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希尔德·利瓦伊(德語:Hilde Levi,1909年5月9日-2003年7月26日),拥有德国丹麦双重国籍的物理学家,曾率先在生物和医药领域使用放射性同位素,也就是知名的放射自显影术英语Autoradiography放射性碳定年法。退休后,她转而从事科学史研究,写作并出版了诺贝尔化学奖得主乔治·德海韦西的传记。

希尔德·利瓦伊
Hilde Levi.jpg
希尔德·利瓦伊
出生 (1909-05-09)1909年5月9日
德国法兰克福
逝世 2003年6月5日(2003-06-05)(94歲)
丹麦哥本哈根
居住地 丹麦哥本哈根
国籍  德國
 丹麥
母校 慕尼黑大学
柏林大学
知名于 放射性碳定年法放射自显影术英语Autoradiography
科学生涯
研究領域 物理学
机构 凯撒·威廉研究所英语Kaiser Wilhelm Institute(1932–1934)
尼爾斯·波耳研究所(1934–1943)
文纳—格伦实验生物学研究所(Wenner-Gren Institute for Experimental Biology,1943–1945)
动物生理学实验室(Zoo Physiological Laboratory,1945–1979)
尼耳斯·玻尔文献馆(Niels Bohr Archive,1979–2003)
博士導師 汉斯·贝特
其他学术顾问 彼得·普林斯海姆
弗里茨·哈伯

利瓦伊出生在法兰克福一个不信教的犹太人家庭。1929年進入慕尼黑大学就讀,随后在柏林凯撒·威廉研究所英语Kaiser Wilhelm Institute进行博士研究,完成有关碱金属卤化物光谱的论文。1934年她得到博士学位,此前纳粹党已经控制了德国,在反犹政策下,犹太人无法出任任何学术职务。她不得不转投丹麦。之后在哥本哈根大学尼爾斯·波耳理论物理研究所找到了一份工作。其间,她与詹姆斯·弗兰克和乔治·德海韦西合作,发表了多篇有关放射性物质在生物学方面应用的论文。

1943年9月,纳粹开始追捕丹麦裔犹太人,利瓦伊逃往瑞典,她在當地协助文纳—格伦实验生物学研究所的约翰·伦斯特伦(John Runnström)进行科研工作。战后,她回到丹麦哥本哈根的动物生理学实验室。1947至1948年,她在美国学习了新发现的放射性碳定年法和放射自显影术,并将两项技术引入欧洲。1979年,她从动物生理学实验室退休,但继续在尼耳斯·玻尔文献馆工作,收集整理德海韦西的论文,最终发表了一部他的传记。

目录

早年生活编辑

1909年5月9日,希尔德·利瓦伊生于德国法兰克福[1]。父亲名叫阿道夫·利瓦伊(Adolf Levi),是一家金属公司的销售经理,母亲名为克莱拉(Clara,原姓赖斯,即Reis),是一位印刷工人的女儿。她还有一个哥哥,名叫埃德温(Edwin)。幼年时期,利瓦伊显示出了音乐天赋,很早便学会了钢琴。夏天的时候,她会去巴伐利亚找同辈表亲们,在那里一同听理查德·施特劳斯伊丽莎白·舒曼英语Elisabeth Schumann等音乐家的演出[2]:267

虽然都是犹太人,利瓦伊的家庭并不信犹太教,因此也不算当地犹太社区的一员[2]:267。但当利瓦伊入小学时,信仰却被列为犹太教。宗教训练在学校是强制性的,因此她必须与当地的一位拉比一同上宗教课。这当即引发了她的反感,她告诉父母不愿再上这类课,并由此开始排斥宗教[2]:269

高中阶段,利瓦伊决心要当科学家。在高中的最后一年,她专心于一项有关光谱和摄影术的物理研究,项目也成了她后来的毕业设计(Oberreal Abiturium)。那年,她也是毕业班里唯一一个大学主修物理的女生。1928年4月毕业之后,父亲送她去英国生活了六个月,一面学英语,一面修养良好的举止[2]:271

科研经历编辑

大学阶段编辑

1929年,利瓦伊入读慕尼黑大学,在那里听了不少阿諾·索末菲的讲座课程。博士阶段,她收到柏林凯撒·威廉物理化学和电化学研究所英语Kaiser Wilhelm Institute for Physical Chemistry and Electrochemistry的录取,在这里与后来的恋人,当时作为导师的汉斯·贝特合作,并向他学习分子光谱学[3]。1932年至1934年间,在彼得·普林斯海姆(Peter Pringsheim)和弗里茨·哈伯的指导下,她完成了有关碱金属卤化物光谱的论文[1]。1934年,她获得了由柏林大学授予的博士学位[2]:271-5[4]:779

纳粹时期编辑

然而在1934年之前,纳粹党已经在德国上台,利瓦伊的几位导师均被迫流亡,犹太人更是不得担任学术职位。国际大学妇女联合会英语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University Women在丹麦的分支帮助她在哥本哈根大学尼尔斯·玻尔理论物理研究所找到了一份职位[1]詹姆斯·弗兰克当时也从德国逃难而来,尼尔斯·玻尔便询问他是否认识利瓦伊,又是否愿意收她作助理。弗兰克答复称他并不认识利瓦伊本人,但他了解后者的论文,并对这篇论文评价甚高[2]:276

1934年,利瓦伊与物理学家汉斯·贝特订婚[2]:266,此前两人已相知9年[2]:70-5。然而贝特的母亲,虽同为犹太人,却因利瓦伊的犹太身份而极力反对这桩婚事,在婚礼即将举行的前几天,贝特解除了婚约[5][2]:275。此举震惊了弗兰克和玻尔;贝特虽然同为杰出的物理学家,自此却再也没有受邀进入尼尔斯·玻尔研究所,直至二战结束[2]:279。利瓦伊其后一生未婚,但与来访研究所的不少物理学家都成为了好友,包括奥托·弗里施乔治·普拉切克英语Georg Placzek鲁道夫·佩尔斯莱昂·罗森菲尔德愛德華·泰勒维克托·魏斯科普夫[2]:276

