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庾袞(?-?),叔褒穎川鄢陵人。是晉朝隱士,一生未有出仕,而以其品德及行為得到眾人親附信賴。而他的侄兒庾亮兄弟都在東晉朝中歷任高位,侄女庾文君則是晉明帝皇后

生平编辑

庾袞為人勤儉好學,對親人亦以孝見稱。庾袞的父輩人物後多都任官,高貴顯赫,就只有其父堅持貧苦簡約。而庾袞亦親手耕作,以供給一家所需。庾袞因為欣賞鄰居褚德逸善待親人,到老仍然不改,故每次見面都會向其下拜;後來,庾袞曾與眾兄長去拜訪同郡人陳準陳徽兄弟,眾兄長們都對陳母下拜,但只有庾袞不拜。陳徽問他,他就答:「不知為甚麼要拜。拜別人的親人,即代表自己也被視為同於別人的兒子了,有這麼重的意義,袞怎能輕易做。」最終也沒有拜。陳準兄弟見此感歎:「古時有亮直的人,你很接近了。你若果在朝中,是社稷之臣了!你若果掌兵,遇上大事,誰能夠動搖你!現在正值徵聘人才為官,你實在適合呀。」接著庾袞得鄉人舉薦,州郡亦徵命他,獲察孝廉、舉秀才,但他都堅持不受,當世就給了他「異行」的稱號。

元康末年,潁川太守召庾袞為功曹,庾袞卻穿上下人的衣服,以鐵鏟當手扙,拿著斧頭,不等車就起行了,自請做下人力役。太守特地派車去迎接,但庾袞一直辭讓,堅持要徒步入郡城。迎接者只好逼庾袞登車,直接送他到功曹的官舍處。不過,庾袞隨後就召了自己的車到來,不住官舍而住在車上,雖然外表恭敬,但流露著不可動搖的神色。穎川太守知道庾袞是不會屈服的了,感歎道:「不平凡的士人呀,我哪能夠令他降屈呢!」於是以厚禮送了他歸家。

永寧元年(301年),齊王司馬冏等諸王起兵討伐篡位稱帝的趙王司馬倫,司馬倫派了諸將外出抵抗,其中張泓就至陽翟,並掠奪當地,庾袞就帶著其家族以及其他異姓鄉人逃到禹山避亂自保。這些人安定既久,根本未經歷過戰禍,眾士人就推了庾袞為主,庾袞亦與眾人約誓,定下「無恃險,無怙亂,無暴鄰,無抽屋,無樵採人所植,無謀非德,無犯非義,勠力一心,同恤危機」的規定;接著又修築防禦工事,建塢堡,斷絕小路,又對人們作出評核,因他們的才能而安排適當的工作及物資器材,各盡所能。庾袞又以身作則,致令所有人的遵守禮法,長幼都表現切合其身份的禮儀態度,亦改了眾人的缺點。後有賊匪來攻,庾袞又親自統領士兵,行陳齊整,裝備充足地準備好作戰;賊匪試圖挑戰,但眼見庾袞守軍堅守不動,軍容嚴整,於是被逼撤退,這種事更發生過三次。庾袞成功保護了塢堡眾人,亦因而獲眾當時人稱許他是《論語》中「臨事而懼,好謀而成」的一類人。

司馬冏雖擊敗司馬倫,迎晉惠帝復位,但執政期間貪圖逸樂,長期都不上朝,這令庾袞對晉朝的未來感絕望,帶著妻兒隱居於林慮山,當成是新的故鄉。一年後,林慮的人都歸附他,稱他是「庾賢」。不過,後來石勒進攻林慮,一眾父老就謀求轉往大頭山,憑著該山的險峻及山上古人遺跡而自保。永興元年(304年),晉惠帝被張方所逼西遷長安,而庾袞也帶著眾人走到大頭山,並在山下耕田。在穀物還未成熟時,庾袞吃樹木果實,服食礦石藥品,令眾人安下心來,有在當地終老的志向。在秋收之時,庾袞在與兒子庾怞下山時因目眩而失足墮崖身亡,眾人聞其死訊十分傷心。

性格特徵编辑

咸寧年間發生疫病,庾袞有兩個哥哥死了,還有一個哥哥庾毗病重危殆。面對如此嚴峻的疫情,父母就帶著庾袞一眾弟弟出走避疫,只有庾袞留下來。庾袞仍盡心照料病重的庾毗,晝夜不眠,亦多次摸著亡者的靈柩表達哀悼。這樣個了百多日,庾袞竟然沒有患上疫病,而疫情亦而消退,連庾毗的病都好了。原本出去避疫的人都漸漸回來,而父老都對庾袞:「這人多麼特別!堅持常人不能堅持的,做常人不能做的,寒冬過後見不會凋謝,才開始懷疑這疫病其實不會互相傳染。」

庾袞父親堅持貧苦儉約,而他死後為供養母親就開始織竹筐售賣賺錢。母親見他為自己這麼勤苦,曾和他說:「現在我也沒甚麼要吃了。」但庾袞答:「連母親也吃不好,袞還將如何立足於世!」令母親大為感動;至母親去世後,庾袞也在其墓側住下來為其守喪。庾袞曾被父親告誡別過量喝酒,到後來每當喝醉後都自責:「我沒理先父的告誡,還怎能教訓別人。」接著就在父親墓前杖打自己三十下。其家墓園有次被人砍了柏樹,沒有人知是誰幹的,而庾袞就召集鄰居到墓前自責自己德行不夠令此事發生,眾人聽後為其感動涕泣,而以後這種砍樹之事亦再無發生。

庾袞行事勤勉恭謹,和弟子立籬笆時也要他們跪著取木條。有人說:「現在避世隱居,先生為何還這樣過分著重恭敬?」庾袞則稱有君子之志,其操行並不會因狀況而改易。而他亦堅持貧苦,其妻荀氏和繼室樂氏原來都是官家女兒,生活富足,出嫁後也安於拋棄物質,與庾袞過貧苦生活,亦相見如賓。有一年發生饑荒,都沒米飯吃,於是他的多個門人都曾拿飯過來送給他,但庾袞每次都說他已用膳了,他們都不敢強逼。而收割麥子的時候,庾袞會帶著諸子等待收割都完成後才到田中拾掉下的麥穗,不過和他們一樣的人其實還有很多,庾袞會待別人先拾。而拾時他們都只直線走,也不搶拾側面的麥,只是跪著向前一直拾一大把,但也能拾到很多。而與其他人上山拾橡果時也故意讓人走容易走的區域,自己走難的;並分長幼次序,為求不違禮法。

庾袞亦厚待並教導年輕失去父母的子姪們,外甥郭秀因為這樣而比其他子姪優先獲得衣食用品;亡兄之女庾芳出嫁前又準備了荊棘及蘆葦造的打掃工具,召集一眾子姪到堂上,當面送給她並下教,要她出嫁後堅持為婦之道。另庾袞又將舊屋送給大哥之子庾賡庾翕,而庾翕後來未結婚就去世了,庾袞痛心他年紀小小就喪父,長大後未娶妻又死了,於是摸著靈柩傷心號哭,路過聽見的都被其感染哭起來。

家庭编辑

编辑

  • 庾怞
  • 庾蔑,東晉侍中。
  • 庾澤
  • 庾捃

编辑

  • 庾願,庾蔑子,安成太守
  • 庾姚,庾蔑女,嫁桓沖[1]

參考資料编辑

  • 《晉書·孝友·庾袞傳》
  1. ^ 《世說新語·仇隙》註引《桓氏譜》:「桓沖後娶潁川庾蔑女,字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