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巴黎丽兹酒店

位于巴黎第一区旺多姆广场的酒店

巴黎丽兹酒店(法语:Hôtel Ritz Paris)是巴黎第一区市中心的一间酒店,坐落于旺多姆广场15号,是世界上最豪华的酒店之一,同时也是立鼎世酒店集团英语The Leading Hotels of the World的成员。

巴黎丽兹酒店
Ritz Paris
Ritz Paris Logo.svg
Hôtel de Crozat.jpg
巴黎丽兹酒店
巴黎丽兹酒店在巴黎内的位置
概要
類型 酒店
地址 旺多姆广场15号
市鎮 巴黎第一区
國家 法国
坐标 48°52′04″N 2°19′43″E / 48.86778°N 2.32861°E / 48.86778; 2.32861
开放日 1898年6月1日
翻新日
  • 1897-98(第一次)
  • 1980-87(第二次)
  • 2012-16(第三次)
所有者 穆罕默德·法耶兹Mohamed Al Fayed
管理者 麗思卡爾頓酒店管理集團
技术细节
层数 4(包含复折式屋顶)
设计与建造
建筑师
其他信息
房间数 71
套房数 71
餐厅数 2
酒吧数 4
网站
www.ritzparis.com

巴黎丽兹酒店最早于1898年开始营业,由瑞士酒店大亨凯撒·丽兹联合法国名厨奥古斯特·埃斯科菲耶创立,是世界上最早的丽兹酒店[1]它基于一栋十八世纪的私人住宅建成,俯瞰巴黎市中心的旺多姆广场,是欧洲第一间在套房内提供浴室、电话和电力的酒店。酒店的奢华很快为其建立起声誉,顾客涵盖皇室成员、政客、作家、演员和歌手。为了纪念著名客户,酒店为数间套房命名,例如可可·香奈尔套房和马塞尔·普鲁斯特套房,酒店中的一间酒吧则被命名为海明威酒吧。酒店餐廳L'Espadon世界闻名,吸引全球厨师来到丽兹-埃斯科菲耶法国烹饪学校学习厨艺。最奢华的套房为帝国套房(Suite Impériale),被法国政府列为国家历史古迹。作为奢华上流社会的象征,巴黎丽兹酒店曾出现在许多著名的小说、戏剧和电影中,例如海明威的《太阳照常升起》和比利·怀德的《黄昏之恋》。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酒店由德军接管,用作纳粹德国空军的司令部。1979年,在丽兹家族最后一名成员、凯撒·丽兹的儿子查尔斯·丽兹英语Charles Ritz去世后三年,酒店被售予埃及商人穆罕默德·法耶兹。1997年8月31日,威尔士王妃戴安娜在酒店的帝国套房内就餐,离开酒店后于一场严重的车祸中身亡英语Death of Diana, Princess of Wales

法国经济工业就业部为法国最优秀的酒店授予“Palace法语Palace (hôtel)”荣誉称号,为了获得这一称号,巴黎丽兹酒店于2012年8月1日停业进行为期四年、耗资数百万美元的彻底翻新。[2]2016年6月6日,酒店再度开业。[3]

目录

历史背景编辑

旺多姆广场最初由卢福瓦侯爵主持建造,但因缺乏资金而废弃。1699年,项目重启。1702年,此处建起金融家安托万·克罗札英语Antoine Crozat的私人住宅,名为“克罗札之家”,藏有美人和巨量的财富。[4]1738年6月7日,克罗札去世,这栋建筑被出售后经过多次易手,最终连同毗邻的拉尊酒店(Hôtel de Lazun)一同由凯撒·丽兹购入。[5]1705年,皇家议会成员安托万-法兰索瓦·毕托图(Antoine-François Bitaut)购买了拉尊酒店的所在地,[6]并建造了一栋私人住宅,数个贵族家庭曾在其中居住,之后变为格拉蒙酒店(Hôtel de Gramont)。建筑的立面由皇家建筑师儒勒·哈杜安·孟萨尔设计,这位设计师也曾参与设计凡尔赛宫[7]1854年,佩雷尔兄弟法语Péreire brothersFrères Pereire)购得这栋建筑,将其用作动产信贷银行英语Crédit MobilierCrédit Mobilier)的总部。

