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8年流感大流行

流感大流行

1918年流感大流行(英語:1918 flu pandemic),也被稱為西班牙流感(英語:Spanish flu),是於1918年1月至1920年12月間爆發的不尋常致命的流感大流行英语influenza pandemic,造成當時世界人口約四分之一的5億人感染,1700萬至5000萬人死亡,使其成為人類歷史上最致命的大流行病英语List of pandemics之一,僅次於黑死病。此次大流行是由甲型H1N1流感引起的兩次大流行中的第一次;第二次是2009年H1N1流感大流行[3]

1918年流感大流行
CampFunstonKS-InfluenzaHospital.jpg
美国堪萨斯州賴利堡英语Fort Riley的軍營醫院,病房內被感染西班牙流感的軍人塞滿
疾病流行性感冒
病毒株甲型H1N1流感病毒
地点全球
病毒来源暂不明确
原发疫源地暂不明确
首次爆发地 美國
持续时间1918年1月-1920年12月
資料统计
确诊個案5億(估計)[1]
死亡個案1700–5000萬(估計)
5000萬–1億(具爭議)[2]
維基百科不提供醫療服務 医学声明 

「西班牙流感」的名稱由來是因大流行於1918年11月從法國散播到西班牙[4][5]。當時第一次世界大战主要參戰國家如德國、英國、法國和美國為了避免影響士氣,由檢查員嚴格管制媒體報導疫情的數量。但那時保持中立而未參與戰爭的西班牙英语Restoration (Spain),並未實施戰時审查制度[6][7],所以國內的媒體可以自由地報導,因此大幅報導流行病在當地的影響,例如報導西班牙國王阿方索十三世感染成重症病例,令當時人們錯覺西班牙的疫情特別嚴重[8],這也導致該流行病被命名為「西班牙流感」,而歷史跟流行病学上的資料並不足夠到能確定此大流行的起源地[1],因此有不同的觀點。在此流感爆發後近一個世紀,世界衛生組織不再按地理位置命名流行病[9][10]。該流感的更現代名稱包括「1918年流行性感冒大流行」、「1918年流感大流行」或其他相似名稱[11][12][13]

一般流感暴發通常死亡的是幼童及老年人、或是免疫功能低下的患者,但本次流行事件死者最多的卻是青壯年[14]。科學家為此大流行的高死亡率提供了幾種可能的解釋。一些研究顯示本病毒致死的原因是因為引起細胞素風暴,導致自體免疫系統過度反應。因此免疫力最強的青壯年反而最容易引起強烈的免疫反應而死[15]。另一方面,2007年的分析發現,病毒感染沒有比以前的流感毒株更具侵略性[16][17]。然而,營養不良、醫療營地和醫院擁擠不堪以及惡劣的衛生情況,促進了二重感染病毒。這種重複傳染通常經過使用長期的臨死所臥之床,而殺死大多數感染者[18][19]

歷史编辑

西班牙型流感可以簡單分為三波,第一波發生於1918年春季,基本上只是普通的流行性感冒;第二波發生於1918年秋季,是死亡率最高的一波;第三波發生於1919年冬季至1920年春季,死亡率介於第一波和第二波之間。第一波有記錄的流感發生於1918年3月4日位於美國堪萨斯州芬斯顿軍營英语Camp Funston, Kansas,但當時的症狀只有頭痛、高燒、肌肉酸痛和食慾不振而已。4月正處於第一次世界大戰法國也傳出流感,3月中國、5月西班牙、6月英國,也相繼發生病情,但都不嚴重。

 
西雅圖的電車服務員拒絕沒有口罩的乘客搭乘。

1918年8月剛離開西非國家獅子山的英國船上發生了致命的流感,在該船抵達英國之前,75%的船員被感染,7%的船員死亡,另外多艘船隻也發生了類似的情況。另一說第二波的源頭是當時蘇俄阿什哈巴德(1918年8月初巴勒維王朝馬什哈德)便發生了高死亡率的流感,據說是由阿什哈巴德所傳出,但因俄國內戰而無法確認[20]。8月27日,流感傳入美國,並在波士頓的碼頭工人間傳播,而法國布雷斯特也在幾乎同一時間爆發了流感;9月開始在歐洲和美國普遍傳播,並在數星期內傳到世界各地。第二波流感和過去的流行性感冒不同,在20~35歲的青壯年族群中死亡率特別高,其症狀除了高燒、頭痛之外,還有臉色發青和咳血等;流感往往引發併發症而導致死亡,以肺炎最多。許多城市限制市民前往公共場所,電影院舞廳、運動場所等都被關閉長達超過一年。同年10月是美國歷史上最黑暗的一個月,20萬美國人在這段時間死去,1918年美國的平均壽命因此比平常減少了12年。

