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季兰

李冶(约730-784年),季兰(《太平广记》中一作“秀兰”),以字行。乌程(今浙江吴兴)人,唐代女诗人、女道士[1]。與薛濤魚玄機劉採春並稱“唐代四大女詩人”。

生平编辑

开元年间出生,早年居四川三峡[2],幼時「美姿容,神情蕭散,專心翰墨,善彈琴,尤工格律」六歲時寫《薔薇》一詩曰:「經時未架卻,心緒亂縱橫。」之句被父親批判有不守婦道之徵兆,必為失行婦。,善弹琴,尤工格律[3]。在唐代,女子入道之風頗盛,那些「洗妝拭面著冠帔,白咽紅頰長眉青。」[4]的女冠往往以修道為名,過著無拘無束的浪漫生活,其宕逸縱情者幾入娼妓一流。,而李冶入玉真观中作道姑,改名李季兰。季蘭姿容秀美,神情脫俗,又善彈琴,工翰墨,尤以詩才敏捷名聞遐邇,與名士朱放阎士和[5]陸羽[6]皎然[7]崔涣肖叔子等人友好,人稱風情女子[8],闻名广陵(扬州),刘长卿谓季兰为“女中诗豪”[9]高仲武夸她“形器既雄,诗意亦荡,自鲍照已下,罕有其伦。”。文士皆與之游,風流韻事自在所難免。高仲武《中興間氣集》曾記載過一件逸事:

 (季蘭)嘗與諸賢集烏程開元寺,河間劉長卿有陰重之疾,乃消之曰:「山氣日夕佳。」長卿對曰:「眾鳥欣有托。」舉座大笑,論兩者美之。[10]

陰重之疾指疝氣,通常當時女子對此是諱言的,更不會用以取笑別人。季蘭卻以此為話題與長卿調笑,而長卿也與報以同樣的調笑語,其謔浪狂蕩、其與長卿等不同尋常的關係於此而知。[11]

  而除了劉長卿外,與季蘭關係密切的還有皎然朱放陸羽等多人。皎然贈季蘭詩僅存一首,題為《答李季蘭》(《全唐詩》卷八二一),詩云:

「  天女來相試,將花欲染衣。禪心竟不起,還捧舊花歸。」[12]

辛文房唐才子傳》說他們意甚相得,嘆此詩謔浪至此可知他們倆之間恐怕是有染的,即便皎然是僧人。[11]

而季蘭贈陸羽朱放的詩個留下一首,其《湖上臥病喜陸鴻漸至》

  「昔去繁霜月,今來苦霧時。相逢仍臥病,欲語淚先垂。

  強勸陶家酒,還吟謝客詩。偶然成一醉,此外更何之。」

 詩中臥床湖上的嬌弱女子,與烏程開元寺那個與劉長卿相譏調的大膽潑辣女中詩豪判若兩人。由此也可之,身為女冠的李冶,表面上放縱自由,內心卻敢孤苦無依,其命運實際上也頗具悲劇色彩。[11]

  而若說與陸羽的關係還可視為詩酒知己,他和朱放的感情卻已超出一般朋友關係[11]。試看其《寄朱放》一詩:

「  望水試登山,山高湖又闊。相思無曉夕,相望經年月。

  郁郁山木榮,綿綿野花髮。別後無限情,相逢一時說。」

  鍾惺讀此詩後曾感嘆:「他人只知其蕩,而不知其蓄。所蓄既深,欲其不蕩,不可得也。凡婦人情重者,稍多婉轉,則蕩字鍾之矣。」[11]

  李季蘭中晚年得志,被唐代宗召見時已四十餘,爾後還被唐德宗稱為「俊嫗」。但建中四年(783年)發生涇原兵變,大將朱泚自立為帝,李季兰呈诗给朱泚,有密切的书信来往,事件平定後,李季兰被逮捕,唐德宗责怪她说,為何不学严巨川有诗曰“手持礼器空垂泪,心忆明君不敢言”,遂令扑杀之。

詩風编辑

詩以五言擅長,如〈寄校書七兄詩〉、〈送韓揆之江西詩〉、〈送閻二十六赴剡縣詩〉,置之大歷十子之中,不復可辨;其風格又遠在薛濤上,未可以篇什之少棄之矣。[13]

李冶詩作, 尤其是李冶與皎然朱放陸羽閻伯均幾位文人的唱和往來之作。在考證、賞析過程中,歸出李冶詩具有「重情且蕩」的風格,此點又可聯繫 胡應麟的觀點:「胡氏所謂的『大曆正音』恐怕還只是著眼於風調格律,還不能 完全概括季蘭詩的特點——從感情的狂放不羈而言,季蘭之作其實已接近『尚蕩』的貞元之風了」。[11]

歸納比較三大「唐女詩人」的詩歌風格特色,李冶有著理性、無閨閣氣息的風格;薛濤則有著男性化的詩風,並有「以詩論詩」的特點,近似於男性詩歌批評的作派;魚玄機則溫柔敦厚、怨而不怒,是以女性角度出發,善寫情感。[14]

作品编辑

《李冶詩詞全集(18首)》

注釋编辑

  1. ^ 《唐才子傳》載李季蘭為峽中人,《全唐詩》小傳則言她是吳興人。
  2. ^ 《唐才子传》说其为四川三峡人。《中兴间气集》卷下有李季兰《从肖叔子听琴赋得三峡流泉歌》,诗云:“妾家本住巫山云,巫山流泉常自闻。”据此,李季兰早年应居四川三峡地区。
  3. ^ 《唐才子传》里说李季兰“美姿容,神情萧散,专心翰墨,善弹琴,尤工格律”。《中兴间气集》卷下云:“士有百行,女唯四德。季兰则不然,形气既雄,诗意亦荡,自鲍昭以下,罕有其伦。”
  4. ^ 《全唐詩》卷三四一,韓愈《華山女》
  5. ^ 李季蘭《得閻伯鈞書》七絕一首,詩云:“情來對鏡懶梳頭,暮雨蕭蕭庭樹秋。莫怪闌干垂玉箸,只緣惆悵對銀鉤。”
  6. ^ 《唐才子傳》卷二云:“時往來剡中,與山人陸羽、上人皎然意甚相得。”
  7. ^ 皎然《答李季兰》:“天女来相试,将花欲染衣。禅心竟不起,还捧旧花归。”
  8. ^ 趙元一《奉天錄》卷一。《太平廣記》卷二七三:“季蘭與諸賢會烏程縣開元寺,知河間劉長卿有陰疾(疝气),謂之曰:‘山氣日夕佳。’長卿對曰:‘眾鳥欣有托。’舉座大笑。”
  9. ^ 《唐诗纪事》卷七八有云:“刘长卿谓季兰为女中诗豪。”
  10. ^ 高仲武《中興間氣集》
  11. ^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唐代女詩人李冶身世及作品考論(陳文華,2002)
  12. ^ 《答李季蘭》(《全唐詩》卷八二一)
  13. ^ 〔清〕紀昀總纂:〈薛濤李冶詩集提要〉,收於《欽定四庫全書總目》(臺北:藝文印 書館,2004 年),卷一百八十六,頁 3877。
  14. ^ 陳昕昕:《唐代女冠詩人與道教文化——以李冶、薛濤、魚玄機為核心》(彰化:國立 彰化師範大學國文學系碩士論文,2010 年))

外部参考编辑

  • 《历代名媛诗词选》(重庆出版社 1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