1888年,瑞士酒店大亨凯撒·丽兹和法国厨师奥古斯特·埃斯科菲耶在德国巴登-巴登开了一家餐廳,后来酒店大亨理查德·多伊利·卡特英语Richard D'Oyly Carte邀请两人前往英国伦敦担任薩伏伊酒店的经理和主厨。1889年,两人开始在此工作。[8]萨沃伊酒店在丽兹的管理下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吸引了一些身世显赫且富有的顾客,例如爱德华七世。1897年,酒店丢失了价值3400英镑的酒,丽兹受到事件牵连,因此和埃斯科菲耶一同辞职。[9]据说在他们辞职之前,萨沃伊的顾客非常希望他们能在巴黎经营一间酒店。[10]亚历山大·马尼尔·拉博丝特英语Alexandre Marnier-Lapostolle的帮助下,丽兹购置了位于旺多姆广场的拉尊酒店,并将其转变为一间拥有210间客房的酒店。[10]丽兹表示,这间酒店的目标是为顾客提供“王子在家中渴望的一切奢华。”[11]他请建筑师查尔斯·缪斯英语Charles Mewès升级建筑原有的结构。[12]此外,丽兹还对酒店卫生标准有新颖的思考,他要求每间套房内必须配备浴室,减少窗帘和帷幔,尽可能多地让太阳照进客房。同时,为了让顾客有回家的感觉,他为酒店配备了英国和法国绅士家中常见的老式家具。[9]

1898年6月1日,巴黎丽兹酒店举行了盛大的筵席,宣布正式开业。[13][14]丽兹的精良管理和埃斯科菲耶的优秀厨艺一同让这间酒店变为奢华、极致服务和高级餐饮的代表,丽兹(Ritz)这一名字成为形容优雅豪华的词汇。酒店迅速受到巴黎社会名流的追捧,多年来招待了众多名人,如马塞尔·普鲁斯特斯科特·菲茨杰拉德欧内斯特·海明威爱德华七世,时装设计师可可·香奈尔更是在巴黎丽兹酒店居住超过三十年。[15]酒店内的许多套房都以它们过往顾客的名字为名。海明威曾说:“在巴黎,不住丽兹的唯一理由是没钱”。[16]

 
皮埃尔-乔治·让尼奥英语Pierre-Georges JeanniotPierre-Georges Jeanniot)于1904年描绘的巴黎丽兹酒店花园中的茶会。

瑞士画家皮埃尔-乔治·让尼奥英语Pierre-Georges Jeanniot曾于1904年和1908年创作两幅绘画,描绘巴黎丽兹酒店花园中的茶会。1909年,普鲁斯特在酒店创作了《追忆似水年华》的片段。[17]1910年,酒店扩建。1918年,凯撒·丽兹去世,酒店由他的儿子查尔斯·丽兹英语Charles Ritz继承。1919年,罗马尼亚玛丽王后与两位女儿伊丽莎白英语Elisabeth of Romania玛丽亚英语Maria of Yugoslavia巴黎和会中代表大罗马尼亚进行谈判,期间下榻巴黎丽兹酒店。多年来,许多重要的皇室成员以及国家元首在巴黎丽兹酒店留宿、就餐。传闻称,爱德华七世和情人曾被卡在酒店狭窄的浴缸内。[18]1935年,主厨奥古斯特·埃斯科菲耶去世。

1976年查尔斯·丽兹去世后,酒店进入缓慢衰落的时期。[19]顾客流失使酒店经营第一次出现亏损。1979年,埃及商人穆罕默德·法耶兹耗资2000万美金购入巴黎丽兹酒店,并任命弗兰克·克莱因(Frank Klein)为总经理,拯救了这间酒店。克莱因则让米其林三星餐廳莉朵嫣亭英语Pavillon Ledoyen的主厨盖伊·勒盖法语Guy Legay(Guy Legay)负责酒店厨房。[19]在营业期间,法耶兹花费数年时间翻新酒店,使用拱廊连接毗邻的两栋建筑和时装店。[18]其中,1980年至1987年,酒店的翻新工程由建筑师伯纳德·古切罗(Bernard Gaucherel)领导。整整十年的工程耗资达2.5亿美金。翻新后,餐廳拥有全新的装潢,地下室增设泳池、健身房、水疗中心。酒吧被重命名为海明威酒吧。[19]1988年,为纪念奥古斯特·埃斯科菲耶,丽兹-埃斯科菲耶法国料理学校成立。[20]

