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朗西斯·格特鲁德·麦吉尔

加拿大法医专家、医学家

弗朗西斯·格特鲁德·麦吉尔(英語:Frances Gertrude McGill,1882年11月18日-1959年1月21日)是加拿大法医病理学家犯罪学家细菌学家过敏学家兼过敏专科医师,因推理能力和名望人称“萨斯喀彻温省歇洛克·福尔摩斯[1]。她对加拿大警务在法医病理学领域的发展影响举足轻重,并因对该领域的了解享誉全球。

弗朗西斯·格特鲁德·麦吉尔
Frances Gertrude McGill working in laboratory.png
出生弗朗西斯·格特鲁德·麦吉尔
(1882-11-18)1882年11月18日
曼尼托巴省明尼多萨
逝世1959年1月21日(1959歲-01-21)(76歲)
曼尼托巴省温尼伯
国籍加拿大
母校曼尼托巴大学
职业法医病理学家犯罪学家细菌学家过敏学家、过敏专科医师
知名于在加拿大警务中率先采用法医病理学
亲属

麦吉尔1915年从曼尼托巴大学毕业并获医科学位,随后迁居薩斯喀徹溫省,先后出任该省细菌学家和病理学家。她同皇家加拿大騎警及地方警察密切合作三十余年,推动建立第一个皇家加拿大骑警法医实验室并亲自执掌三年,还用法医检测手法培训骑警队新人。麦吉尔1946年退休,但加拿大司法大臣很快又任命她担任皇家加拿大骑警名誉外科医生,此前该警队还极少有女子加入。此后麦吉尔继续担任骑警队顾问,直至1959年辞世。

除病理学工作外,麦吉尔还开办私人诊所诊治过敏病症。她是公认的过敏检测专家,萨斯喀彻温省各地医生都将病人转诊给她。麦吉尔还是加拿大科学与工程名人堂成员,萨斯喀彻温省北部某湖泊在她去世后得名麦吉尔湖,以示纪念。

早年经历和教育编辑

 
麦吉尔一家四个孩子1885年的合影,从左至右分别是:哈罗德、赫伯特、玛格丽特(婴儿)和弗朗西斯

1882年11月18日[2][3][注 1],弗朗西斯·格特鲁德·麦吉尔在曼尼托巴省明尼多萨Minnedosa)出生[5][6]。父亲爱德华·麦吉尔(Edward McGill)1819年随家人从爱尔兰移民加拿大,母亲亨利埃塔·威格莫尔(Henrietta Wigmore)也有爱尔兰血统[4]:xviii。威格莫尔曾是教师,一度環遊世界并到新西兰教书,后来返回加拿大。爱德华积极参与地方政治和农业学会,在明尼多萨当邮政局长。两人共有四个孩子,弗朗西斯排名第三,两个哥哥分别叫赫伯特(Herbert)和哈罗德(Harold),妹妹叫玛格丽特(Margaret)。[3]哈罗德长大后行医济世,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部队医官,玛格丽特当护士并加入加拿大陆军医疗队[4]:xvii-xviii。1900年中期,弗朗西斯的父母在县上赶集时误饮不洁水源后患上伤寒[7][3],两人都在9月去世,前后相隔不到十天,弗朗西斯此时还只有17岁。长兄赫伯特成为顶梁柱,坚持经营家中农场直到弟弟妹妹完成基础教育[3]

麦吉尔在温尼伯師範學校学当教师,同时在暑期班教书为继续深造存钱[2][5]。她曾考虑当律师,但最后决定学医[5][8],大部分学费来自奖学金[4]:xix。1915年,麦吉尔从曼尼托巴大学毕业并获医科学位,同时获得代表最高学术地位的哈奇森金质奖章[9][10]、院长奖和外科知识奖[8]。该校此前还很少有女学生从医科毕业[2]。麦吉尔在温尼伯总医院见习,随后进入曼尼托巴省实验室攻读研究生课程[9],完成病理学培训[3]

事业编辑

 
1917年的弗朗西斯·格特鲁德·麦吉尔

细菌学家编辑

麦吉尔逐渐积累細菌學领域专业知识[5],于1918年受命担任萨斯喀彻温省卫生部省级细菌学家[9]。她迁居里贾纳上班,新办公室和实验室设在萨斯喀彻温省议会大厦。同年十月,她负责控制1918年流感大流行在该省的疫情,很快就和同僚为省内六万多居民接种疫苗。[11]:5-7此外,麦吉尔还为第一次世界大战归国将士治疗性病[7]

