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孫傅(?-1128年),字伯野。北宋海州(今连云港市西南)人。

孫傅
出生 北宋海州
逝世 建炎二年(1128年)
金国
职业 北宋尚书右丞

生平编辑

早年经历编辑

孙傅进士出身,中词学兼茂科,先后担任秘书省正字、校书郎、监察御史礼部员外郎蔡翛时任礼部尚书,孙傅向他陈述天下政事,劝他早点做些更改,否则一定失败。蔡翛没有采纳。迁任秘书少监,官至中书舍人[1]宣和末年,高丽向北宋进贡,使者所过之地,征调民夫修建舟船,骚然烦费。孙傅说:“滥用民力妨碍农事,对于中原没有丝毫好处。”宰相认为他的言论与苏轼相同,上奏降贬他安置于蕲州给事中许翰认为孙傅议论虽然偶尔与苏轼相同,但没有别的意思,以职论事而受到指责实在过分。许翰也被免去职务[2]

靖康元年(1126年),孙傅受召入京任给事中,升任兵部尚书。孙傅上章请求恢复祖宗法度,宋钦宗问他,孙傅说:“祖宗法度有利于人民,熙宁元丰法度有利于国家,崇宁大观法度有利于奸臣。”时人认为是名言。十一月,孙傅授任尚书右丞,不久改任同知枢密院[3]

靖康之变编辑

金朝围困开封,孙傅日夜亲自抵挡箭石。他读到丘浚《感事诗》,有“郭京杨适刘无忌”的话,于是在市民中找到杨无忌,龙卫兵中找到郭京。好事者说郭京能施“六甲法”,可以生擒完颜宗翰完颜宗望二将,将金人扫荡无余,“六甲法”需要用七千七百七十七人。宋廷对郭京深信不疑,给他任命官职,赐给他金帛数万,让他自行募兵,不管是否拥有技艺,只挑选生辰八字是否合乎六甲。所得皆为市井游手好闲之徒,十天挑选完成。有武将欲为偏裨,郭京不允许,说:“你身材虽然勇猛,可是第二年正月就当死去,恐怕拖累我。”他的荒诞狂妄类似这样。金军进攻更加紧迫,郭京谈笑自如,说:“择日出兵三百,可致太平,直袭击至阴山乃止。”[4]

孙傅与开封府尹对他尤为相信,推心置腹的对待他。有人上书求见孙傅,说:“自古没听说过能用巫术战胜敌人的。就算相信郭京的话,也最好给他少量的兵卒,等他小有立功,再一步步地递进。现在如果太倚重他的话,恐怕他必定让国家蒙羞。”孙傅大怒说:“郭京就是为现在这个事而生的,敌营中的琐碎小事,他全知道。幸亏你是和我孙傅讲这种诋毁郭京的话,如果告诉别人,将以扰乱军心的罪名控告你。”作揖让他出去[5]。又有人自称“六丁力士”、“天关大将”、“北斗神兵”,大都仿效郭京的做法,有识之士深感危险。郭京说:“不到危急时,我军不得出战。”何几次催促他,他再三延期,闰十一月二十五日,才打开宣化门出兵,戒令守城墙的人都下去,不得偷看。郭京与张叔夜坐在城楼上。金兵分从四面鼓噪而攻,郭京军败退,掉进护龙河,护龙河被尸体填满,城门急忙关闭。郭京急忙跟张叔夜说:“必须亲自下去作法。”于是下城,带领残兵向南方逃走。当天,金兵攻进开封[6][7]

靖康二年(1127年)正月,宋钦宗前往金军大营,以孙傅辅佐太子赵谌留守京城,仍然兼任少傅。钦宗十多天还不回来,孙傅多次寄信给金营乞请放回钦宗。金朝废立皇帝的檄书传来,孙傅大哭道:“我只知道我的君主可以在中国称帝,如果拥戴异姓为帝,我就应当为此而死。”金人来索要太上皇、皇后、诸王、妃子公主,孙傅留住太子不放行。秘密谋划把他藏在民间,另外找两个像宦官的人杀死,并杀死十几个囚犯,把他们的头送给金人,欺骗金人说:“宦官想要把太子秘密送出,京城人争相斗杀了宦官,误杀了太子。我于是率兵讨伐平定,杀死作乱的人献过来。如果不停止索求,我就会自杀。”五天以后,没有人肯承担此事。孙傅说:“我是太子的师傅,应当与太子同生共死。金人虽然不索求我,我应当与太子同行,求见两位敌帅当面责斥他们,事情或许可以成功。”[8]孙傅住在皇城司值班,他的儿子来看望他,他叱骂他的儿子道:“让你不要来,却竟然来了!我已经决心为国殉难,即使你们来一百个人又有什么改变!”挥手让他赶快离开。他的儿子也哭着说:“大人以身殉国,儿子还有什么说的。”孙傅于是把留守事托付给王时雍,而跟从太子出城。到南薰门时,范琼极力劝阻他,守城门的金兵说:“金人想要的是太子,留守何必参预?”孙傅说:“我是宋朝大臣,而且是太子的师傅,应当死从。”当晚,住在城门下,第二天,金人召他前去[9]。第二年二月,孙傅死在北方金人朝廷。绍兴年间,被追赠为开府仪同三司,谥号为忠定[10]

