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少女前线

视频游戏

少女前线》是散爆网络开发的的手机游戏。该游戏以从19世纪末至現代的槍械萌擬人化為主題。和散爆網路在同人團體時代、於2013年發表的作品《麵包房少女》共享世界觀。

少女前線
Shaonvqianxian icon.jpg

游戏封面为毛瑟Kar98k步槍在游戏中的形象

ドールズフロントライン
Girls' Frontline
遊戲
遊戲類型 策略
使用平台 iOSAndroid
開發團隊 散爆網絡
运营商
运营日
  • 大陆:2016年5月20日
  • 臺港:2017年1月18日
  • 韩国:2017年6月30日
  • 全球:2018年5月8日
  • 日本:2018年8月1日
電視動畫:少女前線人形小劇場
原作 散爆網絡
導演 陸泓熹
編劇 羽中
音樂 Vanguard Sound
動畫製作 大火鳥文化 無肝者動畫
播放電視台 TOKYO MX
播放期間 2019年10月5日-播放中
電視動畫:少女前線CLUB
原作 散爆網絡
播放期間 2020年6月-預定
動漫主題電子遊戲主題ACG專題模板說明

Android版已经于2016年5月20日以不删档内测的形式在中国大陆正式上线。[1]

故事大綱编辑

1905年沙俄通古斯河附近率先發現了未知生命遺蹟並開展研究,這是人類第一次開始接觸到坍塌與逆向坍塌技術。

2030年,由於七名中學生誤闖北蘭島封鎖區域,遭受因遺蹟物質(坍塌液)泄露而身患廣域性低輻射感染症(E.L.I.D)患者的襲擊。前往救援的特維警察小隊行動失敗,還使得遺蹟內坍塌液全面泄露。因E.L.I.D的緣故,地球上適合人類居住的區域逐漸減少;為爭奪和守衛僅剩的適合生存的土地,歷史上最慘烈的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了。

2051年停戰之後,人與人之間依然存在著敵視和仇恨,而國家的力量已經不足以維持自己區域穩定和安全,所以不得不藉助安全承包商。

2054年16lab的帕斯卡發明出第一代戰術人形,人類開始使用戰術人形作戰以減少人類傷亡,其中鐵血工造和IOP就是生產戰術人形的工廠。

然而在2061年末爆發蝴蝶事件,一支特種部隊闖入了鐵血工造,眼看工廠就要被攻陷,這時鐵血工造的一名高層工程師讓電腦接管了工廠,電腦馬上啟用戰術人形,殺光包含鐵血工造工作人員在內所有人類,之後鐵血一直在試圖突破昔日合作夥伴格里芬的軍事封鎖,半年後格里芬決定再招募一批新指揮官,而玩家扮演的就是那批新指揮官的其中之一。

登場角色编辑

友方人物编辑

赫麗安
格里芬的高級代理人,主要負責在現場發布總部的命令,並監督和上報戰術指揮官的行動。
格琳娜
格里芬分基地的後勤官,主要工作是為指揮官調動物資,但事實上由於偏遠基地普遍人手不足,她同時也會充當秘書一類的職能。
克魯格
格里芬的創立者兼執行官。過去的身份是軍官,但現在早已退役。於「塌縮點」劇情中被軍方拘捕。
帕斯卡
前90wish成員,現16LAB的首席研究員,M4A1的製造者。為格里芬提供諸如人形的武器和網絡技術等傑作。
雇用了格里芬的AR戰術小組,並派遣她們前往鐵血轄區搜索所有署名為「萊柯」的履歷和研究資料。
简缇雅
官方漫画《人形之歌》中指代玩家指挥官的女性指挥官。
平日衣着与行为随性,但是拥有很强的指挥能力。

AR小隊编辑

由16LAB特製的菁英人形所組成的小隊,由於作為隊長的M4A1具備高階的指揮模塊,能夠進行高效率的自律作戰。因為系統較為獨特,所以她們的心智雲圖無法備份,一旦陣亡便無法重建回原來的人格。目前M4A1与AR-15已回归AR小队,仅余M16A1尚未回归。

