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所

私营书店

方所是总部位于中国广州的一家私营书店,现有5家店面,分布于广州市成都市青岛市西安市三亚市。书店名称出自南朝梁代文学家萧统的“定是常住,便成方所”。

广州方所書店門口

开店历史编辑

广州店位於广州市太古匯,2011年11月25日開張[1]。該書店被香港作家鄧小樺評論為“華文界目前最新鮮、最具震撼力的書店”[2]

2015年1月29日,成都市远洋太古里引入方所書店,全店面积4000多平米,布局和广州一样,分为服装区、书籍区、咖啡区、推荐商品区等。

2015年5月15日重庆市江北区观音桥阳光世纪购物中心引入方所书店,包含2400余平方米的书店,书店包括咖啡厅、生活美学以及服饰展示空间等等[3]。该店于2020年6月25日结束运营。

2016年6月30日青岛市市南区万象城引入方所书店。全店总面积3400余平方米,总跨度100米;分为上下两层,由盘梯连通。集图书、服饰、美学生活产品、咖啡、展览等于一身。

2020年9月20日西安市老城根G Park内的西安方所创联中心开业。全店面积近5000平米,设计结合了西安城墙瓮城和古罗马拱券造型。店内也首次引入其他店铺组成共享商业空间。

設計编辑

广州店编辑

廣州方所由設計師兼服飾品牌「例外」創始人毛繼鴻投資,香港設計師又一山人設計,台灣行人文化實驗室執行長廖美立加盟。廖美立在1988至2007年,將誠品由一個小眾書店帶領發展至目前全台灣約有50家連鎖規模的书店,同時亦讓誠品成為台灣文化地標之一。[4]

傳中國「第一夫人彭麗媛習近平出訪時穿著的服裝源於大陸原創文化品牌「例外」後,「例外」的創辦者毛繼鴻聲名大噪,同由毛繼鴻設計的方所亦為人知悉。「例外」的服飾與手袋都在方所陳列銷售。

方所的首家店面即广州店的經營面積達2000平方米,自称其以美学为核心[5],有世界各地超過50000種、逾90000冊的出版物。內容涵蓋設計、建築、文學、藝術等領域。除了人文文學、藝術設計,還有不少台版書、港版書、英文書及獨立雜誌,不少是已絕版的經典。在書店正中央有一個專區,分為「方所推薦」、「媒體選書」、「方所暢榜」等板塊。廖美立亦首次將60多個設計師品牌引進大陸。[6]

除了圖書外,方所亦經營服飾、植物、创意设计产品等,另有有咖啡區,设计是中式與日式的简洁风格[5],菜單以粉筆字、繁體中文書寫。

成都店编辑

方所成都店由台湾设计师朱志康设计,灵感来自店旁大慈寺的“藏经阁”。店面超过5000平方米,内部使用大量未经粉饰的混凝土立柱撑起9米高的空间。星座图、宇宙运行图等元素贯穿于整个书店,二层还有百余米长的架空廊道。

重庆店编辑

方所重庆店于2015年5月15日开业,店面面积约2400平方米。店内通过家具、书架、楼梯的起伏在室内还原出重庆作为山城的独特城市风貌。与其他方所书店类似,重庆店同样经营服装、文创、书籍、餐饮等复合业态。[7]2020年6月25日,方所声称因“租约到期”,重庆店结束运营。[8][9]

青岛店编辑

方所青岛店于2016年6月30日开业,店面面积约3400平方米。青岛店采用石材、混凝土等材质展现了青岛作为海滨城市的航海文化。门店入口布置了一座跨度35米的混凝土风帆造型装饰,店内分上下两层,通过一部大型螺旋楼梯连接。店内设置了被称为“汗牛充栋”的编辑人书系展示区和被称为“百丈书廊”、长达百米、展示了共15万册书籍的主要图书陈列区。此外,店内还有面向儿童的“小方所”,以及多元业态的美学区、咖啡区、时尚区,提供文创、餐饮、时装等产品与服务。[10]

西安店编辑

方所西安店又称西安方所创联中心,于2020年9月19日开业。该店面积约5000平米,为一座瓮城造型的独栋建筑。内部采用混凝土拱券斗拱造型天花板象征书店知识殿堂、古今相融的定位,全店正中央的一座5米高、176平方米大的环形书塔作为整个店面的视觉焦点,以时间轴形式展示作品。西安店除了儿童区、咖啡区、美学区、时尚区等,还引入了创联实验室和包括25家商户的方所美学联营空间,进一步活化业态。[11]