 
戴口罩的西雅圖警察,1918年12月

第三波流感在大約1919年冬季開始在許多地方出現,至1920年春季起便逐漸神秘地消失。在澳大利亞,流感延續到了1919年8月 (南半球的冬季);至於在夏威夷,則是延續到了1920年3月。此流感漫延全球,從阿拉斯加愛斯基摩部落到太平洋中央的薩摩亞島,無一倖免;許多愛斯基摩部落是一村一村的死絕,在薩摩亞死亡率更高達25%。亞馬遜河口的馬拉若島是當時世界上唯一沒有感染報告的人類聚集地。

 
麻薩諸塞州的 Emery Hill,醫療帳篷,1919年5月29日

西班牙流感奪去的人命最早的估計是2000萬人,但後來重新統計結果,將其重定上修為 5000萬人,但上限可能到9000萬人,但不管哪個數字都比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總死亡人數還多。至於在青壯年死亡率較高,有兩種假說:一是老年人口已經經歷過流感,因此已有抗體,所以對流感比較有抵抗力。二是年輕人的免疫系統較強,因此在免疫反應過程中發生細胞素風暴連帶殺死自己的健康細胞組織,造成人體組織或器官受損;如果發生在肺部,則可能造成患者呼吸困難而死亡。西班牙型流感在爆發的這2年後便完全神袐消失,而其病株從來都沒有被真正的辨認。

研究编辑

 
重建的西班牙流感病毒。

在當時,人們還不清楚流行性感冒是由什麼病原體造成。直到1933年,英國科學家威爾遜·史密斯(Wilson Smith)、克里斯托弗·安德魯斯(Christopher Andrewes)及帕特里克·萊德勞(Patrick Laidlaw)才分離出第一個人類流感病毒,並命名為H1N1,從此人們才知道流行性感冒是由流感病毒所造成。由於人們是到後來才知道致病原因,以及當時絕大多數的死者遺體為防傳染都已經焚毀,加上重新合成病毒的危險性,此後數十年,人們對於該流感病毒所知一直很有限。

在1997年,美国科学家杰弗里·陶贝格尔(J. Taubenberger)在《科学》周刊上发表了他与同事利用遗传学技术得出的研究成果,认为1918年的流感病毒与猪流感病毒十分相似,是一种与甲型(A型)流感病毒(H1N1)密切相关的病毒。至今,仍然可以在猪体内发现这种病毒。

1998年2月,美國國防病理中心(AFIP)轄下所屬的分子病理部門在阿拉斯加的布瑞维格米申(Brevig Mission)附近發現了一具被完整冰封近80年的愛斯基摩女子的屍體。布瑞维格米申在1918年11月由於流感失去了85%的人口。4件樣本的其中之一含有一些1918病毒的基因物質。這個樣本給予科學家第一手資料來研究這個病毒。

据2001年10月英国媒体报道,英国科学家正力图根据10名死于1918年大流感的伦敦人的遗体,找到引起这场流感的病毒样本或碎片,分析其基因组特徵,研究它为什么具有这么强的杀伤力和传染性。

2002年10月,美國國防病理中心與紐約西奈山醫學院的微生物學家合作,開始嘗試重建病毒。在一個實驗中,他們成功製造了一個有兩個1918病毒基因的病毒。而這個病毒和其他流感病毒比較起來,對老鼠較致命。

2004年2月6日,《科學》雜誌報導了兩支隊伍,英國國家醫學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for Medical Research)和美國斯克利普斯研究院(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重建了1918流感的紅血球凝集素(hemagglutinin;HA 醣蛋白),並從中了解該蛋白分子如何改變形狀來允許其從鳥類移到人類身上。

