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昭公主

(重定向自李秀寧

平阳公主(590年代-623年),姓李,本名无记载。唐高祖李渊第三女,生母太穆皇后

平陽昭公主
唐朝公主
封爵公主
封號平陽公主
湯沐邑平陽
出生開皇年间(589-598年间)
逝世武德六年 623年
谥号
親屬
父親唐高祖李渊
母親太穆皇后竇氏
柴紹
夫之父柴慎
同胞兄弟隱太子李建成
太宗李世民
衛懷王李玄霸
巢剌王李元吉
庶兄弟楚哀王李智雲
荊王李元景
漢王李元昌
酆悼王李元亨
周王李元方
徐康王李元禮
韓王李元嘉
彭思王李元則
鄭惠王李元懿
霍王李元軌
虢莊王李鳳
道孝王李元慶
鄧康王李元裕
舒王李元名
魯王李靈夔
江安王李元祥
密貞王李元曉
滕王李元嬰
庶姊妹長沙公主
襄陽公主
高密公主
長慶公主
長沙公主
房陵公主
九江公主
廬陵公主
南昌公主
安平公主
淮南公主
真定公主
衡陽公主
丹陽公主
臨海公主
館陶公主
安定公主
常樂公主
柴哲威
柴令武

生平编辑

李渊将要从晋阳起兵时,李氏和丈夫柴绍都在长安,李渊派人暗中去召唤他们。柴绍对李氏说:“你的父亲准备扫清祸难,我要去迎接义军,我们两人一起去不行,我一人独自去恐怕你会随后遭殃,有什么办法吗?”李氏说:“您应当迅速去,我一个妇人,临时藏起来很容易,自当另外想办法。”柴绍立刻抄小路赶去太原。李氏于是回到鄠县庄园,散发家中财产,招引山中逃亡的人,得到数百人,起兵响应李渊[1]。当时有个胡人贼寇何潘仁在司竹园聚集部众,自称总管,没有归属任何一方。李氏派遣家童马三宝用利害劝说他,何潘仁同意与平阳公主联合,去拜见平阳公主,派遣士兵百人为公主的卫士。平阳公主又派马三宝去劝说李仲文向善志丘师利等人的起义军,他们都带领部下跟从李氏。当时隋朝的京城留守不断派兵讨伐李氏的部队,马三宝和何潘仁屡次挫败隋军[2][3][4]

之后李氏攻占城池一直到盩厔武功始平,全部攻克。每到一地,李氏就申明法令,禁止士兵侵扰抢掠,所以远近各地前来投奔的人非常多,有士兵七万人。李氏又派人从小路报告李渊,李渊大喜。等到李渊的军队渡过黄河,派遣柴绍率领数百骑兵直奔华阴,沿着南山去迎接李氏。当时李氏率领精锐士兵一万多人在渭水以北和李世民的军队会师,李氏和柴绍各自设置幕府,一起包围京城,军营中号称“娘子军”[5]。京城平定后,李氏被封为平阳公主,因为只有她有军功,每次赏赐都和其他公主有区别[6]

武德六年(623年),平阳公主去世。二月十二日(623年3月18日),平阳公主将要下葬,唐高祖诏令加前后两部鸟羽为饰的仪仗鼓乐、大象车、旗帜仪仗、执雕花木剑仪仗四十人、勇士甲兵。太常上奏论述,根据礼制,妇人送葬时没有鼓乐。唐高祖说:“鼓乐,是军乐。过去公主在司竹园起兵响应义军,亲自执掌金鼓,有安定国家的功勋。周朝的文母,是十乱之一,公主功高在辅佐王命之列,不是平常妇人能比的。怎能没有鼓乐!”于是特别在葬礼增加鼓乐,用来表彰平阳公主特殊的功绩,还命令有关部门按照谥法“明德有功曰昭”,为公主上谥号为[7][8][9][10]

