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彥卿

寇彥卿,字俊臣,開封人。其世代皆效力於宣武軍擔任牙將軍職。

朱溫初就鎮,以為通引官,累遷右長直都指揮使,領洺州刺史魏博节度使羅紹威將誅牙軍,太祖遣彥卿去魏博計事,彥卿陰為紹威計畫,乃悉誅牙軍。

彥卿身長八尺,隆準方面,語音如鐘,工騎射,好書史,善於迎合朱溫的意思,動作皆如旨。朱溫曾說:「敬翔劉捍、寇彥卿皆天為我生之。」其愛之如此。賜以所乘愛馬「一丈烏」。

當朱溫在包圍鳳翔的時候,命令彥卿負責把軍隊陣仗整頓好,彥卿騎乘先前所賜的一丈烏奔馳到陣前,朱溫張大眼睛對他說:「真神將也!」

初,朱溫與崔胤謀,欲遷都洛陽,而唐昭宗沒有准許。其後唐昭宗往鳳翔奔逃,朱溫以兵圍之,昭宗既出,明年,太祖以兵至河中,遣彥卿奉表迫請遷都。彥卿因悉驅徙長安居人以東,人皆拆屋為筏,浮渭而下,道路號哭,仰天大罵曰:「國賊崔胤、朱溫使我至此!」唐昭宗亦顧瞻陵廟,傍徨不忍去,謂其左右為俚語云:「紇幹山頭凍死雀,何不飛去生處樂。」相與泣下沾襟。昭宗行至華州,遣人告訴朱溫,何皇后懷孕在身,願留華州待冬而行。朱溫大怒,顧彥卿曰:「汝往趣官家來,不可一日留也。」彥卿復馳至華,即日逼迫唐昭宗上道。

朱溫篡唐自立,遂拜寇彥卿為感化軍節度使。歲餘,召為左金吾衛大將軍,充金吾衙仗使。彥卿晨朝至天津橋,民梁現不避道,前驅捽現投橋上石欄以死。彥卿見太祖自首,太祖惜之,詔彥卿以錢償現家以贖罪。御史司憲崔沂劾奏彥卿,請論如法,太祖不得已,責授彥卿左衛中郎將。復拜相州防禦使,遷河陽節度使

太祖遇弒,彥卿出太祖畫像事之如生,嘗對客語先朝,必涕泗交下。

後梁末帝即位,徙鎮威勝。彥卿明敏善事人,而怙寵作威,好誅殺,多猜忌。卒於鎮,年五十七。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