2005年10月5日,研究人員宣佈1918病毒的基因序列已經被重組。2005年在亞洲發生的H5N1病毒與1918病毒有些地方類似,但是目前很難變成人傳人。

2014年的一项研究用分子时钟方法对病毒进行了重建,推断这种病毒是在1918年之前不久起源,来自于一种人类H1病毒和一种禽病毒的重配。而造成20到40岁的成年人广泛死亡的原因,则很可能是由于他们出生时许多人接触了一种抗原不同的H3N8病毒,从而缺乏对这种病毒的免疫保护。[21]

源頭爭議编辑

英國编辑

在1999年,由病毒學家約翰·奧福德帶領的英國研究團隊,發布了一項研究。在硏究中,研究人員理論上認為,英國主要的部隊和醫院營地位於法国埃塔普勒 ,而該地被認為是西班牙流感的核心[22]。在1917年末,軍隊病理學家回報一種致死率高新型的疾病,而後被證實為流感。當時的醫院每天需治療成千上萬因戰事受傷的軍人,而營地每日有十萬名士兵經過,極度擁擠的營地和醫院成為了傳播病毒的理想溫床。另外,那裡也是養豬場,定期從附近的村莊帶來家禽,及用作食物供應。奧福德和他的團隊假設了一種重要的前體病毒,原本是藏在鳥類上,後經突變後移動至豬隻上[23][24]

2016年,一份發布在《中華醫學會期刊》的研究發現,有證據顯示在1918年大流行時,病毒已在歐洲的軍隊中傳播了數月甚至數年之久[25]

美国编辑

2003年,历史学家阿尔弗雷德·克罗斯比表示,这种流感起源于堪萨斯州[26]。2004年,通俗作家约翰·M·巴里将堪萨斯州哈斯凯尔县描述为疫情的起源点[15]。2017年,历史学家也曾表示,圣地亚哥马塔英语Santiago Mata很有可能是原发疫源地。统计表明,到1917年底,至少14个美国军营中已经发生了第一波流行病[27]

2018年,进化生物学教授迈克尔·沃罗贝(Michael Worobey)领导的研究团队发现了疾病并非源于堪萨斯州的证据,因为堪萨斯州与同期纽约市情况相比,病例更加温和、死亡人数更少。此外,该研究通过系统发生学分析发现了该病毒可能起源于北美,但仍待进一步研究证实[28]

中國编辑

一些观点认为,流感其中一個受影響最少的地區是中國,而那裡正經歷相對對溫和的流感季節。有多项研究顯示中國的死亡人數比全球其他地區低[29][30][31],并因此懷疑病毒源頭是中國[32][33][34][35][36]。持这种观点的研究者认为,當時中國較低死亡率及溫和的流感季節,可以解釋為當時的中國人已經獲得對流感病毒的免疫力[37][34][32]。1993年,巴斯德研究院專家克勞德·漢農,提出此次流感很可能來自中國,而那流感之後在美國波士頓附近變異,並透過盟軍士兵和水手,傳播到法國布雷斯特、歐洲及世界各地。他亦提出其他可能的發源地,例如是西班牙美国堪薩斯州布列斯特,但他認為可能性不大[38]。2014年,歷史學家馬克·韓福瑞斯指出,在英國及法國戰線工作的九萬六千名的中國勞工,可能是此次流感的源頭;中國的死亡率低於其他國家,這顯示中國人口可能因為之前已感染病毒而產生了免疫力;韓福瑞斯在進行新的研究時發現的檔案顯示,中國北方1917年11月曾發生呼吸道疾病疫情,和隔年西班牙流感完全一樣[39][40]