利瓦伊起先与詹姆斯·弗兰克合作[6],发表了两篇有关叶绿素荧光现象的论文。1935年,弗兰克离开丹麦远赴美国[7]。她转而协助匈牙利物理化学家乔治·德海韦西。当时感生放射性刚刚发现,这一现象,连同由此产生的短寿命放射性核素,都为放射性物质在生物学上的应用打开道路,她和德海韦西的研究正专注于此,其间两人也合作发表多篇论文。1938年,柏林大学撤消了她的博士学位。1940年4月,德国占领丹麦。1943年9月起,纳粹开始追捕丹麦籍犹太人,利瓦伊成了数千位逃往瑞典的犹太人中的一员。她随后加入文纳—格伦实验生物学研究所,为生物学家约翰·伦斯特伦工作,直至战争结束[1]

二战之后编辑

二战结束,德海韦西选择留在瑞典,玻尔则决定放弃生物学研究,转而专精物理。利瓦伊回到丹麦哥本哈根,加入动物生理学实验室,与生物学家奧古斯特·克羅合作进行科研[1]。1947至1948年间,经由玻尔、德海韦西和弗兰克三人的推荐,美国大学妇女联合会英语American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Women资助利瓦伊在芝加哥大学进行为期一年的学术科研活动[8]。其间,她跟随威拉得·利比教授,并学到了后者新发明的放射性碳定年法[2]:277。在罗彻斯特大学美国原子能委员会工作期间,她还进一步发展了另一项新技术,即放射自显影术英语autoradiography[9]

回到丹麦之后,她在丹麦国家博物馆工作,帮助他们建设碳定年的仪器。1951年,设备投入测试。随后测定出了格劳巴勒人英语Grauballe Man(1952年在哥本哈根附近沼泽发现的一具男尸[10])的年份[1][11]。而放射自显影术则被芬森实验室英语Finsen Laboratory用于研究二氧化钍造影劑对人体的影响。1952年至1970年,利瓦伊担任丹麦国家健康委员会(Danish National Board of Health)顾问[1]。1960年起,她在哥本哈根大学以讲师身份讲授课程[12]

晚年经历编辑

1979年,利瓦伊从动物生理学实验室退休,又在尼尔斯·玻尔文献馆继续工作,专注收集早年一同共事过的德海韦西的论文。1985年,她发表了一部德海韦西的传记。作为后者长期的合作伙伴,利瓦伊没有细述这位诺贝尔奖得主的科研成就,而更多地描绘了他的内心世界和复杂个性[13]。同年,她在哥本哈根市政厅组织了“玻尔百年诞辰纪念展”(Niels Bohr Centennial Exhibition)。2001年,她收到柏林洪堡大学的邀请,出席针对1933年被驱逐的犹太学生的纪念活动[1]。2003年7月26日,希尔德·利瓦伊逝世于丹麦哥本哈根[14]

参考来源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Vogt, Annette B. Hilde Levi. Jewish Women's Archive. 2005 [2014-07-24] (英语).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Schweber, Silvan S. Nuclear Forces: The Making of the Physicist Hans Bethe.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12. ISBN 0-674-06587-5. OCLC 758383322 (英语). 
  3. ^ Interview of Hilde Levi by Charles Weiner on October 28, 1971. Niels Bohr Library & Archives, American Institute of Physics. [2014-07-26] (英语). 
  4. ^ Marilyn Bailey Ogilvie, Joy Dorothy Harve. The Bi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Women in Science: L-Z. Taylor & Francis. 2000. ISBN 9780415920384 (英语). 
  5. ^ Frank Close. Physics: A shining life. Nature. 2012年6月, (486) [2014-07-27]. doi:10.1038/486468a (英语). 
  6. ^ Jost Lemmerich. Science and Conscience: The Life of James Franck.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1: 211. ISBN 9780804763103 (英语). 
  7. ^ Pais, Abraham. Niels Bohr's Times, In Physics, Philosophy and Polity. Oxford: Clarendon Press. 1991: 386. ISBN 978-0-19-852049-8 (英语). 
  8. ^ Justine Rothbart. From Nazi-Occupied Denmark to the Labs of 4 Nobel Laureates. AAUW. [2014-07-26] (英语). 
  9. ^ Levi, Hilde; Boyd, George A. Carbon 14 Beta Track Autoradiography. Science. 1950-01-20, 111 (2873): 58–59. Bibcode:1950Sci...111...58B. JSTOR 1677104. doi:10.1126/science.111.2873.58 (英语). 
  10. ^ Karen E. Lange. Tales from the Bog. National Geographic. 2007年9月 [2014-08-01] (英语). 
  11. ^ Aaserud, Finn. Hilde Levi: Obituary August 2003. Niels Bohr Archive. 2003-08 [2014-07-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4-04-28) (英语). 
  12. ^ Reinhard Rürup, Michael Schüring. Schicksale und Karrieren: Gedenkbuch für die von den Nationalsozialisten aus der Kaiser-Wilhelm-Gesellschaft vertriebenen Forscherinnen und Forscher. Wallstein Verlag. 2008: 257. ISBN 9783892447979 (德语). 
  13. ^ Lily E. Kay. George de Hevesy. Life and Work by Hilde Levi. History and Philosophy of the Life Sciences. 1988, 10 (2): 390–392 (英语). 
  14. ^ „Ich hatte so furchtbare Angst vor dem Examen“. [2014-07-26] (德语).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