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棣生母

朱棣生母的身份自明朝起,相关文献和学者就有多种不同说法。各方说法大致可以分为两种:一是,明成祖朱棣自述[1]、其父朱元璋皇后马氏;二是,朱元璋的妃子。妃子身份有多种不同说法,亦可分为两类,一是正史记载的妃子,二是笔记、野史记载的妃子。

朱元璋建立明朝后,颁布的《皇明祖训》规定皇位继承“凡朝廷无皇子,必兄终弟及,须立嫡母所生者[嫡子]。庶母所生[庶子],虽长不得立”。朱元璋第四子、燕王朱棣发动靖难之役,成功取代建文帝获得皇位,是为明成祖。此后朱棣声称,与建文帝父、朱元璋长子、懿文太子朱标同为马皇后所生[1],为自己取得皇位,提供正当性。明朝官方亦以此为定论[2]清政府修撰《明史》同样采用这一说法[3]。虽然晚明以来的文献和近代学者有多种异说,不认可明朝官方定论,但因建文和之前官方史料的缺失、被修改[4]:63,所以“现在所能作凭藉的史料只是官方的片面纪载和后代私人的记述”[1]:636

各类说法编辑

明实录·太宗文皇帝实录[2]、《明史·诸王传》和《公主传》所记,马皇后生五子二女,分别是“太子、秦王、晉王成祖、周王[3]”,以及寧國公主安慶公主[5]。两位公主年幼于周王朱橚。

傅斯年指出[6]:94《诸王传》下文[3]黃子澄传记[7],暗示朱棣与太子朱标异母,与周王朱橚同母。

正史记载的后妃编辑

马皇后编辑

旧钞本《燕王令旨》“顾予匪才,乃父皇太祖高皇帝亲子,母后孝慈高后亲生,皇太子亲弟,忝居众王之长”[1]

王世贞《二史考》和郎瑛《七修类稿》则指,马皇后仅生朱棣和朱橚。《七修类稿·卷十》记[1]:?-632,“今鲁府所刻玉牒,又以高后止生成祖与周王,因其不同,故录出之”。

谈迁枣林杂俎》所记[8],晚明时,明孝陵的太监已俱称马皇后无子。1930、40年代,中国学界曾对朱棣生母进行过激烈争论。学者朱希祖认为马皇子无子、周王朱橚非同母弟的说法皆疑不足信[6]:93

达妃编辑

王世贞所著《二史考》记:“《革除遗事》则谓懿文、秦、晋、周王为高皇后生,而太宗为达妃子”。吴晗解释,现存《革除遗事》的卷数比原本少,“原本明清之际已不传”,王世贞所见内容已无记载[1]:632。达妃的“达”若指姓氏,即是朱元璋的達定妃。達定妃生二子,齊王朱榑、潭王朱梓[3]。若同“高麗妃”[1]:635指族名,即是达达妃(蒙古人)。

笔记野史的妃子编辑

明代以来的各类笔记野史中,多见朱棣生母为碽妃或元顺帝妃(洪吉喇氏、甕氏、高麗妃)的说法。清代朱彝尊曾称“高麗碽妃”[9]。今则流行朱棣生母为朝鲜人的说法[4]:62。又或将碽妃、元顺帝妃、高麗人三重身份混为一人[10]

南京大报恩寺朱棣继位后,为报答父亲朱元璋和母亲马皇后的父母之恩所建。大报恩寺中正殿大门经常紧闭。故民间传闻,殿中实际供奉的是朱棣生母碽妃[11]:44[4]:63,更相信大报恩寺实是为碽妃所建[12]王謇《瓠庐杂缀》中记,馮桂芬曾对人说,湘军攻克金陵城时,“官军得明成祖御碣于报恩寺塔座下,其文略谓成祖生母为翁吉剌氏,翁故为元顺帝宫人”[13]