2012年8月1日,巴黎丽兹酒店历史上首次闭店,进行大范围的修复。[21]原计划于2015年末再度开业,[22]后推迟至2016年3月。当地时间2016年1月19日07:00,酒店屋顶发生大火。15辆消防车、60名消防员参与灭火。[23]最终,经过为期四年、耗资数百万美元的翻新后,酒店于2016年6月6日再度开业。[24]修复前,酒店拥有159间房间,包括103间公寓、56间套房;修复后酒店拥有142间房间,公寓71间、套房71间,其中15间为顶级套房。

进入21世纪,巴黎丽兹酒店被评为世界最奢华、最著名的酒店,同时还获得欧洲最佳、巴黎最昂贵的酒店等殊荣。[17][25][26][27][28]巴黎丽兹酒店还是立鼎世酒店集团英语The Leading Hotels of the World的成员。[29]

重要历史事件编辑

 
巴黎利兹酒店的入口

1940年夏天,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德国空军将司令部设置在巴黎丽兹酒店,首领为赫尔曼·戈林[30]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欧内斯特·海明威曾多次入住巴黎丽兹酒店。他在酒店中得知妻子想要与他离婚的消息,他将妻子的照片丢入马桶中,并用手枪向照片射击。[31]

1997年8月31日,威尔士王妃戴安娜、穆罕默德·法耶兹的儿子多迪·法耶兹以及他们的汽车司机亨利·保罗在巴黎丽兹酒店的帝国套房就餐后,与保镖崔佛·里斯·琼斯英语Trevor Rees-Jones (bodyguard)离开酒店,汽车来到阿尔玛桥时发生严重车祸,戴安娜、法耶兹和保罗在车祸中身亡。[32]

2018年1月10日,五名男子从酒店中盗走价值数百万欧元的珠宝,最终三人在逃跑时被抓获。[33]

建筑编辑

 
巴黎丽兹酒店的南侧

巴黎丽兹酒店和其前方的广场是路易十四当政时期的古典建筑杰作。17世纪晚期,皇家建筑师孟萨尔设计了建筑的立面。1705年,安托万-法兰索瓦·毕托图购置了这块土地并开始建造这栋建筑。酒店合并了临近旺多姆广场和康朋街的建筑,因此顾客除了可以从正面望向旺多姆广场之外,还能从客房中俯瞰位于酒店后方的花园。

巴黎丽兹酒店是欧洲第一间在套房内提供浴室、电话和电力的酒店。[16][34]包含复折式屋顶英语mansard roof在内,酒店共有四层,截至2016年有142间客房[18]、一家米其林二星餐廳、四家酒吧以及一家简餐餐廳。

公寓和套房编辑

 
客房内的浴缸、淋浴设施和桃色毛巾

20世纪70年代,旅游刊物《假日英语Holiday (magazine)》提到,“几乎每位皇室国家元首都曾在这最舒适的亚麻床单上小睡,站在15英尺高的天花板下,视线穿过巨大的窗户看向优雅的旺多姆广场”。[35]弗罗默旅行指南》将巴黎丽兹酒店评为“欧洲最佳酒店”,称“公共客厅摆放了博物馆级的古董家具。每间客房都有不同的装潢,多数拥有路易十四或路易十五的风格,皆配备精美的地毯、卵石壁炉、壁毯、黄铜床架和其他奢华装饰。爱德华七世和情人曾卡在丽兹的浴缸内,因此后来的浴缸都又大又深。”[18]浴室配有独特的金天鹅水龙头以及桃色的毛巾和浴袍,因为相比白色,桃色更能显出女性肤色的美丽。[36]

