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张路 (1951年)

中国足球评论员

张路(1951年),祖籍山东省,出生于北京[1]北京国安俱乐部副董事长中国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足球评论员。球员时代,张路曾在陕西队、北京队担任守门员,但出场机会不多。28岁退役后,张路在北京市体育科学研究所任职,曾任副所长、副研究员。1996年至2001年,张路担任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总经理。张路1988年开始担任足球解说,1990年开始解说意大利足球甲级联赛。由于解说意甲促进了中国、意大利的体育文化交流,意大利共和国授予张路仁惠之星骑士勋章,张路于是成为中国体育界首位意大利仁惠之星勋章得主。

张路
出生 1951年(67-68歲)
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
别名 张嘿嘿
教育程度 北京体育学院硕士
职业 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副董事长
足球评论员
家乡 山东省
政党 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
配偶 吴玉芳
儿女 一个女儿
父母 父:沈勃
母:侯瑞霞
奖项 意大利仁惠之星骑士勋章

目录

家世与早年生活编辑

张路的父母均毕业于抗日战争期间汪精卫政府开办的国立北京大学。张路的母亲名叫侯瑞霞,父亲本名张豫苓。张豫苓1943年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为中国共产党开展地下工作。1945年,张豫苓从汪政权的国立北京大学工学院毕业。这一年日本战败国民政府宣布对“敌伪专科以上学校毕业生”进行甄审,学生在甄审合格、补习并考试之后才能得到证书。甄审一事激起了北平各校大学生的反对。北京大学工学院发起北大校友联合会,后与师大联合组建北大、师大校友联合会,反对政府的甄审。张豫苓被公推为联合会主席,侯瑞霞则是联合会的成员之一。[2]后来,张豫苓改用化名沈勃,1949年之后也没有把名字改回去。沈勃后来担任了北京建筑设计院院长,曾主持设计了人民大会堂北京工人体育场等建筑。据张路回忆,沈勃精通琴棋书画,是国家一级美术师,国画作品被人民大会堂收藏;曾担任北京棋类协会主席,指导过幼年的聂卫平下棋。[3]

张路的父母虽然不是运动员,但是都爱好体育。母亲曾在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担任排球队员,父亲练习过中长跑跳高撑杆跳跳远。张路4岁时,沈勃带他去北京先农坛体育场,那是他第一次看足球比赛。据张路回忆,少时看球,他印象最深的是八一队的守门员黄肇文。此外,他把守门员张俊秀视为偶像。那时他和小伙伴们踢球,最喜欢出任守门员。[4]

据张路回忆,他在北京小学读书时,成绩很好,而且担任过大队副主席、旗手、鼓号队队长、校队守门员。曾经以50米7秒6的成绩获得宣武区短跑第一名。[5]1964年,张路从北京小学毕业。那时八一足球队和北京青年足球队都想把张路招收入队。但是,沈勃觉得张路至少应该把初中上完。张路考上了北京四中。此外,他还被先农坛业余体校选中,接受守门员训练。张路回忆,当时他考上的本来是田径班,但是教练觉得他天赋不好,韧带太硬;碰巧足球队也在训练,教练觉得他个子高、身材好,就收他练足球。[5]

张路没能念完初中。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张路的父母被隔离审查、打成“黑帮”。母亲侯瑞霞身为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编辑部主任,1969年4月28日死于文化大革命中,时年48岁。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张路停课回家。家里只有他和弟弟,经济困难。哥俩把外公传下来的一木箱明清瓷器扛到琉璃厂附近的一家店铺,换了不到一百块人民币。[4]球场被种上了小麦,张路的足球训练也中断了。从1966年至1969年的三年,张路呆在家里,读了很多中外名著。1969年2月,张路离家,去陕西省延安县参加上山下乡运动。据张路回忆,他趁着夏天“看青”的时候,一边“看青”一边读书,读了一些马列的书,结合自己的思考写了一篇关于农村问题的文章,寄给了《人民日报》。不过,遭到了退稿。[4]

球员时代编辑

1970年,竞技体育得到恢复。陕西队询问北京队,从北京来的插队学生中有谁会踢球。张路得到北京队的推荐。陕西队的教练对张路进行了面试,感觉很满意,通知张路等消息。那年冬天,张路回北京过年。年前,陕西队发电报通知他,由于政审不合格,不同意张路入队。张路原本打算节后回到延安,继续插队。然而,没等他出发,陕西队又发来一封电报:政审复查之后,同意招收张路入队,速来冬训。[6]