M4A1
AR小隊的隊長,本作的劇情核心角色。
性格冷静平淡,凛然清澈,但又因為經驗少而信心不足,常常陷入選擇恐慌與自我猜疑。兼具柔弱與堅毅的矛盾特質,有時顯得優柔寡斷,本人正努力克服這種搖擺不定的問題。
具有高級的人工智能,並搭載著類似人類情感的心智程序。少見的擁有指揮權限與戰術指揮模塊,有著指揮官級別的指揮能力,是AR小隊的現場指揮者。
身上似乎還暗藏著不為人知的秘密,倍受鐵血主腦關注,與主腦似乎有不知名的關聯。心智云图疑似由一名人类小女孩的脑部扫描而成,而此情报在裂变连接行动中得到帕斯卡的证实。体内存在名为“OGAS”之特殊系统,因此被铁血主脑视为目标。
現接任忤逆小隊隊長,异构体行动后回归格里芬并重新接任AR小队队长,個性與以前相比,已經更加成熟,但相對也顯得有些冷血。
M4 SOPMOD II
AR小隊的成員。平日裡活躍好動,心理年齡較小,總是被AR-15當做笨蛋看待。
在戰鬥中會表現出嗜血好戰的一面。
在AR-15「死亡」後,SOPMODII與RO635建立出深厚的友誼。
在RO心智雲圖被移到伺服器後仍保留著曾為RO作緊急供電的鐵血兵蟻,並請帕斯卡把兵蟻改裝成輔助裝備。
ST AR-15
AR小隊的成員,冷靜穩重,責任心強,有點在意自己的平民出身,導致對榮譽有種偏執的追求欲。
行動中總是有自己的想法,經常我行我素,在隊裡唱反調。但事實上很重視同伴,AR小隊的隊友受傷時會十分憤怒,甚至失去理智,有一種扭曲而偏執的同伴意識。在一次行动中试图和铁血主脑同归于尽,但不但没能摧毁主脑反而使自己陷入濒死状态。一度被格里芬认为已经阵亡,但事实上被忤逆小队所救,接受心智升级后加入忤逆小队,异构体行动后回归格里芬并重新加入AR小队。
心智升级后由于体内「伞」病毒之原因而长期关闭自身之齐纳协议以防止「伞」病毒在格里芬人形间传播及自身被铁血所侦测,也因此获得了免疫任何电子层面攻击之能力。
M16A1
AR小組的成員,性格輕浮不羈,擅於活躍氣氛,還是個無可救藥的酒鬼。曾经和HK416是同事。
事實上作為豐富經驗的戰場老兵,是AR小隊的精神領袖,經常給M4A1鼓氣,並在關鍵時刻總會展現冷酷利落的一面,也因此成為M4A1最為信任和依賴的同伴。目前加入铁血工造并接受了铁血改造,站在了格里芬的对立面。在塌缩点行动中帮助了M4SOPMOD II和RO635。为护送主脑离开与M4A1交战。
是“蝴蝶行动”的参与者之一,并且是唯二幸存下来的人之一。其中一只眼睛被UMP45在蝴蝶行动中击中。
RO635
AR小隊的新成員,帕斯卡派遣而來的協助者,是16LAB新開發的戰術人形。
擁有低級指揮權限,暫時代替因AR-15事件而陷入精神委靡狀態的M4A1領導AR小隊。
後來被軍方的軍官葉戈爾偷襲,素體嚴重毀損,幸好有SOPMODII搶救下,核心轉移到一個鐵血兵蟻身上,與SOPMODII分享心智運算,到達新基地後心智雲圖被移至伺服器暫存,直到帕斯卡為RO製造出新的素體為止。
比起其他AR小隊成員,新型的RO可以上載心智雲圖,但上次備份是與SOPMODII感情變好之前,所以SOPMODII為免RO忘記一切,被重創下仍選擇放棄部分零件以搶救RO的核心。
M4 SOPMOD II改造剧情中可得知其在与M4 SOPMOD II进行心智分离的作业期间狠狠地教训了建筑师与衔尾蛇。

404小隊编辑

神秘的特務小隊,暗地裡執行著不知是由誰指派的的危險任務。有著特殊的權限,允許對任何阻礙行動的人形,無論敵我的予以攻擊。

UMP45
404小隊的成員,也是實質上的隊長。
性格極為理智,奉行公事公辦的原則,專注於計算出小隊生存機率高的方案來完成任務,即便會犧牲其他人形也毫不猶豫。她以這種冷酷又不擇手段的方式率領404小隊存活至今。在塌缩点行动中为保护队友而重伤,目前已被修复并进行心智升级,一度因为没有备用眼球而成了独眼,裂变连接行动前夕修复,但保留了闭上单眼的习惯。
其真实身份是一名铁血人形,和同是铁血的UMP40参加蝴蝶行动,出于种种原因而不得不将UMP40枪杀(这也是造成她日后阴暗性格的主要原因),并和M16A1交火,其中一只眼睛受伤。
UMP9
404小隊的成員,UMP45的的姊妹機。
活潑開朗、直來直去,非常自來熟,視隊友和指揮官為重要的家人,所以時常表現得沒有分際。
後來發現,UMP45並非是她真正的「姊妹」。
裂变连接行动前夕获得心智升级。
HK416
404小隊的成員,沉默寡言的人形。只有在同伴面前話語會多一些,往往也都是毒舌。和冰冷的性格相反,運動和反射非常出色。
自我意識極端過剩,堅信自己是作戰能力最出色的人。不過在同伴面前很可靠,也信任身為領袖的UMP45所下達的指令。但對UMP45作為隊長這件事並不是很認同,很希望能取代她。
由於404小隊的處境不佳,十分嫉妒條件相對優越的AR小組,尤其是看起來沒什麼煩惱的M16A1和事事糾結的M4A1。
在塌缩点行动中表示404小队这种队员之间互相利用的小队并不适合她。
本应该是“蝴蝶行动”的参与者,但因为种种原因被踢出队伍。
宿舍背景与联动活动“瓦尔哈拉”之剧情中可得知其酒量并不好,即使只喝一杯啤酒都会发酒疯,会做出包括但不限于以下行为:大声叫嚷让G28忘了她[2];数落自己训练时期之教官与队友;一边脱衣服一边跳哈巴涅拉舞等等。
裂变连接行动前夕获得心智升级。
G11
404小隊的成员,懶散貪睡的小個子人形。
大部分時間都在犯懶,工作也是做到及格就罷手,被人欺負或者嘲笑都無所謂。但是必要時也會進入集中精神,用冷酷的方式完成任務。

