戶田忠真

戶田忠真(日语:戸田忠真とだ ただざね Toda Tadazane,1651年12月23日-1729年12月19日)是日本江戶時代中期大名老中,歷任下總佐倉藩主、越後高田藩主和下野宇都宮藩日语宇都宮藩主,宇都宮藩戶田氏第4代。父親是同樣擔任老中和佐倉藩主的戶田忠昌日语戸田忠昌,母親是秋元富朝日语秋元富朝之女,兄長是老中秋元喬知日语秋元喬知

戶田 忠真
時代江戶時代中期
出生日期慶安4年11月11日(1651年12月23日)
逝世日期享保14年10月29日(1729年12月19日)
假名とだ ただざね
羅馬字Toda Tadazane
朝廷官位從五位下日向守→能登守→從四位下侍從山城
幕府職位江戶幕府奏者番寺社奉行老中
主君德川家宣德川家繼德川吉宗
下總佐倉藩主→越後高田藩主→下野宇都宮藩日语宇都宮藩
氏族戶田氏日语戸田氏
父母父:戶田忠昌日语戸田忠昌
母:秋元富朝日语秋元富朝之女
兄弟秋元喬知日语秋元喬知
戶田忠章
戶田忠恒
正室毛利高直日语毛利高直之女
嗣子戶田忠久日语戸田忠久
嗣女松平忠喬日语松平忠喬正室
松平正貞日语松平正貞正室
養子戶田忠余日语戸田忠余

生涯编辑

慶安4年11月11日(1651年12月23日),忠真作為下總佐倉藩6萬1000石藩主戶田忠昌日语戸田忠昌的次子出生。忠真之父忠昌長年擔任老中,直至49歲為止。寬文5年(1665年),忠真獲朝廷任命為從五位日向守,貞享2年(1685年),改任能登守,並且出任幕府奏者番。兩年後兼任寺社奉行領受與父親所領以外的1萬石,晉身幕政。

紀伊藩高野山之間多年來經常出現領土分歧,歷代的寺社奉行均怯於御三家的地位而不敢作出裁決,為人公正嚴明的忠真則判定乃紀伊德川家的錯,與此同時600名高野山僧人卻被指違犯幕府之命而遭到流放[1]

元祿12年(1699年),忠真之父忠昌死去,忠真繼承家督,並且在同年9月23日辭去奏者番和寺社奉行,一度退出幕政。

元祿14年3月14日(1701年4月21日),勅旨御馳走役淺野長矩江戶城內斬傷高家日语高家 (江戸時代)吉良義央日语吉良義央時,忠真臨時暫代御馳走役的職務[1]。由於事出突然,無法趕及將原本在火鉢日语火鉢上的淺野氏家紋改為戶田氏日语戸田氏家紋,便就這樣放在宇都宮城,情況相當混亂[2]。儘管忠真完成任務,但是依然惹怒將軍德川綱吉,最終在同年被罰移封至越後高田藩[2]

寶永6年(1709年),將軍綱吉死去後,原本深受重用的柳澤吉保因而失勢,忠真亦得已移封至下野宇都宮藩日语宇都宮藩,重返關東地方,戶田氏對於能夠離開大雪的高田感到欣喜若狂[2]

正德4年(1714年),忠真重返幕政[3],在7代將軍德川家繼和8代將軍德川吉宗下擔任老中。同年,忠真升至從四位下侍從山城守。正德5年(1715年),長州藩德山藩之間爆發萬役山事件日语万役山事件,忠真亦負責仲裁。

忠真的所領由原本自己領有的加上繼承家督後的藩領,再扣減分給其弟的3150石,總計約為6萬7850石,其後在享保3年(1718年)獲吉宗加增其1萬石,總計7萬7850石,石高直至幕末均無任何變化。

享保14年10月29日(1729年12月19日),忠真死去,由於忠真之子戶田忠久日语戸田忠久早死,家督由其甥,養子戶田忠余日语戸田忠余繼承[3]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坂本『シリーズ藩物語 宇都宮藩・高徳藩』 P62
  2. ^ 2.0 2.1 2.2 坂本『シリーズ藩物語 宇都宮藩・高徳藩』 P63
  3. ^ 3.0 3.1 坂本『シリーズ藩物語 宇都宮藩・高徳藩』 P64

參考文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