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權

明朝宗室藩王
(重定向自朱权

朱權(1378年5月27日-1448年10月12日),明太祖朱元璋第十七子,封寧王臞仙,又號涵虛子丹丘先生封地寧國(今內蒙古寧城),在靖难之役中被朱棣綁架,共同反叛建文帝,朱棣即位後,將朱權改封於南昌,削其藩。朱權只好將心思寄託於道教戲劇文學,鬱鬱而終,也為一百年多後明武宗時期後代朱宸濠發動叛亂埋下伏筆。

朱權

大明宁王
籍貫 南直隶凤阳府
族裔 汉族
字號 号臞仙,又号涵虚子、丹丘先生
諡號
出生 (1378-05-27)1378年5月27日
逝世 1448年10月12日(1448歲-10-12)(70歲)
江西承宣布政使司南昌府
配偶 张氏
親屬 朱元璋(父)
杨妃(母)
朱磐烒朱磐熚朱磐烑朱磐炷朱磐㷬(子)
著作
  • 《宁国仪范》、《家训》、《文谱》、《诗谱》、《史断》、《通鉴博论》、《汉唐秘史》、《琴阮启蒙》、《神奇秘谱》、《茶谱》、《琼林雅韵》、《神隐》、《太和正音谱》等

生平编辑

早年经历编辑

 
朱权塑像

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十三歲的他被封為寧王,二年後到北方邊境的軍事重鎮寧國就藩。寧國,即大宁,地处喜峰口外,属古会州之地,东连辽左,西接宣府,为一大镇。朱权带有甲兵八万,战车六千,所属朵颜三卫骑兵均骁勇善战。朱权多次会合诸王出塞作战,在当时诸王中,有“燕王善战,宁王善谋”之说,而二人又在边境,友情甚笃[1][2]

建文时期编辑

建文元年(1399年),燕王朱棣起兵反叛,朱棣曾与诸将商议道:“以往我巡察塞上时,见大宁诸军十分剽悍。如果我能获得大宁,截断辽东,采用边骑助战,便大事可成。”建文帝朱允炆害怕朱權投向朱棣,召朱权至京师,朱权抗命不至,对南京朝廷持观望态度,被詔削三護衛。另一方面朱棣也想取得大寧騎兵助戰。当年九月,江阴侯吴高进攻永平,朱棣前往营救。吴高退兵,朱棣于是从刘家口抄小路直趋大宁,诈称是因为穷蹙前来求救[3]

朱权邀请朱棣一人骑马入城,朱棣握住朱权的手大哭,诉说自己是不得已才起兵的,求他代为起草奏章谢罪。朱棣居住数日,朱权都诚恳相待,全无防备之心。北平精锐部队则埋伏城外,官兵也逐渐入城,暗中勾结三卫酋长及诸守军。朱棣这才告辞离去,朱权到郊外为其饯行,伏兵趁机而起,将朱权拥往前行。三卫弓骑及诸守军,一呼云集。守将朱鑑抵挡不住,力战而死。王府妃妾世子均随入松亭关,回到北平,大宁成了一座空城。同時收納大寧諸軍及三衛騎兵為己用,實力大增。朱权进入燕军之后,时常为朱棣草拟檄文。朱棣对朱权许诺,事成之后,平分天下[4]

永乐时期编辑

明成祖朱棣稱帝後,朱权请求改封南方。当他要求苏州时,朱棣回答:“苏州属于畿内。”当他要求钱塘时,朱棣则说:“先父将它赐给五弟,终无结果。建文帝无道,在钱塘封其弟为王,也未能享受。建宁重庆荆州东昌都是好地,你随意选择吧。”永樂元年(1403年)二月,朱權改封南昌。朱棣亲自写诗送行,命朱权以布政司为宫邸,建筑规模毫无变更[5]

不久,有人告发称朱权用巫术詛咒皇帝,并且诽谤朝廷。朱棣派人秘密调查,因查無實證,方才作罷。朱权知朱棣猜忌,故好黄老之术,“构精庐一区,鼓琴读书其间”,借此逃避殺戮[6]。當時南昌一带盛行許旌陽真君忠孝淨明道,朱權退而参修净明道,但心又忿忿不平,對朱棣耿耿于怀。

洪熙、宣德、正统时期编辑

明仁宗时,法禁稍有缓解,朱权于是上书,说南昌并非他的封国。仁宗回信说道:“南昌,叔父从先皇那里受封已达二十余年了,不是封国,那又是什么呢?”宣德三年(1428年),朱权请求明宣宗将靠近南昌城的灌城乡土田赐给他。宣德四年(1429年)又议论说宗室不应确定品级。明宣宗十分生气,对朱权颇有指责之意。朱权便上书谢罪[7]

当时朱权年纪已老,有关官员大多相互倾轧,以显示自己的威权,而朱权则整日与文学士互相往来,寄托自己的远大志向,自号臞仙。明英宗正统十三年(1448年),朱权病逝。諡獻,稱寧獻王。世子朱盤烒早死,由孫朱奠培繼承王爵[8]

