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李婉 (?年-?年),字淑文[1]西晉女作家。李豐之女,權臣賈充妻。

目录

生平编辑

賈充最初娶李豐之女李婉為妻,李婉淑美有才行,生二女賈荃、賈濬,然而其父李豐因參與謀廢司馬師,改以夏侯玄輔政事,遭到誅殺,連帶使李婉被迫流徙,與其夫有《與妻李夫人聯句》。晉武帝即位後,大赦天下,李婉得以回京,當時賈充已另娶郭槐,武帝特准賈充置左右夫人,讓李婉、郭槐皆為正妻,賈充的母親柳氏也希望媳婦快點回來。但郭槐卻深感不滿,認為自己才是輔佐賈充成就事業的人,李婉不應和她平起平坐。賈充也因畏懼郭槐,辭讓了准置兩夫人的詔書。當時賈荃為齊王司馬攸妃,希望父親與郭槐離婚,迎回李婉,但賈充拒絕,只將李婉安置於永年里,不相往來,無論賈荃、賈濬如何哀求,賈充皆不理會。[2]

郭槐因派人賄賂說服皇后楊豔,得以將女兒賈南風送入宮中為太子妃。起初郭槐曾有意拜訪李婉,賈充因知郭槐不如李婉,便阻攔她前往。直到賈南風為太子妃後,郭槐盛裝往李婉住處,才剛見李婉出迎,竟為其氣勢所懾,不自覺的屈身向她行禮,後將此事告訴賈充,賈充言不是早就跟妳說了嗎?[3]從此每當賈充外出,郭槐便派人尋找,深怕賈充前去與李婉相會。[4]

賈充之母臨終時,賈充問其母有什麽話要對他說,柳氏說:“我教汝迎李新婦尚不肯,安問他事!”遂不再言語。[5]

賈充逝世後,賈充與李氏的二位女兒欲將賈充與其母合葬,但賈南風不允許,直到賈南風被廢後,才得以合葬。[6]

作品编辑

李婉徙樂浪時,遣二女《典式》八篇,[7]亦有《女訓》行於世。[8]另著有《典戒》[9][10]。有文集一卷(《隋書經籍志注》)傳於世。李婉此集已經亡佚,所以現在無法得知其收錄作品的具體情況。

生卒推測编辑

陸侃如《中古文學系年》根據其父與其夫的生卒年大致推測李婉的生卒年約為(225—280)。

家庭编辑

编辑

  • 李豐,馮翊東縣(今陝西大荔)人,在曹魏官至中書令。

编辑

编辑

  • 賈褒,賈充及李婉的長女,一名荃。嫁齊王司馬攸
  • 賈裕,賈充及李婉的次女,一名濬。

參考資料编辑

  1. ^ 劉孝標註引《婦人集》曰:“充妻李氏,名婉,字淑文。”
  2. ^ 《晉書/卷040》:初,充前妻李氏淑美有才行,生二女褒、裕,褒一名荃,裕一名浚。父豐誅,李氏坐流徙。後娶城陽太守郭配女,即廣城君也。武帝踐阼,李以大赦得還,帝特詔充置左右夫人,充母亦敕充迎李氏。郭槐怒,攘袂數充曰:「刊定律令,為佐命之功,我有其分。李那得與我並!」充乃答詔,托以謙沖,不敢當兩夫人盛禮,實畏槐也。而荃為齊王攸妃,欲令充遣郭而還其母。時沛國劉含母,及帝舅羽林監王虔前妻,皆毌丘儉孫女。此例既多,質之禮官,俱不能決。雖不遣後妻,多異居私通。充自以宰相為海內準則,乃為李築室於永年裏而不往來。荃、浚每號泣請充,充竟不往。
  3. ^ 《世說新語》:郭氏語充:「欲就省李。」充曰:「彼剛介有才氣,卿往不如不去。」郭氏於是盛威儀,多將侍婢。既至,入戶,李氏起迎,郭不覺腳自屈,因跪再拜。既反,語充,充曰:「語卿道何物?」
  4. ^ 《晉書/卷040》:及初,槐欲省李氏,充曰:「彼有才氣,卿往不如不往。」及女為妃,槐乃盛威儀而去。既入戶,李氏出迎,槐不覺腳屈,因遂再拜。自是充每出行,槐輒使人尋之,恐其過李也。
  5. ^ 《晉書/卷040》:及將亡,充問所欲言,柳曰:「我教汝迎李新婦尚不肯,安問他事!」遂無言。
  6. ^ 《晉書/卷040》:及充薨後,李氏二女乃欲令其母祔葬,賈後弗之許也。及後廢,李氏乃得合葬。
  7. ^ 《世說新語・賢媛篇》劉孝標註引《婦人集》曰: “李氏至樂浪,遺二女《典式》八篇。”
  8. ^ 《世說新語》:賈充妻李氏作女訓,行於世。
  9. ^ 宗懍《荊楚歲時記》引“賈充李夫人《典戒》雲像瑞圖金勝之形,又取像西王母戴勝也”
  10. ^ 《太平御覽卷三十·時序部十五》引《荊楚歲時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