忤逆小隊编辑

為帕斯卡提供給安潔莉婭的精英戰術人形小隊,异构体行动结尾M4A1与AR-15回归AR小队后解散。

M4A1
心智雲圖重整後,在知道了AR小隊的現況後性格有所改變,變得冷酷,堅強且冷血,在與主腦連結後,由於軍方的介入使主腦發動了新的傘病毒導致大亂,孤單一人留在戰場上時被AR-15帶走,最後在安潔莉婭的命令下接受心智改造并成為忤逆小隊的新隊長,開始調查軍方此次行動背後的動機。继承了M16A1曾拥有的便携式铁血炮台,但只有在陷入危机情况时才会使用。
异构体行动结尾回归格里芬并重新接任AR小队队长。
AR-15
在被植入傘病毒後從格里芬的基地脫逃,並在見到鐵血的主腦後引爆設於大樓的炸彈與主腦同歸於盡,最後因主腦對她使用了力場盾而倖存,被安潔莉婭领导的忤逆小队帶走修復,心智雲圖也做過特殊處理使傘病毒無法影響其他人形,之後成了忤逆小隊的一員。
异构体行动结尾回归格里芬并重新加入AR小队。
AK-12
忤逆小隊前隊長,屬於电子战特化精英人形。原本的小隊領導者,後由M4A1接手。
有著白色長髮,平時緊閉雙眼以減少運算負荷,但不影響其視覺,看似和善,但說話十分尖酸刻薄且句句見血。战斗时会睁开双眼并将情感模块后置,以追求更高的作战效率。
异构体行动结束后跟随安洁莉娅继续行动。
AN-94
忤逆小隊隊員,屬於战斗特化精英人形,平時沉默寡言,受AK-12的保護且十分聽從她的話,據AK-12所說,AN-94抗壓性極差,需要她的指揮才能發揮全力。外表看似坚强事实上有一颗脆弱敏感的心。
异构体行动结束后跟随安洁莉娅继续行动。

其他编辑

哈維爾
重要行動原形機械製造公司(簡稱IOP)的首席執行官(老闆),格里芬的人形大部份出自於這家公司,是格里芬的重要供貨商
安潔莉婭
404、忤逆小隊的上司,與帕斯卡是老相識。
于第九战役初次登场,伪装成军队中尉为M4A1取得进入军营调查的权限,后第十章与塌缩点剧情中指挥忤逆小队帮助M4A1逃离军方的追击并将其改造,任命其为忤逆小队新队长。有序紊流剧情中被坍塌液引爆之辐射影响导致其重伤,异构体剧情中躲藏在贝尔格莱德暗中调查帕拉帝斯与铁血的行动,被K以格里芬众人之性命所要挟。
根据剧情暗示以及主线剧情章节序言,可能其为游戏二测时期玩家所扮演的指挥官角色(与公测后的指挥官角色不是同一人)。
希爾
404小隊的後勤官,德爾的姊姊。
德爾
404小隊的後勤官,修復技術高超。
UMP40
UMP45的好姐妹,与45同为铁血工造制作之人形,是45最要好的家人和朋友。
蝴蝶行动期间被接受干扰蝴蝶行动使行动失败的任务,且察觉自己与45为同源心智,且自己若无法完成任务时45就会被控制以继续完成任务。在完成任务后心智开始崩溃,为了保护45而要求其枪杀自己,在45枪击其后疑似心智崩潰而消失。
OGAS
存在于M4A1体内之特殊系统,实则为「伞」病毒所孕育之特殊系统,拥有自我意识并能与寄主人形产生共感,其理论来源于莱柯瑞斯为铁血工造而研发的OGAS协议。
目前M4A1与M16A1体内均觉醒了OGAS系统:M4A1之OGAS为清澈的女声,在系统觉醒后一直在暗地里辅助M4A1,但其存在却被M4A1所排斥;而M16A1之OGAS为低沉的女声,目前与M16A1为互相利用关系。
裂变链接行动剧情中揭示了OGAS之诞生条件:当战术人形注入「伞」病毒后,「伞」病毒将会缓慢转换为OGAS,若人形心智容量较低,则OGAS之转换生成可能会对人形心智产生不可逆之伤害,严重者甚至会心智熔毁。
裂变链接行动结尾M4A1之OGAS夺取了妮莫金意识消失后之躯体而获得了在现实活动之能力,并被M4A1带回格里芬。

其他戰術人形编辑

手槍 M1911柯爾特左輪納甘左輪PPKP-08毛瑟C96維爾德MkII托卡列夫馬卡洛夫斯捷奇金SPP-1FNP-9M9格洛克17P7Mk23MP-446謝爾久科夫92式M950A灰熊MKV59式NZ-75PSMBren TenUSP CompactFive-SevenP99CZ75CZ52阿斯特拉左輪HK45竞争者英语Thompson/Center ContenderSIG P226雷電K5GSh-18MP-443蟒蛇MP-448Px4 風暴杰里科TEC-9P22HS2000PA-15英语MAB PA-15 pistolP30沙漠之鷹VP70

諾艾兒•梵密利歐(合作角色)、 德莉莎(合作角色)、 琪亞娜•卡斯蘭娜(合作角色)、克莉爾(合作角色)、菲爾(合作角色)、吉爾·斯汀雷(合作角色)、賽伊·朝霧(合作角色)