病理学家编辑

1920年,麦吉尔当上萨斯喀彻温省级病理学家,1922年已执掌省病理实验室[2][9]。她此时主要处理死因可疑的案件,与该省警队和皇家加拿大騎警密切合作。调查工作需要她经常出差,一年最多达43趟[8],有时需乘雪上摩托车狗拉雪橇水上飞机前往犯罪现场[9],甚至有一次进入北極圈[8]

麦吉尔以熟练和细致的犯罪學职业素养身名远播[9],赢得“萨斯喀彻温省歇洛克·福尔摩斯”的美名[8][5],警队人员亲切地尊称她“博士”[7][12]:200。据称,她的座右铭是“像男人一样思考,若淑女般行动,如狗般辛勤工作”[5]。虽说工作内容有时令人反感,但她不失幽默[5],走上法庭时更是言简意赅的有力证人[8]。麦吉尔出庭作证期间多次遇到萨斯喀彻温省青年辩护律师、日后当上加拿大總理约翰·迪芬贝克,意志都很坚定的两人经常唇枪舌剑,麦吉尔曾在庭审期间回答:“迪芬贝克先生,你提出理智的问题,我就会给予理智的回答”[13]

皇家加拿大骑警专员詹姆斯·豪登·麦克布赖恩James Howden MacBrien)和斯图尔特·伍德Stuart Wood)的年度报告都称赞麦吉尔对待工作坚持不懈、表现杰出[14][15]。20世纪30年代加拿大深陷大萧条,麦吉尔在资源和人员大幅缩减的情况下继续工作。1933年,她把正常情况下需耗费至少12.2万美元的测试工作成本控制在不到1.7万美元。[11]:39

麦吉尔周末和夜间不计薪酬自愿加班数百小时,协助皇家加拿大骑警创建第一个官方法医检测实验室,1937年开始正式运作,但上级官员没有任命经验丰富的麦吉尔执掌[11]:127。实验室成立后,麦吉尔的法医病理学工作大幅减轻[16],此后几年她主要关注其他项目,如开发脊髓灰質炎血清,研究过敏病症。她在过敏测试领域的专业素养赢得普遍认可,萨斯喀彻温省各地医生开始把病人转诊给麦吉尔。面对越来越多的诊治需求,她聘请助理并在自家公寓开办私人过敏诊所,日常上班之余提供诊疗服务。[11]:129–131

1942年11月17日,麦吉尔从省级病理学家职位退休[17],至此她共计完成6.4万余次实验室检测[18]。她继续经营过敏诊所,但每周只工作两天,投入更多时间参加户外活动,与亲朋好友一起旅行。几个月后,麦吉尔决定启动新项目,为学前儿童接种疫苗,随后在里贾纳各地学校设立接种诊所。[11]:136

加拿大皇家骑警法医实验室编辑

加拿大皇家骑警法医实验室主任1943年死于飞机事故,麦吉尔获邀接手[5][9]。她同意继任但只作为兼职,下午通常在过敏诊所工作[19]:26

执掌实验室期间,麦吉尔在萨斯喀彻温省各地调查[5],为骑警队新人提供病理学和毒理学讲座与培训,教导识别血样、研究犯罪现场、妥善收集并保管证据所需技能[9]。她要求学生注重思辨:“不要相信眼前的死亡证明,心脏病患者完全可能死于士的宁中毒”[20]:24

退休和顾问生涯编辑

麦吉尔从加拿大皇家骑警法医实验室主任位置退休后[9],加拿大司法大臣1946年1月任命她担任骑警队名誉外科医生[2]。麦吉尔是史上最后一位获此头衔的女子,也是加拿大皇家骑警队得到公开认可的首位女医生。她以特别顾问的身份继续和骑警队合作,有时还面向警察及调查员举办讲座和检查。她的讲演吐字清楚,内容全面,教学笔记还经汇编于1952年录入教科书。[11]:143

