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

大面积传染病爆发

瘟疫,又稱大流行,指大型、具有傳染力、可导致死亡流行病,在廣大區域或全球多處傳染人或其他物種。現代醫學衛生發達,許多會造成大量死亡的瘟疫都能有效控制在流行病等級。根據世界衛生組織定義,大流行病的出現應符合下列條件:[1]

  1. 一種新病原体在人群中出現
  2. 病原体可感染人,并能引起嚴重症状
  3. 病原易傳染,特別是在人與人之間傳染

字源编辑

瘟疫编辑

根據中國古籍著作《集韻》·平聲·魂韻:「瘟,疫也。」,而唐代作家柳宗元於《永州龍興寺息壤記行文》:「南方多疫,勞者先死。」,至於瘟疫一詞乃自古沿用至今,最早運用此字的著作,可能為《抱朴子》·內篇·微旨:「經瘟疫則不畏,遇急難則隱形。」

大流行编辑

大流行一詞,為本土原有用辭,孟子·公孫丑上:「德之流行,速於置郵而傳命。」三國演義·第一回:「中平元年正月內,疫氣流行,張角散施符水,為人治病。」。與西方流行病學傳入中國無關[原創研究?],英文為 Pandemic。依照其字義拆解而來。一般使用拉丁字母希臘字母語言疾病大流行的稱呼,皆源自希臘文παν」合併「δήμος」,表示「泛」聯合「人群」,也就是在人群中廣泛流行之意。

歷史大流行编辑

歷史上曾出現过多次瘟疫,許多都與動物有關,諸如流行性感冒肺結核鼠疫肺炎等,而疾病大流行除了可造成死亡、摧毀城市政治國家、瓦解文明,甚至可以殲滅族群物種,若人類有幸得以控制疫情,則可能更加健全醫療品質、改革制度,進而提升人類福祉。下表依照時序將歷史上發生之主要瘟疫列為簡表,若需了解各次大流行概況,可參看表中別稱之連結,若需參考各疾病較詳細內容可參看链接。

歷史大流行年表编辑

時間 主流行區 別稱 疾病 病原 感染人數 死亡人數 致死率 爆發次序/備註
前430年 希臘 雅典大瘟疫 未知 75,000–100,000
165年-180年 羅馬 安東尼大瘟疫英语Antonine Plague 未知 5,000,000
195年-220年 中国 建安大瘟疫 傷寒 >10,000,000 [2]
251年-270年 羅馬 塞浦路斯大瘟疫英语Plague of Cyprian 未知 5,000,000
541年-542年 地中海 查士丁尼瘟疫 鼠疫 鼠疫桿菌 25,000,000 淋巴腺鼠疫1
1347年-1352年 歐洲 黑死病 鼠疫 鼠疫桿菌 >75,000,000 鼠疫2
1518年-1568年 墨西哥 天花
麻疹
傷寒
天花病毒
麻疹病毒
傷寒桿菌
17,000,000 歐洲人航海引入[3]
1556年-1560年 歐洲 流感 流感病毒 25,000,000 20%[3] 流感1
1665年 英國 倫敦大瘟疫 鼠疫 鼠疫桿菌 >100,000
1775年-1782年 北美洲 天花 天花病毒 130,000
1816年-1826年 亞洲 霍亂 霍亂弧菌 霍亂1
1829年-1851年 歐洲北美 霍亂 霍亂弧菌 霍亂2
1852年-1860年 俄國 霍亂 霍亂弧菌 1,000,000 霍亂3
1863年-1875年 歐洲非洲 霍亂 霍亂弧菌 霍亂4
1866年 北美 霍亂 霍亂弧菌 霍亂5
1892年 德國 霍亂 霍亂弧菌 霍亂6[4]
1899年-1923年 俄國 霍亂 霍亂弧菌 霍亂7
1855年-1896年 亞洲 鼠疫 鼠疫桿菌 10,000,000
1918年-1919年 全球 西班牙流感 流感 甲型H1N1流感病毒 500,000,000 50,000,000 2.5% 流感2[5],間接結束第一次世界大戰
1957年-1958年 全球 亚洲流感 流感 甲型H2N2流感病毒 1,000,000 流感3,疫苗研發
1961年 南亞蘇聯 El Tor 霍亂 霍亂弧菌 霍亂8
1968年-1969年 全球 香港流感 流感 甲型H3N2流感病毒 2,000,000 750,000 流感4
2002年-2003年 亞洲 SARS 肺炎 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冠狀病毒 8,096 774 9.56% 冠狀病毒肺炎1
2008年-2009年 津巴布韋 津巴布韋霍亂 霍亂 霍亂弧菌 98,424 4,276 4.34% 霍亂9
2009年-2010年 全球 H1N1流感 流感 甲型H1N1流感病毒變種 1,632,258 18,449 1.13% 流感5
2010年-2012年 海地 海地霍亂 霍亂 霍亂弧菌 520,000 7,000 1.35% 霍亂10
2012年-2015年 中東/南韓 MERS 肺炎 中東呼吸綜合症冠状病毒 1,084 439 40.5% 冠狀病毒肺炎2
2013年-2016年 西非 西非伊波拉 伊波拉 伊波拉病毒 28,646 11,323 39.5% 伊波拉1
2016年至今 也門 也門霍亂 霍亂 霍亂弧菌 2,236,570(截至2019年11月) 3,886(截至2019年11月) 0.52% 霍亂11
2018年至今 剛果 剛果伊波拉 伊波拉 伊波拉病毒 3,850(截至2020年5月15日) 2,272(截至2020年5月15日) 59.6% 伊波拉2
2019年至今 全球 2019冠状病毒病 肺炎 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冠狀病毒2型 6,801,682[6][7](截至2020年6月6日) 399,538[6][7](截至2020年6月6日) 6.63%(截至2020年5月21日 (2020-05-21) 冠狀病毒肺炎3