朱希祖则认为,碽妃由洪吉喇氏演变而来。汉人将元顺帝妃洪吉喇氏简称洪氏,一变为《广阳杂记》的甕氏,再变为《南京太常寺志》的碽妃。当代研究者指出,朱希祖曾因傅斯年坚信朱棣生母为碽妃、为元顺帝之子而不满。他认为傅的观点与陈寅恪的“李唐胡姓之说”(胡人输血论),“同为诬辱之尤,淆乱种族,颠倒史实,杀国民自强之心”的言论[6]:96

先太后编辑

洪武二十二年(1389年),高麗王朝使臣權近在北平拜谒燕王朱棣。權近《奉使录》诗题云:“到燕台驿,进见燕府。先诣典仪所。所官入启,以是日先太后忌日,不受礼,命奉嗣叶鸿伴接到馆。七月十五日也。”时,马皇后已在洪武十五年(1382年)逝世,但忌日为八月初十,并非七月十五日[11]:44。此外,“先太后”无其它记载。

碽妃编辑

朱棣生母为gōng的说法,谈迁等人具引于《南京太常寺志》[1]:632-633。所引《南京太常寺志》为天启三年沈若霖[9]。此书现已散佚,僅存有引文數段。谈迁《枣林杂俎·義集》引文[8]明孝陵享殿神位的摆放为“左淑妃李氏生懿文皇太子(朱标)、秦愍王(朱樉)、晋恭王(朱棡);次皇[?]妃[?]氏生楚王、鲁王、代王、郢王、齐王、谷王、唐王、伊王、潭王;又次皇贵妃[?]氏生相王、肃王、韩王、沈王;又次皇贵人[?]氏生辽王;又次皇美人[?]氏生宁王、安王,俱东列。碽妃生成祖文皇帝,独西列。”清代朱彝尊亦述《南京太常寺志》“大書孝陵殿宇,中設高皇帝后主,左配生子妃五人,右祗碽妃一人,事足征信[9]”。谈迁亦提及,当时明孝陵太监俱称马皇后无子[8]。现代作者有相近、略不同的引文[4]:62,其中,皇妃某氏生楚王、蜀王等十王。沈玄华《敬礼南都奉先殿纪事》指南京明故宫太庙奉先殿神位摆放与明孝陵相近,“高后配在天,御幄神所栖。众妃位东序,一妃独在西。成祖重所生,嫔德莫敢奢。一见异千闻,实录安可稽?”[1]:634

李清三垣笔记[1]:633提及,明末大儒钱谦益曾于弘光元年(1645年)元旦拜谒明孝陵,发现孝陵神位的摆布正如“本志[南京太常寺志]所载,东侧列妃嫔二十余,而西侧止碽妃”。生母不详的周王朱橚,李清据他曾为孙贵妃服丧三年,推测为孙贵妃所生。吴晗认同,马皇后无子,李淑妃生太子朱标三子,碽妃生朱棣和朱橚二子的说法[1]:646。清代朱彝尊曝書亭集》引[9]枣林杂俎》,提及“高麗碽妃”,但《枣林杂俎·義集》相关[8]只称“碽妃”。“高麗碽妃”来源无从考证。现代作者亦指碽妃为高麗[11]:43[4]:62。而在现代传说中[12],出身高麗的碽妃生下朱棣时,因孕期未足月,被朱元璋视为不祥,以“铁裙”之刑处死。朱棣为纪念生母,在南京修建了大报恩寺和九层琉璃宝塔。

历史上李淑妃的父亲李杰投奔朱元璋时,才二十六岁,同时,朱标已在前一年(1355年)出生。因此李淑妃不可能是朱标的生母。同时,《南京太常寺志》文中所称,皇妃某氏生楚王等九个藩王,而按《明史·诸王传[3],这九个藩王的生母实际为胡充妃郭宁妃等七人。其后描述文字亦与《明史·诸王传》记载有差别。谈迁认为即使马皇后无子,又“何讳他王母?”而“九王同母亦奇”[8]。同时,嘉靖朝担任南京太常寺卿鄭曉在《今言》记[14],明孝陵“祭旁列四十六案,或坐或否,大抵皆妃嬪也。”与李清《三垣笔记》所称“东侧列妃嫔二十余[1]:633”,两者人数不符。