衝鋒槍 MP-40湯姆森斯登PPSh-41PPS-43m/45索米KP-31貝瑞塔M1938衝鋒槍M12M3Specture M4Z-62英语Star Model Z62MAC10蠍式64式MP5希普卡IDW英语Parker-Hale PDWFMG-9PP-2000VECTORSCWEVO 3PP-19PP-19-01PP-9079式SR-3MP[註 1]G36C[註 2]TMPMT-9F1KLINT77OTs-39蜜獾MP7K7一〇〇式[註 3]C-MSCx4 風暴[註 4]AK-74U[註 5]PM-06JS 9P90X95PM-9MP41MAT-49

多蘿西·海茲(合作角色)

步槍 春田莫辛-納甘李‧恩菲爾德Kar98k漢陽造88式M1加蘭德M1A1WA2000SVT-38PTRD西蒙諾夫G43M14FN-49BM-59Ots-44俄语ОЦ-4456式半M21PSG-1SVDSV-98NTW-20Super SASSM99SSG 69IWS2000八一式馬WZ29英语Karabinek wz. 1929DSR-50G28PzB39獵豹M1T-5000芭莉斯塔SRSXM3TAC-50SM-1JS05卡爾卡諾M1891卡爾卡諾M91/38OBRMk 12M82A1SPR A3GRT-20K31英语K31KSVK偵察者M200QBU-88R93T-CMS英语Truvelo Sniper Rifles四式SSG3000Zas M76

雷電芽衣(合作角色)、 布洛妮婭•扎伊切克(合作角色)、史黛拉·星井(合作角色)

突擊步槍 StG44FALRFBAK-47G3G36SIG-510FNC加利爾56-1式63式OTs-12OTs-14AS VAL9A-91L85A1F2000G41TAR-21ART556ARX-160CZ-80595式97式AR-706P62FAMAS利貝羅勒ASh-12.7AK5T91戰鬥步槍T65突擊步槍CZ2000英语ČZ 2000Zas M21K2XM8Model LAUGMDRA-91SAR-21K1103式64式自馬蓋爾EM-2HK33ADSACRINSAS

無量塔姫子(合作角色)

機槍 MG34MG42FG42DP28M1919A4M1918M2HB布倫MG3M60RPDM249 SAWAAT-52PKMk.48LWMMGMG4MG5內格夫阿梅利FG42HK2380式HK21PKPAEK-999俄语АЕК-99988式MK4662式UKM-2000路易士紹沙MG36K3M1895 CB英语M1895 Colt–Browning machine gunKord

阿爾瑪·阿瑪斯(合作角色)

霰彈槍 RMB-93KS-23M50097式霰M590M37KSGM1887M1897NS2000USAS-12S.A.T.8SPAS-12Super-ShortySaiga-12M1014FP-6AA-12M870Six12DP-12CAWS解放者

艾爾菲爾特•華倫泰(合作角色)、希兒(合作角色)、達娜·贊恩(合作角色)

戰術妖精编辑

由16LAB開發的在遊戲中作為增援及提供能力的角色

戰術妖精

指揮妖精,黃金妖精,炊事妖精,花火妖精,空襲妖精,勇士妖精,搜救妖精,增援妖精,佈雷妖精,護盾妖精,工事妖精,空降妖精,防禦妖精,照明妖精,砲擊妖精

聯動妖精

希依,世拉&妮娜,普蕾婭&卡米莉婭,安娜·格雷姆

重裝部隊编辑

在格里芬抓住了鐵血工造的高級人形銜尾蛇,並獲得同為鐵血工造高級人形的建築師投降後,由16LAB根據兩者的資料所開發出、以多個戰術人形來操縱一件重型武器的新戰術人形。

由於法律規定安全承包公司不得使用重型武器的緣故,這些新戰術人形都是在機密情況下開發的。在「有序紊流」後,被安全局聘用的格里芬則需要經過前者的同意才能出動重裝部隊。

單位 類型 人形名稱
火力單位 反坦克武器 BGM-71AT4
榴彈砲 AGS-30QLZ-04
迫擊砲 2B14英语2B14 PodnosM2

聯合政府羅克薩特主義合眾國聯盟编辑

特種作戰司令部编辑

卡特將軍
克魯格的舊識與前上司,代表军方與格里芬合作的主導人物。
塌缩点行动期间背叛格里芬并以莫须有之罪名指使军方逮捕克鲁格。
葉戈爾上尉
卡特將軍的手下。軍方與格里芬合作行動中,軍方的指揮官。
主线剧情第十章结尾背叛格里芬并大肆屠杀格里芬人形,后指使手下与媒体捏造新闻,随后在塌缩点行动中带领军方追捕安洁莉娅,有序紊流剧情中被坍塌液引爆之辐射影响以及中了安洁莉娅之空城计之下而放弃追捕安洁莉娅。
通过裂变连接行动之录音可得知其并未放弃追杀及剿灭格里芬。

貝爾格勒地方駐軍编辑

德拉戈維奇少尉
貝爾格勒隔離牆東區守備隊的代理指揮官,當隔離牆遭叛軍炸毀時身負重傷,被M4A1所救,M4A1也從他那裡取得了守軍識別訊號。

国家安全局编辑

泽林斯基
国家安全局之局长,在有序紊流行动中登场,在指挥官被404小队与格里芬从帕拉帝斯据点中被救出后指派指挥官与格里芬追捕安洁莉娅与其麾下之“忤逆”小队。
K
國家安全局之高層,派駐貝爾格勒,作为格里芬在貝爾格勒行动的直屬上级,手中掌握着安洁莉婭的情報并以此为筹码以要挾格里芬執行其任務。
瑪荷洛
K手下之人形,被K指派處理格里芬之事宜。