未來的瘟疫编辑

快速致死疾病编辑

伊波拉病毒拉薩熱裂谷熱馬爾堡病毒玻利維亞出血熱都具高度傳染性並且能快速致人於死,理論上將可能造成廣大的流行。然而這些疾病的擴散能力卻也因此受到侷限,患者還不及將病原散佈便喪命,加上這幾種疾病都需要近距離接觸才會傳染,至今尚未在全球發生大流行,但基因突變的可能性,將有機會提高它們的蔓延潛力。

抗藥性编辑

具有抵抗抗生素能力的超級細菌可能使得已獲得控制之疾病再度活躍,醫療專業人員已發現許多結核病的病原,對多種傳統有效的藥物已產生多重抵抗力,使得治療方式日益困難,而金黃色葡萄球菌沙雷氏菌英语Serratia marcescens都有類似強力抵抗如萬古黴素等抗生素的現象,並且造成嚴重的院內感染

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编辑

人類免疫缺乏病毒是造成愛滋病的元兇,今日已是全球大流行的疾病之一,國際間目前提出許多計划企圖壓制這種疾病的傳播,但由於對疾病的認知宣導和衛生的性教育至今無法完善,毒品針頭共用等因素,加上社會普遍歧視患者的惡化,使得罹患人口逐年攀升,每年死亡人數亦持續成長。

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编辑

第1型编辑

2002年末出現的SARS是一種具有高度傳染力及高致死率的非典型肺炎,由冠狀病毒引起,由於對於新興傳染病的預測和危機意識,國際間透過世界衛生組織連袂決策,在它發生全球性的大流行之前予以遏止,全球最終只有8,096人確診感染,但總死亡人数則達774人,而全球死亡率高達9.56%,部分地區更高於13%。然而,目前此疾病尚未根除,仍有可能再度引發醫療問題。

第2型编辑

而2019年末開始出現了其變種COVID-19,雖然致死率在大部分地區低於SARS,但總確診及死亡人數則遠超其,大部分在SARS波及的國家/地區也是遠超其,甚至破千倍。截至2020年6月5日(80%的時間),全球已有6,632,985人確診感染,是SARS的819.29倍;而總死亡人数更高達391,136人,是SARS的505.3倍。全球死亡率則為5.8968%。以下是確診病例超過100,000宗的14國家之死亡及重症率:

参见:各国确诊死亡痊愈统计

國家 確診 死亡 重症 死亡率 重症率
  美國 1,495,625 89,126 16,060 5.96% 7.03%
  西班牙 276,505 27,563 1,208 9.97% 10.41%
  俄羅斯 272,043 2,537 2,300 0.93% 1.78%
  英國 240,161 34,466 1,559 14.35% 15.00%
  義大利 224,760 31,763 775 14.13% 14.48%
  巴西 222,877 15,046 8,318 6.75% 10.48%
  法國 179,506 27,625 2,132 15.39% 16.58%
  德國 175,709 8,026 1,329 4.57% 5.32%
  土耳其 148,067 4,096 944 2.77% 3.40%
  伊朗 118,392 6,937 2,716 5.86% 8.15%

流行性感冒和禽流感编辑

歷史上流行性感冒平均每20至40年便出現一次全球大流行,而2004年2月,越南出現禽流感流行病,令人擔心新型流感出現的可能。结果H5N1病毒與人類現行流感病毒出現基因傳換,新型流感將可能出現,並獲得人對人的高度傳染性,也可能造成人類大量死亡,儘管目前對未來的推測不可認為完全正確,但若能有效預防,應能減少未來的恐慌或損失。[8]

世界衛生組織的對策编辑

世界衛生組織已針對流行性感冒可能的大流行研議出一套全球備戰計畫,定義了瘟疫的各種等級和發展階段,架構出聯合國在瘟疫發生時的運作角色,也對世界各國提出事前的準備建議。

預備期

  • 第一階段:未有新型流行性感冒病毒人類中發現。
  • 第二階段:出現新型流行性感冒病毒,主要只感染動物,但病毒變異可能威脅人類。

警戒期

  • 第三階段:人類受到新型流行性感冒病毒感染,但未出現或只有少量人傳人個案。
  • 第四階段:病毒人傳人個案增加,有持續人傳人的趨勢。
  • 第五階段:病毒出現大量人傳人的案例。