身为加拿大皇家骑警凤毛麟角的女成员,麦吉尔的法医取证工作全国闻名,声名远播海外。1952年,她在英格兰旅行期间造访蘇格蘭場,获许视察法医实验室。[6]美国侦破杂志刊文报导她的事迹后,某纽约女子对弟弟死因存疑,于1956年致信“加拿大里贾纳,加拿大著名病理学家弗朗西斯·麦吉尔医生”,请她帮忙调查。死者未经验尸,女子一心想找到答案。麦吉尔无法直接援手,但向女子提供详细建议,一方面联系美国联邦调查局,另一方面安排掘尸。[11]:170–171

案例和调查手法编辑

麦吉尔多次解决未破谋杀案,她曾在一年间检验13具土葬尸体,发现五人死于谋杀[20]:24还有一起案件起初根本无人发觉,是麦吉尔协助证实女嫌疑人毒死亲友[12]:205

林特洛案编辑

1932年4月[21],萨斯喀彻温省林特洛Lintlaw)农民约瑟夫·舒丘克(Joseph Shewchuk)在家中死于枪杀。警方根据屋内到底都有的血迹推断死者曾与凶手搏斗,还在附近小麦仓找到掩藏起来的步枪。当地验尸官认为案情可疑,不可能是自杀,警方发现死者邻居的大衣上有多处血迹,而且他说不清这些血迹的来历,故把他逮捕。[12]:204

麦吉尔到场核查案情时发现当地验尸官没有全面验尸[19]:29,下令掘出已经下葬的尸体自行检验。她发现伤口角度怪异,最终认定舒丘克自尽身亡[12]:204。当地验尸官满以为死者中枪后立即死亡,但麦吉尔在舒丘克消化系统发现证据,证明他中枪后还在屋内走动,并把步枪藏起来掩盖死因[19]:29

证人证实死者在抑郁症困扰下苦苦挣扎[11]:26,步枪和子弹都是他死前不久所借。被捕邻居大衣上的可疑血迹其实源自家畜,他随后获释[19]:28–29。林特洛案令麦吉尔在警界名声大噪,加拿大皇家骑警随后定下规矩,遇到重大案件马上通知麦吉尔[11]:26

北方猎手案编辑

1933年11月,猎手奥斯卡·施瓦布(Oskar Schwab)在萨斯喀彻温省尼帕温Nipawin)东北部失踪。警方在他的寮屋发现血迹,但考虑到施瓦布以诱捕活体动物剥皮为生,警方起初不能确定这些血的来历。麦吉尔确定施瓦布床垫头部位置的血迹就是人血,警方随后在附近的木墙内找到子弹。[20]:27

次年二月,警方逮捕曾与施瓦布合作捕猎的托马斯·基斯林(Thomas Kisling),基斯林承认杀死施瓦布,但随后坚称只是意外和自卫[22]。调查员发现施瓦布的遗骸,死者颅骨在枪弹威力下碎成几十片。麦吉尔验尸后把颅骨碎片带回实验室竭力重建,完成重建的头骨揭示子弹清晰轨迹,后脑的黑色铅斑更是铁证,[19]:28证明施瓦布是在睡觉时被人从后脑开枪打死[20]:30

麦吉尔在基斯林受审时出庭作证,从手提包中拿出精心重建的颅骨。据作记作家麦尔娜·彼得森记载,意识到她拿的究竟是什么后,庭上“众人发出惊呼”。[11]:88法庭记者肯·利德尔(Ken Liddell)事后在专栏文章中表示,他还在多次案件庭审时看到麦吉尔拿出类似证据,“戏剧效果仿佛魔术”[23]

南波普勒案编辑

萨斯喀彻温省南部南波普勒(South Poplar)附近发现男尸,从现场判断,死者是搭便车到达此地,因天气寒冷活活冻死,但颅骨明显存在裂纹,似乎是头部遭受重击。当地验尸官认为此人死于谋杀,随后将遗体送到麦吉尔的实验室进一步检验。[19]:27麦吉尔发现死者患有佝僂病,所以骨骼强度降低[12]:205。警方找到的卡车司机承认死者曾搭过他的车,两人还一起喝酒,这会提升大脑血流量。气温低于冰点,搭车人死后脑中血液结冰令体积膨胀,进而导致颅骨开裂。麦吉尔没有发现此人死于严重犯罪的证据,[19]:27死因不过是心脏病发[12]:205

