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搴彥舉,是樂安人(今山東省濱州市東部、淄博市西北部、東營市南部及壽光市一帶)。

出生寒賤,少年时勵志勤學。与温子升齐名,有文才。温子升谦虚地表示自己“不如卿”,孙搴竟要他立誓沒撒谎。[1]曾參与崔祖螭謀反,躲在王元景家中,遇赦乃出。侍中孙腾因同姓宗族的情分,将他推荐给高欢,最初不受重用。536年,高歡出征西魏,要李義深李士略寫檄文,兩人都推辭,並力邀孫搴去寫檄文。高歡親自為他吹火,孫搴提筆立就,文辭甚美。高欢很賞識孙搴的文筆,任命为相府主簿,专門掌管草拟文书。[2]孙搴还通晓鲜卑语,兼管宣传号令。後自檢校御史再遷國子助教太保崔光引修國史。歷官行臺郎。

孫搴才識淺薄,邢卲曾勸他多讀書,孫搴對曰:“我精骑三千,足敌君羸卒数万。”孫搴身体素质不佳,常服“棘刺丸”以补身。大同二年(536年),司馬子如高季式與孫搴劇飲,搴不幸醉死,享年五十二歲。[3]高歡親臨其喪,司馬子如叩頭請罪。高歡曰:“折我右臂,仰覓好替還我。”於是司馬子如舉薦魏收,高季式舉薦陳元康,用來接替孫搴。[4]

参考编辑

  1. ^ 北史·卷五十五·列传第四十三》:搴少时与温子升齐名,尝谓子升:“卿文何如我?”子升谦曰:“不如卿。”搴要其为誓。子升笑曰:“但知劣于卿便是,何劳旦旦”搴怅然曰:“卿不为誓,事可知矣!”
  2. ^ 《北史·孫搴傳》記載:“會神武西征,登風陵,命中外府司馬李義深、相府城局李士略共作檄文,皆辭,請以搴代。”《北齊書》卷二四:“高祖西討,命中外府司馬李義深、知相府城局李士略共作檄文。二人皆辭,請以孫搴自代。高祖引塞入帳,自爲吹火,催促之。搴援筆立成,其文甚美。高祖大悅,即署相府主簿,專典文筆。”
  3. ^ 资治通鉴》卷一五七梁武帝大同二年(536年)二月条载此事:“司马子如、高季式召孙搴剧饮,醉甚而卒。”《考异》曰:“《典略》孙搴卒在大同十年四月。按搴卒然后陈元康为功曹。高慎叛,高澄已令元康救崔暹。邙山之战,元康又劝高欢追宇文泰,並在九年。”
  4. ^ 《北齊書‧列傳第十六》:“司馬子如與高季式召搴飲酒,醉甚而卒,時年五十二。高祖親臨之。子如叩頭請罪。高祖曰:‘折我右臂,仰覓好替還我。’子如舉魏收、季式舉陳元康,以繼搴焉。贈儀同三司、吏部尚書、青州刺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