注釋编辑

  1. 宋史》(卷353):“孙傅,字伯野,海州人。登进士第,中词学兼茂科,为秘书省正字、校书郎、监察御史、礼部员外郎。时蔡翛为尚书,傅为言天下事,劝其亟有所建,不然必败。翛不能用。迁秘书少监,至中书舍人。”
  2. 宋史》(卷353):“宣和末,高丽入贡,使者所过,调夫治舟,骚然烦费。傅言:"索民力以妨农功,而于中国无丝毫之益。"宰相谓其所论同苏轼,奏贬蕲州安置。给事中许翰以为傅论议虽偶与轼合,意亦亡他,以职论事而责之过矣,翰亦罢去。”
  3. 宋史》(卷353):“靖康元年,召为给事中,进兵部尚书。上章乞复祖宗法度,钦宗问之,傅曰:"祖宗法惠民,熙、丰法惠国,崇、观法惠奸。"时谓名言。十一月,拜尚书右丞,俄改同知枢密院。”
  4. 宋史》(卷353):“金人围都城,傅日夜亲当矢石。读丘浚《感事诗》,有"郭京杨适刘无忌"之语,于市人中访得无忌,龙卫兵中得京。好事者言京能施六甲法,可以生擒二将而扫荡无余,其法用七千七百七十七人。朝廷深信不疑,命以官,赐金帛数万,使自募兵,无问技艺能否,但择其年命合六甲者。所得皆市井游惰,旬日而足。有武臣欲为偏裨,京不许,曰:"君虽材勇,然明年正月当死,恐为吾累。"其诞妄类此。敌攻益急,京谈笑自如,云:"择日出兵三百,可致太平,直袭击至阴山乃止。”
  5. 续资治通鉴》(卷97):“兵部尚书孙傅,因读丘浚《感事诗》有“郭京、杨适、刘无忌”之语,于市人中访得无忌,于龙卫中得京。好事者言京能施六甲法,可以生擒金二帅,而扫荡无馀,其法用七千七百七十七人。朝廷深信不疑,命以官,赐金帛数万,使自募兵,无问技艺能否,但择年命合六甲者,所得皆市井浮惰,旬日而足。敌攻益急,京谈笑自如,云择日出兵三百,可致太平,直袭击至阴山乃止,傅与何尤尊信之。或谓傅曰:“自古未闻以此成功者。正或听之,姑少付以兵,俟有尺寸功,乃稍进任。今委之太过,惧必为国家羞。”傅怒曰:“京殆为时而生,敌中琐微,无不知者。幸君与傅言,若告它人,将坐沮师之罪。”揖使出。”
  6. 续资治通鉴》(卷97):“何屡趣郭京出师,京徒期再三,曰:“非至危急,吾师不出。”丙辰,大风雪,京乃令守御者悉下城,毋得窃窥。因大启宣化门,出攻金军,京与张叔夜坐城楼上。金人分四翼,噪而前,京兵败走,堕死于护龙河,城门急闭。京向叔夜曰:“须自下作法。”因下城,引馀众南遁。金人遂登城,众皆披靡,四壁兵皆溃。金人入南薰诸门,统制姚友仲死于乱兵。四壁守御使刘延庆夺门出奔,为追骑所杀。宦者黄经自赴火死。统制何应言、陈克礼、中书舍人高振力战,与其家人皆被害。京城遂破。帝恸哭曰:“朕不用种师道言,以至于此!””
  7. 宋史》(卷353):“傅与何栗尤尊信,倾心待之。或上书见傅曰:"自古未闻以此成功者。正或听之,姑少信以兵,俟有尺寸功,乃稍进任。今委之太过,惧必为国家羞。"傅怒曰:"京殆为时而生,敌中琐微无不知者。幸君与傅言,若告他人,将坐沮师之罪。"揖使出。又有称"六丁力士"、"天关大将"、"北斗神兵"者,大率皆效京所为,识者危之。京曰:"非至危急,吾师不出。"栗数趣之,徙期再三,乃启宣化门出,戒守陴者悉下城,无得窃觇。京与张叔夜坐城楼上。金兵分四翼噪而前,京兵败退,堕于护龙河,填尸皆满,城门急闭。京遽白叔夜曰:"须自下作法。"因下城,引余众南遁。是日,金人遂登城。”
  8. 宋史》(卷353):“二年正月,钦宗诣金帅营,以傅辅太子留守,仍兼少傅。帝兼旬不返,傅屡贻书请之。及废立檄至,傅大恸曰:"吾惟知吾君可帝中国尔,苟立异姓,吾当死之。"金人来索太上、帝后、诸王、妃主,傅留太子不遣。密谋匿之民间,别求状类宦者二人杀之,并斩十数死囚,持首送之,绐金人曰:"宦者欲窃太子出,都人争斗杀之,误伤太子。因帅兵讨定,斩其为乱者以献。苟不已,则以死继之。"越五日,无肯承其事者。傅曰:"吾为太子傅,当同生死。金人虽不吾索,吾当与之俱行,求见二酋面责之,庶或万一可济。"”
  9. 续资治通鉴》(卷97):“金人迫上皇令召皇后、太子,孙傅留太子不遣,吴幵、莫俦督胁甚急,范琼恐变生,以危言詟卫士,辛未,遂拥皇后、太子共车而出。孙傅曰:“吾为太子傅,当同生死。”遂以留守事付王时雍,从太子出,至南薰门,守门人不许,傅遂宿门下以待命。”
  10. 宋史》(卷353):“傅寓直皇城司,其子来省,叱之曰:"使汝勿来,而竟来邪!吾已分死国,虽汝百辈来何益!"挥使速去。子亦泣曰:"大人以身徇国,儿尚何言。"遂以留守事付王时雍而从太子出。至南薰门,范琼力止之,金守门者曰:"所欲得太子,留守何预?"傅曰:"我宋之大臣,且太子傅也,当死从。"是夕,宿门下,明日,金人召之去。明年二月,死于朔廷。绍兴中,赠开府仪同三司,谥曰忠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