軼聞编辑

  • 方所的店員均為本科生。廖美立說,在廣州找到會英語的,又懂點文學藝術的,只能找本科生。雖然這加大了人力成本,但是是值得的。據說老闆不對他們有任何業績的要求,只讓他們多讀書。[6]
  • 台灣作家九把刀舉辦的「九把刀:生命不息,戰鬥不止」講座活動原定於2013年3月26日在方所舉行,但因為活動備案未獲廣州當局通過而取消。儘管如此,九把刀仍與現場近百名書迷簽名合影。[12]

积极意义与获奖编辑

方所在实体书店渐入寒冬的2011年,给实体书店行业探索出复合业态、多元空间的经营方式,一定程度上引领了中国内地书店行业的复苏。此外,方所在城市文化、非遗保育等方面起到了积极作用。[13]

问题与争议编辑

业态问题编辑

方所依靠设计、网络传播和文创产品、服装取胜的“网红书店”经营方法被批评吸引到的消费者并未转化成阅读者,书籍只是其噱头而非实际着力点。[14]然而亦有观点认为,方所多重业态、着重装修的经营方法也是在互联网时代重新唤起大众对阅读兴趣的有益尝试。[15]

重庆店闭店问题编辑

方所重庆店2020年自称因“租期终止”而停止营业,然而众多评论则认为,方所重庆店是因选址失误和所提供的商品价格过高、“不接地气”而闭店的。[9]同时,重庆店闭店也被认为侧面反映了“网红书店”繁荣景象下的经营困境。[16]

西安店禁止着迷彩裤市民入店的争议编辑

2020年9月,方所西安店试营业期间将一名身着迷彩裤的市民当作农民工而拒绝其进店购物。事件随后在微博上引起广泛讨论,方所亦在9月8日于其微博账号发布公开道歉信,声称“安保人员误以为当事人是工作人员以致引发误会”。[17]然而此事件发生于先前北京SKP商场禁止外卖员进入风波后不久,因而仍招致大量批评。更有官方媒体评论称此举“反映了书店对农民工的鄙视”,导致了“保安与农民工之间的底层伤害”。[18]

图集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书店的未来. 《南都周刊》2011年度第48期. [2013-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9-28) (中文(中国大陆)). 
  2. ^ 鄧小樺. “華文界最不可思議書店”. 星島日報. [2012-02-10] (中文(香港)). 
  3. ^ 方所落户阳光世纪 让重庆消费者体验最文化的购物中心. 赢商网. 2014-07-04 [2014-1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27). 
  4. ^ 廖美立. DIGITIMES中文網. [2013-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5) (中文(臺灣)). 
  5. ^ 5.0 5.1 发现广州:方所,远不是一个书店那么简单. 新快报. 2012-08-27 [2014-01-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04) (中文(中国大陆)). 
  6. ^ 6.0 6.1 在方所,找回閱讀的慾望. 文匯報. 2011-12-21 [2013-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中文(香港)). 
  7. ^ “最美中国书店”方所书店重庆试营业. 重庆日报. 2015-03-17 [2020-09-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13) (中文). 
  8. ^ 方所重庆店:1784天前的相遇,85天后的告别. 方所会员服务微信公众号. 2020-04-02 [2020-09-20] (中文). 
  9. ^ 9.0 9.1 “网红书店”方所重庆店宣布6月关店,租约到期还是另有隐情?. 上游新闻. 2020-01-10 [2020-09-20] (中文). 
  10. ^ 刘子琳. 青岛方所书店开业 百米图书长廊令人震撼. 半岛网. 2016-06-30 [2020-09-20] (中文). 
  11. ^ 方所9月正式入驻西安,近5000平“瓮城”内部设计一探究竟. 南方都市报. 2020-08-20 [2020-09-20] (中文). 
  12. ^ 今晚方所九把刀讲座取消. 新快网. 2013-03-26 [2014-08-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8-19). 
  13. ^ 陈寂 刘羽佳. 新城市业态生长记——广州方所书店的故事. 新华网. 2017-08-13 [2020-09-20] (中文). 
  14. ^ 王法治. 海外版云中漫笔:网红书店不只是“打卡”.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9-03-16 [2020-09-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8) (中文). 
  15. ^ 李慧. 网红书店,靠什么抓住读者的心. 光明日报. 2019-12-01 [2020-09-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4) (中文). 
  16. ^ 吴诗源. 方所重庆店将在 6 月结束营业,重庆人说它“太贵了”. 理想生活实验室. 2020-04-08 [2020-09-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3) (中文). 
  17. ^ 彭启航. 西安一男子进书店被当农民工拦下 涉事书店致歉. 新京报. 2020-09-08 [2020-09-20] (中文). 
  18. ^ 禁止农民工进书店,可别当笑话看. 中国经济网. 2020-09-09 [2020-09-20] (中文). 

參見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