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花,又稱碰花將和[1]花將牌[2],是清朝民國時期流傳於江浙的傳統骨牌遊戲[3]

歷史编辑

金學詩的《牧豬閒話》記錄挖花在乾隆時就已流行,也稱為碰花將和,因半數牌稱作有花,而得此名[1][4]。其玩法由碰和演變[2],牌具早期屬紙骨牌,與花湖牌很接近[5],後來以骨製[6][7]、竹製[8]。清末民初的包天笑記錄他祖父輩時的蘇州麻將當時還未流行,上流階級玩的是銅旗,不屑玩橋頭巷口的轎夫們玩的挖花[9]

清朝晚期出現的麻將被認為受挖花影響,兩者同樣砌牌成方城、以骰子定位、花牌等相同處[1][10]連雅堂在1925年寫的《麻雀考原》也認為麻將除繼承水滸牌外也受挖花影響,花將的「天、地、人、和」,就是變相成麻將的「東、南、西、北」[2][11]

到了民國時期,挖花主要流行在江浙一帶[3],曾與麻將在上海同樣流行,有「天天挖小花,麻將弗其搓。」此諺語,言下之意是挖花比較好玩[10]。像上海青幫杜月笙喜歡玩挖花,經常陪他玩的有部下顧嘉棠、川幫劉航琛康心之范紹曾等人,每次輸贏在數千塊銀元之間[3]。上海名醫陳存仁稱自己從來不会打牌,但喜歡與丁仲英兒子玩挖花,因為覺得這牌只靠运气,像开奖一般计数很有趣[12]。上海等地人玩挖花賭時喜歡唱有帶著牌名的歌曲[13],這種曲稱為挖花調,至21世纪初還有老人依舊能唱,如湊到1-4點式的牌組時唱:「一點血光災,情哥走勿攏。妹妹在房間,原是一場空。」;2-6點式,「約到禮拜六,花煙間裡坐。若要房全包,用脫兩塊六。」;4-6點式,「打開紅綠窗,眼看小才郎。開口情哥唱,快進小妹房。」等富有民俗趣味的歌詞[14]。在韩邦庆的《海上花列傳》、白先勇的〈永遠的伊雪艷〉等小說,也有上海人玩挖花、唱挖花調的場景[15][16]。上海打花會的三十六門除了會畫上動物,還會加上挖花牌,讓目不識丁的賭客可記住,如徐元貴配上蝦精、天牌,陳吉品配上白象精、地牌[17]

玩挖花的技巧性不多,賭博性大,但因算分麻煩、胡牌又不一定會勝,因此在21世纪已很少人玩[10]

牌具编辑

 
挖花牌
  • 兩顆六面骰。
  • 牌形狀同麻將,牌面各為兩顆六面骰的二十一種點式,各六張,共一百二十六張。有些還會增加春、夏、秋、冬、梅、蘭、菊、竹這八張花牌、兩張白板,共一百三十六張[10]
    • 每點式各三張無框,稱為無花、白皮;各三張有框,稱為有花。有花又分為兩種,各兩張有雙框;各一張有單框,採二重點式,一在左上角,一在右下角,稱為疊大或特大。
    • 6-6、2-2點式,稱為雙將牌;5-5、3-3、2-2、4-6、1-6、2-5、3-4點式,稱為將牌;其餘稱為閒牌[4]

牌規编辑

各書所載的規則略有差異,以下用《中國賭博史》、《中國麻將遊戲與數理分析》所載為主[4][10]

流程编辑

  • 四人遊戲,共打四圈,稱為天圈、地圈、人圈、和圈。以擲雙骰選位,莊家稱為天家,閒家依逆時鐘方向各稱為地家、人家、和家。
  • 洗牌後,各人將牌砌成上下重疊的兩橫條。用花牌、白板,玩家各砌十七墩;不用花牌、白板,莊家砌十五墩,閒家各砌十六墩。
  • 在理牌前,莊家的對家擲雙骰一次,稱為擲獎。同點式的牌、骰子反面點式的牌,牌值皆增一番。
  • 順時鐘方向抓牌,由莊家先抓牌,每次兩墩,玩家皆抓二十張。
  • 由莊家擲雙骰,決定谁先摸牌,稱為開門。然後逆時鐘方向輪流摸牌、打牌,直到有人胡牌。
  • 打出的牌須依順序明放在自己的桌邊,以打完已有對子、多餘同點式的白皮為優先,稱為恭子、攻子;再打完沒有對子的白皮,稱為白皮盪張;最後打完沒有對子的有花,稱為有花盪張。
  • 若能用自己的牌和自摸牌、或上家的棄牌,能組成以下組合,就把該些牌一起亮在桌上。
    • 兩張同點式的對子,若需打出同點式的恭子,稱為穿;若不需,稱為吃。同點式的對子只能一組。然後依規定打出一張其他牌。
    • 三張同點式、並且有花的刻子,稱為靠、敲。不把牌打出去。
  • 胡牌需組成十組不同點式的對子、靠。玩家可胡其他三家打出的牌,若同時胡牌以下家為優先,稱為攔和。若有同點式的兩張牌皆可胡,以有花牌胡為優先。胡牌剩下一張未成對的牌稱為宕頭,唯有胡家可得該牌的分數。
  • 胡牌後,莊家擲雙骰一次,稱為搖獎,同點式的牌值增一番。然後,所有玩家亮牌,如果同點式的對子、靠重複、或打牌沒照順序,稱為合撲,為最輸的玩家。四家皆犯錯則和局,由莊家的下家接任。
  • 分數稱為道,以總道數多獲勝,作下圈的莊家。道數最少的玩家為為最輸的玩家,付三家籌碼,次少付兩家,再其次付一家。同樣道數則平手。莊家的輸贏籌碼以乘兩倍算。

