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法戰爭

普魯士王國與法蘭西第二帝國於1870-1871年爆發的戰爭,也是德意志帝國統一前的最後一場戰爭

普法戰爭[6][7][8],在法國1870年法德戰爭(法語:Guerre franco-allemande de 1870),在德國稱德法戰爭(德語:Deutsch-Französischer Krieg),是普魯士為了統一德國,並與法國爭奪歐洲大陸霸權而爆發的戰爭。戰爭是由法國發動,最後以普魯士大獲全勝,建立德意志帝國告終。

普法戰爭
德意志统一战争的一部分
Franco-Prussian War Collage.jpg
(由右上方順時針起)
  • Battle of Mars-la-Tour, 16 August 1870
  • The Lauenburg 9th Jäger Battalion at Gravelotte
  • The Last Cartridges
  • The Defense of Champigny
  • The Siege of Paris in 1870
  • The Proclamation of the German Empire
日期1870年7月19日–1871年5月10日
(9个月3周)
地点
结果

德意志決定性勝利

参战方

德意志帝国 北德意志邦联

巴登大公国
 巴伐利亚王国
符腾堡王国
黑森大公國
 德意志帝国d
 法兰西第二帝国a
 法蘭西第三共和國b
指挥官与领导者
普魯士 威廉一世
普魯士 奥托·冯·俾斯麦
普魯士 赫尔穆特·冯·毛奇
普魯士 腓特烈王储
普魯士 腓特烈·卡尔亲王
普魯士 卡尔·冯·史泰因梅茨英语Karl Friedrich von Steinmetz
普魯士 阿尔布雷希特·冯·罗恩英语Albrecht von Roon
法國 拿破仑三世 (被俘)
法國 弗朗索瓦·阿希尔·巴赞 (被俘)
法國 路易·朱尔·特罗胥
法國 帕特里斯·麦克马洪 (被俘)
法國 莱昂·甘必大
兵力

1,200,000

  • 300,000 正规军
  • 900,000 预备役及后备军[1]

909,951

伤亡与损失

116,696[3]

  • 28,208死亡
  • 88,488负伤

756,285[4]

  • 138,871死亡[5]
  • 143,000负伤
  • 474,414被俘
  • a 至1870年9月4日
  • b 自1870年9月4日始。
  • c 北德意志邦联领导者。
  • d 自1871年1月18日始。

戰爭成因编辑

1864年至1866年,普魯士為了德意志統一,先後發動了普丹戰爭普奧戰爭,打败了丹麥王國奥地利帝國。普魯士鐵血宰相俾斯麥的策動下,以法國阻撓德意志的利奧波德親王入繼西班牙王位而製造紛爭,並發出「埃姆斯密電」激發出普、法兩地人民的民族仇恨。

1870年,令法皇拿破侖三世對普宣戰,普魯士藉此團結德意志民族,進攻法國。

戰爭經過编辑

 
在1870年7月31日普法兩國軍隊的分佈圖
 
1870年普法战争期间法国的国民卫队、别动队、消防队员和志愿兵

拿破崙三世對普魯士宣戰後,隨即編成萊茵軍團,於法德邊境地帶集結。該軍團共有八個軍,約22萬人,由拿破崙三世任統帥,勒布夫為總參謀長。

法國欲先發制人,奪取法蘭克福,逼使普魯士屈服;但與此同時,普軍亦集結了三個軍團,約47萬人,由威廉一世為統帥,毛奇為總參謀長。普魯士則計劃以優勢兵力,集中向阿爾薩斯洛林進攻,將法軍擊潰於邊境線上,再繼而進攻巴黎,逼使法國投降。

1870年8月2日,法軍於薩爾布呂肯地區向普軍進攻為開端。但到了8月4日,普軍已順利擊潰法軍,進入反攻階段。與此同時,法軍在其餘各戰場相繼失利,被逼退回國境,轉入防禦。 8月中旬,法軍已被普軍一分為二,由巴贊元帥領軍的萊茵軍團共17萬人,被普軍包圍於麥茨要塞;而由拿破崙三世和麥克馬洪元帥率領的12萬餘人。 8月30日,與普軍激戰後被逼退守色當