丽兹可能是巴黎最昂贵的酒店,[26]雇佣超过600名员工,[36]截至2017年5月,公寓房价从每晚1100欧元起,[37]套房房价则从每晚3500欧元起,最奢华的帝国套房达20000欧元一晚。[38]酒店共有15间“顶级套房”,丽兹称“它们是美学家的世界,十八世纪的镶板倒映着饱含深意的天花板、无价的古董家具以及旧主人的故事。每间套房都是独一无二的,似乎至今仍传递着过去在这居住的著名房客的精神。”[39]旺多姆套房是酒店最宽敞的套房之一,拥有红色象牙主题,配备路易十四式家具,能通过巨大的窗户望向广场。[40]凯撒·丽兹套房同样能俯瞰广场,放有路易十五式家具和一幅丽兹的肖像。其中一间房间的床罩有绿色和亮黄色的装饰,另一间房间则是丝质的仿花图案。[41]套房客厅的门使用金箔镶边。[41]艾尔顿·约翰套房主色调为草莓粉色和奶油色,共有两间房间,配有厚实的粉色地毯和阁楼窗户。[42]据报道,约翰在他42岁生日时曾租下整个楼层。[43]温莎套房配有壁毯、镀金线脚以及爱德华八世和温莎公爵夫人华里丝·辛普森的肖像。房间拥有路易十六式的家具和配色,例如杏仁绿、鲑红和珍珠灰。[44]主卧室的色调为珍珠灰,这种颜色是华里丝的最爱,因此丽兹称其为“华里丝蓝”。[44]时装设计师可可·香奈尔曾在可可·香奈尔套房生活35年。房间面积1670平方英尺,包括两间卧室和一间客厅,以乌木海岸风格的面漆点缀,拥有中式家具、巴洛克式镜子、巨大的沙发以及大郡主风格的床罩。[39]据称,套房“配备了最精密的技术,包括传真、极可意蒸气浴缸以及现代的步入式衣帽间”。[45]

帝国套房编辑

帝国套房(Suite Impériale)是巴黎丽兹酒店内最奢华的套房,被列为法国国家历史古迹。[46]帝国套房位于酒店一楼,包含两间卧室、一间客厅和一间餐廳。[45]套房拥有20英尺高的天花板,[45]悬挂着枝形吊灯,从窗户可以望向旺多姆广场,两扇窗之间是巨大的金边巴洛克式镜子,家具主要为红色与金色,四帷柱大床据说与玛丽·安托瓦内特凡尔赛宫的床一样。[46]另一间房间则是路易十六式风格,放有华盖床。[45]套房内有大量法国艺术品,浮雕和18世纪的镶板是套房的历史古迹,因此受到保护。浴室过去是女性的闺房,面向旺多姆广场,室内有极可意浴缸、蒸汽淋浴设施、等离子电视、梳妆柜,结合了18世纪的法国传统以及21世纪的现代化。[45]套房同时还配备了DVD播放器、高速网络和传真,客厅旁是保时捷设计的厨房,放有Chroma厨刀,[47]甚至还有收藏各种法国酒类的小型私人酒窖。[45]多年来,帝国套房接待过许多世界最著名的顾客,例如伊朗沙阿和美国总统乔治·H·W·布什。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德国空军总司令赫尔曼·戈林在此居住。威尔士王妃戴安娜多迪·法耶兹在此吃完人生的最后一餐。2007年世界旅游大奖将帝国套房评为“欧洲杰出套房”。[48]

餐廳和酒吧编辑

L'Espadon编辑

L'Espadon(剑鱼)是巴黎丽兹酒店的一家餐廳,由查尔斯·丽兹于1956年创立。[49]查尔斯是钓鱼爱好者,因此将餐廳命名为一种鱼的名字。[50]酒店首任主厨奥古斯特·埃斯科菲耶的烹饪风格对L'Espadon有很深的影响,因此餐廳提供“传统法国烹饪风格与现代风格相结合的料理”。[50]餐廳由屡获殊荣的酒店第九任主厨米歇尔·罗斯英语Michel Roth掌厨。2009年,L'Espadon获得米其林指南二星评级。[16][51]

