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李連英

中国的太监
(重定向自李蓮英

李連英[1](1848年11月12日-1911年3月4日),直隶省河间府大城县(今河北省大城县)李家村人,晚著名宦官。本名李英泰,进宫后改为李進喜。由慈禧太后賜名連英,俗作蓮英。連英在宮中期間,深得慈禧太后器重,太后甚至打破「太监品级以四品为限」的皇家祖制,封为正二品总管太监,統領全宮所有宦官

李連英
總管太監
前任:安德海
繼任:小德張
李連英
李蓮英朝服像
國家 大清
主君 慈禧太后
姓名 李連英
封爵 賞戴二品顶戴花翎
初名 李英泰、李進喜
其他名號 小李子
出生 道光二十八年十月十七日(1848年11月12日)
直隶省河间府(今 中华人民共和国河北省廊坊市大城縣李家村)
逝世 宣統三年二月初四日(1911年3月4日)(63歲)
 大清北京护国寺棉花胡同自宅
(或北京什刹海
墓葬 北京恩濟莊墓園
储秀宫掌案首领大太监→储秀宫四品花翎总管→總管太監賞戴正二品頂戴花翎

生平编辑

李連英於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11月12日出生在直隸省(今河北省)一個窮困家庭,父親為皮貨商人。其父經商失敗,又因大兒子智力有問題,便動了把當時只有6歲的二兒子李蓮英送入宮中紓解家庭經濟壓力的念頭.1853年6歲时淨身擔任宦官,入郑亲王端华府。

1856年進紫禁城,原稱李英泰,后改为李進喜。1867年被封為二總管

1869年他21歲时,大總管安德海出宮遊玩,被山東巡撫丁寶楨濟南,由于李在祺祥之变中立功,成功幫助兩宮太后,扳倒了顧命八大臣,安德海死後李獲得慈禧重用,不久就調到內宮伺候,昇為大總管。

1871年慈禧太后賜名連英,民間訛作蓮英。李連英於慈禧太后身邊受寵時,以謹小慎微見稱,朝廷大臣對李連英,亦爭相用銀兩賄賂攏絡;對於一般宮內妃嬪觸怒慈禧,連英總是儘量替人美言遮蓋,曲意回護,保護了許多人免於處分,就連常年遭慈禧冷落軟禁的光緒帝亦多番受其護助,所以宮內左右都對他有正面評價,謂之「恭慎」,並非戲劇小說中作威作福的型態。總體來說,連英为人,事上以敬,事下以宽,谨小慎微[2]。在慈禧晚年,他更像是慈禧的一伴侶,而不是奴才[3]

1908年慈禧太后去世后,連英向隆裕太后請求退休,隆裕准其出宫返家居住。宣統元年,連英於慈禧逝世百日後離宮,時年60歲。宣統三年二月四日(1911年3月4日)李連英病逝,享壽六十三歲,安葬於恩濟莊死因最早认为是痢疾病故,但在1966年文化大革命发掘李連英墓時,發現墳中無尸身,僅有頭顱,與傳聞的因病去世有很大的出入,死於非命的說法開始不脛而走,後有傳說乃死於清末大俠大刀王五刀下,但大刀王五1900年即過世,早於李蓮英。也有人說是被攝政王載灃賜死自刎,或者袁世凱派人刺殺,眾說紛紜。

李連英的墳墓文化大革命时期被紅衛兵所破壞,現在只剩下墓志銘的拓片保留下來。

但也有传言据赵广志口述的《李莲英墓挖掘的经过》中说,墓穴挖开之后,校革委会主任“马上给市文物局打电话,请他们派人来。过了一会儿,文物局来了两个人,我们就开始了清理工作。”照这样说,清理李莲英墓的人中,有市文物局的两个人。那么,墓中的情况谁最有发言权呢?应该是文物局的人。当年进入过李莲英墓的文物专家苏天钧曾说,他就是当时进入李莲英墓穴的两个人之一,另一位同志姓李,是负责照相的。苏天钧当时先是打开墓穴石门,然后又对墓穴中的殉葬品进行了清点。他说,李莲英的棺椁不在棺床上了,而且已经散碎在棺床下的一堆淤土上。棺椁散碎的原因可能有两个,一个是墓穴进过水,将棺椁漂移,水渗尽之后,棺椁朽败而散;还有一个可能就是,盗墓者为得到财宝而毁坏了棺木。苏天钧说,墓穴顶端有洞,不能排除墓被盗过的可能。苏天钧认为,墓被盗过的可能性很大,一个是墓中没有发现大件随葬品,一个是李莲英的颅骨在棺外。当时李莲英的尸体已经腐烂,并不是没有身躯和下肢。不过身躯和骨骼不完整,可能是盗墓者移动尸体造成的。按照苏天钧提供的情况,所谓“身首异处”的说法根本不能成立。

李莲英的墓志上用于李莲英死亡的字眼是个“殒”字,为什么不用“殁”呢?其实,殒和殁是同义词,都是死亡的意思。《史记·屈原贾生列传》:“伯乐既殁兮,骥将焉程兮?” 《三国志·蜀志·先主备传》:“历年未效,常恐殒没。” 《史记·汉兴以来诸侯年表》:“殒身亡国。” 也就是说,对同一亡者而言,用殒、用殁都是可以的,没有本质差别。

李連英一生并没有所谓的干政,但由於受慈禧寵幸,一向被後人当成醜化的对象,在娱乐作品中時常出現。

佚聞编辑

  • 后世流传有许多关于李連英的传说故事,雖然正史可查的劣跡不多,但由於後世對慈禧太后的普遍負面評價而影響,李連英亦時常被描述為逢迎、仗勢欺人的負面形象。
  • 李連英在北京城内曾經有一处宅院,在弓弦胡同1号,占地15
  • 墓前有“大中至正巩固千秋”的对联,有“饰终之典等于元勋”的碑文。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時,李連英的墳被破壞,頭顱被学生当足球踢,最后被扔进厕所。北京六一学校区(今北京理工大学附属中学南校区)教师赵广智拿了一个粪勺,把那颗头颅捞了出来,埋到了一个山坡下,从此无人知晓。[4]

旧址编辑

彩和坊24号院,属区级文保单位,位于海淀区彩和坊南端,建于光绪年间,为清朝著名太监李莲英在海淀镇修建的三处宅院之一。

争议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辞海》称其「初为私贩,被捕入狱,得释后,改业补鞋。」中国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栏目纪连海老师对此提出质疑[5]

影视形象编辑

参考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