牌值编辑

  • 不論是宕頭、對子、靠這三種牌組,閒牌、將牌、雙將牌的基本牌值皆分別為40道、80道、160道,該牌組每多一框就再一翻,如下列三表所示。
  • 每中一種獎牌值也再一翻。
  • 在天、地、人、和圈時,分別是6-6、1-1、4-4、1-3點式再一翻。
宕頭\框數 0 1 2
閒牌 40 80 160
將牌 80 160 320
雙將牌 160 320 640
對子\框數 0 1 2 3 4
閒牌 40 80 160 320 640
將牌 80 160 320 640 1280
雙將牌 160 320 640 1280 2560
靠\框數 5
閒牌 1280
將牌 2560
雙將牌 5120

參考编辑

  1. ^ 1.0 1.1 1.2 涂文学. 《赌博纵横》. 中國: 民主与建设出版社. 1997-09-01. ISBN 9787801121240 (中文(中国大陆)). 
  2. ^ 2.0 2.1 2.2 連雅堂《雅堂先生集外集·麻雀考原》:「花將牌,由碰和牌蛻變而來,碰和牌每具二十一色,與宣和骨牌同,惟每色五張,每具一百零五張,張數較宣和骨牌為多,此牌在光緒初年已不流行,花將牌牌色、張數、與碰和牌同,惟每色中有二張增繪花枝稱為花牌。以天、地、人和四色為將牌,故稱花將牌,亦稱花和牌。」
  3. ^ 3.0 3.1 3.2 吴德慧. 《中国古代丑史》第12卷. 中國: 吉林摄影出版社. 2002-04-01. ISBN 9797806064176 (中文(中国大陆)). 
  4. ^ 4.0 4.1 4.2 郭雙林、蕭梅花. 《中國賭博史》. 台灣: 文津出版社. 1996. ISBN 9789576683688 (中文(臺灣)). 
  5. ^ 白维囯、朱世滋. 《古代小说百科大辞典》. 中國: 学苑出版社. 1997-08-01. ISBN 9787507703818 (中文(中国大陆)). 
  6. ^ 清·张人镜《月浦志》 :「小紙牌曰游和,又易爲幻和,曰翻百勞,今更易曰挖花。鄉間茶坊中羣小蟻集,一切無賴之徒皆由此起。」
  7. ^ 清·王昶《嘉慶直隸太倉州志》:「赌博之害已久,旧用纸牌,有十各、花和、百劳诸名目,更易为骨牌、掷骰及押宝,最后为麻雀。」
  8. ^ 上海市地方志辦公室. 《羅店鎮志》. 中國: 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 2006-06-01. ISBN 9787806817957 (中文(中国大陆)). 
  9. ^ 包天笑. 《钏影楼回忆录》. 中國: 大华出版社. 1999. ISBN 9787805982748 (中文(中国大陆)). 
  10. ^ 10.0 10.1 10.2 10.3 10.4 米明壁、吳芝芬. 《中國麻將遊戲與數理分析》. 台灣: 五南出版社. 2009-08-25. ISBN 9789571156958 (中文(臺灣)). 
  11. ^ 連雅堂《雅堂先生集外集·麻雀考原》:「其更蛻變為馬將牌也,則受花將牌之影響,默和牌每色可增為四張,既與馬將牌相類,么頭三色,卽馬將牌之中發白,為馬弔牌中紅千萬勝空湯之變相,惟默和牌中無東西南北四色,此四色乃花將牌中天地人和四將之變相也。其稱為馬將者,蓋取馬吊牌之馬與花將牌之將相合而成。」
  12. ^ 陳存仁. 《银元时代生活史》. 中國: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7-05. ISBN 9787563365371 (中文(中国大陆)). 
  13. ^ 盧大方. 《上海灘憶舊錄》. 中國: 世界書局. 1985 (中文(臺灣)). 
  14. ^ 宁波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宁波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大观·宁海卷》. 中國: 宁波出版社. 2012-05-01. ISBN 9787552601404 (中文(中国大陆)). 
  15. ^ 韩邦庆. 《海上花列傳》. 中國: 上海清华书局. 1923 (中文). 
  16. ^ 白先勇. 《台北人》. 台灣: 爾雅出版社. 1993-02-17. ISBN 9579159882 (中文(臺灣)). 
  17. ^ 宋路霞. 《上海的豪門舊夢》. 台灣: 聯經出版社. 2001-10-11. ISBN 9789570822977 (中文(臺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