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鲜(?-?),,名,中国春秋时期卫国的公子,卫定公之子,卫献公的弟弟。

公子鱄
子鲜
时代春秋
国家
身份卫国公子
卫定公
敬姒

前559年夏,孙林父驱逐了卫献公四月廿六,子展作为卫献公的亲信,逃到了齐国。子鲜跟随卫献公随后也逃到了齐国。鲁国郈成叔到卫国访问,回去对臧武仲说,卫献公终会回国,内有太叔仪留守,外有同胞兄弟公子鱄跟随。臧纥到齐国慰问卫献公,与卫献公交谈。卫献公态度粗暴,臧纥对下人说,卫献公说话像粪土,不知悔过,大概不能复位了。之后又和子展、子鲜交谈。臧纥事后又对下人说,卫侯一定能回国,有子展、子鲜,一个拉他,一个推他,想不回国都难[1]

前547年,卫献公想让子鲜帮助他复辟,子鲜知道卫献公没有信用,不想答应。他母亲敬姒请求,子鲜只好答应。二月初六庚寅甯喜要帮助卫献公回国复辟,要求一定和子鲜接洽。子鲜告知卫献公的态度,复辟成功,“政由宁氏,祭则寡人。”甯喜派右宰榖到夷仪见卫献公。右宰榖对卫献公非常失望,但是甯喜非常信任子鲜[2]二月初七辛卯,甯喜杀死国君卫殇公,立卫献公复辟。

前546年,卫献公处死甯喜、右宰榖,子鲜逃亡晋国。卫献公在黄河岸边阻止了他。子鲜住在木门,不向卫国的方向就坐,终身不仕。去世后,卫献公为他服丧终生[3]

参考文献编辑

  1. ^ 左传·襄公十四年》:四月己未,子展奔齐。……子鲜从公……卫侯在郲,臧纥如齐,唁卫侯。与之言,虐。退而告其人曰:“卫侯其不得入矣!其言粪土也,亡而不变,何以复国?”子展、子鲜闻之,见臧纥,与之言,道。臧孙说,谓其人曰:“卫君必入。夫二子者,或輓之,或推之,欲无入,得乎?”
  2. ^ 左传·襄公二十六年》:卫献公使子鲜为复,辞。敬姒强命之。对曰:“君无信,臣惧不免。”敬姒曰:“虽然,以吾故也。”许诺。初,献公使与宁喜言,宁喜曰:“必子鲜在,不然必败。”故公使子鲜。子鲜不获命于敬姒,以公命与宁喜言,曰:“苟反,政由宁氏,祭则寡人。”宁喜告蘧伯玉,伯玉曰:“瑗不得闻君之出,敢闻其入?”遂行,从近关出。告右宰谷,右宰谷曰:“不可。获罪于两君,天下谁畜之?”悼子曰:“吾受命于先人,不可以贰。”谷曰:“我请使焉而观之。”遂见公于夷仪。反曰:“君淹恤在外十二年矣,而无忧色,亦无宽言,犹夫人也。若不已,死无日矣。”悼子曰:“子鲜在。”右宰谷曰:“子鲜在,何益?多而能亡,于我何为?”悼子曰:“虽然,不可以已。”
  3. ^ 左传·襄公二十七年》:子鲜曰:“逐我者出,纳我者死,赏罚无章,何以沮劝?君失其信,而国无刑。不亦难乎!且鱄实使之。”遂出奔晋。公使止之,不可。及河,又使止之。止使者而盟于河,托于木门,不乡卫国而坐。木门大夫劝之仕,不可,曰:“仕而废其事,罪也。从之,昭吾所以出也。将准愬乎?吾不可以立于人之朝矣。”终身不仕。公丧之,如税服,终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