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輕放 (小說)

小心輕放》(英語:Handle with Care)是茱迪·皮考特於2009年出版的小說。出版後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書榜第一名[1]

小心輕放
Handle with Care
HandleWithCare book.jpg
第一版封面
作者茱迪·皮考特
语言英語
發行信息
出版机构西蒙與舒斯特
出版時間2009年3月3日
出版地 美國
媒介書籍(精裝本及平裝本)
页数496 頁
规范控制
ISBN978-0-7432-9641-0

主要情節编辑

本書主要是在講述一個小女孩小柳·歐齊福(Willow O'Keefe)一家的生活。小柳罹患第三型成骨不全症(Type III osteogenesis imperfecta),也就是所謂的「玻璃娃娃」。對她的父母,尚恩(Sean)和夏洛特·歐齊福(Charlotte O'Keefe),這代表著無數失眠的夜晚、日漸增加的帳單、其他父母同情的眼光。

在一次去迪士尼樂園出遊時,小柳兩邊股骨嚴重斷裂,遊樂園和醫院認為小柳的骨折是虐待兒童所造成的,所以尚恩和夏洛特向律師諮詢如何控訴他們。

他們的委託律師建議他們另一種方法:以「不當出生」來控告夏洛特懷孕時負責的婦產科醫生,若在懷孕早期就診測出胎兒患有成骨不全症,他們便能及時墮胎。而他們提出的訴訟對象是派普·芮斯,夏洛特的好友兼婦產科醫師。

小愛,夏洛特和尚恩的大女兒,受家中狀況影響而開始有暴食症的症狀、以自殘釋放壓力。尚恩和夏洛特也因訴訟產生不少分歧而考慮要離婚,但最後還是復合了。在審判期間,他們提出了懷孕第18週的超音波,證實派普應該要發現其徵兆。陪審團判賠給歐齊福夫婦金額800萬美元,而派普被迫離開醫院並在免費診所兼差。歐齊福夫婦的律師,瑪琳·蓋茲,她是被收養的,一直在尋找她的親生父母,她在這次訴訟中發現她的親生母親是陪審團中的其中一員,而她是她媽媽被強暴後所生的。

最後一章節為小柳的自述。她正要上小學一年級,並要和其他成骨不全症孩童參加一個營隊的活動。小愛開始治療飲食障礙症,她漸漸恢復健康並重新對繪畫產生熱情。夏洛特出版了一本食譜(她當過糕點廚師),並將所有錢捐給成骨不全症基金會。尚恩和夏洛特也和好,將賠償支票收起來作為緊急預備金。小柳一直嫉妒她姊姊溜冰溜得很好。有一天,她走到一個結冰的池塘,小心翼翼地踩在上面,但卻因為冰面承受不住她的重量碎裂而溺斃。小柳在這時候想著:「這一次,破裂的不是我。」故事最後夏洛特說要將支票跟小柳一起下葬。

角色编辑

  • 夏洛特·歐齊福(Charlotte O'Keefe):小柳、小愛的媽媽。她對她的好友兼婦產科醫生派普·芮斯提出訴訟,爭取小柳的權益。夏洛特勝訴獲得800萬美元的賠償金。在小柳死後,她沒有兌現支票,而是將支票放入她的棺材。
  • 尚恩·歐齊福(Sean O'Keefe): 夏洛特的丈夫,小柳的父親,小愛的繼父。他是一名警察,盡責地工作以養家。雖然他最初試著拋開個人感受在訴訟上支持夏洛特,但他對不當生產這說法感到厭惡,反而願意幫被告出庭作證。他也因此和夏洛特提出了離婚訴訟,但他們最終仍復合。
  • 小柳·歐齊福(Willow O'Keefe):患有成骨不全症 - 又稱脆骨症 – 因此家人需要一大筆錢來支付她的醫療費用。儘管她身體有缺陷,她非常聰明,她喜歡知道許多細瑣的知識。她常在骨頭恢復時期閱讀。在訴訟期間,她擔心父母會因為她不完美而不要她。在書的最後,她出去溜冰。冰面破裂,而小柳被困在水中溺斃。當她溺水時,她想著「我是受到愛護的」、「這一次,破裂的不是我」。
  • 小愛·歐齊福(Amelia O'Keefe):小柳同母異父的姊姊,因為妹妹的病常被忽略。在一次為小柳和病友舉辦的活動上,小愛喜歡上一個患有成骨不全症的男孩。她說謊自己也有成骨不全症,但是被男孩發現她說謊。最後,他們因為身體情況差異而分手,這也使得她在家中訴訟纏身時更為孤立。她便開始暴食自殘。如同處於叛逆期的青少年,她在各種店面順手牽羊,並將頭髮染成藍色。尚恩在派普提醒他們注意他們家中水管爆裂是因為胃酸的侵蝕,尚恩才發現了小愛所做的事(催吐)。夏洛特建議小愛去治療所。小愛暴怒下以目擊者的身份上法院,指出夏洛特曾對小柳說:「我從沒有希望妳不曾出生,」的事不是真的。夏洛特後來坦承她跟尚恩做決定前,應該一家子一起討論治療所的事才對。
  • 瑪琳·蓋茲(Marin Gates):擔任歐齊福訴訟案的律師,但她個人反對打這個官司。因為她是被領養的,所以她在尋找她的親生父母,最後偶然發現她的母親是夏洛特案中的陪審團員之一。但她的生母告訴瑪琳,她的生父是強姦犯,並清楚告訴她說不要再聯繫她了。瑪琳知道事實後和養父母關係變得更親近了。
  • 派普·芮斯(Piper Reece):夏洛特的好友及婦產科醫師,也是小柳的教母。她是位幹練的醫生,但因為訴訟而長時間的停止工作。她讓尚恩注意到小愛的暴食症跟自殘的行為。
  • 羅伯·芮斯(Rob Reece):派普的丈夫。他在班克頓鎮上擔任許多人的牙齒矯正醫師,也包括了小愛。他的哥哥史蒂芬在17歲時自殺,而當時12歲的他是發現屍體的人。一開始這場官司使得羅伯和派普的婚姻出現危機,羅伯最終還是決定支持他老婆。
  • 艾瑪·芮斯(Emma Reece):羅伯和派普的女兒。她因溜冰認識小愛,並成為她最好的朋友。但在她知道夏洛特控告派普後,便不再理會小愛,兩人也沒有和好。當她知道這場官司後,她便讓學校的人疏離小愛。她是第一個注意到小愛在傷害自己的人。

評論编辑

時人》給了這本書四顆星[2],而《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稱之為「優良讀物,有強烈的角色特性、吸引人的刺激訴訟,對醫療情境描述恰當。」[3]然而《波士頓環球報》(The Boston Globe)稱之「相當扣人心弦,但有些艱澀難懂。」[4]


參考文獻编辑

  1. ^ Hardcover Fiction Best Sellers. The New York Times. March 13, 2009 [2010-03-14]. 
  2. ^ Donahue, Deirdre. Jodi Picoult's life is far from her wrenching novels. USA Today. March 3, 2009 [2010-03-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4-14). 
  3. ^ Klass, Perri. A 'Wrongful Birth' Lawsuit, a Mother in Anguish. The Washington Post. March 3, 2009 [2010-03-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10). 
  4. ^ Campbell, Karen. Drawing strength from a brittle child. The Boston Globe. March 20, 2009 [2010-03-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0-25).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