軍方戰術人形编辑

正規軍

九頭蛇(機槍)、獨眼巨人A(突擊步槍)、軍方聖盾、軍方鋼獅、達克堤利戰場布雷機器人、提豐電磁戰車

鐵血工造编辑

主腦
鐵血後方指揮人形和精英防禦人形的直屬上級,也是現今鐵血工造的最高級統治者。
真實身分為萊柯所研發的高級人工智能「伊莱莎」,在蝴蝶事件後獲得了實體,並接管所有鐵血人形。之後為了替「父親」萊柯復仇而引發動亂。
代理人
鐵血工造的後方指揮人形,如其代號「代理人」一般,是遵從並實行主腦意志的存在。
負責伊萊莎與下屬鐵血人形的溝通工作和後勤管理,所有作戰人形都直接聽從她的命令,地位極高。無論戰鬥還是指揮都很擅長,可以指揮所有作戰人形。
冷靜平淡,有條不紊的言行做派,對敵我都會用尊敬的語氣,但實際上除了對主人十分尊重之外,稱呼他人的詞彙都很低劣,尤其對於格里芬更是充滿藐視。
稻草人
鐵血工造的先遣偵查人形,擅長收集和分析情報,並不擅長正面作戰,在鐵血人形中地位較低。
劊子手
鐵血工造的先遣作戰人形,相當於精英斥候,地位比稻草人稍高,兩人經常搭檔。
獵手
鐵血工造的機動作戰人形,機動和智能都比較高,擅長騷擾和追擊作戰。
干擾者
鐵血工造的支援指揮人形,負責提供作戰策略,也擅長破解和干擾工作。具有直接指揮作戰人形的權限,是屬於較高位的人形,直接對計量官負責。
破壞者
鐵血工造的支援作戰人形,擅長爆破任務,解除炸彈也是專家級的。作戰能力也不錯,和鍊金術師有時會搭檔。
一度讓夢想家改造成了女神型破壞者「Elite」。
鍊金術士
鐵血工造的特種作戰人形,擅長應對各種戰術需求,也精通審訊逼供,是鐵血作戰的精英,和破壞者有時會搭檔。
夢想家
鐵血工造的精英防禦人形,由伊萊莎直接下令指揮,是蝴蝶事件之後才製造的人形。
專長偏向作戰能力,擁有超遠距離定點打擊的能力。因為自身能力不需要正面出擊,所以平時只留在鐵血總部。
銜尾蛇
鐵血工造的精英作戰人形,擅長短距離的突破或者防禦作戰。智能和作戰能力很高,是蝴蝶事件之後才製造的人形,但因為是製造時期的試驗品,AI極不穩定且很難被控制。
魔方行动中被格里芬捕获并拆解,心智云图被上传至格里芬服务器用作提取铁血技术及作为虚拟训练假想敌,躯体疑似被用作制作战术人形M1887。
M4 SOPMOD II改造剧情中可得知RO635在与M4 SOPMOD II进行心智分离的作业期间狠狠地教训了其与建筑师。
計量官
鐵血工造的正面指揮人形,主要負責指揮行動和人員調度,可以直接指揮作戰人形,也具備不小的作戰能力。
地位較高,直接對代理人負責。
建築師
鐵血工造的遠程作戰人形,擅長遠程破壞和火力支援,作戰能力很強,通常獨來獨往。
失温症行动结尾在被围困后孤立无援之情况下向格里芬投降并叛离铁血工造,心智云图被上传至格里芬服务器用作提供研发重装部队之技术。
M4 SOPMOD II改造剧情中可得知RO635在与M4 SOPMOD II进行心智分离的作业期间狠狠地教训了其与衔尾蛇。
法官
鐵血工造的精英防禦人形,由伊萊莎直接下令指揮,是蝴蝶事件之後才製造的人形。
專長偏向指揮能力,負責鐵血總部的防禦和安全系統,相當於伊萊莎的侍衛。對伊萊莎非常忠心,只會聽從她的命令。
M16A1
主线剧情第八章为拯救M4A1而自愿注入“伞”病毒后自格里芬叛变,后疑成为铁血工造高层,但是铁血工造之人形均表现对其之不信任,并在其执行任务期间派出其余人形以对其进行监视。
异构体行动中夺走了“梭鱼”节点当中所有有用之数据,在其与M4A1的对话中可得知其留在铁血工造是为了保护M4A1并且明确提出了对M4A1体内OGAS系统之不信任。
在异构体行动中暗示其同样拥有一个OGAS系统,而此情报在裂变连接行动中得到证实。
与2019年冬季活动“异构体”中首次登场,为铁血工造新造之人形,擅长驾驶重型机车,目前与M16A1共同行动,实则对其进行监视。
單位 人形名稱(带“SWAP”的是有强化[註 6]的铁血单位)
常規部隊 切割者(開膛手)、胡蜂(英文:Vespid)、護衛者SWAP、獵鷗(賊鷗)SWAP、痛擊者(打擊者)、殘獸、龍騎兵SWAP、兵蟻、偵查機(偵查者)SWAP、巡遊者(徘徊者)SWAP、劫豹(美洲豹)
裝甲部隊 聖盾(守護者)SWAP、鋼獅(尼米亞猛獅)、狼蛛、蠍甲獸(曼提柯爾/蠍獅)
特殊單位 哥利亞(德語:Leichter Ladungsträger Goliath)、木星(俗稱木星炮)
聯動頭目 艾爾菲爾特(複製品)、希兒(人格分裂中)

