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齊王司馬冏(3世紀-303年1月27日),景治,是西晉八王之亂中其中一王。晉文帝司馬昭次子齊獻王司馬攸之子,生母賈荃是惠帝皇后賈南風的異母姊姊(賈充元配李婉所生二女之長者[1])。

生平编辑

繼承父位编辑

其父司馬攸是司馬師景獻羊皇后的養子,性格溫雅,早有賢名。王太后臨死時,告誡晉武帝不可加害。佞臣屢次阻其輔政,且欲使出外,至於被其親兄晉武帝視為心腹之患。當司馬攸病重時,武帝不信,派遣太醫診候,皆言無病。及至司馬攸,武帝往臨喪,司馬冏哭訴父親的病爲太醫所誣諂,司馬炎下詔即誅殺太醫更以司馬冏爲嗣。

元康年間,拜散騎常侍,領左軍將軍、翊軍校尉。趙王司馬倫密與相結,利用司马冏的母亲贾荃与贾后有仇,派他入殿廢賈后為庶人。贾后惊道:“卿何为来!”司马冏说:“有诏收后。”贾后说:“诏应该是由我发出的,你奉的是什么诏?”又问司马冏:“起事者谁?”司马冏答:“梁王(司马肜)、赵王。”司马伦矫诏赐死贾后,司马冏以功績遷為游擊將軍。但司馬冏並不滿意此地位而有恨色。孫秀察覺,兼且忌憚司馬冏,改遷爲平東將軍假節,鎮守許昌

八王之亂编辑

當司馬倫篡位後,遷為鎮東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希望以恩寵安定司馬冏。

司馬冏因見眾人對司馬倫心存怨望,便圖謀誅殺司馬倫

三月,司馬冏起兵反司馬倫,成都王司馬穎、河間王司馬顒、常山王司馬乂等支持響應。司馬冏軍初失利,堅壘自守。當成都王司馬穎軍破司馬倫軍於黃橋,司馬冏即出軍反攻,司馬倫兵敗。晉惠帝復位,司馬冏率甲士數十萬入洛,威震京都。晉惠帝就拜司馬冏大司馬,加九錫之命,備物典策以輔政。司馬顒司馬穎二王被封高爵,擁兵自重。

因司马冏起兵,司马伦将司马冏的哥哥们东莱王司马蕤、北海王司马寔下狱,几乎处死。司马冏率众入洛阳,司马蕤在路上迎接,司马冏不立即相见。司马蕤生性凶残,好嗜酒,先前就曾数次凌辱司马冏,司马冏因他是自己兄长而包容他。此事后,司马蕤愤然说:“我受你株連幾乎死去,想不到你竟全無兄弟之情!”

失敗身死编辑

司馬倫死後,司馬冏攬政權後不可一世、卻沒有大志,沉醉於酒色之中,不去朝見惠帝、欠缺臣下之禮,儼然當自己是皇帝。

他任司马蕤为散骑常侍,加大将军、领后军、侍中特进,增邑满二万户。司马蕤向司马冏请求开府,司马冏说:“武帝子吴王、豫章王尚未开府,你应该在他们之后。”司马蕤因此愈发怨恨,秘密上表司马冏专权。永宁元年(301年)六月,司马蕤与左卫将军王舆谋废司马冏,八月事败后,司马蕤被废为庶人,徙居上庸,王舆被灭族。当月,司马冏指使上庸内史陈锺秘密杀死司马蕤。

翊軍校尉李含到長安,詐稱受到皇帝密詔,要河間王司馬顒攻打司馬冏。太安元年(302年)十二月司馬顒經一番利害考量後答應,上表陳述司馬冏的罪狀。興兵討伐首都洛陽,聲稱與當時駐軍在洛陽的長沙王驃騎將軍司馬乂為內應。司馬冏得知消息,派遣其將董艾攻襲司馬乂,司馬乂連同其黨羽百多人,乘車飛奔皇宮,以奉天子的名義攻打司馬冏府第,火燒諸觀閣及千秋、神武門,連戰三日,司馬冏戰敗被斬于閶闔門外[2]

其兒子淮南王司馬超[3]、廣陽王司馬冰[4]、濟陽王司馬英被囚禁於金墉城,司馬冏黨羽多人被夷三族。司馬冏一黨由此滅亡。司馬冏被暴首尸於西明亭三日,沒有人敢收斂。最後其故掾屬荀闓等上表乞求殯葬才獲准。

身後事宜编辑

因司马冏请求,其子司马几出继司马冏堂兄弟燕王司马机,为燕王。司马冏败亡后,燕国国除。

永興初年,晉惠帝立詔以司馬冏輕陷重刑,以前的功勛不適宜煙沒,乃特赦其三子司馬超、司馬冰、司馬英歸回府第。封司馬超爲縣王,繼祀司馬冏,歷任員外散騎常侍。

永嘉中,晉懷帝下詔,重述司馬冏唱義元勛,還贈大司馬,加侍中、假節,追齊武閔王

永嘉之亂時,司马冏诸子均與懷帝一同被前趙劉聰俘虏,司马冏因此没有后嗣。太元年间,皇帝下诏以南顿王司马宗的孙子司马柔之袭封齐王,延续司马攸和司马冏的祭祀。

評價编辑

  • 《晉書》:「冏名父之子,唱義勤王,摧偽業于既成,拯皇輿於已墜,策勳考績,良足可稱。然而臨禍忘憂,逞心縱欲,曾不知樂不可極,盈難久持,笑古人之未工,忘己事之已拙。向若采王豹之奇策,納孫惠之嘉謀,高謝袞章,永表東海,雖古之伊、霍,何以加焉!」「偉哉武閔!首創宏謨。德之不建,良可悲夫!」

參考文獻编辑

  • ^ 參《晉書》司馬冏見賈后情狀
  • ^ 《宋書·五行志·五》:「永甯元年十二月甲子,有白頭公入齊王冏大司馬府,大呼『有大兵起,不出甲子旬』,冏殺之。明年十二月戊辰,冏敗,即甲子旬也。」《晋書·五行志下》同
  • ^ 本傳誤作「淮陵王」,按時淮陵王為司馬漼,當從《晉書·惠帝紀》作「淮南王」
  • ^ 出繼樂安平王司馬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