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竹神社

日治時期新竹州的神社,主祭北白川宮能久親王與開拓三神

坐标24°47′32″N 120°57′09″E / 24.792329°N 120.952504°E / 24.792329; 120.952504

新竹神社台灣日治時期位於新竹市神社,設立於1918年,社格國幣小社,為新竹州社格最大之神社。神社現址在臺灣新竹市新竹市北區,戰後成為內政部移民署新竹收容所(俗稱新竹靖廬)直到2018年遷出,其東側的外苑則是衛生福利部少年之家。新竹神社許多建築及構件仍存在,其於2001年被列為新竹市定古蹟,目前計畫修復中。

新竹神社
新竹神社しんちくじんじゃ Shinchiku Jinja
縣社新竹神社.jpg
第一代新竹神社
基本信息
位置臺灣新竹州新竹市客雅
宗教神道
主祭神北白川宮能久親王開拓三神
例祭10月28日
社格國幣小社
建立1918年
地圖
新竹神社殘蹟及其附屬建築
新竹神社
新竹神社殘跡-神樂殿.jpg
神樂殿
位置臺灣新竹市北區崧嶺路122號
官方名称新竹神社殘蹟及其附屬建築
类型登錄等級:市定古蹟
登錄類別:寺廟
公告2001年5月31日
詳細登錄資料
新竹神社石燈籠(黃鼎三奉獻)
石燈籠(原屬新竹神社) stone lanterns - panoramio.jpg
石燈籠外觀
位置新竹市立動物園
官方名称新竹神社石燈籠(黃鼎三奉獻)
类型登錄等級:古物
登錄類別:生活及儀禮器物
公告2017年12月29日
詳細登錄資料

沿革编辑

第一代神社(1918-40年)编辑

牛埔山御露營地编辑

新竹神社位於新竹市西南側約2公里的牛埔山腰,此地之東南側為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的「牛埔山御露營地」,為北白川宮於1895年8月8日自新竹啟程前往苗栗尖筆山途中的宿營地點(現址為成德高中)。而為了紀念此地點,時任臺北縣新竹支廳長松村雄之進於1896年3月在此設了紀念碑,而此紀念碑亦為全台對於北白川宮御遺跡地設立紀念碑之嚆矢[1]。於1917年,新竹廳高山仰將紀念碑的臺石基座改建,並在周遭擴設道路,將其改為御遺跡地[2]。此後,每年10月28日的臺灣神社祭當日,新竹的官民亦會至此參拜並舉行祭典[3]。另外,於附近立有「北白川宮能久親王記念詩碑」,其內容為「追擊奏功休我兵、曲肱山阪待天明、日中炎暑全消盡,月下露營千感生。」[4]

新竹神社設立编辑

1915年,時任新竹廳長三村三平開始籌建鎮守新竹全境的神社,而新竹神社係由新竹街的松本徒爾等47人於1915年7月25日向台灣總督府申請設立,此申請於時任總督安東貞美於1916年9月26日許可。新竹廳長於1916年11月由高山仰接任,其考量牛埔山與北白川宮的淵源,加上周圍被樹林所包圍,又可俯瞰新竹市街及向西遠望臺灣海峽,故決定將御露營地紀念碑的下方處作為新竹神社的地點[3]。新竹神社前方道路之端點即為新竹廳廳舍(後來的新竹州廳),將地方神道宗教與政治行政中心安排在軸線(今中山路)兩端,在都市計畫亦有其特殊考量[5]。當局設立「新竹神社造營事務局」,並聘請森山松之助八坂志賀助手島誠吾等人設計[6]。而後在大正六年(1917年)於牛埔山(松嶺[註 1])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御露營紀念碑下方動工,社殿建材為阿里山檜木,並在該年12月23日舉行「地鎮祭」動工;次年(1918年)9月15日舉行社殿的上棟祭;10月25舉行鎮座祭落成;12月24日舉行「新殿祭」、「神內祭」[6]。新竹神社的本殿、中門、拜殿等建築為普通神明造日语神明造之樣式,總工程費為65,000圓,並由有志之士捐獻設置了50餘對石燈籠[3]

爽吟閣编辑

 
位於新竹神社外苑之爽吟閣

因北白川宮能久親王於1895年7月31日至同年8月7日間,曾借宿於位於新竹西門的潛園休養,此地於後被稱於「新竹御舍營所址」;後因潛園逐漸荒廢且位在市區改正的計畫道路上而預計被拆除,由林榮初於新竹神社興建時,決定將潛園的建築之一「爽吟閣」捐給新竹神社,於是此建築於1919年2月被搬至新竹神社東側的社域內,而新竹市役所於1935年在新竹御舍營所址放置木標告示[2]。1920年9月,竹南庄陳羹梅將北白川宮於「中港御舍營所」使用的床舖捐給新竹神社,並放置在爽吟閣內[2]

升格為縣社编辑

大正九年(1920年)2月17日,新竹神社被列為縣社。同年4月27日舉行列格奉告祭。大正十一年(1922年),因為日本皇太子裕仁(昭和天皇)預定在次年4月訪臺,臺灣總督府曾撥款修整神社設施[6]