元顺帝妃编辑

朱棣生母为元顺帝妃之说,其具体身份有两种说法,一是蒙古妃(洪吉喇氏、甕氏),二是高麗妃。更进一步说朱棣为元顺帝遗腹子

历史上的至正二十八年(1368年)閏七月,徐達攻陷大都元順帝率太子、后妃、臣僚等出逃。至正二十九年(1369年),常遇春攻陷上都,而朱棣卻出生於元朝至正二十年(1360年),明軍攻陷上都時朱棣已經9歲[15]:11。朱棣出生时,父亲朱元璋只占有應天、池州、江州、泗州,尚為小明王韓林兒所封的吳國公。北方紅巾軍被元朝大將察罕帖木兒在汴梁擊潰,1363年在安豐之役中又敗於降元的吳王張士誠,同年朱元璋擊敗陳友諒。按此時間表和當時勢力分布,紅巾軍興第八年,朱元璋當時能擄獲元顺帝妃嫔并生下皇子的可能性為零。故有作者[4]:63指这一说法“很可能是民间讹传”。

有作者[11]:44,将元顺帝遗腹子之说,视为百姓不满朱元璋、朱棣严苛统治“编造谣言以发泄不满情绪”。傅斯年依明人笔记,认同朱棣为元顺帝高麗妃所生的说法,“并记当时民间歌语,七言成句。末语谓[洪武]三十五年仍是胡人之天下云云”[1]:635。傅斯年亦指,朱棣为元顺帝之子的说法可能是不满其统治的明朝人,因“其生母非汉姓”,效仿元顺帝为宋恭帝之子的传说而产生的说法[6]:645

洪吉喇氏编辑

蒙古源流·卷八》记[1]:634-635,元顺帝“第三福晋系洪吉喇特托克托太师之女,名格呼勒德哈屯,怀孕七月,洪武汗纳之。越三月,是岁戊申生一男。朱洪武降旨曰:从前我汗曾有大恩於我,此乃伊子也,其恩应报,可为我子,尔等勿以为非。逐养为己子,与汉福晋所生之子朱代共二子。朱代庚戊年生,岁次戊寅,年二十九岁即位,在位四。越月十八日即卒。於是年无子,其蒙古福晋所生之子,於已卯年三十二岁即位。[……]”

王謇瓠庐杂缀》记[13]朱棣“生母为翁吉剌氏,翁故为元顺帝宫人。生成祖距入明宫仅六月耳。明制:宫人入宫,七月内生子者,需受极刑。马后仁慈,遂诏翁以成祖为马后生。实则成祖生日,距懿文太子之生,仅十月稍强。翁自是遂抑郁而殁,易篑前,以己子画像一祯,授成祖乳母,且告以详,命于成祖成年就国后告之。成祖封燕王,乳母如命相告。于是始知已之来历,乃投袂奋起,而靖难之变作矣!”朱棣乳母冯氏安葬于北京,当随朱棣赴藩就国。但太子朱标年长朱棣五岁,并非此文提及的“十月稍强”。

甕氏编辑

蒙古人甕氏(甕通瓮)或称甕妃。清人刘献廷所著《广阳杂记·卷二》的记载[1]:635:“明成祖非馬后子也。其母甕氏,蒙古人。以其为元顺帝之妃,故隐其事。宫中别有庙,藏神主,世世祀之,不关宗伯。有司礼太监为彭躬庵言之:余少时闻燕之故老为此说,今乃信焉。”

有作者[4]:63指这一说法“很可能是洪吉喇氏之说的另一个版本,因而也是不足为信的。”