然而在2006年,一份由香港中文大學梁秉中教授及鄭景輝博士發表的研究指出,這可能是因為傳統草藥在預防和治療中起著重要作用,所以令感染程度較低[34]。另一方面,中国医学科学院的研究认为,由于当时西方得知中国流感疫情的渠道主要来自在华外国学者在主要大城市的观察,且有关文献资料较为分散,使疫情发病率与死亡率的统计不完整[41]。2016年,《中华医学会期刊》刊载的一篇论文指出,没有找到1918年病毒通过中国和东南亚士兵和工人输入欧洲的证据,反而发现了流感病毒在大流行前就已在欧洲传播的证据。研究指,在欧洲的中国和东南亚工人人群中流感死亡率较低(1/1000),这意味着1918年流感大流行不可能起源于这些工人[25]。2018年,美国亚利桑那大学演化生物學教授邁克爾·沃羅貝發表的研究發現,有中國勞工傳播此流感,但勞工是透過其他渠道進入歐洲,且未造成可检测的传播。这表明,中國勞工不太可能成為原始宿主[28]

其他编辑

2008年,政治學家安德魯·普萊斯‑史密斯發布了奧地利檔案館的數據,顯示出在1917年初奧匈帝國爆發流感前,還有一個更早的起源地[42]

死亡率编辑

 
紐約、倫敦、巴黎和柏林在1918年6月至1919年3月的死亡率,單位:每千人。
 
美國在1918年流感大流行與普通流感的死亡率在不同年齡分佈,單位:每十萬人;虛線為1911至1917年普通流感,實線為1918年流感大流行[43]
 
1918–1919年英國的三波大流行:每周流感和肺炎的死亡率[44]

西班牙流感造成當時世界人口約四分之一的5億人感染[1]。關於有多少感染者死亡的估計差異很大,但無論如何西班牙流感被認為是歷史上最致命的大流行病英语List of pandemics之一[45][46]。根據1991年的估計表示,該病毒殺死2500至3900萬人[47]。2005年的一項估計顯示,死亡人數可能約為5000萬人(不到全球人口的3%),甚至可能高達一億人(超過5%)[48][49]。但是一份在2018年重新評估的研究,估計總數約為1700萬人[50],儘管遭人質疑[51]。在當時世界人口為18到19億的情況下[52],這些估計相當於總人口的1至6%。這場流感在24週內造成的死亡人數比艾滋病24年殺死的人數還要多[53]

世界許多地方的人因此大流行而死亡。印度約有1200至1700萬人死亡,約佔當地人口的5%[54]英属印度的死亡人數為1388萬人[55]。在荷屬東印度(現為印度尼西亚),3000萬居民當中有150萬人被假設死亡[56]。在伊朗英语Qajar Iran,死亡率非常高:死亡人數據估計介於902,400至2,431,000之間,佔總人口的8%至22%[57]

臺灣,當時造成約4萬餘人的死亡。第一波流感於1918年6月初在基隆開始出現,然後蔓延全島,至9月下旬消失,沒有特別顯著的死亡率。10月下旬,第二波流感又開始從基隆出現,並順著縱貫鐵路往南擴散至新竹台中台南打狗(今 高雄)及阿猴(今 屏東)等地,並藉由海運傳入花蓮港澎湖,至12月中旬結束,造成約77萬人感染,25,394人死亡。1919年12月,第三波流感又從基隆開始出現,1920年2月底結束,造成約14餘萬人感染,19,244人死亡[58]。日本內地人社群最先爆發疫情,再傳給台灣人;先在城鎮發生,再往鄉村擴散。當時台灣醫療資源缺乏,在台灣367萬人中,只有732名受過4年醫學教育的西醫師。日本人患者較具醫療衛生觀念,因此死亡率較低,死亡率為1.1%;台灣漢人為3.3%、台灣原住民則為3.5%[58]。在日本,據統計有2300萬人感染、至少39萬人死亡[59]

1918年,中國從南到北多個地區都爆發了疫情。1918年5月,溫州有萬余人感染流感。6月,在廣東學校、郵政局雇員中首先發現了流感病人,緊接著,精神病院、神學院等地方也陸續發生流感。7月,雲南个旧突然暴發疫情,而且十分嚴重,絕大多數居民都患了病,其它地方的疫情也相繼暴發。北京疫情“傳染甚速”,上海死亡400多人。疫情嚴重時,浙江紹興死亡人數高達10%,當時報載:“一村之中十室九家,一家之人,十人九死,貧苦之戶最居多數,哭聲相應,慘不忍聞。”棺木所售一空,“枕尸待裝不知其數”[60]。在中國,死亡人數的估計差異很大[61][47],這現象反映了由於軍閥時期而缺乏收集健康數據。帕特森和派爾(Pyle and Pyle)於1991年對中國的死亡人數進行了首次估計,估計中國的死亡人數在500到900萬之間。然而這項1991年的研究後來因方法有缺陷而遭到後來的研究批評,而新的研究則發表中國的死亡率遠低許多的估計[29][61][62]。例如,飯島涉於1998年根據中國港口城市提供的有效資料,估計中國的死亡人數在100到128萬之間[61]。正如飯島涉所指出的[63]

