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屈大均画像

屈大均(1630年-1696年),介子翁山莱圃廣東番禺人,祖籍湖廣秭歸(今湖北[1]。明末清初著名学者、詩人,是“岭南三大家”之第一。有“广东徐霞客”的美称。

生平编辑

屈大均儿时随入赘邵家的父亲居住在南海縣西場(即今之廣州荔湾区西場),初名邵龙,又名邵隆骚余非池。十岁时随父亲归原籍番禺,恢复屈姓,更名大均

早年受業於陳邦彥門下,補南海生員顺治三年(1646年)清軍攻陷廣州,四年(1647年)屈大均參加陳邦彥陳子壯張家玉等起兵抵抗,同年失敗,收陳等人之骨骸。後至肇慶,向永曆帝呈《中興六大典書》,授以中秘书,因父歿急歸。順治七年(1650年)清兵再圍廣州,为躲避追捕,屈大均在番禺圆岗乡金瓯山(又名雷峰山)海雲寺(今已废)剃髮出家,法名今種,字一灵庵號死庵,以示誓死不臣服清朝之意。

 
晚年屈大均像,《清代學者像傳》第一集

順治九年(1652年)以後,屈大均以化缘为名开始云游四海,奔走吴越幽燕齐鲁荆楚大地,北遊關中山西,入會稽,至南京明孝陵,又上北京,登景山尋得崇禎死所哭拜,與顧炎武李因篤朱彝尊等交往。又東出山海關,留意山川險阻,暗圖復業。他在遼東憑弔袁崇煥督師故壘,寫下《出塞》及《塞上曲》等曲。返回關內後,積極游走於齐鲁吴越之間,在會稽與魏耕祁班孫等秘密聯絡鄭成功,後張煌言與鄭成功合兵率軍沿長江而上,攻剋蕪湖徽州府寧國府,攻下三十餘州縣。順治十六年(1659年)十月事敗,鄭成功還至廈門,張煌言敗走浙東天台。順治十七年(1660年)秋,屈大均訪南京,與朱彝尊同遊山陰,參加祁氏兄弟的抗清活動。康熙元年(1662年)魏阱、錢瞻百錢纘曾、潘廷聰等被殺於杭州,祁班孫遣戌寧古塔,大均避居桐廬

康熙十二年(1673年),平西王吴三桂昆明起兵,屈大均赴廣西,向吳三桂上書談論兵事,被委任广西按察司副使,监督孙延龄军。不久知吳只想劃江稱王,遂托病辭去。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鄭克塽降清,屈大均由南京攜家歸番禺,終不復出,著述講學,移志于对广东文献、方物、掌故的收集编纂。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病逝,年六十七。與陳恭尹梁佩蘭稱“嶺南三大家”,詩有李白、屈原的遺風。屈大均的著作被清廷列為禁書,多毀於雍正乾隆兩朝(乾隆上諭謂屈氏著作“篇篇皆詆毀聖朝語”,為“違礙”“悖逆”文字,嚴旨索求查禁,屈氏子孫遂抱版自首),後人輯有《翁山詩外》、《翁山文外》、《翁山易外》、《廣東新語》及《四朝成仁錄》,合稱“屈沱五書”,其餘著作可知尚有三十餘種。张德瀛评:“屈翁山词,有《九歌》、《九辩》遗旨,故以骚屑名篇。”[2]

墓葬编辑

屈大均死後,其家人懼怕遭清政府查緝,不敢为他立墓碑,长时间不向外人透漏其墓地。雍正七年(1730年),屈大均之子屈明洪自首,廣東巡撫傅泰追查屈大均著作,發現「多有悖逆之詞」於是上報刑部,刑部擬掘屈大均墓戮屍梟首,雍正帝開諭免除戮屍。1928年鄉里民找到屈大均墓地,捐资重建了墓穴。

屈大均墓地今在离莘汀村两三公里的新造镇思贤村,整个屈大均墓成一个“凸”字形,正中约一米高的青石碑上刻着“明屈翁山先生墓”,下署“民国十八年己巳仲冬番禺县长陈樾题”。墓表竖立在坟后右侧,碑文为书法家吴道撰书。其父屈澹清、其母黄太君墓在屈大均墓左右上方,其子、媳之墓在左下方。1985年廣州市政府拨款修葺墓区,墓右建“思贤亭”一座,屈大均墓被列为广东省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番禺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注釋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參考書目编辑

  • 《屈大均年譜》廣東省立中山圖書館 編,邬庆时 著;广东人民出版社2006年2月初版,ISBN 7218051715
  • 《广州历史·古代部分》,广州市教育局教学研究室 编;广东教育出版社1995年7月第四版,ISBN 7540606258
岭南三家
屈大均 · 陈恭尹 · 梁佩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