9月1日至2日,普法兩軍於色當進行決定性的大戰,即色當會戰。9月1日上午,普軍佔領了符裡濟英语Flize栋什里等地,成功切斷了法軍西撤的道路,並從後堵截法軍。而在當天中午,普軍亦完成了對法軍的合圍,並以強大的火炮作出攻擊。當時下午,在法軍數次試圖突圍失敗後,拿破侖三世被逼於下午4時半派人呈信威廉一世,表示願「將他的佩劍交到陛下的手中」。

9月2日,拿破崙三世正式率8.3萬官兵向普軍投降。在這場戰役中,法軍損失12.4萬人,普軍只損失了9000多人。法國舉國嘩然。

9月4日,法國國內發生政變,在巴黎杜樂麗宮攝政中的歐珍妮皇后出逃英國,法兰西第二帝国被推翻,法兰西第三共和国成立。

巴黎公社编辑

 
《伦敦图画新闻》上登载的图片:普法战争中设置街垒的巴黎学生志愿军

由於法國皇帝的投降導致法國一時間失去統一的政府,在短時間的混亂後成立的第三共和決定罷黜拿破崙三世繼續抗戰試圖改變戰局,因此拿破崙三世的投降失去代表性與軍事意義,普軍遂繼續朝巴黎進攻。在9月19日,普军包围巴黎。为了保卫巴黎,由资产阶级和保皇派联合组成的「国防政府」,巴黎市民也建立了194个营的国民自卫军,决定继续与普鲁士王国作战。人数达30万人的国民自卫军,由市民选举产生的国民自卫军中央委员会领导。这是一支與第三共和國对立的政治力量。

1871年1月28日,法國第三共和与普魯士签订停战协定。2月26日,草签法蘭克福條約

3月18日,巴黎市民发动起义,仅仅一天占领了市政厅。法國政府遷往巴黎城郊的凡尔赛宫

3月26日,巴黎人民进行投票,选举产生了巴黎公社。

5月10日,法國政府與普魯士簽署法蘭克福條約,以割讓與普魯士接壤洛林和阿爾薩斯兩省,並給予普鲁士佔領法國東北部,直到1873年9月。並賠款50億法郎的代價,換取普軍從巴黎撤軍和釋放戰爭中被俘的十萬法國戰俘,並隨即用於鎮壓巴黎公社。最後巴黎公社被法國政府消滅,成員大多被處決。

戰爭影響编辑

 
拿破侖三世在色當會戰後與俾斯麥會談的情況
 
普法戰爭期間,普魯士頒發的一枚鐵十字勳章

普法戰爭以法蘭西第二帝國的垮台而告結束,法國逾千年的君主制亦宣告結束。法蘭西第三共和國成立,建立由國民議會主導的議會共和政治。

普法停戰的和約法蘭克福條約極其苛刻:規定法國割讓阿爾薩斯摩泽尔省予德國,並賠款50億法郎。而於1871年1月18日,普皇威廉一世在法國凡爾賽宮的鏡廳登基成為德皇,宣告建立德意志帝國,他本人成為首任皇帝。遂告德意志統一,成为欧陸第一大国。

而在法国,则产生了强烈的复仇主义氛围。與過去多次打敗法國的英國相比,英國即使要求法國簽訂戰敗條約仍致力維持法國的大國地位,除了失去美洲大陸的殖民地外,法國仍然可以在歐洲大陸維持主導地位。此條約中德國對法國極具羞辱,導致此後的共和政府一直希望再通过一场战争来重奪阿尔萨斯-洛林[9][10]德法兩國於這次戰爭中結怨,為日後的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及因法國對德國的報復導致第二次世界大戰埋下最初的伏筆。

