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科爾沁次妃

(重定向自忠亲王贤妃

科爾沁次妃(-1654年),姓不詳,名博禮科爾沁部貝勒寨桑。清太宗孝莊文皇后之母,顺治帝的外祖母。

生平编辑

后金时期的满文文献称她为「ajige mama[1]」,汉语直译为小妈妈小嬷嬷[2]。相对的稱號「amba mama」(大妈妈、大嬷嬷),即是莽古思贝勒之妻、孝端文皇后哲哲之母科尔沁大妃。与科尔沁大妃相对,博礼又被称为科尔沁次妃小妃[1]

天聪七年(1633年)四月,科尔沁大妃、次妃及乌克善满朱习礼夫妇朝见皇太极。她的女儿布木布泰时为皇太极小福晋,在皇太极诸福晋中,地位仅次于科尔沁大妃之女、大福晋哲哲。皇太极偕諸福晉率諸貝勒由駐地渡過養息牧河,在五里外迎接他們,对她与大妃极为礼遇“彼此相迎,以丈母礼,先见大嬷嬷、次见小嬷嬷”。諸福晉見二嬤嬤的禮儀同皇太極。次年十月,送女海兰珠至后金,嫁予皇太极为福晋[2]

崇德二年正月二十八日崇德帝冊封寶麗扎薩克賓圖福晉之誥命記載,寶麗養育諸子、教子有方,諸子烏克善卓禮克圖親王、滿珠習禮巴圖郡王為首,盡忠效力,故頒賜冊文。崇德四年(1639年)正月二十八日,皇太极册封次妃为和硕墨尔根福晋,汉文即和硕贤妃[3]。是日,以冊封和碩賢妃儀仗為由,贤妃與和碩福妃一同入清宁宫谢恩。

崇德八年(1643年),科尔沁大妃和次妃等为祝贺军事胜利抵达盛京城,未及皇太极逝世,参加他的葬礼[4]

顺治二年九月十四日,科尔沁部和硕福妃衮布、和硕贤妃博礼、和硕卓里克图亲王吴克善、多罗巴图鲁郡王满珠习礼夫妇进京朝见顺治帝。摄政王多尔衮和辅政王济尔哈朗等以下,梅勒章京等以上須在齐化门迎接他們。同年九月十六日,和硕福妃、和硕贤妃,以及和硕卓里克图亲王吴克善等入宫行朝见礼。顺治帝为他們举行了兩次筵宴。和碩福妃、和碩贤妃和桑噶尔斋舅母等女眷由福妃的女儿——固伦额真福晋哲哲接待。

順治十一年(1654年)二月二十五日未刻,顺治帝与皇太后因得知科尔沁和硕贤妃去世的消息而悲痛不已。诸王奏曰:「旧例外戚有丧,未尝过哀,上宜还宫。」順治帝曰:「朕亦未尝过哀,但甫闻,欲留此慰安皇太后耳,诸王贝勒等可各归第,朕亦还官矣。」是夜,順治帝在皇太后宮留宿,直至次日午刻才回寢殿,并且令内院大学士范文程、额色黑、图海等传谕各部院该奏事宜切勿念懈。

顺治帝於三月初十日派遣礼部官员前往致祭和硕贤妃[5]。她的兒子卓里克图亲王因病未能出席。同年五月初三日,順治帝追封外祖父寨桑為和碩忠親王,同時追封「矧诞育乎圣母」的科尔沁次妃為和碩忠親王賢妃,並且在今吉林省立了追封忠親王暨忠親王賢妃碑,以示紀念。

子女编辑

科爾沁次妃寨桑育有二子二女(目前確定的):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楠木贤道. 《孝端文皇后之母科尔沁大妃的收继婚及其意义初探》. 清史研究 (北京市: 中国人民大学). 2016, (2016年第1期). ISSN 1002-858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01) (简体中文). 
  2. ^ 2.0 2.1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 编. 清初内国史院满文档案译编·上. 新华书店北京发行所 发行;北京彩虹印刷厂 印刷 第一版. 北京永安路106号: 光明日报出版社: 12.117. 1989 (简体中文). (四月)二十八日。闻外蒙古嫩科尔沁大嬷嬷、小嬷嬷及舅乌克善、格格额驸满朱习礼之妻、额驸满朱习礼、台吉绰依尔济等来朝,汗偕诸福晋率诸贝勒,由驻地渡养息牧河,迎于五里外。二嬷嬷及格格、舅乌克善、额驸满朱习礼、台吉绰依尔济率众下马序立于会见所,汗率诸贝勒,距一箭地外下马,彼此相迎,以丈母礼,先见大嬷嬷、次见小嬷嬷。待汗见毕,诸贝勒亦相继见。于是,汗与诸贝勒退立,诸福晋见二嬷嬷,其礼同汗……(天聪八年十月二十日)以小嬷嬷、舅吴克善、舅满珠习礼送女至,汗遣人赐小嬷嬷蟒缎二匹…… 
  3. ^ 3.0 3.1 3.2 《太宗文皇帝实录(康熙本)》錄入的册文云:奉天承運寬溫仁聖皇帝制曰,朕聞定封號以彰懿德,乃古聖王之典,萬代不可易者,今朕登大宝,爰倣古圣之制,以定藩妃之封。兹尔科尔沁国次妃博礼乃卓礼克图亲王吴克善、巴图鲁郡王满朱习礼之母也,尔能训誡诸子,佐理国家,故特册封为和硕贤妃。尔其益励厥心,敬重勿替,以妇道自持,以义方训子,则名显当时,德扬后世,而富贵永昌矣,钦哉!勿负朕命。
  4. ^ 清实录·世祖实录·卷之一》:○崇德八年。癸未八月。壬戌朔○庚午。亥刻太宗文皇帝宾天内外和硕亲王以下……时外藩科尔沁国和硕福妃、和硕贤妃与察哈尔故额驸额哲妻固伦公主……等俱以戚属贺捷至盛京。未还。遇丧衣带皆缟素不截发。王以下奉国将军以上公主以下固山格格以上……等命妇以下俱齐集大清门外各按旗序立。举哀……
  5. ^ 《清初内国史院满文档案译编》:初十日。上谕:遣官致祭科尔沁国贤妃英灵之文曰:维皇祖妣尔品行宜慎,心胸耿直,养育圣母,万世之表,得益高寿,贤淑昭著,倏闻讣音,哀悼殊甚,故恭遣员,谨以牲醴致祭。贤灵有知,伏乞尚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