而關於中國死亡人數較低的估計,是根據在中國港口城市(例如,香港)發現的低死亡率資料,並基於交通不發達使流感無法傳播到中國內陸的假設[61]。但是一些當時報紙、郵局的報告以及傳教士的報告表明,流感確實有滲透到中國內陸,並且在中國農村的某些地區很嚴重[64]

大溪地,一個月內有總人口中13%的人死亡。同樣在薩摩亞英语Western Samoa Trust Territory,總人口3.8萬中有22%的人在兩個月內死亡[65]。在紐西蘭,流感在六週內殺死大約6,400名紐西蘭白人和2,500名原住民毛利人,而毛利人的死亡率是紐西蘭白人的八倍[66][67]

在美國,總人口1.05億中約有28%的人感染,有500,000至675,000人死亡(佔人口的0.48%至0.64%)[68]。美國原住民部落受到的打擊比較嚴重。在四角落地區,有3,293名登記為美國原住民死亡[69]。整個因纽特人阿拉斯加原住民阿拉斯加领地自然村落滅亡[70]。在加拿大,有50,000人死亡[71]。在巴西,包括總統罗德里格斯·阿尔维斯在內有30萬人死亡[72]。在英國,多達25萬人死亡;在法國,則超過40萬[73]

加納,流感大流行導致至少10萬人喪生[74]。之後成為衣索比亞皇帝英语Emperor of Ethiopia海尔·塞拉西一世是衣索比亞當地染上流感但倖存下來的之一[75][76],但他的許多國人並沒有一樣;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的死亡人數估計在5,000至10,000之間,甚至可能更高[77]。在英屬索馬利蘭,一位官員估計7%的當地居民死亡[78]

這個巨大的死亡人數統計是由於高達50%的極高感染率英语infection rate和懷疑是由細胞素風暴引起的極端嚴重性的症狀造成[47]。1918年的症狀還很罕見,最初感染流感會被誤診為骨痛熱症霍亂伤寒。一位觀察者寫道:「其中一個最致命的併發症是從黏膜出血,特別是從鼻、胃和腸。從耳朵出血和皮膚的瘀點也發生”[48]」。大多數感染者的死因是由细菌性肺炎引起的[79][80][81],一個常見和流感有關聯的二度感染。該病毒還透過引起大量出血和肺水肿而直接殺死感染者[81]