第二代神社(1940-45年)编辑

 
第二代新竹神社配置圖(北方朝右)
 
第二代新竹神社第二鳥居及常夜燈
 
第二代新竹神社神門及迴廊

擴建编辑

依據新竹神社奉贊會會長兼新竹州知事赤堀鐵吉的說法,由於神社建築老舊且原有社域已不足容納參拜人數等因素[6],加上為了皇紀2,600年(1940年)的紀念事業,當局於1936年5月開始計畫擴大神社社域及興建第二代新竹神社。擴建工程係由新竹州土木課建築技師手島誠吾負責,其為此前往日本參訪了65座神社,以求能設計出配合當地氣候及地形的神社建築[8]。擴建工程於昭和十三年(1938年)7月10日動工,昭和十五年(1940年)10月24日完工,總預算為505,451圓[註 2],後來實際支出約60萬圓[6]。第二代新竹神社的社有地為37,224坪,擴建工程社殿重建,主要將神明造改為流造的樣式,神苑植栽重新規劃,以及在北側神社外苑規劃棒球場、競技場等運動設施。第二代新竹神社之設施有流造本殿、入母屋造祝詞舍、入母屋造拜殿、破風造神饌所及祭具舍、破風造神門、破風造迴廊、破風造透塀、入母屋造齋場、入母屋造神樂殿、入母屋造繪馬殿、破風造手水舍、破風造社務所、鋼筋混凝土造第一鳥居、檜木造第二鳥居、檜木造脇鳥居、社號標、揭示場、社庫等設施[3]

新竹神社的參道始自橫跨客雅溪的「宮前橋」,原參道係往南直通新竹神社,但因需跨越鐵路及縱貫道路,於此次擴建中,建設了稍微彎曲的新參道(現今松嶺路),並新建「松嶺橋」以跨越鐵路及道路,橋前設有高約10公尺的第一鳥居。因第一代新竹神社前無社至廣場而有停車不便的問題,不利於團體參拜進行,於是於擴建中在社殿前社至可容納約一萬人的廣場。廣場東南側有小路可前往北白川宮御遺跡地之爽吟閣及御露營地。自廣場向南可見神社石階,右手邊為長約5公尺的社號標,階梯兩側為高約6公尺的石燈籠。登上石階後則會經過木造的第二鳥居,右手邊為社務所及神樂殿,為舉行神樂舞及神前結婚的場地,左手邊為手水舍和休憩所。再經過一石階梯後,則會通過迴廊式的神門,此設計是為了因應台灣多雨及炎熱的氣候,且因神社座向朝向東北,可多少阻擋冬季之東北季風[9]

關於新竹神社神苑內的植栽,因北白川宮在牛埔山時曾在榕樹下乘蔭,而日本皇族參拜御遺跡地和新竹神社時多次獻植松樹,故神苑內植栽原以榕樹、松樹、樟樹為主,新竹州於後亦倡導愛林植樹活動,發起多次神社獻木活動。至新竹神社擴建之時,考量榕樹對神社的視線遮蔽,其根系可能對神社設施造成的影響,將部分樹種改為松樹[10]

升格為國幣小社编辑

新竹神社在昭和十七年(1942年)11月25日列格「國幣小社」,為台灣第一座國幣小社,其升格時間早於後續才升格之臺中神社嘉義神社。另外,新竹州廳為了增加戰時的動員能力,在1940年6月的市長郡守會議中,決定在新竹神社東側的外苑興建青年道場,並以台北的國民精神研修所為參考,設施包含大講堂、小講堂、貴賓室、來賓室、場長室、事務室、合宿室,且規劃將位在南寮海水浴場的青年修鍊所移轉至此處。青年道場在1942年3月開始進行整地作業,動員了新竹州下的青年團及市民團體來此協助作為勤勞奉公的一環,在1943年12月5日舉行竣工式,總工程費約21萬,並命名為「松嶺道場」[11][12][13]

戰後發展编辑

新竹神社在戰後初期的使用情形不明,警備總部在1957年成立後,新竹神社由警北總部新竹分隊接管,變成軍事機關。警備總部於1987年解嚴後隔年裁撤,改由新竹市團管區接管。1992年,因應遣返大陸非法入境者之需要,此地由警備總部第一總隊進駐,並於同年7月改由內政部警政署入出境管理局進駐,作為「大陸人民新竹處理中心」,其又被俗稱「新竹靖廬」[6]。爽吟閣於戰後1949年被陸姓人家佔住,加上被颱風的破壞,此建築於2002年被拆除,部分構件放在原新竹神社原繪馬殿保存[10]

神社外苑的松嶺道場的房舍則由新竹市政府在1948年底永久撥用給「臺灣省立習藝所」,作為應受保護管束、強制工作者技藝培訓的場所[14]。1956年2月9日清晨,省立習藝所房舍遭大火全部燒毀[15]。省立習藝所在1981年1月改為「省立仁愛習藝中心」,原址目前為衛生福利部少年之家。