參看條目编辑

註腳编辑

  1. ^ Wawro 2003,第42頁.
  2. ^ 2.0 2.1 Howard 1991,第39頁.
  3. ^ Howard 1991,第453頁.
  4. ^ Nolte 1884,第526–527頁.
  5. ^ Nolte 1884,第527頁.
  6. ^ 保羅·甘迺迪, (譯者張春柏、陸乃聖) 《霸權興衰史》第237頁。提到「在1870年至1871年普法戰爭期間...」 。五南圖書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ISBN 9789571153759
  7. ^ Philp Lee Ralph等所著 《世界文明史:後篇—從工業革命到現代》第129頁。提到「俾斯麥完成德意志統一的最後一步是1870年至1871年的普法戰爭。」 ISBN 978-957-11-5771-9
  8. ^ 何世同 《殲滅論》第153頁。提到「1870年普法戰爭...」 。上揚國際出版 ISBN 978-986-84008-3-2
  9. ^ Karine Varley, "The Taboos of Defeat: Unmentionable Memories of the Franco-Prussian War in France, 1870–1914." in Jenny Macleod, ed., Defeat and Memory: Cultural Histories of Military Defeat in the Modern Era (Palgrave Macmillan, 2008) pp. 62-80.
  10. ^ Karine Varley, Under the Shadow of Defeat: The War of 1870-71 in French Memory (2008)

參考資料编辑

  • 若克斯·阿蘇爾門迪英语Joxe Azurmendi. Historia, arraza, nazioa. Donostia: Elkar, 2014. ISBN 978-84-9027-297-8
  • Mitchner, E. Alyn, R. Joanne Tuffs. Century of Change. Canada: Reidmore Books Inc., 1997.
  • Michael Howard: Franco-Prussian War 1870-1871, [1]
  • Lexikon der deutschen Geschichte – Ploetz, Verlag Herder, Freiburg im Breisgau, Österreich 2001
  • Der große Ploetz, Verlag Herder, Freiburg im Breisgau, Österreich 1998
  • Dtv-Atlas Weltgeschichte, Deutscher Taschenbuch Verlag, München 2000
  • Dennis E. Showalter: Das Gesicht des modernen Krieges. Sedan, 1. und 2. September 1870, in: Schlachten der Weltgeschichte. Von Salamis bis Sinai, hrsg. v. Stig Förster, Dierk Walter und Markus Pöhlmann, München 22004. ISBN 3-423-34083-5
  • Theodor FontaneBand 1 - Der Krieg gegen Frankreich 1870-1871, Weißenburg - Wörth - Spicheren - Colombey -Vionville - Gravelotte - Sedan - Wilhelmshöhe - Straßburg - Toul - Metz, Verlag Rockstuhl, Bad Langensalza, Reprint 1873/2004, ISBN 3-937135-25-1
  • Theodor Fontane: Band 2 - Der Krieg gegen Frankreich 1870-1871, Vor und in Paris vom 20. September bis 24. Dezember 1870 - Die großen Ausfallgefechte - Vor Paris im Dezember 1870 - Orleans, Verlag Rockstuhl, Bad Langensalza, Reprint 1876/2004, ISBN 3-937135-26-X
  • Theodor Fontane: Band 3 - Der Krieg gegen Frankreich 1870-1871, Amiens - Dijon - Le Mans - Belfort -(Vor) Paris 25. Dezember 1870 bis 2. März 1871 - Bapaume = St. Quentin - Pontarlier, Verlag Rockstuhl, Bad Langensalza, Reprint 1876/2004, ISBN 3-937135-27-8
  • Max Riemschneider: Ein Erfurter im Deutsch-Französischen Krieg 1870/71, Verlag Rockstuhl, Bad Langensalza, 2005, ISBN 3-937135-01-4
  • Sigismund von Dobschütz: „Wir sind dahin gekommen, ganze Dörfer niederzubrennen“ -– Briefe aus dem Deutsch-Französischen Krieg 1870/71 und der Okkupationszeit 1872/73 von Paul von Collas an seine Eltern., Ostdeutsche Familienkunde (OFK), Heft 1/2006, Seite 321f., Verlag Degener & Co., Neustadt (Aisch) 2006, ISSN 0472-190X. -- (Paul von Collas war damals Generalstabsoffizier und Adjutant unter Karl Friedrich von Steinmetz und später unter General Edwin von Manteuffel,dessen Memoiren er schrieb.)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