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崔彭(?-?),字子彭博陵郡安平县(今河北省衡水市安平县)人,出自博陵崔氏的博陵第二房,北周、隋朝官员。

目录

生平编辑

崔彭的祖父崔楷是北魏殷州刺史,父亲崔谦是北周荆州总管。崔彭少年丧父,事奉母亲以孝顺闻名。崔彭性格刚毅,有军事才略,精于骑马射箭,爱读《周官》、《尚书》,粗略知晓其中的大概含义。周武帝宇文邕时,崔彭担任侍伯上士,屡次升迁至门正上士[1][2]

杨坚担任北周丞相时,陈王宇文纯镇守齐州,杨坚担心宇文纯发动变乱,派遣崔彭以率领两名骑士征召宇文纯回朝廷。崔彭到距离齐州三十里的地方,假称生病,在客舍中停下来,派人对宇文纯说:“天子有诏书下达到大王的所在,崔彭苦于疾病,不能勉强前来,请大王光临崔彭之处。”宇文纯怀疑有变故,多带随从到崔彭处。崔彭走出客舍迎接,察觉宇文纯有怀疑的神色,担心宇文纯不听征召,就骗他说:“请大王避开众人,将有机密传达。”宇文纯示意随从退去,崔彭又说:“将要宣读诏书,请大王下马。”宇文纯于是下马,崔彭对自己的骑士说:“陈王不服从诏书的征召,将他捉住。”骑士就捉住了宇文纯并给他加上锁链。崔彭于是大声说:“陈王有罪,诏书征召他回朝,旁人不得轻举妄动。”宇文纯的随从惊愕地离去。杨坚见到宇文纯后大为高兴,授任崔彭为上仪同[2][3][4]

隋文帝杨坚登基后,崔彭升任监门郎将,兼领右卫长史,被赐予安阳县男的爵位。几年后,崔彭转任车骑将军,随后转任骠骑将军,一直主持皇宫守卫。崔彭个性谨慎缜密,在禁宫二十多年,只要在仪卫中当职,就整天正襟危坐,从未有懈怠的表情,隋文帝很满意。隋文帝经常对崔彭说:“爱卿当职的时候,我休息睡觉很安稳。”隋文帝又曾经对崔彭说:“爱卿的骑射确实超越常人,还懂得学问吗?”崔彭说:“臣小时候喜爱《周礼》、《尚书》,每逢闲暇假日,不敢弃置不读。”隋文帝说:“试着给我讲讲。”崔彭就谈了君臣恭谨慎重的义理,隋文帝称好,旁观者认为崔彭懂得先哲的教诲。崔彭后加上开府,升任备身将军[5][6]

隋文帝曾经在武德殿宴请达头可汗的使者,有鸽子在殿梁上鸣叫。隋文帝命令崔彭射鸽子,崔彭一击即中。隋文帝非常高兴,赐给崔彭一万钱币。突厥使者返回后,达头可汗又再次派遣使者对隋文帝说:“请求与崔将军见一面。”隋文帝说:“这一定是崔彭以善于射箭在突厥汗庭中闻名,所以来请求。”于是就派崔彭前去。崔彭到突厥后,达头可汗召集数十个善于射箭的人,把肉块抛投到野外,吸引集中飞鸢,派善射的人去射,大多射不中。达头可汗又请崔彭去射,崔彭连射数箭,飞鸢都应弦坠落。突厥人相顾无言,没有不叹服的。达头可汗留住崔彭不放达到一百多天,隋文帝用丝绸锦帛贿赂突厥,崔彭才得以返回。仁寿末年,崔彭爵位晋升为安阳县公,食邑二千户[7][8]

隋炀帝杨广即位后,崔彭于仁寿四年九月乙巳(604年10月10日)升任左领军大将军[9][10],跟随隋炀帝前往洛阳,崔彭总督后军。当时汉王杨谅反叛刚被平定,残余党徒往往聚集在一起,隋炀帝命令崔彭率领数万人镇守防备崤山以东,又兼任慈州刺史。隋炀帝因为崔彭清廉,赐给他绢帛五百匹。崔彭不久就去世,虚岁六十三。隋炀帝派遣使者吊唁祭祀,赠予大将军,谥号,儿子崔宝德继承爵位[11][12]

其他编辑

隋文帝曾经梦见自己想登上高山却不能实现,崔彭捧着自己的脚,李盛扶着自己的肘,才登上山。隋文帝因此对崔彭说:“我生死当与你一起了。”王劭说:“这梦大吉。登上高山,表明高大安稳,永远如山一样。彭犹如彭祖,李犹如李老,二人扶侍,实是长寿的征兆。”隋文帝听了这话,喜形于色。这一年,隋文帝去世,不久崔彭也去世了[13][14]

