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彥卿

寇彥卿(862年-918年),字俊臣,開封人。晚唐和后梁武将。

生平编辑

早期编辑

祖父寇琯、父寇裔世代皆效力於宣武軍擔任牙將軍職。朱全忠初任宣武军节度使,因寇彦卿为将门之子,提拔在左右。弱冠时,选為通赞官。[1][2]

寇彥卿身長八尺,隆準方面,語音如鐘,工騎射,好書史,善於迎合朱全忠的意思,動作皆如旨。朱全忠喜爱他,曾說:「敬翔劉捍、寇彥卿都是天為我生的。」。賜以所乘愛馬「一丈烏」。朱全忠与宰相崔胤合谋,欲遷都洛陽,而唐昭宗沒有准許。其後天复年间唐昭宗往鳳翔奔逃,朱全忠以兵圍之。以寇彦卿为诸道马步军都排阵使。朱全忠命令寇彥卿負責把軍隊陣仗整頓好,寇彥卿騎乘先前所賜的一丈烏奔馳到陣前,朱全忠張大眼睛對他說:「真神將也!」[1][2]

凤翔节度使李茂贞被迫将昭宗交给朱全忠。朱全忠受命为诸道兵马副元帅(元帅由皇子辉王李祚挂名充任),补寇彦卿为元帅府押牙,充四镇通赞官行首兼右長直都指揮使,累次奏请授检校司徒,領洺州刺史。昭宗赐寇彦卿迎銮毅勇功臣,改邢州刺史,不久迁亳州团练使。[1]朱全忠率兵到河中,遣寇彥卿奉表称邠宁、凤翔军逼近京畿,逼請昭宗遷都。寇彥卿于是驱赶長安居民東行,[3]百姓都拆屋為筏浮渭而下,道路號哭,仰天大罵国贼崔胤、朱溫(朱全忠原名)害自己如此。唐昭宗也傍徨不忍离开,和左右说话、泣下沾襟。昭宗行至華州,遣人告訴朱全忠,何皇后懷孕在身,願留華州待冬而行。朱全忠大怒,看着寇彥卿命他前去催促皇帝來,不可多留一日。寇彥卿又骑马到华州,当天就逼迫唐昭宗上路。[2][4][5][6]

魏博节度使羅紹威想誅杀本镇牙軍,派使者告诉朱全忠,朱全忠遣寇彥卿去魏博計事,寇彥卿秘密為罗紹威計畫,于是全部诛杀牙軍。[1][2]朱全忠又派元帅府行军左司马李周彝、右司马符道昭领寇彦卿、南大丰、阎宝率大军讨伐义昌军节度使刘守文[7]

后梁年间编辑

梁太祖年间编辑

朱全忠篡唐自立为后梁太祖皇帝。

开平二年(908年),梁太祖应吴越王钱镠之请,派寇彦卿为东南面行营都指挥使,攻打吴国(原淮南军)。十一月,寇彦卿以三千劲骑袭击吴国霍丘镇将朱景,表达太祖的厚意,意图招降,朱景不许,苦战於邱墟林澤中,寇彦卿折兵无数,败走,[8][9]又率众五万攻庐、寿二州,皆不胜,被庐州团练使张崇所败,[10]吴国遣滁州刺史史俨抵御他,寇彦卿于是退兵。[11]

开平三年(909年)七至十月间,太祖拜寇彥卿為感化軍節度使,加检校太保。十一月,凤翔将刘知俊率邠宁、凤翔、天雄、泾原四镇军队进逼朔方军治所灵州州城,朔方节度使韩逊告急。太祖遣陕州节度使康怀贞、寇彦卿率兵攻逼邠、宁二州,以缓解朔方军情。[12][13]一年多后,召為左金吾衛大將軍,充金吾衙仗使。寇彥卿一天早上到天津橋,年老百姓梁观没有避让冲上前,寇彦卿的前驅将他从橋上石欄摔下而死。寇彥卿見太祖自首,太祖惜之,命通事舍人赵可封宣谕,詔寇彥卿赔钱贖罪。御史司憲崔沂劾奏寇彥卿,认为梁观的过失仅鞭笞即可,請求依法治寇彦卿罪,[14]太祖不得已,責授寇彥卿游击将军、左衛中郎將。[15]寇彦卿扬言悬赏万缗取崔沂首级。崔沂告诉太祖,太祖派人对寇彦卿说,如果崔沂有毫发之伤,就将寇彦卿灭族。功臣骄横之风从此稍得整肃。[11]后寇彦卿復拜相州防禦使,依前行营诸军排阵使。乾化二年(912年)不早于五月,遷河陽節度使[2][16]加检校太傅。[1]

太祖遇弒,寇彥卿出太祖畫像事之如生,每次對客人谈起太祖朝旧事必涕泗交下。[1][2]

梁末帝年间编辑

後梁末帝即位,改寇彦卿遥领山南西道节度使、东南面行营都招讨使,抵御吴国,又改右金吾卫上将军。贞明初年,徙鎮威勝军。吴国围攻安陆,寇彦卿奉诏领兵解围,大破吴军而回。贞明四年卒於威胜军节度使任上,年五十七。[2]诏赠侍中。[1]

评价编辑

  • 《旧五代史》《新五代史》都评价寇彥卿明敏善事人,但怙寵作威,好誅殺,多猜忌,虽然得到了显赫的功名,却被有识者鄙夷。[1][2]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