著作编辑

朱權著作豐厚,曾奉敕編輯《通鑑博論》,撰有《宁国仪范》、《家训》、《文谱》、《诗谱》、《史断》、《通鉴博论》、《汉唐秘史》、《琴阮启蒙》、《神奇秘谱》、《茶谱》、《琼林雅韵》、《神隐》、《太和正音谱》等數十種著作[9]。其中《太和正音谱》为戏剧史上重要的理论专著。

家庭编辑

编辑

  • 妃张氏,兵马指挥张泰之女,先薨

子女编辑

编辑

  1. 庄惠世子朱磐烒 (宁惠王),永乐二年四月册为宁世子。永乐十五年三月东城兵马指挥俞盛女为宁世子妃。
  2. 未名,早殇
  3. 临川康僖王朱磐熚,宣德元年七月册北城兵马副指挥黄福女为临川王妃(正统四年十二月去世)。景泰六年五月册百户王兴女为临川王妃。天顺四年削爵。
  4. 宜春安简王朱磐烑,永乐十二年闰九月生。宣德三年七月册为宜春王。宣德五年十月册金吾后卫指挥刘勋女为宜春王妃。弘治五年七月薨。年七十九岁。母王氏。
  5. 新昌安僖王朱磐炷,永乐十七年十月生。宣德五年十月册为新昌王。正统二年二月册孝陵卫指挥使葛覃女为新昌王妃。天顺三年薨。无子除封。有一女南康县主。
  6. 信丰悼惠王朱磐㷬,宣德七年冬十月封为信丰王。正统四年正月薨。年十九岁。母尤氏。未婚无子除。

编辑

  1. 永新郡主,宣德二年七月封为永新郡主,配金乡卫舍人高鹤龄。
  2. 玉山郡主,宣德二年七月封为玉山郡主,配都督舍人方景祥。
  3. 清江郡主,宣德二年二月封为清江郡主,配西宁卫指挥陈通弟逸。
  4. 奉新郡主,宣德二年二月初五册封配王爽。
  5. 金溪郡主,宣德二年二月封为金溪郡主。配右军都督韩观弟辅。景泰元年八月薨。 
  6. 泰和郡主,宣德二年二月封为泰和郡主。配鄱阳县民汪彦诚子湛然。
  7. 彭泽郡主,宣德二年二月封为彭泽郡主,配龙骧卫指挥王刚侄质。
  8. 庐陵郡主,宣德二年二月封为庐陵郡主,配蕲州卫指挥田晟弟昱。
  9. 新喻郡主,宣德二年二月封为新喻郡主,配赣州府照磨胡羽子光霁。
  10. 新城郡主,宣德二年二月封为新城郡主,配留守中卫指挥李俊子瓛。
  11. 浮梁郡主,宣德二年七月封为浮梁郡主。
  12. 十二女夭折
  13. 南丰郡主,宣德二年二月封为南丰郡主,配江西都指挥张祥子雯。
  14. 永豊郡主,正统三年六月为永豊郡主,适孟日敬。

墓葬编辑

朱权墓在江西省新建县石埠乡缑岭东麓璜源村,正统七年(1442)朱权自建生坟,屡往游览。1958年10月29日-11月20日,江西省文管会對其墓進行了發掘。墓前原有南极长生宫,前有南极殿,左有泰元殿和冲霄楼,右有旋玑殿和凌江楼。宫前有醉仙亭和一对6.9米高的八棱形华表,上刻道門符篆。宫后墓室隐于山中。墓室系采用青砖砌成卷拱结构,全长31.7米,宽21.45米,高4.5米,分前室、次前室、中室和后室四部分。前室用自来石顶住,二门无自来石。中室之后,有券门通后室。后墙正中有一壁龛,两旁用红石作八棱柱,柱下有础,础上有正心坊,坊上有斗拱,以支持出檐。

由于朱权晚年学道,以道冠道袍入殓,口含一枚金钱,体压大小金钱二行,每行六枚。其他随葬品,有金、银、铜、锡、玉、瓷等器物,有些珍品已由故宫博物院收藏,其餘藏江西省博物馆内。

墓内出土壙誌一盒,誌、蓋各一,由青石板製成,邊長91釐米,四周飾以6.5釐米寬的龍戲珠紋。[10]

[誌蓋]
故寧獻王壙誌
[誌文]
  寧王壙誌
  王諱權,
大明太祖高皇帝第拾陸子,母楊氏。王生於洪武拾壹年伍月
  初壹日。貳拾肆年肆月拾叁日,册封爲寧王。貳拾柒年叁
  月貳拾叁日,之國大寧。永樂元年叁月初貳日,移國江西
  南昌府。王天性惇實,孝友謙恭,樂道好文,循理守法。
皇上紹承大統,以王至親,恩禮加厚,而王事
上益謹弗懈。正統拾叁年玖月拾伍日,以疾薨,享年柒拾有壹。
  訃聞,
上感悼,輟視朝三日,賜謚曰獻,遣官致祭。先是,豫營墳園於其
  國西山之原。比薨,以正統拾肆年貳月貳拾壹日葬焉。妃
  張氏,兵馬指揮張泰之女,先薨。子陸人:長莊惠世子磐烒,
  次未名,皆先卒;次臨川王磐熚;次宜春王磐烑;次新昌王
  磐炷;次信豐悼惠王磐㷬。女拾肆人,俱封郡主。孫男捌人:
  寧世孫奠培,臨川長子奠埨,宜春長子奠坫,鎮國將軍奠
  墠、奠壘、奠堵、奠壏、奠埦。孫女拾貳人,封縣主肆人,餘在室。
  曾孫拾人,未封。於乎!王以
帝室至親,藩輔老成,進德之功,逾老不倦,敬上惠下,始終一誠,
  比之古昔賢王,殆不多讓。正宜藩屏
朝廷,永膺多福,而遽至於大故,是固有命。然福壽兼全,哀榮始
  終,亦可以無憾矣。謹述大㮣,納諸幽壙,用垂不朽云。謹誌。
  正統拾肆年貳月貳拾壹日。

