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智嚴西涼州人,在二十歲出家,以精勤著名。與佛陀跋陀羅關係很好。擅長坐禪誦經,譯有《普曜經》、《說廣博嚴淨不退轉輪經》、《佛說四天王經》。

生平编辑

智嚴在青年時期,便欲多學名師、廣求佛典,因此西行到罽賓國,入摩天陀羅精舍,從佛陀先學習,接受禪法。佛陀先知智嚴的根器殊異,深於禪學。當時眾人也相當肯定他的求道殷切,所以對東土來的學道者也相對敬重。

佛馱跋陀羅當時也是罽賓有名的禪師,智嚴邀請他一同東歸,到東土傳法。歷經跋涉,時經三年,方到中國。至後秦長安,住在大寺,可惜後佛陀跋馱羅為秦僧所排擠,離長安南下。[1]智嚴也離開關中,住於山東精舍,坐禪誦經,精勤修持。

東晉義熙十三年(417),劉裕西伐長安,始興公王恢從駕,遊觀山川,一時之間至嚴精舍。見其同止三僧,各自坐在繩床上,禪思湛然。恢至良久,眾人卻恍若不聞,於是彈指。三人開眼,俄而還閉。王恢發問,眾人不答。這番舉動引起王恢的尊敬與好奇心。訪諸耆老,才知道皆是隱居山林,志行高潔的法師。恢即啟宋武帝延請還都,多次邀請下智嚴等人方應邀至建康,住在始興寺,後移住枳園寺。[2]

智嚴一向清心寡欲,人家布施什麼即接受什麼,無有揀選之心。為人謙沖,不好標榜自己,德行雖美,而世多不知。而於一事耿耿於懷,即未出家時,曾受五戒,而有所虧犯。但出家受具足戒後,智嚴對自己戒行一事常懷有疑慮,且積年修禪觀而不能自了,遂重至天竺。偶然間遭遇一羅漢比丘而問起其事,也未得到確切的判定解釋。羅漢比丘即自入禪定,昇兜率宮諮於彌勒菩薩,獲得戒的印可。此事令智嚴釋懷大喜,回程,寂於罽賓,世壽七十八。

聖蹟異事编辑

  • 智嚴住在枳園寺時,靠著外出化緣乞食養活自己,當地的僧侶和百姓因此很尊敬他。有一個見過鬼的人說:「我聽到西州太社的鬼相互告誡:嚴公來時,我們應當避開。」當時這個人並不明白這些話的意涵。一會兒,智嚴來了,問起來人的名字,才知道便是智嚴。這個人就默默記住了智嚴,並悄悄地對智嚴禮拜。[3]
  • 蘭陵蕭思話的夫人劉氏得了病,常見鬼來,為此恐懼非常。家人延請智嚴前來說法,剛進入外堂,劉氏便見群鬼逃散。智嚴來後,為夫人講說佛經,夫人的病馬上就好了。從此夫人稟持五戒,全家人都信奉佛教。[4]
  • 智嚴死後,依外國僧制,凡、聖荼毘處所不同一處。智嚴雖然持戒嚴明,實際證量卻不為人所知。因此,一開始移屍向凡僧墓地,沒想到而屍體卻沉重得舉不起來,改向聖墓則飄然自輕,很快的完成後事。後人據此推斷智嚴是得道人,只是不知果位深淺。[5]

譯經貢獻编辑

劉宋元嘉四年(427),師與沙門寶雲共譯自西域所得之梵本,計譯出:

  • 普曜經
  • 《廣博嚴淨經》六卷
  • 《四天王經》一卷

注釋编辑

  1. ^ 事見《出三藏記集》卷14:「聞鳩摩羅什在長安。即往從之。什大欣悅。共論法相振發玄緒。多有妙旨。因謂什曰。君所釋不出人意而致高名何耶。什曰。吾年老故爾。何必能稱美談。什每有疑義必共諮決。時偽秦主姚興。專志經法。供養三千餘僧。並往來宮闕盛修人事。唯佛賢守靜不與眾同。後語弟子云。我昨見本鄉有五舶俱發。既而弟子傳告。外人關中舊僧道恒等以為顯異惑眾。乃與三千僧擯遣。」
  2. ^ 事見《高僧傳》卷3。
  3. ^ 事見《高僧傳》卷3。
  4. ^ 事見《高僧傳》卷3。
  5. ^ 事見《出三藏記集》卷15。

參考文獻编辑

  • 南朝梁,釋慧皎.   《高僧傳》 (中文). 
  • 南朝梁,釋僧祐.   《出三藏記集》 (中文). 
  • 隋,費長房著,《歷代三寶記》。
  • 唐,釋智昇.   《開元釋教錄》 (中文). 
  • 隋,法經撰,《眾經目錄》。
  • 唐,道宣撰,宋,元照述,《四分律含註戒本疏》。
  • 唐,道宣撰,《關中創立戒壇圖經》。
  • 唐,釋道宣.   《大唐內典錄》. 
  • 《古今圖書集成選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