家庭编辑

丈夫编辑

  • 柴绍,唐朝右骁卫大将军、谯襄公

子女编辑

  • 柴哲威,唐朝交州都督、谯国公
  • 柴令武,唐朝驸马都尉、卫州刺史、襄阳郡公

其他编辑

傳說她於武德四年驻守的关隘,至今称为娘子关

参考资料编辑

  1. ^ 《隋唐嘉话·卷上》:隋文帝梦洪水没城,意恶之,乃移都大兴。术者云:“洪水,即唐高祖之名也。”平阳公主闻高祖起义太原,乃于鄠司竹园招集亡命以迎军,时谓之“娘子兵”。
  2. ^ 《旧唐书·卷五十八·列传第八》:平阳公主,高祖第三女也,太穆皇后所生。义兵将起,公主与绍并在长安,遣使密召之。绍谓公主曰:“尊公将扫清多难,绍欲迎接义旗,同去则不可,独行恐罹后患,为计若何?”公主曰:“君宜速去。我一妇人,临时易可藏隐,当别自为计矣。”绍即间行赴太原。公主乃归鄠县庄所,遂散家资,招引山中亡命,得数百人,起兵以应高祖。时有胡贼何潘仁聚众于司竹园,自称总管,未有所属。公主遣家僮马三宝说以利害,潘仁攻鄠县,陷之。三宝又说群盗李仲文、向善志、丘师利等,各率众数千人来会。时京师留守频遣军讨公主,三宝、潘仁屡挫其锋。
  3. ^ 《新唐书·卷八十三·列传第八》:平阳昭公主,太穆皇后所生,下嫁柴绍。初,高祖兵兴,主居长安,绍曰:“尊公将以兵清京师,我欲往,恐不能偕,奈何?”主曰:“公行矣,我自为计。”绍诡道走并州,主奔鄠,发家赀招南山亡命,得数百人以应帝。于是,名贼何潘仁壁司竹园,杀行人,称总管,主遣家奴马三宝喻降之,共攻鄠。别部贼李仲文、向善志、丘师利等各持所领会戏下,因略地盩厔、武功、始平,下之。乃申法誓众,禁剽夺,远近咸附,勒兵七万,威振关中。帝度河,绍以数百骑并南山来迎,主引精兵万人与秦王会渭北。绍及主对置幕府,分定京师,号“娘子军”。帝即位,以功给赉不涯。
  4. ^ 《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四》: 柴绍之自长安赴太原也,谓其妻李氏曰:“尊公举兵,今偕行则不可,留此则及祸,奈何?”李氏曰:“君弟速行,我一妇人,易以潜匿,当自为计。”绍遂行。李氏归鄠县别墅,散家赀,聚徒众。渊从弟神通在长安,亡入鄠县山中,与长安大侠史万宝等起兵以应渊。西域商胡何潘仁入司竹园为盗,有众数万,劫前尚书右卫李纲为长史,李氏使其奴马三宝说潘会与之就神通,合势攻鄠县,下之。神通众逾一万,自称关中道行军总管,以前东城长令狐德棻为记室。德棻,熙之子也。李氏又使马三宝说群盗李仲文、向善志、丘师利等,皆帅众从之。仲文,密之从父,师利,和之子也。西京留守屡遣兵讨潘仁等,皆为所败。李氏徇盩厔、武功、始平,皆下之,众至七万。左亲卫段纶,文振之子也,娶渊女,亦聚徒于蓝田,得万余人。及渊济河,神通、李氏、纶各遣使迎渊。渊以神通为光禄大夫,子道彦为朝请大夫,纶为金紫光禄大夫,使柴绍将数百骑并南山迎李氏。
  5. ^ 《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四》:己巳,渊如蒲津,庚午,自临晋济渭,至永丰仓劳军,开仓赈饑民。辛未,还长春宫,壬申,进屯冯翊。世民所至,吏民及群盗归之如流。世民收其豪俊以备僚属,营于泾阳,胜兵九万。李氏将精兵万余会世民于渭北,与柴绍各置幕府,号“娘子军”。
  6. ^ 《旧唐书·卷五十八·列传第八》:公主掠地至盩厔、武功、始平,皆下之。每申明法令,禁兵士无得侵掠,故远近奔赴者甚众,得兵七万人。公主令间使以闻,高祖大悦。及义军渡河,遣绍将数百骑趋华阴,傍南山以迎公主。时公主引精兵万余与太宗军会于渭北,与绍各置幕府,俱围京城,营中号曰“娘子军”。京城平,封为平阳公主,以独有军功,每赏赐异于他主。
  7. ^ 《旧唐书·卷五十八·列传第八》:六年,薨。及将葬,诏加前后部羽葆鼓吹、大辂、麾幢、班剑四十人、虎贲甲卒。太常奏议,以礼,妇人无鼓吹。高祖曰:“鼓吹,军乐也。往者公主于司竹举兵以应义旗,亲执金鼓,有克定之勋。周之文母,列于十乱,公主功参佐命,非常妇人之所匹也。何得无鼓吹!”遂特加之,以旌殊绩;仍令所司按谥法“明德有功曰昭”,谥公主为昭。
  8. ^ 《新唐书·卷八十三·列传第八》:武德六年薨,葬加前后部羽葆、鼓吹、大路、麾幢、虎贲、甲卒、班剑。太常议:“妇人葬,古无鼓吹。”帝不从,曰:“鼓吹,军乐也。往者主身执金鼓,参佐命,于古有邪?宜用之。”
  9. ^ 《唐会要·卷三十八》:武德六年二月十二日。平阳公主葬。诏加前后鼓吹。太常奏议。以礼妇人无鼓吹。高祖谓曰。鼓吹是军乐也。往者公主于司竹举兵。以应义军。既常为将。执金鼓。有克定功。是以周之文母。列于十乱。公主功参佐命。非常妇人之匹也。何得无鼓吹。宜特加之。以旌殊绩。
  10. ^ 《资治通鉴·卷一百九十》:平阳昭公主薨。戊午,葬公主。诏加前后部鼓吹、班剑四十人,武贲甲卒。太常奏:“礼,妇人无鼓吹。”上曰:“鼓吹,军乐也。公主亲执金鼓,兴义兵以辅成大业,岂与常妇人比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