高麗妃编辑

吴晗[1]:635傅斯年所撰《明成祖生母记疑》,指明人笔记朱棣元顺帝高麗妃所遗之子。具体笔记不详。

影视作品编辑

注释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吴晗. 《明成祖生母考》. 清华学报(现名:清华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 (北京市: 清华大学). 1935, (1935年03期): ?,632—646,? [2021-07-24]. ISSN 1000-005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5) (繁体中文). 
  2. ^ 2.0 2.1 明实录·太宗文皇帝实录》孝高皇帝第四子也。母孝慈昭憲至仁文德承天順聖皇后。生五子,長懿文皇太子標,次秦愍王樉,次晉恭王棢,次上,次周定王橚。[……]
  3. ^ 3.0 3.1 3.2 3.3 3.4 明史·诸王传列傳第四 諸王一》太祖,二十六子。高皇后生太子標、秦王樉、晉王棡、成祖、周王橚。胡充妃生楚王楨。達定妃生齊王榑、潭王梓。郭寧妃生魯王檀。郭惠妃生蜀王椿、代王桂、谷王橞。胡順妃生湘王柏。韓妃生遼王植。余妃生慶王㮵。楊妃生寧王權。周妃生岷王楩、韓王松。趙貴妃生沈王模。李賢妃生唐王桱。劉惠妃生郢王楝。葛麗妃生伊王㰘。而肅王柍母郜無名號。趙王杞、安王楹、皇子楠皆未詳所生母。[……]周定王橚,太祖第五子[……]建文初,以橚燕王母弟,頗疑憚之。[……]
  4. ^ 4.0 4.1 4.2 4.3 4.4 4.5 4.6 文裁缝. 《明成祖朱棣的生母是朝鲜人吗》. 各界 (陕西省西安市: 政协陕西省委员会办公厅). 2017, (2017年第23期): 62—63. ISSN 1007-3906 (简体中文). [失效連結]
  5. ^ 明史·卷一百二十一·列傳第九》寧國公主,孝慈皇后生。洪武十一年下嫁梅殷[……]安慶公主,寧國主母妹。洪武十四年下嫁歐陽倫[……]
  6. ^ 6.0 6.1 6.2 6.3 张峰. 《治史理念与学术分野--以明成祖生母问题的争论为中心》. 史学理论研究 (北京市: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理论研究所). 2012, (2012年第1期): 92—97,120. ISSN 1004-0013 (简体中文). 
  7. ^ 明史·卷一百四十一·列傳第二十九》黃子澄,名湜[……]子澄曰:「不然,周、齊、湘、代、岷諸王,在先帝時,尚多不法,削之有名。今欲問罪,宜先周。周王,燕之母弟,削周是剪燕手足也。」謀定,明日入白帝[……]
  8. ^ 8.0 8.1 8.2 8.3 8.4 枣林杂俎·義集》彤管 孝慈高皇后无子 孝陵享殿,太祖高皇帝、高皇后,南向。左淑妃李氏生懿文皇太子、秦愍王、晋恭王,次皇口妃口氏生楚王、鲁王、代王、郢王、齐王、谷王、唐王、伊王、潭王,又次皇贵妃口氏生相王、肃王、韩王、沈王,又次皇贵人口氏生辽王,又次皇美人口氏生宁王、安王,俱东列。碽妃生成祖文皇帝,独西列。见《南京太常寺志》。孝陵阉人俱云孝慈高皇后无子,具如《志》中。而王弇洲先生最博核,其《别集·同姓诸王表》自懿文、成祖外,秦愍王示奭、晋恭王棡周定王橚俱母高皇后,楚昭王桢母昭敬太充妃胡氏。齐庶人槫母定妃达氏,潭王梓俱达氏出。赵王杞母口氏,鲁荒王檀母宁妃郭氏,蜀献王椿、代简王桂、谷庶人橞,俱母惠妃郭氏。湘献王柏母顺妃胡氏,肃庄王楧母口妃邱氏,辽简王植母口妃韩氏,庆靖王栴母口妃馀氏,宁献王权母口妃杨氏,岷庄王梗母口妃周氏,韩宪王松母口妃周氏,沈简王模母贲妃赵氏,安惠王楹母口妃口氏,唐定王桓母贤妃李氏,郢靖王栋母惠妃刘氏,伊厉王彝母丽妃葛氏。《吾学编》诸书俱同,抑未考《南太常志》耶?享殿配位出自宸断,相传必有确据,故《志》之不少讳。而微与《玉牒》抵牾,诚不知其解。或曰《宋史》杜太后生邕王光济、太祖、太宗、秦王廷美、夔王光赞。而《廷美传》云「母陈国夫人耿氏」,非杜太后也。鳲鸠之德,均爱七子,可以知高皇后矣。而高皇后无子,何讳他王母?以诸书及太常寺之《志》较之,多不合,楚鲁代郢齐谷唐伊谭九王同母亦奇。高皇后遗履藏奉先殿,修口寸,组双凤,首缀大珠。岁六月六日曝之。
