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張堪(?年-?年),字君游南陽郡宛縣(今河南省南陽市)人,[1][2]東漢蜀郡太守張衡祖父。[3]

目录

生平编辑

張堪早孤,將其父親的財產數百萬給了姪子。張堪十六歲時,到長安學習,[2]研習梁丘易,由於張堪志向高遠、品行端正,京師的人們都稱他爲「聖童」。[4][5]

劉秀年輕時,見張堪志向品行,經常稱讚他。劉秀稱帝後,中郎將來歙舉薦張堪,張堪被任命為郎中,三次升遷任謁者。後來張堪奉命運輸質地細薄的絲織品,率領七千騎兵,隨大司馬吳漢討伐公孫述,路途中張堪被任命為蜀郡太守。[6]當時漢軍只剩七天糧食,暗中準備船隻打算撤軍,張堪知道後,跑去見吳漢,說明公孫述必敗,不應該撤軍,並獻上計策。吳漢採納張堪建議,故意顯得軍力薄弱藉此誘敵出擊,[7]公孫述果然出戰,結果公孫述戰死城下。成都被攻下後,張堪進入成都城,檢閱庫藏,收其珍寶,一一清點登記於冊,上報朝廷,沒有任何一件落入私囊。張堪安撫官吏百姓,蜀中大悅。[8]

漁陽太守任內编辑

張堪在蜀郡兩年,後任騎都尉,建武十五年(公元39年),張堪率領驃騎將軍杜茂帳下軍隊,大破匈奴高柳縣,於是被任命為漁陽太守。張堪打擊犯罪、賞罰必信,官吏百姓都樂意為他效命。匈奴曾以萬餘騎兵進攻漁陽,張堪率數千騎兵奔襲,大破匈奴軍,漁陽郡界得以安寧。張堪在狐奴縣開稻田八千多頃,教導百姓耕種,百姓因此逐漸富裕。百姓們歌頌:「桑無附枝,兩岐長滿了麥穗,張君爲政,百姓樂不可支。」《樂府詩集》收錄其歌謠,名為《張君歌》,張堪在漁陽任內八年,匈奴不敢進犯。[9][10][11]

漢光武帝召見全國各郡掌簿籍並負責上計的官員,問他們郡內風土和前後郡守的政績。蜀郡計樊顯進言闡述張堪恩德,講述當年公孫述敗亡時,珍寶堆積如山足以讓人稱富十代,張堪辭去職務,卻只乘坐車轅折斷的破車,用布披蓋行李而已。漢光武帝聽聞後,嘆息許久,拜樊顯為魚復長,打算徵用張堪,恰逢張堪病逝,漢光武帝深感可惜,下詔褒獎張堪,賜百匹。[12]

軼事编辑

張堪與同縣的朱暉都頗有名氣,張堪曾於太學見過朱暉,很看重朱暉,甚至握著朱暉之手臂說他打算將來將妻兒託付給朱暉。朱暉認爲張堪是前輩,因此不敢回答,在那之後都沒有見過面。張堪去世後,朱暉聽聞張堪的妻兒生活困苦,於是親自探望,並且救濟幫助他們。朱暉的小兒子朱頡覺得奇怪而問說:「從來沒有聽說過父親和張堪是朋友,子孫們也都覺得很奇怪。」朱暉回答說張堪曾和他有知己之言,他早已銘記於心。[13]

評價编辑

  • 樊顯:漁陽太守張堪昔在蜀,其仁以惠下,威能討奸。前公孫述破時,珍寶山積,捲握之物,足富十世,而堪去職之日,乘折轅車,布被囊而已。《後漢書·張堪傳
  • 劉秀:平陽丞李善稱故令范遷於張堪,令人靣熱出汗,其賜堪家新繒百匹,以表廉吏。《東觀漢記·張堪傳
  • 程登吉:張堪守漁陽,麥穗兩歧。《幼學瓊林

外部連結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後漢書·張堪傳》:張堪字君游,南陽宛人也。
  2. ^ 2.0 2.1 南陽縣志》:張堪,字君游,南陽宛人,早孤,讓先父遺財數百萬與兄子,年十六受業長安
  3. ^ 後漢書·張衡傳》:張衡字平子,南陽西鄂人也。世為著姓。祖父堪,蜀郡太守。
  4. ^ 東觀漢記·張堪傳》:張堪,字君游,年六歲,受業長安,治梁丘易,才美而高,京師號曰「聖童」。
  5. ^ 後漢書·張堪傳》:堪早孤。讓先父餘財數百萬與兄子。年十六,受業長安,誌美行厲,諸儒號曰「聖童」。
  6. ^ 後漢書·張堪傳》:世祖微時,見堪誌操,常嘉焉。及即位,中郎將來歙薦堪,召拜郎中,三遷為謁者。使送委輸縑帛,並領騎七千匹,詣大司馬吳漢伐公孫述,在道追拜蜀郡太守。
  7. ^ 資治通鑑·卷第四十三》:漢軍餘七日糧,陰具船,欲遁去。蜀郡太守南陽張堪聞之,馳往見漢,說述必敗,不宜退師之策。漢從之,乃示弱以挑敵。
  8. ^ 後漢書·張堪傳》:時漢軍餘七日糧,陰具船欲遁去。堪聞之,馳往見漢,說述必敗,不宜退師之策。漢從之,乃示弱挑敵,述果自出,戰死城下。成都既拔,堪先入據其城,撿閱庫藏,收其珍寶,悉條列上言,秋毫無私。慰撫吏民,蜀人大悅。
  9. ^ 後漢書·張堪傳》:在郡二年,征拜騎都尉,後領票騎將軍杜茂營,擊破匈奴於高柳,拜漁陽太守。捕擊奸猾,賞罰必信,吏民皆樂為用。匈奴嘗以萬騎入漁陽,堪率數千騎奔擊,大破之,郡界以靜。乃於狐奴開稻田八千餘頃,勸民耕種,以致殷富。百姓歌曰:「桑無附枝,麥穗兩岐。張君為政,樂不可支。」視事八年,匈奴不敢犯塞。
  10. ^ 資治通鑑·卷第四十三》:使騎都尉張堪領杜茂營,擊破匈奴於高柳。拜堪漁陽太守。堪視事八年,匈奴不敢犯塞,勸民耕稼,以致殷富。百姓歌曰:「桑無附枝,麥穗兩歧。張君為政,樂不可支!」
  11. ^ 水經注·卷十四》、《太平御覽·卷二百六十
  12. ^ 後漢書·張堪傳》:帝嘗召見諸郡計吏,問其風土及前後守令能否。蜀郡計掾樊顯進曰:「漁陽太守張堪昔在蜀,其仁以惠下,威能討姦。前公孫述破時,珍寶山積,捲握之物,足富十世,而堪去職之日,乘折轅車,布被囊而已。」帝聞,良久歎息,拜顯為魚復長。方徵堪,會病卒,帝深悼惜之,下詔褒揚,賜帛百匹。
  13. ^ 後漢書·朱暉傳》:暉同縣張堪素有名稱,嘗於太學見暉,甚重之,接以友道,乃把暉臂曰:「欲以妻子托朱生。」暉以堪先達,舉手未敢對,自後不復相見。堪卒,暉聞其妻子貧困,乃自往候視,厚賑贍之。暉少子頡怪而問曰:「大人不與堪為友,平生未曾相聞,子孫竊怪之。」暉曰:「堪嘗有知己之言,吾以信於心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