1986年至1999年,盖伊·勒盖法语Guy Legay担任餐廳主厨,他被评为巴黎最好的厨师之一。[52][53][54]1999年,《时尚先生》发表文章描述道,“穿过长长的、摆满镜子和展示柜的走廊,走进L'Espadon,餐廳的摄政风格似乎围绕着你旋转,很容易想象到欧内斯特·海明威和玛琳·黛德丽一同坐在这品尝盖伊·勒盖烹制的嫩滑炒蛋……”[54]餐廳“拥有如同视觉陷阱般华丽的天花板,悬挂着装饰布幔,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室外的庭院”。庭院内种植着绿色植物,摆放了数座雕像和一座喷泉。酒店雇佣了五家花商来提供鲜花。[36]

酒吧编辑

海明威酒吧

巴黎丽兹酒店共有四家酒吧,分别名为丽兹酒吧、旺多姆酒吧、海明威酒吧和池畔酒吧。丽兹酒吧在康朋街入口内左侧,其富有魅力的鸡尾酒会以及首席酒保弗兰克·梅耶尔(Frank Meier)独特的调酒技术让这家酒吧享有盛誉。弗兰克·梅耶尔自1921年起担任丽兹酒吧的首席酒保,直至1947年去世。[55]他调制的最著名的鸡尾酒之一是浓烈的“彩虹”,含有茴香酒、薄荷、黄查特酒、樱桃白兰地、莳萝利口酒、绿查特酒和科尼亚克白兰地。[55]酒吧拥有维多利亚式装潢风格,配备红色天鹅绒扶手椅、卵石壁炉以及具有历史意义的雕塑。[56]丽兹酒吧可能是世界上第一家酒店酒吧。[19]

海明威酒吧是欧内斯特·海明威最喜爱的酒吧。[16]酒吧保持原始的装潢,使用大量木质镶板以及皮质家具。酒吧墙面挂有25张照片,照片中是激起海明威灵感的地点和人物。

旺多姆酒吧是富有的巴黎人喜爱的下午茶地点。酒吧放置有木质家具和一架大钢琴。[57]夏季时分,酒吧的门会敞开,让顾客能走向庭院和露台。

丽兹-埃斯科菲耶学校编辑

 
入夜,巴黎丽兹酒店的东侧

丽兹-埃斯科菲耶法国烹饪学校成立于1988年,以纪念法国名厨乔治斯·奥古斯特·埃斯科菲耶[20]学校的精神根植于埃斯科菲耶的名言:“美味的料理是幸福的基础”。学校从酒店后方的入口进入,提供训练课程以及厨师研讨班。[58][59]

丽兹健康俱乐部编辑

丽兹健康俱乐部拥有18000平方英尺的游泳池,是巴黎酒店中最大的游泳池,丽兹称其为“巴黎最优秀的室内游泳池”。[51][60]泳池的建设受到古希腊古罗马浴场的启发,天花板挂有浮雕,泳池配备了喷气水流以及水下音响。健康俱乐部提供一系列健康服务,例如区域反射疗法、瑞典式按摩以及指压按摩英语shiatsu[61]

大众文化编辑

巴黎丽兹酒店作为富裕、豪华的象征,常常出现在著名的大众文化中。

小说和戏剧编辑

迷惘一代的小说常常出现巴黎丽兹酒店,例如斯科特·菲茨杰拉德的《夜色温柔英语Tender Is the Night》以及欧内斯特·海明威的《太阳照常升起》。诺埃尔·科沃德所著的戏剧《半世界英语Semi-Monde》详细描绘了巴黎丽兹酒店,戏剧虚构了1924年至1926年一位巴黎社会精英淫乱、挥霍无度的生活。[62]布莱特·伊斯顿·埃利斯英语Bret Easton Ellis的小说《格拉莫拉玛英语Glamorama》(Glamorama)中,一群超级模特转变为恐怖分子,在巴黎丽兹酒店安装炸弹,炸毁建筑。[63]小说《达芬奇密码》中,主人公罗伯特·兰登身处巴黎时入住这间酒店。萝伦·薇丝柏格英语Lauren Weisberger(Lauren Weisberger)所著的小说《穿普拉达的女王》中,安德莉亚·萨克斯(Andrea Sachs)和米兰达·普瑞斯特利(Miranda Priestly)也曾在此留宿。伊恩·弗莱明创作的詹姆斯·邦德小说《俄罗斯之恋英语From Russia, with Love (novel)》中,终章的故事便发生于巴黎丽兹酒店。反派罗莎·克莱勃英语Rosa Klebb住在602号房间,与邦德战斗,最终死亡。[64]朱利安·费罗斯英语Julian Fellowes的著作《势利小人》(Snobs)中,参加厄尔·布劳顿(Earl Broughton)婚前单身派对的宾客在丽兹留宿。

