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布賴滕費爾德戰役 (1631年)

布賴滕費爾德戰役(或第一次布賴滕費爾德戰役)被稱為一個“改變世界之戰”。在瑞典國王古斯塔夫二世帶領下,新教勢力在三十年戰爭初被系統性地擊敗後第一次取得重大勝利。同時古斯塔夫被尊为自古以来最伟大的统帅之一,並擁有「大王」之稱。布賴滕費爾德戰役主要的結果是它保證了德意志諸侯不會被迫改宗為天主教,或者經受羅馬教庭的宗教裁判。對於軍事學興趣來說,古斯塔夫完全催毀了一支天主教陸軍(直到那時百年未敗),擊敗了一個比他經驗多兩倍的常勝將軍。

第一次布賴滕費爾德戰役
Gustavus Adolphus at the Battle at Breitenfeld (1631)
古斯塔夫二世在布賴滕費爾德戰役
日期9月7日(舊曆)
9月17日,1631年
地点
结果 瑞典決定性勝利
参战方
Flag of Sweden.svg 瑞典
Flag of Electoral Saxony.svg 薩克森選侯國
Flag Germany Emperors Banner.svg 神聖羅馬帝國
Marienfahne.gif 天主教聯盟
War Flag of Hungary.svg 匈牙利
Flag of the Kingdom of Croatia.svg 克羅埃西亞
指挥官与领导者
Flag of Sweden.svg 瑞典國王古斯塔夫二世
Flag of Electoral Saxony.svg 薩克森選侯約翰·喬治一世
Flag of Sweden.svg 古斯塔夫·霍恩
Flag Germany Emperors Banner.svg 约翰·蒂利
Flag Germany Emperors Banner.svg 戈特弗里德·冯·帕本海姆
兵力
瑞典 23500
薩克森 18000(開戰後逃陣)
31300
伤亡与损失
3500 瑞典傷亡, 2000 薩克森陣亡 7600 陣亡
6000 被俘
12400 逃陣
3000 兩天追擊後被俘

兩百年後,一個為古斯塔夫而起的紀念碑在古戰場上樹立了起來,因為他的勝利保證了歐洲宗教自由的基礎。雖然布拉格和約建立的制度(國教制)創造了持續的衝突,而且個人的宗教自由直到拿破仑時期才有所改善,但古斯塔夫的勝利邁出了達到宗教和平和穩定的第一步。在古斯塔夫的塑像下寫著:

這次勝利證明了古斯塔夫為一位偉大的戰術師,致使了許多新教德意志諸侯同盟瑞典一起對抗由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斐迪南二世所令導的德意志天主教聯盟

目录

古斯塔夫的軍隊改革编辑

于1611年登基後,古斯塔夫在波蘭普魯士的征戰中取得了一定的優勢。但運用著傳統的Tercio陣(長槍方陣+火槍手)和龍騎兵使他在波蘭和沙俄重騎兵的衝鋒下偶然吃過敗仗。在短暫和談之後,古斯塔夫決定實施改革。主要的變革是他放棄了Tercio陣並運用了一種長方型,更薄但更機動的陣形。後排的火槍手在傳統的Tercio陣中因密集的排列(十排或以上)而未能被有效地運用到。古斯塔夫的長方陣只有六排,被稱為線型陣。線型陣的基本原理直到二戰前才被現代軍械的運用而淘汰。在Tercio陣中火槍手保護長槍方陣的兩翼,但古斯塔夫把火槍手放在陣前由長槍保護他們的兩翼。Tercio陣中一般的長槍對火槍比例是2:1,但古斯塔夫的線型陣是3:2甚至有時1:1,給于瑞典部隊更強的遠距離火力。運用著同樣的火力原則,古斯塔夫把輕砲和部隊混編在一起(或稱步兵砲 - 機動,輕型的三磅彈銅砲,一些認為這是世界上第一支陣地砲兵隊)。這樣一來,不像傳統的陣法那樣把砲兵全部停在戰場正中央,部隊無論在哪裡都可得砲兵支持。當敵方靠近時,運用霰彈可以解剖敵方陣形;遠距離時,滾彈的實心彈一樣威力巨大。騎兵不再在陣地兩翼獨自作戰,但和步兵混和起來,這樣一來騎步兵護相保護。火槍手消耗敵方衝鋒的騎兵,較薄的長槍陣仍能有效地保護陣形,龍騎兵同時可以短兵相接和反攻,發揮各兵種最大的作用。古斯塔夫的改革是混合兵力戰術最早的先驅之一。這些改革也給予了古斯塔夫更高的機動性。更薄的線型陣很容易轉向,這是由長槍兵為主體的方陣在戰鬥中基本做不到的。在變陣能力上,後人中只有拿破侖得到了同樣的贊譽。

戰前编辑

部隊合成编辑

戰鬥编辑

戰後编辑

參看條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