帕拉帝斯编辑

涅托
2018年夏季活動「有序紊流」首次登場,剧情内格里芬对其一切相關情報尚不明朗,屬於不明勢力的不明人類形態活動體(尚且無法辨認是否為人類或人形)。
「涅托」指代一個群體並非單個個體,目前可知該群體為首的是白色涅托,剩餘的黑色涅托皆聽命於它,且黑色涅托也有明確分工(收集情報、負責戰鬥等)。
在2019年冬季活動「異構體」中證明其身份隸屬於一個名叫「帕拉帝斯」的組織。
墨丘蘿絲
2019年冬季活動「異構體」首次登場,之前被稱之為白色勢力的帕拉帝斯成員之一。與涅托十分相似、說話語氣像是在唸詩的黑衣少女。
异构体行动中被AR-15击毁脑波控制器后性格变为未谙世事之小女孩,视M4A1为姐姐并告诉M4A1其与妮莫金为众多涅托当中由“父亲大人”选拔出来的特殊个体,在透露更多情报之前被M16A1枪杀。
妮莫金
與墨丘蘿絲同時期登場的帕拉帝斯成員之一,冷酷無情,手段殘酷。與墨丘蘿絲的地位似乎在涅托之上。
异构体行动中被M4A1击毁脑波控制器后精神崩溃并发狂逃窜,裂变连接行动剧情中得知其逃窜至塔林城,遭遇一位失格异构体,随后被其占据躯体而意识则被其融合吞噬。
裂变连接行动剧情结尾其躯体被M4A1之OGAS所夺取并掌控,并由M4A1带回至格里芬。
“父亲大人”
帕拉帝斯之领导人,制造涅托之人,除被涅托尊称为“父亲大人”外一切情况未明,裂变连接行动中透过帕斯卡的情报可以猜测其即为“90Wish”成员威廉教授。
异构体行动中曾使用变声器致电国家安全局局长泽林斯基,根据对话得知其手腕极为强大,连国家安全局与军方都无法对其造成任何影响。
失格异构体
帕拉帝斯制造涅托的失败产物,下半身为机械而上半身为人类的人形,彼此拥有心灵连接之能力,更可以入侵战术人形对其造成干扰。
裂变连接剧情中揭示M4A1心智来源之小女孩即为失格异构体一员,所有的失格异构体均有一个同样的名字“露尼西亚”。
單位 人形名稱
常規部隊 射击士(Strelet) 劍盾士(Rodelero) 巨剑士(Doppelsoldner) 枪骑士(Uhlan)廢棄角鬥士 廢棄重炮士

新蘇聯编辑

於2019年冬活劇情中出現的國家,疑似是在第三次世界大戰後成立的國家,目前無法確認其和原本的蘇聯有何關係。只知道在少女前線的世界觀中蘇聯並沒有在1991年解體,並至少存活到2000年。

羅申大使
是新蘇派駐在泛歐聯盟的大使,為保護泛歐聯盟執行委員會主席吉爾達·烏爾利赫遭帕拉蒂斯狙擊手殺害。

泛歐聯盟编辑

於2019年冬活出現的國際組織,其目的是為了重建在第三次世界大戰中嚴重受創的歐洲,並協調全歐洲的經濟。

吉爾達·烏爾利赫
2029年出生為東德人,曾在2052年幾乎釀成暴力衝突的邊境聖誕市集中,阻止了民眾與蘇軍造成嚴重衝突,作為執行委員會少有的女性委員她以成熟和穩重的處事手段和高效及幹練的工作效率,取得其同事和同僚的信任,在2063年時任執行委員會長威爾登。庫爾茨因心臟病而辭去職務後,因前年輕而優秀的能力當上了泛歐聯盟執行委員會主席

90wish编辑

「90wish」是由一批技术精英组成的神秘网络团体,其掌握了不同领域的尖端技术并在团体内共享,已知组织成员(包括已脱离者)为帕斯卡、莱柯瑞斯以及威廉。

帕斯卡
前90wish成員,专攻人形武器研发和搭载的实用性技术,三战期间脱离了90wish,并与IOP制造公司合作,为其提供技术支持,并在日后获得资金成立了16LAB。
莱柯瑞斯
前90wish成員,擅长人工智能领域的学术研究。三战结束后,作为雇员被铁血工造聘用,主导铁血的人形研发工作。
在“蝴蝶行动”事件中意外身亡,他的死亡导致铁血工造主脑“伊莱莎”暴走并指挥铁血人形把铁血工造内所有人类雇员灭口后向人类宣战,是引发少女前线故事的导火索。
威廉
90wish成员,从来未在成员面前露脸,通讯也一直使用变声器的神秘人物。
裂变连接行动中通过帕斯卡的情报可以猜测其即为帕拉帝斯之首脑,涅托口中所指之“父亲大人”。