參見编辑

參考資料 编辑

腳註编辑

  1. ^ 1.0 1.1 1.2 Taubenberger & Morens 2006.
  2. ^ Hagemann, Hannah. The 1918 Flu Pandemic Was Brutal, Killing More Than 50 Million People Worldwide. NPR. 2020-04-02 [2020-07-24]. 
  3. ^ La Grippe Espagnole de 1918. 巴斯德研究院. (原始内容 (Powerpoint)存档于2015-11-17) (法语). 
  4. ^ Porras-Gallo & Davis 2014.
  5. ^ Galvin 2007.
  6. ^ Spanish flu facts. Channel 4 News.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1-27). 
  7. ^ Anderson, Susan. Analysis of Spanish flu cases in 1918–1920 suggests transfusions might help in bird flu pandemic. American College of Physicians英语American College of Physicians. 2006-08-29 [2011-10-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11-25). 
  8. ^ Barry 2004, p. 171.
  9. ^ Harvey, Josephine. Yes, Viruses Used To Be Named After Places. Here’s Why They Aren’t Anymore.. HuffPost. 2020-03-18 [2020-04-08]. 
  10. ^ WHO issues best practices for naming new human infectious diseases.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15-05-08 [2020-04-08]. 
  11. ^ Pandemic influenza: an evolving challeng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18-05-22 [2020-03-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20). 
  12. ^ Influenza pandemic of 1918–19. 大英百科全书. 2020-03-04 [2020-03-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20). 
  13. ^ Chodosh, Sara. What the 1918 flu pandemic can teach us about COVID-19, in four charts. PopSci. 2020-03-18 [2020-03-20]. 
  14. ^ Gagnon A, Miller MS, Hallman SA, Bourbeau R, Herring DA, Earn DJ, Madrenas J. Age-specific mortality during the 1918 influenza pandemic: Unravelling the mystery of high young adult mortality. PLOS One. 2013, 8 (8): e69586. Bibcode:2013PLoSO...869586G. PMC 3734171. PMID 23940526. doi:10.1371/journal.pone.0069586. 
  15. ^ 15.0 15.1 Barry 2004b.
  16. ^ MacCallum, W.G. Pathology of the pneumonia following influenza. JAMA: Th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1919, 72 (10): 720–723 [2019-08-16]. doi:10.1001/jama.1919.02610100028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5). 
  17. ^ Hirsch, Edwin F.; McKinney, Marion. An epidemic of pneumococcus broncho-pneumonia. Journal of Infectious Diseases. 1919, 24 (6): 594–617. JSTOR 30080493. doi:10.1093/infdis/24.6.594. 
  18. ^ Brundage JF, Shanks GD. What really happened during the 1918 influenza pandemic? The importance of bacterial secondary infections. The Journal of Infectious Diseases. 2007-12, 196 (11): 1717–1718; author reply 1718–1719. PMID 18008258. doi:10.1086/522355. 
  19. ^ Morens DM, Fauci AS. The 1918 influenza pandemic: Insights for the 21st century. The Journal of Infectious Diseases. 2007-04, 195 (7): 1018–1028. PMID 17330793. doi:10.1086/511989. 
  20. ^ Beveridge, W.I., 1977. Influenza: The Last Great Plague: An Unfinished Story of Discovery, New York: Prodist. ISBN 978-0-88202-118-8
  21. ^ 重建1918年大流行流感病毒的起源. eurekalert. 2014年4月29日 [2014-05-29]. 
  22. ^ EU Research Profile on Dr. John Oxford. [2009-05-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5-12). 
  23. ^ Connor, Steve. Flu epidemic traced to Great War transit camp. The Guardian (UK). 2000-01-08 [2009-05-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5-11). 
  24. ^ Oxford JS, Lambkin R, Sefton A, Daniels R, Elliot A, Brown R, Gill D. A hypothesis: The conjunction of soldiers, gas, pigs, ducks, geese, and horses in northern France during the Great War provided the conditions for the emergence of the "Spanish" influenza pandemic of 1918–1919 (PDF). Vaccine. 2005-01, 23 (7): 940–945 [2020-03-12]. PMID 15603896. doi:10.1016/j.vaccine.2004.06.035.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20-03-12). 
  25. ^ 25.0 25.1 Shanks GD. No evidence of 1918 influenza pandemic origin in Chinese laborers/soldiers in France. Journal of the Chinese Medical Association. 2016-01, 79 (1): 46–48. PMID 26542935. doi:10.1016/j.jcma.2015.08.009. 
