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彦曾

崔彦曾(?-869年5月19日),原名宣孝清河郡东武城县(今河北省衡水市故城县)人。晚唐将官,后死于庞勋之乱

生平编辑

家世编辑

崔从之侄。父崔能,官岭南节度使[1][2]

仕途编辑

早期仕途编辑

崔彦曾有才干器局。唐武宗年间曾持印管领邠、宁、延三州,赐绯衣银鱼,招抚党项族,未果。[3]曾被贬为由朝议郎、行郑州管城县令、上柱国、赐绯鱼袋,后被朝廷认为无罪遭贬,任为山南西道副使。[4]大中後期历任三州刺史。咸通初年,累迁太仆卿。在杭州刺史任上重修广润龙王庙,[5]咸通二年(861年)在钱塘县南五里开沙河塘。[6]咸通七年(866年),朝廷“以徐军骄,命彦曾治之”,以为检校左散骑常侍、徐州刺史、御史大夫,充武宁军节度使[1][2][7]

庞勋之乱编辑

崔彦曾精通法律,性情严格急迫,为政刚猛,擅长安抚百姓,却不擅长治理军政。他以亲吏尹戡、徐行俭居要职,两人贪污不恤军队,士兵怀恨。先前咸通六年(865年)南诏入寇五管,攻陷交趾,时任节度使孟球奉诏募兵援助,分八百人戍守桂州广西桂林)。按三年为期的规矩,咸通九年(868年)应该派人代替他们让他们回徐州。戍卒思歸心切,屢求代還,都押牙尹戡、教练使杜璋、兵马使徐行俭等以“军帑匮乏,难以发兵”為由,让他们再留守一年,彦曾同意。戌卒得到家人书信,聞之大怒。七月,牙官许佶等发动桂州兵变,杀都将王仲甫,“北归徐州”,推粮料判官龐勳为都将,夺取兵器,史稱龐勳之亂[1][2][7][8]

崔彦曾奉诏抚慰,使者道路相望,庞勋也上表申辩,用词很谦恭。但庞勋和许佶到徐州后,却诈称到了徐州就会被灭族,鼓动他们作乱,众人都响应。庞勋手下牙健赵武等十二人想逃跑,庞勋斩了他们的首级送给崔彦曾,说是他们作乱。十月,庞勋使者到徐州,崔彦曾逮捕审讯他,得知了实情,囚禁了他,却不能诘问。庞勋怨恨尹戡、杜璋、徐行俭,又派人对崔彦曾称士兵负罪,不敢解甲,请求分为二屯营驻扎,又要崔彦曾罢免尹戡等。当时叛军距离徐州只有四个驿站,全城忷惧。崔彦曾召诸将谋划,诸将都哭着请求乘其远来疲弊,发兵击之,以逸待劳。崔彦曾犹豫未决。团练判官温廷皓对崔彦曾说庞勋擅自起兵、擅杀大将、私取兵器、收容逃亡的银刀军、威胁分两营及罢免三将,共犯了五条可杀之罪。崔彦曾认同,于是令押牙田厚简慰喻,又在黄堂前行出兵祭旗礼,又从城中四千三百军队中选兵三千令都虞候元密率领,伏兵任山馆,历数庞勋的罪行,并宣告不会连坐,命宿州军出兵苻离,泗州军出兵虹县以截击叛军,且奏其反状,又告诫元密不要令敕使受伤。[7]庞勋遣官吏送状诉说军士思归之势不能遏,诈称想回徐州府门前解甲回家。崔彦曾怒,诛杀了庞勋派来的官吏。[1][2]宿州百姓刘洪披黄袍骑白马,派人拿檄文到崔彦曾府上说:“我当在徐州称王。”崔彦曾斩刘洪,刘洪余党藏匿山谷。[8]

庞勋抓获崔彦曾的探子,知道了崔彦曾的谋划。這時判官焦璐代理宿州刺史,開挖汴水以阻止龐勳军北进。由於水流尚淺,龐勳军得以涉水而進,一路攻陷宿州,焦璐逃奔徐州。庞勋又败元密伏兵,后全歼元密军,元密军幸存者都投降,没有逃回徐州的。亡命徒纷纷投靠庞勋,庞勋从降卒处得知徐州没有防备,便打算攻取徐州。叛军攻城,崔彦曾才知道元密兵败,移牒邻道求救,闭塞城门,驱使成年男子守城。有人劝他率众奔兖州,他怒说自己身为一方节帅,奉命守城,有死而已,并当众杀了一个劝他逃的人。崔彦曾诛杀叛军家属。庞勋聚众六七千攻城,又抚慰城外百姓,人们争相归附,于是庞勋趁大雾四面斩关攻陷徐州罗城。崔彦曾退守子城,百姓助叛军攻城,推草车塞门焚烧,破城,崔彦曾被俘囚禁于大彭馆,[2]尹戡、杜璋、徐行俭被叛军处决及灭族。[1][8]庞勋伪造崔彦曾请求诛杀叛军及其家属的表文和朝廷同意的诏书,在徐州传播,徐州百姓信以为真,以为庞勋拯救了他们。十一月,朝廷派敕使谴责崔彦曾及监军张道谨,贬其官,庞勋失望。[7]

后来唐将康承训反攻,庞勋失利害怕。叛将周重建议庞勋杀崔彦曾以绝人望。术士曹君长对庞勋说,崔彦曾还在,朝廷才不任命庞勋为留后,徐州山川不容两帅,崔彦曾在,庞勋就不能成事。咸通十年四月,崔彦曾遂在寝室被叛将赵可立所杀,判官焦璐、李棁、崔蕴、温廷皓、韦廷义、监军张道谨、宣慰使仇大夫等及亲属、宾客、仆妾皆被杀。[1][2][9][10][11][12]庞勋对下属们说:“皇帝不许我为节度使,我和你们真的要反了。”[7][8]

崔彦曾知道部下官吏路审中有能力,很信任他。路审中贿赂庞勋守军,收敛崔彦曾的尸体。咸通十年(869年)八月,官军反攻徐州,路审中率死士响应,开南白门放官军入城,于是收复。[2][7][8]

起初崔彦曾在郑州造房子,引水灌沼,水流了十步忽然化为血。设宴请僧人,将蜜浇灌成人形,却被一只老鼠咬断了头。徐州有子亭,亭下积水,崔彦曾导清河灌之,镌刻石龙头引流,用屋子覆盖。徐州人称屋覆龙,就是“庞”字,而清河是崔氏的郡望,正是庞勋吞噬崔彦曾的预兆。[2]

追赠刑部尚书。乾符年间,录其子崔祐之为荥阳尉。[2]

评价编辑

  • 《旧唐书》史臣曰:而彦曾属徐乱之秋,接李亡之数,计则缪矣,天可逃乎?[1]

注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