名詞解釋编辑

北蘭島事件
2030年,一場幾名中學生的小小冒險誤闖了高度機密的遺跡,遭到因坍塌液而罹患廣域性低輻射感染症(E.L.I.D)的患者襲擊。隨後的救援發生意外,引發了連鎖事件,使得坍塌液全面洩漏。
由於封鎖不力,坍塌液對外界造成了空前的破壞。城市蒸發,人口銳減,大量的生存空間被污染。
第三次世界大戰
北蘭島事件後,前所未有的恐怖災變在地球上瘋狂擴散。各國在倉皇挽救危機的同時,也在互相推託和指責。最終矛盾的裂痕達到了極點,於2045年爆發為了爭奪乾淨的土地和糧食的戰爭,史稱第三次世界大戰。
戰爭之後的世界變得更加滿目瘡痍,文明秩序在生存的邊緣苟延殘喘。各地政權無法再維護人民的安全,使得大量安全承包商也應運而生。而大量區域遭到污染,不再適用於居住和開採,這直接促使了機器和人工智能的技術進步。
安全承包商
第三次世界大戰後,現存的國家和組織為了減少財政開支和管理壓力,只集中保護一些大型城市和工業基地。而對於其他小型城市和偏遠地區,則採取競標的方式,承包給私人軍事組織。
在此種形勢下,各種大小的安全承包企業應運而生,以維持地區安全的名義獲得巨額利潤,為安全承包商生產武器裝備的工業公司也大範圍建立了起來。
起初,安全承包商的部隊主要以人類僱傭兵組成,後來隨著人形技術的發展,也出現了以戰術人形為主要作戰力量的承包商。
自律人形
對一類特定機器人的統稱,專指2033年開始研製,外表與人類極為相似,同時智能極高的仿生機器人。可以從事日常服務或者簡單的作戰輔助,日後隨著技術發展,已經可以作為戰鬥主力使用。
依靠製造時對人形進行權限鎖死操作,雖然它們擁有極高的人工智能,也可以模擬部分人類的情感,但對人類的命令始終無條件服從。隨著技術進步,自律人形無論外表和情感表現,已經讓普通人很難辨識出是機器人。
戰術人形
自律人形的一種,指專門用於戰鬥的自律人形。由於戰後人力稀缺以及環境惡劣,人形應用於軍事領域的需求日益增高,此類特化用於戰鬥的自律人形應運而生。
戰術少女分為兩代,第一代只是拿著槍械的自律人形,通過對目前適宜投入作戰環境的人形型號進行特殊配置和改造後完成。第二代則通過“烙印”和“傀儡網絡”而獲得高效作戰能力並易於大範圍作戰指揮的自律人形。
戰術人形的素體早期來源於一般民用自律人形,但之後也有研製單純以戰鬥為首要目的的型號。
傀儡人形
獨立的戰術人形(被稱為“主機”)通過擴充編制,可以擁有多個能夠輔助戰鬥的傀儡人形。
傀儡人形的作戰能力與主機相同,但沒有複雜的運算能力,只有接受和執行命令的智能。
蝕刻理論
一項由帕斯卡在2054年公佈的理論。蝕刻理論證明了在經過一種特殊定制的統一蝕刻手段處理後,物體與物體之間可以在一種新的「場」中建立特殊聯繫。
IOP製造公司曾嘗試利用此理論應用到戰術人形上,使其與特定的武器部件建立「蝕刻」聯繫,以獲得人類無法比肩的作戰效率。
烙印系統
從蝕刻理論擴展後的實用技術,由帕斯卡在2058年研究完畢並公佈,其正式名稱為「Advance Statistic Session Tool」(簡稱ASST系統),這項技術可以使戰術人形和自己的武器之間建立特殊的感應聯繫。
用戰術人形自己的描述,就是「自己的感知被分成了兩半,時刻都能感受到自己另一半的感覺。槍械儼然成為了自己身體的延伸,如同一個額外的肢體,因此操作起來就像武器長了眼睛一樣得心應手。」
齊納協議
由90wish發布的一項廣域通信協議,這種特殊的通信傳輸手段可以令區域內的人形之間直接建立交流網絡和傳輸信息,而不再需要藉助主機或者衛星設備,工作原理類似P2P技術。
格里芬
2053年,由退伍軍人克魯格成立的安全承包公司,全名為「格里芬與克魯格(Griffin&Kruger)私人安全承包公司」。其運作資金主要由自身人脈拉攏的政府和財團提供。
起初,格里芬和其他安全承包商一樣,以人類僱傭兵為主力部隊。但一年後,第一代戰術人形問世,讓克魯格看到了新的可能。他希望購買戰術人形作為格里芬的主要戰鬥力,以減少人類的傷亡。
「塌縮點」後由於克魯格遭到軍方逮捕,又遭到軍方與帕拉帝斯的打擊而險些覆滅,現在殘存的部隊由指揮官帶領,接受了安全局的雇用,以替前者執行特定任務換取庇護與繼續活動的權限。
戰術指揮官
玩家所扮演的角色,遊戲中一般簡稱為指揮官。主要負責管理與指揮戰術人形,以完成承包的安全工作。
由於擁有指揮權限的戰術人形不多,戰術人形又沒有自我行動的機制與權限。指揮官就等同於戰術人形部隊的大腦,因此戰術指揮官成了極稀少的又迫切的人力資源。
IOP製造公司
全稱為「重要行動原形機械製造公司」,在第三次世界大戰期間成立的工業製造公司。格里芬的戰術人形主要供應商。
以帕斯卡為首的16LAB研究所也掛名在該公司底下,與其共享所開發的新技術。
與鐵血工造本來有著良好的關係,但因為在戰爭期間互相搶奪營業額、戰後又被挖走不少優秀的技術人員而交惡。
和格里芬有簽訂協議,若格里芬擁有的戰術人形過多,或是在戰場上有回收到其他戰術人形的話可以交由IOP回收處理。
鐵血工造
全稱「鐵血工業製造公司(SANGVIS FERRI)」,老牌工業製造公司,成立於北蘭島事件後。在各大工業公司因為污染爆發而措手不及時,鐵血工造依靠全面和精良的軍工產品,在當地佔據了廣闊的市場。
第三次世界大戰結束後,鐵血工造接納了前90wish成員萊柯瑞斯,並利用人工智能開發了全新的戰術人形。
蝴蝶事件之後,鐵血工造的人形失控,並殺死所有工作人員。現在的鐵血已經完全落入AI的控制,對於人類而言,它們是敵人,怪物和殺人兇手。
軍方
這裡是指羅克薩特主義合眾國的國軍,被懷疑疑似是蝴蝶事件的主謀,其部隊以裝甲部隊為主,擁有許多高科技武器,在火力上遠遠比鐵血和格里芬高許多。
坍塌與逆向坍塌技術
在未知的古代遺跡中發現的技術。能將物質分解、重新構築、或直接將其轉化為能源的夢幻技術,但因為其中需要使用危險性極高的坍塌液而蘊藏了不小的風險。
坍塌液
坍塌與逆向坍塌技術中所需要用的觸媒,為放射性物質。
具有將接觸到的物質從分子結合層面開始分解的特性,其所釋放的輻射對生命體具有危險性,為ELID的病源。
E.L.I.D
全稱為「廣域性低輻射感染症」,由坍塌液所釋放的特殊輻射引起症狀。
根據體質耐受度的不同,輻射所造成的感染會有不同的結果。體質差的會直接致死,好一些的則會在感染後引發突變,如果沒有在惡化前接受治療,肉體會逐漸矽化而變得僵硬,接著會逐漸失去理智,在死亡前都充滿攻擊性,成為如同喪屍般的危險存在。
蝴蝶事件
2061年,一支來路不明的特種部隊潛入鐵血總工廠深處的技術部門,意圖搶奪高級AI「伊萊莎」的技術資料。但行動發生了意外,技術部門的萊柯啟動了防衛程序,特種部隊試圖破壞執行防衛程序的人形,但混戰中流彈擊中了萊柯,導致其死亡。萊柯臨死前啟動了「伊萊莎」,AI接管了鐵血工造的所有權限,封鎖了整個鐵血公司並啟動人形殺死了包括特種部隊和鐵血僱員在內的所有人類。這次事件被稱為「蝴蝶事件」。
然而一方面由於鐵血工造本身規模不大,另一方面由於消息被封鎖,「蝴蝶事件」並未引發世界的關注。