电影编辑

巴黎丽兹酒店曾出现在许多电影里,奥黛丽·赫本出演其中三部。斯坦利·多南导演的1957年电影《甜姐儿》中,舞蹈《你好,巴黎!》(Bonjour, Paris!)描绘了凯·汤普森(Kay Thompson)与一群穿着成丽兹脚夫的舞者一同在酒店门前跳舞的场景。而在比利·怀尔德导演的1957年电影《黄昏之恋》中,赫本与加里·库珀在酒店套房内相恋,电影中的多数剧情都在此发生。1966年电影《如何窃取一百万英语How to Steal a Million》中同样能找到巴黎丽兹酒店的身影,赫本佩戴标志性的纪梵希黑色蕾丝眼罩、身着燕尾裙在酒店酒吧中与彼得·奥图相恋。[25][65]在印度电影《夏夜狂舞》中,阿彼锡·巴克罕在丽兹与拉腊·杜塔相遇。[66]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Hotels in France. lhw.com. [2009-08-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1-01). 
  2. ^ Frankenberg, Roberto. The new superstar hotels of Paris. Condé Nast traveller. 2012-02-14 [2018-05-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22). 
  3. ^ Ritz Paris : Paris, France : The Leading Hotels of the World. The Leading Hotels of the World.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2). 
  4. ^ Saugrain, Claude. Dictionnaire universel de la maison ancienne et Moderne. Paris. 1726 (法语). 
  5. ^ Menard, Pierre. Midi, Cherche, 编. Le Français qui possédait l'Amérique. : 109–115. ASIN 2749148294 (法语). 
  6. ^ 玛格丽特-安洁莉克·鲁伊勒的讣告. 文雅信使 (212). 1749-12 (法语). 皇家议会成员安托万-法兰索瓦·毕托图于1735年6月17日去世(他的遗孀玛格丽特-安洁莉克·鲁伊勒的讣告中提及) 
  7. ^ Jules Hardouin-Mansart. fr.structurae.de. [2009-08-06] (法语). 
  8. ^ F. Ashburner. Escoffier, Georges Auguste (1846–1935). Oxford Dictionary of National Biograph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6-05 [2004] [2018-05-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24). 
  9. ^ 9.0 9.1 Allen, Brigid. Ritz, César Jean (1850–1918). Oxford Dictionary of National Biograph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6-05 [2004] [2018-05-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24). 
  10. ^ 10.0 10.1 Michelli, Joseph. The New Gold Standard: 5 Leadership Principles for Creating a Legendary Customer Experience Courtesy of the Ritz-Carlton Hotel Company. McGraw-Hill Professional. 2008-06-13: 3 [2011-05-20]. ASIN 0071548335. ISBN 978-0-07-154833-5. 
  11. ^ Magi, Giovanna. All Paris. Casa Editrice Bonechi. 1978: 33 [2011-05-20]. ASIN 8870091910. ISBN 978-88-7009-191-5. 
  12. ^ Gray, Alexander Stuart; Breach, Jean; Breach, Nicholas. Edwardian architecture: a biographical dictionary. University of Iowa Press. 1986-01-01: 259 [2011-05-20]. ASIN 0877451362. ISBN 978-0-87745-136-5. 
  13. ^ Ryersson, Scot D.; Yaccarino, Michael Orlando. Infinite variety: the life and legend of the Marchesa Casati. U of Minnesota Press. 2004-08-11: 25 [2011-05-20]. ASIN 0816645205. ISBN 978-0-8166-4520-6. 
  14. ^ Metzelthin, Pearl Violette Newfield. Gourmet 41 (1-6). Condé Nast Publications. 1981 [2011-05-20]. 
  15. ^ Hôtel Ritz Paris : Hôtel de luxe 5 étoiles Paris. Hotel Place Vendôme. ritzparis.com. [2014-09-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9-28). 
  16. ^ 16.0 16.1 16.2 16.3 MacDonell, Nancy. In the Know. Hardie Grant Publishing. 2008-06-01: 195 [2011-05-20]. ISBN 978-1-74066-641-1. 
  17. ^ 17.0 17.1 Prince, Danforth; Porter, Darwin. Frommer's France 2011. Frommer's. 2010-10-12: 7 [2011-05-20]. ASIN 0470614382. ISBN 978-0-470-61438-9. 
  18. ^ 18.0 18.1 18.2 18.3 Porter, Darwin; Prince, Danforth. Frommer's Paris 2011. Frommer's. 2010-09-21: 111 [2011-05-20]. ASIN 0470614412. ISBN 978-0-470-61441-9. 