张路在陕西队过得并不开心。他和领队关系不好。据他回忆,那时“年少气盛,不太懂事”。张路打不上主力,萌生去意。1973年,他作为工农兵学员,考入北京体育学院运动系足球班读书。据说,张路的成绩位于陕西省的前列。据张路回忆,在北京体院的时候,年维泗带领的中国国家足球队曾与体院踢了两场比赛,张路表现出众,引起了年维泗的注意,年维泗打算让张路参加国家队的集训;然而那一届国家队成绩不佳,解散了,张路也就错过了进入国家队的机会。[5]在北京体院读书期间,张路还遇到了来自上海的吴玉芳。毕业不久后,张路与吴玉芳登记结婚。他们不得不两地分居。吴玉芳回到了上海;张路本应回陕北插队,不过,北京足球队留下了他。1981年,吴玉芳调到北京工作,夫妇二人终于团聚。[7]

1976年,沈勃夫妇获得平反。张路回到北京足球队,成为队内唯一有文凭的球员[4]。他在北京队担任替补门将。在球队的门将里。张路年龄居中,队里有比他老的李松海王俊生,还有比他年轻的刘建仁。张路打不上主力。他回忆说,“那会儿年纪也不小了,28岁了,后来想了想,没有出头之日,就打了份申请,退下来了”。于是,张路的球员生涯在28岁时结束了。[6]

退役之后编辑

体育科研编辑

1979年,张路进入北京体育科研所。恰好所里新买了一台进口摄像机,张路便成了专职摄像。据他回忆,他在闲暇时间里凭着一本词典花了几个月翻译出了说明书。那时北京电视台也刚刚成立,电视台的体育部没有摄像机,于是就常常请张路帮忙拍片。[4]

1980年,张路进入科研所的运动训练研究室,得到史万春的指导[6],开始撰写足球理论文章。1981年,他在《中国体育科技》上发表《防守不等于保守》。据说,这篇文章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不少老教练认为此文新颖、有见地。[4]

1985年,北京市成立了一个体育科学学会,张路被下设的运动训练学专业委员会足球学组聘为组员。足球学组刚刚成立时规模很大,但很快无人主持。张路便开始组织进行调研、讲座、研讨,后来还组织了青少年球员测试、选拔,选拔出的球员有周宁杨晨等人。张路后来成为北京市足球技术领导小组的三名领导成员之一。[5]

张路在北京体科所历任电视录像员、助理研究员、运动训练研究室副主任。1989年,张路已经升为北京体育科研所副所长、副研究员。[8]这年,他和妻子一起考入北京体育学院在职研究生班。这个班里一共有20人,最后只有4人拿到硕士学位。张路和妻子都拿到了。[4]

评球编辑

进入北京体育科研所的头一年,张路负责摄像。由于那时北京电视台体育部没有摄像机,张路就时常被请去帮忙录制比赛。渐渐地,他和电台、电视台熟悉了起来。[4]

起初,他只是为电视台的直播做一些幕后工作,作为解说顾问,几分钟给播音员递一张纸条。他在直播间里做一些简单的技术统计,比如两队的射门、角球次数;随后,把统计写在纸条上,递给播音员。后来,纸条的内容渐渐地加入了一些稍为深入的场面分析。1982年时,他已经常与电台、电视台合作。[4]

1988年中央电视台丰田杯直播上,张路头一次出声解说比赛,一起担任解说的是孙正平。1990年,张路头一次出镜,那是在北京电视台的英格蘭足總盃直播上,他与宋健生搭档。1990年[5],中央电视台开始直播意大利足球甲级联赛,张路成为嘉宾,出镜解说。那时,他同时在北京电视台、中央电视台担任解说,甚至有时还要去广播电台。他回忆说,那时一般周六在北京台,周日中央台,中午抽空去广播台,“最多的时候,一个周末要上4个节目”。1986年世界杯前,《北京晚报》体育部为他在报上开了专栏评球。[6]

中央电视台开播意甲,一改以往的解说风格,由宋世雄(后来改为韩乔生)、张慧德、张路三人搭档解说。此前,中央电视台的足球比赛一般由宋世雄、孙正平、韩乔生等单人解说。新的三人组合更强调专业性、趣味性。三名解说中,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副译审张慧德通意大利语,主要负责介绍意大利风土人情、球队与球员信息。张路作为北京体科所副研究员,主要负责讲解战术。后来,张路还和蔡猛张斌刘建宏黄健翔等人搭档。2005年12月5日,在北京的意大利驻华大使馆,时任意大利驻华大使孟凯帝亲自为张路颁发仁惠之星骑士勋章,以表彰张路为中国、意大利体育文化交流所做出的贡献。张路于是成为中国体育界首位仁惠之星骑士勋章得主。[9]

除了担任电视解说,张路还点评足球彩票。据报道,张路在2000年从欧洲考察回国后,向马凯提议发行足球彩票;马凯建议他写一份报告,张路于是写了书面报告建议以意大利13场的形式发行足球彩票,但是未获批准。2005年至2012年间,他每周在一家平面媒体评论足彩。他还在中央电视台与段暄等制作《足球彩经》节目。此外,张路也在新浪体育点评足彩,还编制了“张氏指数”反映交战双方的实力对比。[10][11][12]

