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白曜

慕容白曜(?-470年),又作慕舆白曜[1]昌黎郡棘城縣(今遼寧省錦州市義縣西北)人,前燕慕容皝的玄孙,高都侯慕容琚子。北魏將領,曾領兵攻佔南朝宋青冀二州土地。

生平编辑

慕容白曜年轻时擔任中书吏,在东宫奉职。魏文成帝即位後,慕容白曜拜尚書下大夫,后来襲高都侯爵,任北部尚书,任內執法時沒有偏袒縱容,故得文成帝厚待。和平二年,魏文成帝南巡,从定州前往邺城,三月丁巳朔(461年3月27日),魏文成帝在灵丘亲自射箭越过山峰,高都公慕容白曜跟随参与了这次南巡[2]。和平六年(465年),文成帝驾崩,獻文帝即位,慕容白曜依附掌權的太尉乙浑,以尚書右僕射與其共秉朝政,並進爵南鄉公,加安南將軍。

天安二年(467年),南朝宋青州刺史沈文秀及冀州刺史崔道固等向北魏歸附求援,慕容白曜遂任使持节、都督诸军事、征南大将军,領五萬騎兵進駐碻磝,作為平東將軍長孫陵等迎降部隊的後援[3]。當時守无盐(今山东省东平县东)的宋東平太守申纂及守升城的宋并州刺史房崇吉仍忠於宋廷,不肯投降,慕容白曜就想先攻下無鹽。不過那時部下皆认为魏軍攻城器械并不完备,不宜急攻,但是慕容白曜采纳左司马郦范「出其不意,可一鼓而克」的意见,引兵假装撤退,使敌人松懈,乘夜回军,在三月甲寅日(467年4月22日)用一個上午就攻下无盐,申纂受傷被擒,試圖乘夜出逃又被抓回來,白曜仍未有處死他的意圖,但卻申纂卻因重傷而未能於城中失火時逃走,遭活活燒死[4]。接著白曜轉攻升城(今山東長清縣西南),途中又聽從酈范計謀寫書勸喻肥城(今山東肥城市)守將,守將望風出逃,白曜遂進佔肥城,在城內收繳三十萬斛粟。兵臨升城後又先後擊破麋溝及垣苗二戍,其中垣苗戍更是在天安五年(459年)皮豹子無法攻克,被逼撤退之地,而白曜短短時間就攻下了,並從中收繳到十萬斛粟,威震齊土,並得魏帝嘉獎。不過房崇吉卻堅守不降,慕容白曜築長圍攻城,攻到四月才攻下,房崇吉逃走,白曜俘其母親和妻子。白曜更忿恨升城不降,放縱士兵入城,殺了數百人,更加想坑殺城內所有人,惟參軍韓麒麟勸阻後才轉而撫慰人民。

同時,宋廷再派沈攸之進攻已落入魏手的彭城(今江蘇省徐州市),守將尉元請魏廷先調攻青冀的軍隊入援彭城,慕容白曜就奉命前去,但到瑕丘時就因泗水暴漲而停駐。及後沈攸之軍撤退,房崇吉及房法壽卻以盤陽城(今山東淄博縣南)獻降以贖回在升城被俘的崇吉母妻,白曜就派長孫觀等人經馬耳關赴盤陽受降[5]。而青州方面沈文秀及崔道固等反悔不降,白曜進圍崔道固據守的歷城。皇興二年(468年)二月,歷城被攻陷,崔道固出降,白曜接著派道固子崔景業到梁鄒成功勸降冀州刺史劉休賓 ,隨後在三月進兵東陽集中圍攻沈文秀,直至皇興三年(469年)才攻下。至此原本南朝宋的青冀二州土地盡入魏境,慕容白曜亦因功升任使持节、都督青东徐州诸军事、開府儀同三司、青州刺史济南王

皇興四年(470年),獻文帝追論慕容白曜依附乙渾的前憾,以谋反罪之名誅殺他。

性格特徵编辑

慕容白曜治軍有方,進攻青冀三年間時常有戰事,死傷甚多,但軍中都很少有怨叛。軍需用資都從當地人租稅中獲得,沒有搶掠物資,並讓當地人恢復本來生活。而在軍中待人皆寬和有禮,俘獲房崇吉及申纂女眷後亦將她們安置在獨立營帳,不准士兵侵犯。不過他也因東陽城破後因沈文秀不肯下拜而加以捶打一事而遭非議。

家庭编辑

兄弟姐妹编辑

  • 慕容如意,慕容白曜弟弟,隨白曜取齊土,亦與白曜一同被誅

子女编辑

  • 慕容真安,幼子,在聞知慕容白曜被捕後深知父親將被誅殺,以不忍心看到這事為由自殺,時年十一
  • 慕容氏,又称舆氏,嫁秘书中散韩兴宗[6]

参考文献编辑

  1. ^ 《宋书·卷八十八·列传第四十八》:先是,冀州刺史崔道固亦据历城同逆,为土人起义所攻,与文秀俱遣信引虏,虏遣将慕舆白曜率大众援之,文秀已受朝命,乃乘虏无备,纵兵掩击,杀伤甚多。
  2. ^ 《山西灵丘北魏文成帝〈南巡碑〉》, 《文物》, 1997年, (12期): 70–79 [2020-08-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5) 
  3. ^ 《魏書·顯祖紀》:劉彧青州刺史沈文秀、冀州刺史崔道固並遣使請舉州內屬,詔平東將軍長孫陵,平南將軍、廣陵公侯窮奇赴援之。二月,詔使持節,都督諸軍事,征南大將軍慕容曜督騎五萬次於碻磝,為東道後援。
  4. ^ 《魏書·畢眾敬傳》:慕容白曜攻克無鹽,申纂為亂兵所傷,走出被擒,送於白曜。白曜無殺纂之意,而城中火起,纂創重不能避,為火所燒死。
  5. ^ 《魏書·房法壽傳》
  6. ^ 梁春胜, 《魏韩君夫人舆氏墓志小考》, 《北方文物》, 2017年, (第02期): 53–55 [2020-0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