私生活编辑

麦吉尔不愿讨论私生活,不过许多熟人认为她的男友死于第一次世界大战[11]:37。她喜欢尽量多花时间与兄弟姐妹及其他亲属在一起。1931至1933年,侄儿爱德华·麦吉尔Edward McGill)到里贾纳与她同住,把钱存起来用于上大学。据他后来回忆,姑姑的指导和建议对他一生影响很大。[11]:43

麦吉尔喜欢开办餐会邀请密友打桥牌[7],讲起故事来活灵活现[3]。她非常喜欢马术,经常到城外骑马[7]。她的业余爱好还包括钓鱼、露营和射击[16],曾在1917年的女子步枪赛事获奖[24]。她的床头读物常见罪案小说[11]:43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麦吉尔为支援战事为海外奋战的将士编织羊毛袜[5]。她还加入萨斯喀彻温省医学会、加拿大医科与外科皇家学院[10][25]、商业和职业妇女俱乐部,以及里贾纳女子加拿大俱乐部[9]

麦吉尔信奉加拿大圣公会[10],政治立体偏向保守[12]:199,后来坚定支持约翰·迪芬贝克竞选议员和总理。1958年,遭受严重病痛折磨的麦吉尔坚持出院回家,在联邦选举中投票支持迪芬贝克。[11]:160

麦吉尔喜欢而且经常到海外旅游,曾到达新西兰、澳大利亚、南非、墨西哥、西印度群岛及众多欧洲国家[20]:24

逝世和影响编辑

1959年1月21日,身患乳腺癌和晚期胸膜炎的弗朗西斯·格特鲁德·麦吉尔在温尼伯去世[11]:155,享年76岁[10][25]。遗体火化后,家人把骨灰洒在明尼多萨樱桃谷内她最喜欢的地方[11]:161。讣告宣告麦吉尔是“加拿大著名犯罪学家”[25]。《领袖邮报》(Leader-Post)发表社论,详述她份量极大的专业贡献,与朋友的同僚的长久合作,赞扬她的“不朽的功绩”在历史上所有加拿大人中名列前茅[26]

萨斯喀彻温省阿薩巴斯卡湖北面湖泊得名麦吉尔湖,以示纪念[18]。此外,她还是加拿大科学与工程名人堂成员[27]

注释编辑

  1. ^ 部分文献声称麦吉尔生于1877年,但她出生证明上所标是1882年(曼尼托巴省人口统计局网站可免费查阅),而且哥哥哈罗德生于1879年[4]:xvi,所以她不可能是1877年出生。