  9. ^ 9.0 9.1 9.2 9.3 曝書亭集·卷四十四·跋(三)》○《南京太常寺誌》曩海寧談遷孺木,館於膠州高閣老弘圖邸舍,閣老導之借故冊府書縱觀,因成《國榷》一部,掇其遺為《棗林雜俎》,中述孝慈高皇後無子,不獨長陵為高麗碽妃所出,而懿文太子及秦晉二王,皆李淑妃產也,聞者爭以為駭。史局初設,彝尊嘗以是質諸總裁前輩,總裁謂宜仍《實錄》之舊。今觀天啟三年《南京太常寺誌》,大書孝陵殿宇,中設高皇帝后主,左配生子妃五人,右祗碽妃一人,事足征信。然則《實錄》出於史臣之曲筆,不足從也。漢之文帝,自言朕高皇帝側室之子,於義何傷?而《奉天靖難記》每載長陵上闕下書及宣諭臣民曰:“朕太祖高皇帝孝慈高皇後嫡子。”考妣必並舉,壺漿欲掩,而跡反露矣。《誌》凡四十卷,嘉善沈若霖編。
  10. ^ 第二届世界遗产论坛今日在宁开幕. 新浪网. 2006-07-03 [2021-07-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6). 碽妃是高丽人?考之《明史》,并无碽妃此人。那么,她到底是何许人?有人说她是高丽妃,也有人认为她是元顺帝妃,更有说高丽妃就是元顺帝妃。比较流行的说法之一是,明洪武元年(1368年),明军大将徐达攻陷大都,俘获元朝皇室人员逾千。朱元璋看中了元顺帝妃的美色,遂纳为妃。甚至还衍生出成祖是元顺帝遗腹子之说[……] 
  11. ^ 11.0 11.1 11.2 11.3 索世达. 《明成祖朱棣生母获猜疑成古来之谜》. 中国地名 (辽宁省沈阳市: 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 2013, (2013年第001期): 43—44 [2021-07-24]. ISSN 1002-779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5) (简体中文). 
  12. ^ 12.0 12.1 江苏省地方志学会 编;吉祥 辑. 南京大报恩寺琉璃塔. 江苏掌故. 中国·江苏: 江苏古籍出版社. 1997-07-00 [2021-07-26]. ISBN 7-80519-925-6/K·4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6) (简体中文). 
  13. ^ 13.0 13.1 宋松华. 《明成祖生母之谜》. 华中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湖北省武汉市: 华中师范大学). 2011, (2011年第S2期): 156—162 [2021-07-24]. ISSN 1000-245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10-25) (简体中文). 
  14. ^ 《今言·卷二》○一百二十五 太祖陵不知祔葬幾妃。今陵祭旁列四十六案,或坐或否,大抵皆妃嬪也。
  15. ^ 晁中辰:《明成祖傳》,人民出版社1993年9月第1版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