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徐桐(1819年-1900年),字豫如,号廕軒末守舊派官僚。漢軍正藍旗人,尚書徐澤醇之子。道光三十年(1850年)進士出身,官至體仁閣大學士。徐桐固守理學,極端排外,支持義和團庚子之變時自縊殉國。著有《治平宝鉴》。

徐桐
徐桐

1934年《庚子辛亥忠烈像赞》之《徐桐像》


大清體仁閣大學士
旗籍 漢軍正藍旗
字號 字豫如,号廕軒
出生 大清嘉慶二十四年(1819年)
京師
逝世  大清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
京師
親屬 (父)徐澤醇
(子)徐承煜
(孫)徐培芝
出身
  • 道光三十年庚戌科進士出身
著作
  • 《治平寶鑒》

目录

生平编辑

徐桐為道光三十年(1850年)進士,選庶吉士,任翰林院檢討,實錄館協修等職。坐修改中卷乾磨勘,罷職。咸豐十年(1860年),特賞檢討

清穆宗登位後,在上書房行走。任太常寺卿、內閣學士禮部侍郎、禮部尚書吏部尚書協辦大學士、體仁閣大學士等職。徐桐治理學,敵視西洋文化。桐厭惡與洋人為鄰,署其門聯曰:“望洋興嘆,與鬼為鄰。”桐主张借义和团排外,支持慈禧太后对外宣战,奏請慈禧太后下詔「無論何省何地,見有洋人在境,徑聽百姓殲除」。亦信陰門陣[1]

但義和團進據北京期間,徐宅被拳民搶掠[2],他本人更被拳民拖出公審,此時已八十歲的徐桐要跪地苦苦哀求才避過虐待[3]八国联军攻入北京后,懸樑自缢。[4]

其三子刑部左侍郎徐承煜亦爲主戰派,慈禧太后處死主和五大臣[5]時任監斬官。徐桐自盡後,徐承煜埋其屍於後院。而徐家婦女由幾歲至八十多歲集體自殺[3]。後徐承煜為日軍捕獲,被清廷處死。《辛丑條約》簽訂後,朝廷按約懲辦主戰大臣,褫徐桐職務,剝奪卹典,隨即論罪棄市,以其先死免於追究。[6]

註釋编辑

  1. ^ 清·高樹《金鑾瑣記》:相素講程朱理學,在經筵教大阿哥,退朝招各翰林說陰門陣,蓋聞豫瞎之言樊教主割教民婦陰,列陰門陣,以禦槍炮云。樊實無其事。
  2. ^ 西巡迴鑾始末
  3. ^ 3.0 3.1 唐德剛:《晚清七十年:義和團與八國聯軍》 ISBN 9573235145
  4. ^ 《清史稿·卷四六五》:徐桐,字廕轩,汉军正蓝旗人,尚书泽醇子。道光三十年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坐修改中卷干磨勘,罢职。咸丰十年,特赏检讨,协修文宗实录。同治初,命在上书房行走,奉懿旨番讲治平宝鉴,入直弘德殿,累迁侍讲学士。先后疏请习政事、勤修省,成大学衍义体要以进。数擢至礼部侍郎。念外人麕集京师,和议难恃,宜壹意修攘图自强;因条上简才能、结民心、裕度支、修边备四策。光绪初,授礼部尚书,加太子少保。主事吴可读请豫定大统,以尸谏,桐与翁同龢等谓其未悉本朝家法:“当申明列圣不建储彝训,俾知他日绍膺大宝之元良,即为承继穆宗之圣子。揆诸前谕则合,准诸家法则符。”疏入,诏存毓庆宫备览。
    时崇厚擅订俄约,下群臣议,乃条摘其不可行者:曰伊、塔各城定界;曰新疆、蒙古通商;曰运货迳至汉口;曰行船直入伯都讷。六年,廷议徇俄人请,将赦崇厚罪,桐力持不可,谓:“揆度机要在枢廷,折冲俎豆在总署,讲信修睦在使臣。赦之而彼就范,犹裨国事;若衅端仍不能弭,反失刑政大权。推原祸始,宜肃国宪。”又言:“今日用人之道,秉忠持正者为上,宅心朴实者次之。若以机权灵警,谙晓各国语言文字,遽目为通才,而责以钜任,未有不偾且蹶者!”不报。历充翰林院掌院学士、上书房总师傅。十五年,以吏部尚书协办大学士,晋太子太保。二十二年,拜体仁阁大学士。
    桐崇宋儒说,守旧,恶西学如仇。门人言新政者,屏不令入谒。二十四年政变后,太后以其耆臣硕望,颇优礼,朝请令近侍扶掖以宠之。
  5. ^ 徐用儀袁昶許景澄聯元立山
  6. ^ 《清史稿·卷四六五》:和议成,褫桐职,夺恤典,旋论弃市,以先死议免。

參考文獻编辑

  • (民國)趙爾巽等,《清史稿》,中華書局點校本。

外部連結编辑

官衔
前任:
萬青藜
禮部漢尚書
光緒四年五月戊辰-光緒十年三月庚寅
(1878年6月19日-1884年4月10日)
繼任:
畢道遠
前任:
李鴻藻
吏部漢尚書
光緒十年三月庚寅-光緒二十二年十月己丑
(1884年4月10日-1896年12月2日)
繼任:
李鴻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