後代编辑

朱權的後代朱宸濠起事,對抗明武宗,即宸濠之亂,僅僅四十三日,就被贛南巡撫王陽明平定,於是寧王封國被廢除[11]。著名畫家八大山人是他的七世孫。易堂九子之一的林時益則是他的八世孫。

注釋编辑

  1. ^ 明史》(卷117):“宁献王权,太祖第十七子。洪武二十四年封。逾二年,就籓大宁。大宁在喜峰口外,古会州地,东连辽左,西接宣府,为巨镇。带甲八万,革车六千,所属朵颜三卫骑兵皆骁勇善战。权数会诸王出塞,以善谋称。”
  2. ^ 明通鉴》(卷12):“太祖诸子,燕王善战,宁王善谋,又在边友于最笃。”
  3. ^ 明史》(卷117):“燕王初起兵,与诸将议曰:“曩余巡塞上,见大宁诸军慓悍。吾得大宁,断辽东,取边骑助战,大事济矣。建文元年,朝议恐权与燕合,使入召权,权不至,坐削三护卫。其年九月,江阴侯吴高攻永平,燕王往救。高退,燕王遂自刘家口间道趋大宁,诡言穷蹙来求救。”
  4. ^ 明史》(卷117):“权邀燕王单骑入城,执手大恸,具言不得已起兵故,求代草表谢罪。居数日,疑洽不为备。北平锐卒伏城外,吏士稍稍入城,阴结三卫部长及诸戍卒。燕王辞去,权祖之郊,伏兵起,拥权行。三卫彍骑及诸戍卒,一呼毕集。守将朱鉴不能御,战殁。王府妃妾世子皆随入松亭关,归北平,大宁城为空。权入燕军,时时为燕王草檄。燕王谓权,事成,当中分天下。”
  5. ^ 明史》(卷117):“比即位,王乞改南土。请苏州,曰:“畿内也。”请钱塘,曰:“皇考以予五弟,竟不果。建文无道,以王其弟,亦不克享。建宁、重庆、荆州、东昌皆善地,惟弟择焉。”永乐元年二月改封南昌,帝亲制诗送之,诏即布政司为邸,瓴甋规制无所更。”
  6. ^ 明史》(卷117):“已而人告权巫蛊诽谤事,密探无验,得已。自是日韬晦,构精庐一区,鼓琴读书其间,终成祖世得无患。”
  7. ^ 明史》(卷117):“仁宗时,法禁稍解,乃上书言南昌非其封国。帝答书曰:“南昌,叔父受之皇考已二十余年,非封国而何?”宣德三年请乞近郭灌城乡土田。明年又论宗室不应定品级。帝怒,颇有所诘责。权上书谢过。”
  8. ^ 明史》(卷117):“时年已老,有事多齮龁以示威重。权日与文学士相往还,托志翀举,自号臞仙。......正统十三年薨。世子盘烒先卒,孙靖王奠培嗣。”
  9. ^ 明史》(卷117):“尝奉敕辑《通鉴博论》二卷,又作家训六篇,《宁国仪范》七十四章,汉唐秘史二卷,《史断》一卷,《文谱》八卷,《诗谱》一卷,其他注纂数十种。”
  10. ^ 陈文华《江西新建明朱权墓发掘》,《考古》1962年第4期。
  11. ^ 明史》(卷117):“明日,官军以火攻之,宸濠大败。诸妃嫔皆赴水死,将士焚溺死者三万余人。宸濠及其世子、郡王、仪宾并李士实、刘养正、涂钦、王纶等俱就擒。宸濠自举事至败,盖四十有三日。时帝闻宸濠反,下诏暴其罪,告宗庙,废为庶人。逮系尚书陆完,嬖人钱宁、臧贤等,籍其家。江彬、张忠从臾帝亲征,至良乡,守仁捷奏至,檄止之。守仁已械系宸濠等,取道浙江。帝留南京,遣许泰、朱晖及内臣张永、张忠搜捕江西余党,民不胜其扰。檄守仁还江西。守仁至杭州,遇张永,以俘付之,使送行在。十五年十二月,帝受所献俘回銮,至通州诛之,封除。”

參見编辑


原因:明太祖封之
明寧國國王
1391年-1448年
繼任:
孫靖王朱奠培

擴展鏈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