瘟疫期

  • 第六階段:爆發大流行,造成族群間的廣泛傳染。

生化武器编辑

瘟疫也曾被用來當成生物武器。1346年時,蒙古軍將死於瘟疫的屍體丟到圍困的克里米亞的卡法(今日烏克蘭费奥多西亚),札尼別時代的蒙古軍中,多人得了瘟疫,在長期圍困後,蒙古軍將因瘟疫的死屍體丟到城內,試圖傳染給城內的居民。這可能是導致黑死病在歐洲蔓延的原因之一[9]

美洲原住民在和旧大陆的探險隊接觸後,因為探險隊也引入許多致命的疾病,造成美洲原住民的大量死亡。有記載對美洲原住民的細菌戰只有一次,是在法國-印第安人戰爭後期,約1763年的龐蒂亞克戰爭英语Pontiac's Rebellion中,是由英國指揮官杰弗裡·阿默斯特英语Jeffrey Amherst曾想將有天花病毒的毯子送給印地安人[10]。可是不確定後來是否真的讓印地安人感染天花[11]

中國抗日戰爭(1937-1945)期间,日本军队731部队为从事生物战细菌战研究而对成千上万的人进行人體實驗,其中大多数是中国人。在军事战役中,日本军队对中国軍人和平民也使用过细菌武器,造成霍乱炭疽病鼠疫等疾病流行,使大约40万中国平民丧生。[12]

已知可被用于战争的疾病包括炭疽病埃博拉马尔堡病毒鼠疫霍乱斑疹傷寒落磯山斑點熱兔熱病布魯氏菌病Q型流感玻利维亚出血热球孢子菌病英语Coccidioides mycosis馬鼻疽類鼻疽志賀氏菌鸚鵡熱流行性乙型脑炎裂谷熱黄热病天花等。[13]

參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Avian influenza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世界衛生組織. December 5, 2005 [2009-02-13] (英语). A pandemic can start when three conditions have been met: a new influenza virus subtype emerges; it infects humans, causing serious illness; and it spreads easily and sustainably among humans. 
  2. ^ 《伤寒论》张仲景自序中描述:“余宗族素多,向余二百。建安纪年以来,犹未十稔。其死亡者三分有二,伤寒十居其七。”建安二十二年(217年)冬天,北方發生疫病,當時為魏王世子的曹丕,在第二年給吳質的信中說:「親故多離其災,徐、陳、應、劉一時俱逝」。除孔融、阮瑀早死外,建安七子之中剩下的五人竟然全部死於这次傳染病。建安七子中徐干、陈琳、应玚、刘桢四人都同于公元217年死于伤寒。曹植《說疫氣》描述當時疫病流行的慘狀說:“建安二十二年,癘氣流行,家家有僵屍之痛,室室有號泣之哀。或闔門而殪,或覆族而喪。”
  3. ^ 3.0 3.1 Dobson, Andrew P. and E. Robin Carter (1996) Infectious Diseases and Human Population History (full-text pdf) Bioscience;46 2.
  4. ^ John M. Barry, (2004). The Great Influenza: The Epic Story of the Greatest Plague in History. Viking Penguin. ISBN 978-0-670-89473-4.
  5. ^ Influenza of 1918 (Spanish Flu) and the US Navy 美國國會圖書館存檔,存档日期2015-01-11
  6. ^ 6.0 6.1 世界衛生組織. Coronavirus disease (COVID-2019) situation reports. [2020-03-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6). 
  7. ^ 7.0 7.1 Center for Systems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Whiting School of Engineering, John Hopkins University. Coronavirus COVID-19 Global Cases by Johns Hopkins CSSE. Center for Systems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Whiting School of Engineering, John Hopkins University. [2020-03-10]. 
  8. ^ Steward's "The Next Global Threat: Pandemic Influenza".
  9. ^ Wheelis M. Biological Warfare at the 1346 Siege of Caffa. Emerging Infect. Dis. September 2002, 8 (9): 971–5 [2013-11-08]. PMC 2732530. PMID 12194776. doi:10.3201/eid0809.01053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5-21). 
  10. ^ Diamond, Jared. Guns, Germs, and Steel: The Fates of Human Societies. W.W. Norton & Company. 1997. ISBN 0-393-03891-2. 
  11. ^ Dixon, Never Come to Peace, 152–55; McConnell, A Country Between, 195–96; Dowd, War under Heaven, 190. 以下是一些認為有感染天花給印地安人的文獻:Nester, Haughty Conquerors", 112; Jennings, Empire of Fortune, 447–48.
  12. ^ Christopher Hudson. Doctors of Depravity. London: Daily Mail. 2 March 2007. 
  13. ^ Ken Alibek and S. Handelman. Biohazard: The Chilling True Story of the Largest Covert Biological Weapons Program in the World – Told from Inside by the Man Who Ran it. 1999. Delta (2000) ISBN 978-0-385-33496-9 [1].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