  26. ^ Crosby 2003.
  27. ^ How the US Army infected the world with Spanish Flu. Limpia por dentro. 2018-02-28 [2017-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2-28). 
  28. ^ 28.0 28.1 Michael Worobey, Jim Cox, Douglas Gill, The origins of the great pandemic, Evolution, Medicine, and Public Health, Volume 2019, Issue 1, 2019, Pages 18–25
  29. ^ 29.0 29.1 Killingray, David; Phillips, Howard. The Spanish Influenza Pandemic of 1918–1919: New Perspectives. Routledge. 2003. ISBN 978-1-134-56640-2 (英语). 
  30. ^ Langford, Christopher. Did the 1918-19 Influenza Pandemic Originate in China?. Population and Development Review. 2005,. Vol. 31, No. 3 (Sep., 2005) (3): 473–505. JSTOR 3401475. doi:10.1111/j.1728-4457.2005.00080.x. 
  31. ^ Cheng, K.F. What happened in China during the 1918 influenza pandemic?.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nfectious Diseases: 360–364. [2020-03-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5). 
  32. ^ 32.0 32.1 Langford, Christopher. Did the 1918-19 Influenza Pandemic Originate in China?. Population and Development Review. 2005,. Vol. 31, No. 3 (Sep., 2005) (3): 473–505. JSTOR 3401475. doi:10.1111/j.1728-4457.2005.00080.x. 
  33. ^ Cheng, K.F. What happened in China during the 1918 influenza pandemic?.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nfectious Diseases: 360–364. [2020-03-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5). 
  34. ^ 34.0 34.1 34.2 Cheng, K.F. What happened in China during the 1918 influenza pandemic?.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nfectious Diseases: 360–364. [2020-03-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5). 
  35. ^ Klein, Christopher. China Epicenter of 1918 Flu Pandemic, Historian Says. [2020-03-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05). 
  36. ^ Vergano, Dan. 1918 Flu Pandemic That Killed 50 Million Originated in China, Historians Say. National Geographic. [2020-03-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03). 
  37. ^ Saunders-Hastings, Patrick R.; Krewski, Daniel. Reviewing the History of Pandemic Influenza: Understanding Patterns of Emergence and Transmission. Pathogens. 2016-12-06, 5 (4): 66. ISSN 2076-0817. PMC 5198166. PMID 27929449. doi:10.3390/pathogens5040066. 
  38. ^ Hannoun, Claude. La Grippe. Documents de la Conférence de l'Institut Pasteur. La Grippe Espagnole de 1918. Ed Techniques Encyclopédie Médico-Chirurgicale (EMC), Maladies infectieuses. 1993. 
  39. ^ Humphries 2014.
  40. ^ Vergano, Dan. 1918 Flu Pandemic That Killed 50 Million Originated in China, Historians Say. 国家地理. 2014-01-24 [2016-11-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26). 
  41. ^ 阿丽塔; 许培扬; 田玲. 基于文献的1918年西班牙流感中国疫情分析 Epidemic Analysis of 1918 Spanish Influenza in China Based on Literatures. 医学信息学杂志 (北京). 2010, 031 (001): 47–50 (中文(中国大陆)‎). 
  42. ^ Price-Smith AT. Contagion and Chaos. Cambridge, MA: MIT Press. 2008. ISBN 978-0-262-66203-1. 
  43. ^ Taubenberger & Morens 2006, pp. 15–22.
  44. ^ CDC 2009.
  45. ^ Ten things you need to know about pandemic influenza (update of 14 October 2005). (PDF). Weekly Epidemiological Record (Relevé Épidémiologique Hebdomadaire). 2005-12-09, 80 (49–50): 428–431. PMID 16372665. 
  46. ^ Jilani, TN; Jamil, RT; Siddiqui, AH. H1N1 Influenza (Swine Flu). 2019-12-14 [2020-03-11]. PMID 3002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12). 
  47. ^ 47.0 47.1 47.2 Patterson & Pyle 1991.
  48. ^ 48.0 48.1 Knobler 2005.
  49. ^ Johnson & Mueller 2002.
  50. ^ P. Spreeuwenberg; 等. Reassessing the Global Mortality Burden of the 1918 Influenza Pandemic.. American Journal of Epidemiology英语American Journal of Epidemiology. 2018-12-01, 187 (12): 2561–2567. PMID 30202996. doi:10.1093/aje/kwy191. 