推广编辑

上海地铁“格里芬”特快专列停靠在中山公园站
全亞洲航空公司的A330少女前线彩绘客机

中國编辑

2017年5月20日起,为庆祝少女前线上线运营一年,游戏开发商在上海轨道交通2号线的一组列车上投放了《少女前线》主题广告,定名“格里芬”特快专列[3]

台灣编辑

2017/05/22時,《少女前線》官方透過Facebook,詢問台灣玩家希望在台北捷運哪條路線做廣告。[4]在2017/07/20時,網路上陸續有相關照片,並於後幾日於台北捷運淡水線可以看到相關彩繪列車。[5]

其他國家编辑

2018年为庆祝少女前线韩服登陆谷歌一周年,少女前线与全亚洲航空公司合作,将一架A330客机(注册号9M-XXB)改为少女前线彩绘涂装。[6]

爭議编辑

2016年1月,《少女前线》制作组内部的成员在媒体上指出日本漫画《虫奉行》新角色壹抄袭“Kar98K”,并贴出帽子、袖章、胸口设计、纽扣等对比图。 [7]《周刊少年SUNDAY》官方则否认抄袭行为。《少女前线》在推特发表声明称对此表示遗憾。[8]

2016年5月,云母组宣布游戏上线同时宣告与前发行的阵面网络结束合作关系。云母组称“阵面因人手缺失和经验不足而无法有效解决问题”[9],而阵面网络称云母组“过河拆桥”,單方面違反契約內容,導致陣面蒙受大量損失,已经发律师函准备进行诉讼,并提示玩家不要在本次测试进行充值活动。[10]結果部分人設以及大多數語音的所有權被歸為陣面所有,導致許多配音需重新來過,事後也造成遊戲人氣下降。现《少女前线》由成都数字天空负责运营。[11]

2018年7月,日本版少女前線在正式營運前因為商標出現問題,改名為人偶前線(ドールズフロントライン)[12]

獲獎编辑

GooglePlay(KR)評選為2017最佳遊戲之一。[13]

註解编辑

  1. ^ 現實世界的SR-3MP為突擊步槍。
  2. ^ 現實世界的G36C為突擊步槍。
  3. ^ 陸版更名為櫻花。
  4. ^ 現實世界的Cx4 Storm為卡賓槍。
  5. ^ 現實世界的AK-74U為短突擊步槍。
  6. ^ 最早出现于2019年冬季活动“异构体”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