  19. ^ 19.0 19.1 19.2 19.3 Hotchner, A. E. As the Paris Ritz Shutters, Remembering Its Mysteries, Misbehaviors, and Unhurried Luxuries. Vanity Fair. 2012-06-21 [2018-05-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1-26). 
  20. ^ 20.0 20.1 Ritz Escouffier School. Hôtel Ritz Paris. [2011-05-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2-22). 
  21. ^ A Legend in Progress | Ritz Magazine. ritzparis.com. [2014-09-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9-27). 
  22. ^ Hamm, Catharine. The Ritz Paris, where Hemingway once hung out, now looks at a year-end reopening. Los Angeles Times. 2015-06-05 [2018-05-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1-12). 
  23. ^ Paris Ritz: Fire under control at world-famous hotel. BBC News Online. [2015-01-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1-19). 
  24. ^ Edwards, Natasha. Paris puts on the Ritz. The Telegraph. 2016-06-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18). 
  25. ^ 25.0 25.1 Gubler, Fritz; Glynn, Raewyn. Great, grand & famous hotels. Great, Grand & Famous Hotels. 2008: 6 [2011-05-20]. ASIN 0980466709. ISBN 978-0-9804-6670-6. 
  26. ^ 26.0 26.1 McBride, Bunny. Molly Spotted Elk: A Penobscot in Paris. University of Oklahoma Press. September 1997: 166 [2011-05-20]. ASIN 0806129891. ISBN 978-0-8061-2989-1. 
  27. ^ Orange Coast Magazine. Emmis Communications. July 1987: 38 [2011-06-08]. ISSN 0279-0483. 
  28. ^ Mack, James Leonard. My Life, My Country, My World. Dorrance Publishing. 2008-11-30: 104 [2011-06-08]. ASIN 080597881X. ISBN 978-0-8059-7881-0. 
  29. ^ American Hotel Association Directory Corporation; American Hotel & Motel Association. Directory of hotel and motel companies. American Hotel Association Directory Corp. 1994: 10 [2011-05-20]. 
  30. ^ Mitcham, Samuel W. The rise of the Wehrmacht: the German armed forces and World War II. ABC-CLIO. 2008: 371 [2011-05-20]. ASIN 027599659X. ISBN 978-0-275-99659-8. 
  31. ^ Paris hotel still puttin' on the Ritz. Lawrence Journal-World. 1993-10-25: 7D [2015-03-17]. 
  32. ^ Solomon, Michael. Luxury Lineage: A Brief History of the Ritz Paris. Forbes.com. 2016-06-15 [2016-1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0-13). 
  33. ^ Zemouri, Aziz. Braquage au Ritz : la totalité du butin retrouvée, 3 suspects déférés. Le Point. 2018-01-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1-11) (法语). 
  34. ^ Denby, Elaine. Grand Hotels: Reality and Illusion. Reaktion Books. 2004-04-02: 122 [2011-05-20]. ASIN 1861891210. ISBN 978-1-86189-121-1. 
  35. ^ Holiday. Curtis. February 1977: 8 [2011-05-20]. 
  36. ^ 36.0 36.1 36.2 Montgomery, Cheryl. Hotel Ritz. Paris Escapes. [2011-05-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6-28). 
  37. ^ Prestations et Tarifs. Hôtel Ritz Paris. [2011-05-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5-26) (法语). 
  38. ^ Prestations et Tarifs. Hôtel Ritz Paris. [2011-05-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5-26) (法语). 
  39. ^ 39.0 39.1 Coco Chanel Suite. Hôtel Ritz Paris. [2011-05-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5-26) (法语). 
  40. ^ Vendôme. Hôtel Ritz Paris. [2011-05-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8-07). 
  41. ^ 41.0 41.1 César Ritz. Hôtel Ritz Paris. [2011-05-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1-14). 
  42. ^ Elton John. Hôtel Ritz Paris. [2011-05-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1-13). 