1998年的《新竹市日治時期建築文化資產調查研究》中,將新竹神社內的建物列為未來歷史性建物保護對象。後經新竹市文化局審議後,新竹神社殘蹟及其附屬建築於2001年5月31日由新竹市政府公告為市定古蹟[16],現存社務所、齋館、神樂殿、社庫、繪馬殿、手水缽、常夜燈、部分石燈籠、石獅、公共便所、部分神職宿舍、祭器庫、倉庫,為臺灣現存繼桃園神社後第二完整的神社。靖廬在2018年10月遷移高雄後,原址將移撥新竹市政府進行修繕[10]

社徽编辑

 
新竹神社社徽(十四菊陰八重桔梗)

新竹神社之社徽為「十四菊陰八重桔梗[1]

皇族參拜编辑

御寶物编辑

 
新竹神社中北白川宮能久親王之藏品
  • 於1914年10月24日捐獻,由北白川宮在台中使用過之物品:白棉縮御袴下、台灣製護謨枕、菖蒲皮製袋
  • 於1931年8月18日由神宮司廳捐獻:金銅御太刀、御鏡、梓御弓、御楯、錦御靭[3]

神職编辑

社司编辑

  • 吉野利喜馬(1923年至1928年),曾任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翻譯官
  • 佐佐木長藏(1928年至1934年)
  • 宮島由多加(1934年至1942年)

宮司编辑

  • 宮嶋由多加(1942年至1945年)[17]

現存設施编辑

新竹神社現存設施一覽
設施 現況 說明 備註
建築   社務所、齋館與繪馬殿
  神樂殿, 主殿與拜殿基礎
  手水舍(地面遺跡與地基) 手水缽( 第一代與第二代 )現存於靈隱寺
文物   常夜燈、石燈籠、鳥居 現移置靈隱寺與新竹市動物園
 

 

石獅 原本是林恒茂家族宗祠的石獅,後來充作第一代新竹神社的狛犬,第二代新竹神社興建後移到新竹公會堂,最後在1964年安置在市議會大門成為新竹市議會石獅[6]

其他编辑

  • 秋惠文庫藏有《新竹神社祭典畫卷》,為台灣地區僅存描繪日治時期神社祭典行列的全圖畫卷,總長648公分[18]
  • 新竹市於1935年實施町名改正時,新竹神社前方的地區改為宮前町

參見编辑

註釋编辑

  1. ^ 北白川宮成久王在明治卅六年(1903年)到此祭拜父親能久親王時,種了兩株黑松以資紀念,因此牛埔山一帶又有松嶺之稱,崧嶺路的路名也是因此而來[7]
  2. ^ 其中5萬圓來自新竹州州費,其他部分則是募款而來[6]

參考來源编辑

  1. ^ 波多江種樹. 新竹神社御造營の沿革. 新竹州時報. 1940-12-01. 
  2. ^ 2.0 2.1 2.2 臺灣總督府內務局. 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御遺跡. 1935-12-15. 
  3. ^ 3.0 3.1 3.2 3.3 3.4 3.5 県社台中神社(台中州台中市新高町鎮座)及県社新竹神社(新竹州新竹市客雅鎮座)ヲ国幣小社ニ昇格セラル. 194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9). 
  4. ^ 新竹州廳. 新竹州要覽. 1923-04-05. 
  5. ^ 陳鸞鳳. 日治時期「臺灣都市計畫令」實施前後各地神社空間規劃之分析 (PDF). 2007.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2-23). 
  6. ^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蔡婉緩. 《慢遊竹塹——新竹市古蹟導覽》. 新竹市: 新竹市文化局. 2010年8月: 頁94-99. ISBN 978-986-02-4239-3. 
  7. ^ 洪美秀. 〈日治時代老黑松 枝幹中空市府搶救〉. 《自由時報》. 2014-09-18. 
  8. ^ 手島誠吾. 新竹神社御造營に就て. 新竹州時報. 1940-10. 
  9. ^ 久保生. 新竹神社御造營成る. 臺灣刑務月報. 1940-12-03. 
  10. ^ 10.0 10.1 10.2 黃, 俊銘. 市定古蹟新竹神社調查研究暨修復計劃. 新竹市政府. 2003. 
  11. ^ 八十萬新竹州民の一大精神道場 新竹神社の境內に設立. 臺灣日日新報. 1941-07-24. 
  12. ^ 新竹州立敎化道場 來月下旬愈愈道場開き. 臺灣日日新報. 1943-09-23. 
  13. ^ 松嶺道場竣工 新竹州民鍊成の聖場. 臺灣日日新報. 1943-12-10. 
  14. ^ 省立習藝所申請轉賬撥用新竹神社暨青年道場一案呈請鑒核案. 1950. 
  15. ^ 省立新竹習藝所,昨遭回祿災毀盡. 臺灣民聲日報. 1956-02-10. 
  16. ^ 新竹神社殘蹟及其附屬建築. 文化部文化資產局.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10). 
  17. ^ 臺灣總督府職員錄系統 ((. 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13). 
  18. ^ 金瓜石神社與山神祭展 百年神轎與祭典繪卷吸晴. 中央通訊社. 2014-08-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