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悫(?-465年7月22日),元幹南阳郡涅阳(今河南省镇平县南)人。南朝宋將領,曾參與討伐林邑、進攻雍州蠻人、討伐劉劭等戰役。

生平编辑

宗慤年少時,叔父宗炳曾問他有何志向,他以「愿乘长风破万里浪」回答,被宗炳認為他若果不能出人頭地,就肯定會禍及家族。宗慤亦果真崇尚武事,十四歲時兄長宗泌新婚夜遇賊人行劫,宗慤挺身抵抗,在屋外就驅散了十多名賊人。不過當時大致和平,人們崇尚研習經籍文義,而且宗炳本身是高士,家族子弟都因其而愛好學問,就只有宗慤不是,鄉人都對宗慤沒稱譽。後宗慤堂兄宗綺當上時任征北將軍、南兗州刺史、江夏王劉義恭的征北主簿,宗慤那時隨其到廣陵出鎮。有次宗綺回征北府值班,宗慤發現給吏牛泰和宗綺的妾侍私通,將牛泰殺了。

元嘉二十二年(445年),宋文帝有意進攻林邑國,宗慤自請隨軍,劉義恭遂上表稱許宗慤有膽識勇力,讓其獲授振武將軍職,並在翌年擔任安西參軍蕭景憲的軍副,隨交州刺史檀和之出兵林邑。檀和之後命蕭景憲進攻區粟城,林邑王范陽邁二世范毗沙達救援,檀和之嘗試派偏師對抗援軍但戰敗,蕭景憲遂以宗慤應付援軍,宗慤認為敵眾我寡,決定兵分多路潛兵進擊,沒有提防的林邑援軍就這樣遭突然出現的宗慤部隊攻擊,敗退回首都,而失去外援的區粟城隨後就被蕭景憲及回軍的宗慤攻下了。檀和之隨後進逼林邑首都,范陽邁二世以舉國之力抵抗,兩軍在象浦隔河相持,時林邑軍有披上裝甲的象隊,令宋軍恐懼。宗慤認為林邑人在堅固的區粟城失陷後經已士氣盡失,應該乘機一戰破敵,於是根據獅子能威嚇百獸的異國傳聞下令製作一些具獅子形象物品放出陣前,竟真的令象群驚恐潰退,林邑首都亦因而遭宋軍攻陷。大軍當時掠奪了城中大量宋人從沒見過的奇珍異寶,但宗慤都一無所取,遂得宋文帝嘉許[1][2]

元嘉二十六年(449年),宗慤隨沈慶之及柳元景討伐困擾雍州當地的蠻族,在沈慶之的節度下大破蠻族。翌年,南新郡蠻帥田彥生舉眾反叛,燒毀郡城並割據白楊山,沈慶之派柳元景領軍討伐,但柳元景一度無法攻下田彥生的陣地,宗慤此時帶著麾下兵眾率先對敵陣再發進攻勢,眾軍見狀隨之繼進,才成功攻下。

元嘉三十年(453年),時正以南中郎將、江州刺史統兵討伐蠻族的武陵王劉駿得知太子劉劭篡位的消息後起兵討伐,又以宗慤為南中郎將諮議參軍,領中兵。同年劉駿即位,是為孝武帝,以宗慤為左衞將軍,封洮陽侯,不久調任廣州刺史[3]。孝建三年二月甲子日(456年2月29日),宗慤改任平西將軍、豫州刺史、監五州諸軍事[4]。大明三年(459年),司空、南兗州刺史、竟陵王劉誕因反抗孝武帝削其官爵而於廣陵起兵,宗慤上表請求參與討伐,更至建康想要親身接受命令。孝武帝看見宗慤後命乘輿停下想要勉勵慰問他,但宗慤見此卻原地跳了數十下,期間一直察望著四周環境,孝武帝就順從其請求,讓他隨統率諸軍的沈慶之出兵廣陵。劉誕在起兵時曾向眾人假稱他得到宗慤支持,宗愨到廣陵城下時就故意騎馬繞城大叫:「我宗慤也。」劉誕被消滅後,宗慤回朝任左衞將軍。