任职北京国安编辑

1996年,张路被北京市体委任命为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总经理。然而,张路当时并不愿意当这个总经理,因为他不愿意待在风口浪尖之上,更愿意搞研究。不过,领导已经决定了任命,张路也就在1996年4月1日到国安俱乐部上班。[6]

1996赛季结束后,北京国安的几名队员提出转会请求。张路为了球队薪资体系的健康,并未多做妥协,同意高峰高洪波“双高”转会。为弥补“双高”出走的空缺,北京国安先是买入了肯尼亚外援英加纳。然而,主教练金志扬后来放弃了英加纳,另买入卡西亚诺安德雷斯,二人与冈波斯并称“三杆洋枪”。张路支持金志扬的决定。张路后来认为那是他引援中最成功的一次。不过,引进外国主教练乔里奇一举被视为张路的败笔之一。张路表示此事并非完全失败,因为这件事在经济上没有大的损失,还给俱乐部之后的运作提供了借鉴。张路担任北京国安总经理的五年间,国安的最好成绩是1997年和1998年的联赛第三名。2001年,张路不再担任北京国安总经理,改任国安俱乐部副董事长、党支部书记。2011年,张路年满60岁,从国安俱乐部退休,但仍然担任副董事长。[6]

在国安俱乐部任总经理期间,张路还促成米卢执教中国国家足球队。米卢后来带领中国男足首次打入世界杯足球赛。2002年底,《体坛周报》评选中国男足进军世界杯的“十大幕后英雄”,张路名列其中。[4]1999年底,北京国安主教练沈祥福辞职,俱乐部决定由张路主持聘请外教。那时,米卢在美国大联盟执教纽约巨星队。张路联系上了米卢的经纪人杜什克。然而,杜什克回答说,米卢不愿再当俱乐部主教练,如果到中国他更愿意出任国家队主教练。这时中国男足的主教练霍顿帅位不稳,中国足协正在寻找替代者。张路于是联系了时任中国足协副主席张吉龙。张吉龙很高兴,中国足协于是开始和米卢谈判。双方谈判薪水时,杜什克向张路抱怨中国足协没有诚意,张路向他解释了“中国人做买卖的心理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促成米卢与中国足协签约。[6]

家庭编辑

张路与妻子吴玉芳育有一女。张路的女儿毕业于北京大学,后来到英国读MBA。吴玉芳曾在出版社工作,已退休。[5]

荣誉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张路:我是个足彩技术派. 扬州晚报. 2010-05-06 [2010-07-20]. 
  2. ^ 青春永在——1946-1948北平学生运动风云录. 北京: 北京出版社. : 6–7. ISBN 7-200-05394-5. 
  3. ^ 张路父亲竟是地下工作者 多才多艺曾指点聂卫平. 搜狐体育. 2009-04-11 [2015-07-10]. 
  4. ^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张路:中国足坛幕后真英雄. 东方新闻. 2001-11-15 [2015-07-10]. 
  5. ^ 5.0 5.1 5.2 5.3 5.4 5.5 张路:说球“说”成了“骑士”. 京报网. 2006-04-26 [2015-07-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14). 
  6. ^ 6.0 6.1 6.2 6.3 6.4 6.5 6.6 张路:主动荐米卢 被动当老总. 新京报. 2012-12-25 [2015-07-10]. 
  7. ^ 李立风. “名嘴”老张的幸福生活. 婚姻与家庭. 2006, (7). 
  8. ^ 与著名央视解说人张路的对话. 北京师范大学新闻网. 2007-06-02 [2015-08-13]. 
  9. ^ 张路接受意大利“仁惠之星骑士勋章”. 江淮晨报. 2005-12-06 [2012-01-01]. 
  10. ^ 著名评论员张路——为公益体彩支持足球点赞. 浙江在线. 2015-06-17 [2015-07-14]. 
  11. ^ “足球彩经”盘点:陶伟看重态度 张路更依靠数据. 新浪体育. 2008-01-07 [2015-07-14]. 
  12. ^ 独家发布张路指数 数字解读胜负彩05033期14场比赛. 新浪体育. 2005-09-30 [2015-07-14]. 
  13. ^ 图文-张路荣获意大利骑士勋章 张路展示荣誉证书. 新浪体育. 2005-12-05 [2015-07-04]. 
  14. ^ Soccer: Zhang Lu Wins Italian Award. CRI. 2005-12-06 [2015-07-04] (英语). 
  15. ^ Onorificenze. Presidenza della Repubblica. [2015-07-14] (意大利语).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