参考资料编辑

  1. ^ Saskatchewan's Frances Gertrude McGill on Canadian Money?-US. CBC News. 2014-11-17 [2021-0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02). 
  2. ^ 2.0 2.1 2.2 2.3 2.4 Petersen, Myrna. McGill, Frances (1982–1959). Leger-Anderson, Ann (编). The Encyclopedia of Saskatchewan. University of Regina, Canadian Plains Research Center. 2006 [2021-0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21). 
  3. ^ 3.0 3.1 3.2 3.3 3.4 3.5 McGill, Eve. Edward McGill of Fairmount. Averill, Verna (编). Basswood 1878–1978: A Century of Living. Basswood, Manitoba: Basswood and District Historical Society. 1978: 204–206 [2021-01-15]. OCLC 6307238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6). 
  4. ^ 4.0 4.1 4.2 4.3 McGill, Harold. Norris, Marjorie , 编. Medicine and Duty: the World War I Memoir of Captain Harold W. McGill, Medical Officer, 31st Battalion, C.E.F.. Calgary: University of Calgary Press. 2007: xiii–xx [2021-01-15]. ISBN 978-1-55238-193-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24). 
  5. ^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McLeod, Susanna. Canada's 'Sherlock Holmes of Forensic Science'. Kingston Whig-Standard. 2013-04-24 [2021-0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5). 
  6. ^ 6.0 6.1 Dr. Frances McGill Honorary Member of RCMP Dies. The Ottawa Journal. 1959-01-24: 5 [2021-0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18). 
  7. ^ 7.0 7.1 7.2 7.3 7.4 Waiser, Bill. History Matters: Canada's First Female Forensic Pathologist Helped Mounties Solve Crimes-US. Saskatoon StarPhoenix. 2017-05-09 [2021-0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14). 
  8. ^ 8.0 8.1 8.2 8.3 8.4 8.5 Forster, Merna. 100 More Canadian Heroines : Famous and Forgotten Faces. Toronto: Dundurn. 2011: 243–245. ISBN 978-1-55488-970-9. OCLC 718182176. 
  9. ^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Dr. Frances Gertrude McGill. Celebrating Women's Achievements. Library and Archives Canada. 2010-09-16 [2019-12-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1). 
  10. ^ 10.0 10.1 10.2 10.3 Miss F. G. McGill, Medical Doctor, Police Lecturer, Dies. Winnipeg Free Press. 1959-0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7). 
  11. ^ 11.00 11.01 11.02 11.03 11.04 11.05 11.06 11.07 11.08 11.09 11.10 11.11 11.12 11.13 11.14 11.15 Petersen, Myrna L. The Pathological Casebook of Dr. Frances McGill. Regina: Ideation Entertainment. 2005 [2021-01-15]. ISBN 0-9738893-0-6. OCLC 6130084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24). 
  12. ^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Hacker, Carlotta. The Indomitable Lady Doctors. Federation of Medical Women of Canada. Toronto: Clarke, Irwin. 1974: 198–205 [2021-01-15]. ISBN 0-7720-0723-3. OCLC 1081912. 
  13. ^ Wilson, Garrett; Wilson, Kevin C. Diefenbaker for the Defence. Toronto: James Lorimer Limited, Publishers. 1988: 186 [2021-01-15]. ISBN 978-1-55028-104-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24). 
  14. ^ MacBrien, J. H. Report of the Royal Canadian Mounted Police for the Year Ended March 31, 1935 (PDF). Canadian Department of Public Safety and Emergency Preparedness. Ottawa: 31. 1935 [2021-01-15].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7-31). 
  15. ^ Wood, S. T. Report of the Royal Canadian Mounted Police for the Year Ended March 31, 1949 (PDF). Canadian Department of Public Safety and Emergency Preparedness. Ottawa. 1949 [2021-01-15].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7-31). 
  16. ^ 16.0 16.1 Pacholik, Barb. Dr. Frances McGill Was Saskatchewan's Answer to Sherlock Holmes-US. Regina Leader-Post. 2017-06-19 [2021-0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01). 
  17. ^ Outstanding Woman Doctor, Frances G. McGill, Retiring from Government Service. The Leader-Post (Regina). 1942-11-12: 6 [2021-0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31). 
  18. ^ 18.0 18.1 Lake is Monument to Dr. McGill. The Leader-Post (Regina). 1959-02-12: 3 [2021-0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31). 
  19. ^ 19.0 19.1 19.2 19.3 19.4 19.5 19.6 Salterio, Joe L. Frances G. McGill, MD. R.C.M.P. Quarterly. 1946-07, 12 (1): 25–32. 
  20. ^ 20.0 20.1 20.2 20.3 20.4 McGill, Frances; Willock, David. She Solved Murders in the Morgue. The Winnipeg Tribune – Weekend Magazine 5 (43). 1955-10-22: 2425, 27, 30, 39. 
  21. ^ Open Probe in Slaying: Lintlaw Case Reviewed by Coroner. The StarPhoenix. 1932-04-26: 3 [2021-0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17). 
  22. ^ Conflicting Statements in Evidence: Different Versions of Schwab Killing Are Told to Court. Saskatoon Star-Phoenix. 1934-02-27: 3 [2021-0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12). 
  23. ^ Ken Liddell's Column. Calgary Herald. 1975-05-15: 7 [2021-0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12). 
  24. ^ Wins Prize in Rifle Competition. The Winnipeg Tribune. 1917-05-09: 6 [2021-0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18). 
  25. ^ 25.0 25.1 25.2 Dr. Frances McGill, Crime Pathologist. The Winnipeg Evening Tribune. 1959-01-22: 25 [2021-0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25). 
  26. ^ A Remarkable Woman. The Leader-Post (Regina). 1959-01-28: 21 [2021-0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31). 
  27. ^ The Canadian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Hall of Fame. Ingenium. Canada Science and Technology Museum-CA. [2019-04-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15). 

扩展阅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