大明五年(461年),宗慤在隨孝武帝出獵時墮馬,跌斷了腿,難以繼續擔任侍直工作,遂轉任光祿大夫,加金章紫綬,但不久就因不肯賣牛給朝廷而被免職。大明六年九月戊子日(462年10月19日),任中護軍[5]。大明八年七月己亥日(464年8月20日),新即位的宋前廢帝以宗慤為安西將軍、寧蠻校尉、雍州刺史,加都督[6]。永光元年六月乙亥日(465年7月22日),宗慤去世[7],朝廷贈征西將軍,諡為肅侯。宋明帝在泰始二年(466年)以宗慤配享孝武帝廟。

家庭编辑

母亲编辑

妹妹编辑

编辑

  • 宗羅雲,嗣子。死後由兒子宗元寶嗣爵。

参考资料编辑

  • 《宋書·卷七十六·宗慤傳》
  • 《南史·卷二十七·宗慤傳》
  1. ^ 《宋書·夷蠻傳》:「十二、十五、十六、十八年,頻遣貢獻,而寇盜不已,所貢亦陋薄。太祖忿其違傲,二十三年,使龍驤將軍、交州刺史檀和之伐之,遣太尉府振武將軍宗愨受和之節度。和之遣府司馬蕭景憲為前鋒,愨仍領景憲軍副。陽邁聞將見討,遣使上表,求還所略日南民戶,奉獻國珍。太祖詔和之:『陽邁果有款誠,許其歸順。』其年二月,軍至朱梧戍,遣府戶曹參軍日南太守姜仲基、前部賊曹參軍蟜弘民隨傳詔畢願、高精奴等宣揚恩旨,陽邁執仲基、精奴等二十八人,遣弘民反命,外言歸款,猜防愈嚴。景憲等乃進軍向區粟城,陽邁遣大帥范扶龍大戍區粟,又遣水步軍徑至。景憲破其外救,盡銳攻城,五月,剋之,斬扶龍大首,獲金銀雜物不可勝計。乘勝追討,即剋林邑,陽邁父子並挺身奔逃,所獲珍異,皆是未名之寶。上嘉將帥之功,詔曰:『林邑介恃遐險,久稽王誅。龍驤將軍、交州刺史檀和之忠果到列,思略經濟,稟命攻討,萬里推鋒,法命肅齊,文武畢力,潔己奉公,以身率下,故能立勳海外,震服殊俗。宜加褒飾,參管近侍,可黃門侍郎,領越騎校尉、行建武將軍。』」
  2. ^ 《通典·卷一六一》〈因機設權〉:宋將宗愨征林邑,圍區粟城。林邑王范陽邁遣將范毗沙達率萬餘人來救。愨謂諸將曰:「寇眾我寡,難與爭鋒。」乃分軍為數道,偃旗臥鼓,愨潛進令曰:「聽吾鼓譟乃出。」山路榛深,賊了不為備,卒見軍至,驚懼退走,愨乘勝追討,散歸林邑,仍攻區粟,拔之。汎海陵山,徑入象浦,有大渠南來注浦,宋軍阻渠置陣,林邑王傾國來逆,限渠不得渡,以具裝被象。諸將憚之,請待前後軍集,然後擊。愨曰:「不然。吾已屠其堅城,破其銳眾,我氣方厲,彼已破膽,一戰可定,何疑焉!」愨以為外國有師子威服百獸,乃製其形與象相禦,象果驚奔,眾皆潰亂。愨率兵直渡渠奮擊,陽邁遁走,其眾奔散,遂克林邑。
  3. ^ 《宋書·孝武帝紀》:「以右衞將軍宗慤為廣州刺史。」
  4. ^ 《宋書·孝武帝紀》:「甲子,以廣州刺史宗慤為平西將軍、豫州刺史。」
  5. ^ 《宋書·孝武帝紀》:「九月戊寅,制沙門致敬人主。戊子,以前金紫光祿大夫宗慤為中護軍。」
  6. ^ 《宋書·孝武帝紀》:「秋七月己亥,鎮軍將軍、雍州刺史晉安王子勛改為江州刺史,中護軍宗慤為安西將軍、雍州刺史。」
  7. ^ 《宋書·前廢帝紀》:〔六月〕乙亥,安西將軍、雍州刺史宗慤卒。
  8. ^ 8.0 8.1 《梦溪笔谈·卷二十四》:皇祐中,金陵发一冢,有石志,乃宋宗悫母郑夫人,宗悫有妹名钟馗,则知钟馗之设亦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