毅之女也。后母,周武帝姊襄阳长公主。后生而发垂过颈,三岁与身齐。周武帝特爱重之,养于宫中。时武帝纳突厥女为后,无宠,后尚幼,窃言于帝曰:“四边未静,突厥尚强,愿舅抑情抚慰,以苍生为念。但须突厥之助,则江南、关东不能为患矣。”武帝深纳之。毅闻之,谓长公主曰:“此女才貌如此,不可妄以许人,当为求贤夫。”乃于门屏画二孔雀,诸公子有求婚者,辄与两箭射之,潜约中目者许之。前后数十辈莫能中,高祖后至,两发各中一目。毅大悦,遂归于我帝。及周武帝崩,后追思如丧所生。隋文帝受禅,后闻而流涕,自投于床曰:“恨我不为男,以救舅氏之难。”毅与长公主遽掩口曰:“汝勿妄言,灭吾族矣!”
  8. ^ 《新唐书·卷七十六·列传第一》:后生,发垂过颈,三岁与身等。读女诫、列女等传,一过辄不忘。武帝爱之,养宫中,异它甥。时突厥女为后,无宠,后密谏曰:“吾国未靖,虏且彊,愿抑情抚接,以取合从,则江南、关东不吾梗。”武帝嘉纳。及崩,哀毁同所生。闻隋高祖受禅,自投床下,曰:“恨我非男子,不能救舅家祸。”毅遽掩其口,曰:“毋妄言,赤吾族!”常谓主曰:“此女有奇相,且识不凡,何可妄与人?”
  9. ^ 《资治通鉴·卷一七五·陈纪九》:上柱国窦毅之女,闻隋受禅,自投堂下,抚膺太息曰:“恨我不为男子,救舅氏之患!”毅及襄阳公主掩其口曰;“汝勿妄言,灭吾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