  43. ^ Keith. The Beatles Diary Volume 2: After The Break-Up. Music Sales Limited. 2009-10-27: 421 [2011-05-20]. ASIN 0711983070. ISBN 978-0-85712-001-4. 
  44. ^ 44.0 44.1 Windsor. Hôtel Ritz Paris. [2011-05-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1-13). 
  45. ^ 45.0 45.1 45.2 45.3 45.4 45.5 Ritz Paris (PDF). Leaders Magazine. April 2010, 33 (2): 158 [2011-05-20].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1-06-24). 
  46. ^ 46.0 46.1 Imperial. Hôtel Ritz Paris. [2011-05-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8-07). 
  47. ^ Imperial Suite, Hotel Ritz, Paris - CHROMA Cnife.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5-18). 
  48. ^ Europe's Leading Suite 2007. World Travel Awards. [2011-05-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1-20). 
  49. ^ Réalités. Réalités Monthly Magazine. 1956 [2011-05-20]. 
  50. ^ 50.0 50.1 L'Espadon. Grand Luxury Hotels. [2011-05-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5-28). 
  51. ^ 51.0 51.1 Rodwell, Edward. Quintessentially Reserve 2010. Quintessentially Publishing. : 153 [2011-05-20]. ASIN 0955827051. ISBN 978-0-9558270-5-1. 
  52. ^ University of Cincinnati Chef Receives Top Honors in Culinary Challenge. University of Cincinnati. [2011-05-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3-25). 
  53. ^ New York Magazine. New York Media, LLC. 1986-09-15: 40 [2011-05-20]. ISSN 0028-7369. 
  54. ^ 54.0 54.1 Esquire. Esquire, Inc. 1999 [2011-05-20]. 
  55. ^ 55.0 55.1 Gubler, Fritz. Waldorf hysteria: hotel manners, misbehaviour & minibars. Great, Grand & Famous Hotels. 2008-12-25: 54 [2011-05-20]. ASIN 0980466717. ISBN 978-0-9804667-1-3. 
  56. ^ The Ritz Bar. Hôtel Ritz Paris. [2011-05-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8-07). 
  57. ^ Bar Vendôme. Hôtel Ritz Paris. [2011-05-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8-14). 
  58. ^ Ecole Ritz Escoffier. Ecole Ritz Escoffier. [2017-09-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22). 
  59. ^ Williams, Nicola; Berry, Oliver; Fallon, Steve. Lonely Planet France. Lonely Planet. 2009: 87 [2011-05-20]. ASIN 1741049156. ISBN 978-1-74104-915-2. 
  60. ^ The Ritz Health Club. Hôtel Ritz Paris. [2011-05-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8-14). 
  61. ^ Modelage and body-care treatments. Hôtel Ritz Paris. [2011-05-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1-13). 
  62. ^ Hoare, Philip. Noël Coward: a biography. Sinclair-Stevenson. 1995: 157 [2013-04-22]. ASIN 0684809370. ISBN 978-0684809373. 
  63. ^ Tomberger, Michaela. New novels for young readers in/of the 1980s - Narrative strategies and presentation of the novel's world. GRIN Verlag. 2002-01-13: 80 [2013-04-22]. ISBN 978-3-638-10883-6. 
  64. ^ Chapman, James. Licence to thrill: a cultural history of the James Bond films. I. B. Tauris. 2007 [2011-05-20]. ASIN 1845115155. ISBN 978-1-84511-515-9. 
  65. ^ Gary, Cary remain frisky past fifty. Life (Time Inc). 1957-08-12, 43 (7): 79 [2011-05-20]. ISSN 0024-3019. 
  66. ^ Jhoom Barabar Jhoom. Film Journal. [2011-05-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2-04). 

坐标48°52′04″N 2°19′43″E / 48.86778°N 2.32861°E / 48.86778; 2.32861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