家族编辑

兄弟姐妹编辑

子女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隋书·卷五十四·列传第十九》:崔彭字子彭,博陵安平人也。祖楷,魏殷州刺史。父谦,周荆州总管。彭少孤,事母以孝闻。性刚毅,有武略,工骑射。善周官、尚书,略通大义。周武帝时,为侍伯上士,累转门正上士。
  2. ^ 2.0 2.1 《北史·卷三十二·列传第二十》:彭字子彭,少孤,事母以孝闻。性刚毅,有武略,工骑射,善周官、尚书,并略通大义。仕周,累迁门正上士。隋文帝为相,周陈王纯镇齐州,帝恐其为变,遣彭以两骑徵纯入朝。彭未至齐州三十里,因诈病止传舍,遣人召纯。纯疑有变,多将从骑至彭所。彭请间,因顾骑士执而锁之。乃大言曰:“陈王有罪,诏徵入朝,左右不得辄动。”左右愕然而去。至,拜上仪同。
  3. ^ 《隋书·卷五十四·列传第十九》:及高祖为丞相,周陈王纯镇齐州,高祖恐纯为变,遣彭以两骑徵纯入朝。彭未至齐州三十里,因诈病,止传舍,遣人谓纯曰:“天子有诏书至王所,彭苦疾,不能强步,愿王降临之。”纯疑有变,多将从骑至彭所。彭出传舍迎之,察纯有疑色,恐不就徵,因诈纯曰“王可避人,将密有所道。”纯麾从骑,彭又曰:“将宣诏,王可下马。”纯遽下,彭顾其骑士曰:“陈王不从诏徵,可执也。”骑士因执而锁之。彭乃大言曰:“陈王有罪,诏徵入朝,左右不得辄动。”其从者愕然而去。高祖见而大悦,拜上仪同。
  4.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七十四·陈纪八》:陈王纯时镇齐州,坚使门正上士崔彭征之。彭以两骑往止传舍,遣人召纯。纯至,彭请屏左右,密有所道,遂执而锁之,因大言曰:“陈王有罪,诏征入朝,左右不得辄动!”其从者愕然而去。彭,楷之孙也。
  5. ^ 《隋书·卷五十四·列传第十九》:及践阼,迁监门郎将,兼领右卫长史,赐爵安阳县男。数岁,转车骑将军,俄转骠骑,恒典宿卫。性谨密,在省闼二十馀年,每当上在仗,危坐终日,未尝有怠惰之容,上甚嘉之。上每谓彭曰:“卿当上日,我寝处自安。”又尝曰:“卿弓马固以绝人,颇知学不?”彭曰:“臣少爱周礼、尚书,每于休沐之暇,不敢废也。”上曰:“试为我言之。”彭因说君臣戒慎之义,上称善。观者以为知言。后加上开府,升任备身将军。
  6. ^ 《北史·卷三十二·列传第二十》:及践祚,迁监门郎将,兼领右卫长史,赐爵安阳县男。再迁骠骑将军,恒典宿卫。性谨密,在省闼二十馀年,当上,在仗危坐终日,未尝有堕容。上每谓曰:“卿当上日,我寝处自安。”又尝曰:“卿弓马固以绝人,颇知学不?”彭曰:“臣少爱周礼、尚书,休沐之暇,不敢废也。”上曰:“试为我言之。”彭因说君臣戒慎之义,上称善。观者以为知言。后加上开府,迁备身将军。
  7. ^ 《隋书·卷五十四·列传第十九》:上尝宴达头可汗使者于武德殿,有鸽鸣于梁上。上命彭射之,即发而中。上大悦,赐钱一万。及使者反,可汗复遣使于上曰:“请得崔将军一与相见。”上曰:“此必善射闻于虏庭,所以来请耳。”遂遣之。及至匈奴中,可汗召善射者数十人,因掷肉于野,以集飞鸢,遣其善射者射之,多不中。复请彭射之,彭连发数矢,皆应弦而落。突厥相顾,莫不叹服。可汗留彭不遣百馀日,上赂以缯綵,然后得归。仁寿末,进爵安阳县公,邑二千户。
  8. ^ 《北史·卷三十二·列传第二十》:上尝宴达头可汗使者于武德殿,有鸽鸣于梁上。命彭射之,中,上大悦,赐钱一万。及使者反,可汗复遣使请崔将军一与相见。上曰:“此必善射闻于虏庭。”遂遣之。及至,可汗召善射者数十人,因掷肉于野,以集飞鸢,遣其善射者射之,多不中。彭连发数矢,皆应弦而落。突厥莫不歎服。仁寿末,进爵安阳县公。
  9. ^ 《隋书·卷三·帝纪第三》:九月乙巳,以备身将军崔彭为左领军大将军。
  10. ^ 《北史·卷十二·隋本紀下第十二》:九月乙巳,以备身将军崔彭为左领军大将军。
  11. ^ 《隋书·卷五十四·列传第十九》:炀帝即位,迁左领军大将军。从幸洛阳,彭督后军。时汉王谅初平,馀党往往屯聚,令彭率众数万镇遏山东,复领慈州事。帝以其清,赐绢五百匹。未几而卒,时年六十三。帝遣使弔祭,赠大将军,谥曰肃。子宝德嗣。
  12. ^ 《北史·卷三十二·列传第二十》:炀帝即位,迁左领军大将军。时汉王谅初平,令彭镇遏山东,复领慈州事。卒,赠大将军,谥曰肃。子宝德嗣。
  13. ^ 《隋书·卷六十九 列传第三十四》:其后上梦欲上高山而不能得,崔彭捧脚,李盛扶肘得上,因谓彭曰:“死生当与尔俱。”劭曰:「此梦大吉。上高山者,明高崇大安,永如山也。彭犹彭祖,李犹李老,二人扶侍,实为长寿之徵。」上闻之,喜见容色。其年,上崩。未几,崔彭亦卒。
  14. ^ 《北史·卷三十五·列传第二十三》:上梦欲上高山而不能得,崔彭捧脚,李盛扶肘,乃得上。因谓彭曰:“死生当与尔俱。”劭曰:“此梦大吉。上高山者,明高崇大安,永如山也。彭犹彭祖,李犹李老,二人扶侍,实为长寿之征。”上闻之,喜见容色。其年,上崩,未几,崔彭亦卒。
  15. ^ 15.0 15.1 倪, 润安, 《河北曲阳北魏崔楷墓的年代及相关问题》, 《中国国家博物馆馆刊》, 2013年, (02期): 2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