  51. ^ Siddharth Chandra and Julia Christensen. Re: "reassessing the Global Mortality Burden of the 1918 Influenza Pandemic". Am. J. Epid. 2019-03-02, 188 (7): 1404–1406. PMID 30824934. doi:10.1093/aje/kwz044. 和回應Peter Spreeuwenberg, Madelon Kroneman, and John Paget. The Authors Reply (PDF). Am. J. Epid. 2019-03-02, 188 (7): 1405–1406 [2020-03-12]. PMID 30824908. doi:10.1093/aje/kwz041.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20-03-12). 
  52. ^ Historical Estimates of World Population. [2013-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7-09). 
  53. ^ Barry 2004.
  54. ^ Mayor, S. Flu experts warn of need for pandemic plans. British Medical Journal. 2000, 321 (7265): 852. PMC 1118673. PMID 11021855. doi:10.1136/bmj.321.7265.852. 
  55. ^ Chandra, Kuljanin & Wray 2012.
  56. ^ Historical research report from University of Indonesia, School of History, as reported in Emmy Fitri. Looking Through Indonesia's History For Answers to Swine Flu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9-11-02.. The Jakarta Globe. 28 October 2009 edition.
  57. ^ Afkhami 2003; Afkhami 2012.
  58. ^ 58.0 58.1 丁崑健. 〈1918年全球流行性感冒下的台灣疫情〉. 《認識 H5N1 流感》. 國家衛生研究院出版. 2008年3月. 
  59. ^ "Spanish Influenza in Japanese Armed Forces, 1918–1920".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
  60. ^ 上海申報舘編輯,〈紹屬時疫劇烈之來函〉,《申報》,1918年10月19日。
  61. ^ 61.0 61.1 61.2 61.3 Iijima, W. Spanish influenza in China, 1918–1920: a preliminary probe. (编) Phillips, H.; Killingray, D. The Spanish Flu Pandemic of 1918: New Perspectives. 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e. 2003: 101–109. 
  62. ^ Langford, Christopher. Did the 1918–19 Influenza Pandemic Originate in China?. Population and Development Review. 2005, 31 (3): 473–505. ISSN 1728-4457. doi:10.1111/j.1728-4457.2005.00080.x (英语). 
  63. ^ Killingray, David; Phillips, Howard. The Spanish Influenza Pandemic of 1918–1919: New Perspectives. Routledge. 2003. ISBN 978-1-134-56640-2 (英语). 
  64. ^ Spinney, Laura. Pale rider – The Spanish flu of 1918 and how it changed the world. 2017: 167–169. ISBN 978-1-910702-37-6. 
  65. ^ Kohn 2007.
  66. ^ 1918 flu centenary: How to survive a pandemic. [2019-06-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09) (英语). 
  67. ^ Rice, Geoffrey; Bryder, Linda. Black November: the 1918 influenza pandemic in New Zealand Second, revised and enlarged. Christchurch, N.Z. ISBN 978-1927145913. OCLC 960210402. 
  68. ^ The Great Pandemic: The United States in 1918–1919, U.S. Department of Health & Human Services.
  69. ^ Flu Epidemic Hit Utah Hard in 1918, 1919. 1995-03-28 [2012-07-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1-30). 
  70. ^ The Great Pandemic of 1918: State by State. 2018-03-05 [2009-05-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5-06). 
  71. ^ "A deadly virus rages throughout Canada at the end of the First World War". CBC History.
  72. ^ A gripe espanhola no Brasil – Elísio Augusto de Medeiros e Silva, empresário, escritor e membro da AEILIJ. Jornal de Hoje. [2014-0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2-02) (葡萄牙语). 
  73. ^ The "bird flu" that killed 40 million. BBC News. 2005-10-19 [2009-04-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1-07). 
  74. ^ Hays 1998.
  75. ^ Marcus, Harold. Haile Sellassie I: The formative years, 1892–1936. Trenton, NJ: Red Sea Press. 1996: 36ff. 
  76. ^ Pankhurst 1991, pp. 48f.
  77. ^ Pankhurst 1991, p. 63.
  78. ^ Pankhurst 1991, pp. 51ff.
  79. ^ Morris, Denise E.; Cleary, David W.; Clarke, Stuart C. Secondary Bacterial Infections Associated with Influenza Pandemics. Frontiers in Microbiology. 2017, 8. ISSN 1664-302X. doi:10.3389/fmicb.2017.01041. 
  80. ^ Bacterial Pneumonia Caused Most Deaths in 1918 Influenza Pandemic.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2015-09-23 [2016-04-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22). 
  81. ^ 81.0 81.1 Taubenberger et al. 2001, pp. 1829–1839.

參考文獻编辑

延伸閱讀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