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审言

唐朝诗人
(重定向自杜審言

杜审言(?-708年),必简唐朝诗人、官员。杜审言是詩人杜甫的祖父。在诗歌创作上,擅长五言律诗。在初唐时期的诗歌发展史上,一般认为排在初唐四杰之后,与沈佺期宋之问齐名。[1]

杜审言像

生年编辑

杜审言生年已无法确定。其卒年已知,但史书只记载他“年六十余卒”,据此推算只能知道他出生在648年或之前几年[1]。不少文学著作多根据闻一多唐诗大系》的646年为生年[1]

生平编辑

家族出于京兆杜氏晋朝杜逊迁居襄阳[1]。其父杜依艺终于洛州巩县令后,其家定居于巩县[1]。杜审言很有才华,但恃才傲世。少年时,与李峤崔融苏味道合称“文章四友”。

唐高宗咸亨元年(670年)擢进士第,为隰城。在隰城县任上,其诗作《经行岚州》有“往来花不发,新旧雪仍残”之句,被杨万里评为佳句。

永昌元年(689年)前后,或在江阴县县丞县尉一类的官职[1]。后转洛阳[註 1]武周圣历元年(698年),坐事贬吉州司户参军,作诗送行者有陈子昂宋之问等四十五人[1]

杜审言在吉州任上得罪员外司户郭若讷司马周季重,兩人合謀誣陷杜审言,定了死罪。杜审言十六岁的兒子杜并為父報仇[註 2],潛入刺殺周季重,杜并也被侍衛當場殺死[2]。此事震驚朝野,皆稱杜并為孝子。武则天聞知此事,召杜审言入京師,又因欣赏其诗文,授著作佐郎,再迁膳部员外郎。

神龙革命后,因结交张易之兄弟,与大批文人一起被贬,杜审言被流放峰州[1][3]。在途中,与一起被贬的沈佺期宋之问等人互有唱酬的诗,但杜审言的诗今已不存[1]。不久,召回任国子监主簿

景龙二年(708年)五月,任修文馆直学士,当年冬天病逝[1]。宋之问作祭文,武平一作表。葬于河南郡偃师县首阳之东原[4]</ref>,追赠著作郎

文学评价编辑

杜审言的多为写景、唱和及应制之作,以浑厚见长,杜甫云:“吾祖诗冠古。”工于五律,对近体诗之形成与发展,颇有贡献。被后人评论为中国五言律诗的奠基人。他的五律《和晋陵陆丞早春游望》,被明朝胡应麟赞许为初唐五律第一。他的五言排律和李大夫嗣真奉使存抚河东》,长达四十韵,为初唐近体诗中第一长篇。

当时人对杜审言的诗歌评价就很高[1]。陈子昂称之为“不得劘其垒,适足靡其旗”[5]。宋朝时不少人认为杜甫的诗作受到杜审言的不少影响[1]

轶闻编辑

新唐书》本传记载,杜审言对宋之问等人非常傲慢,但杜审言死后宋之问作祭文对他相当推崇,后人多认为是史书记载不实。[1]

新旧唐书还记载杜审言选官苏味道天官侍郎之事,该事最初见于《太平广记》所引五代时人所写的小说《谭宾录》。但苏味道任天官侍郎时,杜审言只是洛阳丞,并无选官资格。[1]

著作编辑

  • 新唐书·艺文志》著录《杜审言集》10卷,已佚。
  • 直斋书录题解》著录《杜必简集》一卷,有诗无文,诗共四十二首。
  • 全唐诗》卷六十二收杜审言诗

家庭编辑

夫人编辑

子女编辑

  • 長子 杜闲,朝议大夫、兖州司马,杜甫之父
  • 次子 杜并
  • 三子 杜专,开封县尉
  • 四子 杜登,母卢氏,武康县尉
  • 杜氏,嫁蜀县丞钜鹿魏上瑜
  • 杜氏,嫁济王府录事河东裴荣期,封万年县君[6]
  • 杜氏,嫁平阳郡司仓参军范阳卢正均
  • 杜氏,母卢氏,嫁硖石尉京兆王佑
  • 杜氏,母卢氏,嫁常熟主簿会稽贺酰

参看编辑

注釋编辑

  1. ^ 史料未载任职时间。696年应已任洛阳丞。[1]
  2. ^ 史书记载为十三岁,《大周故京兆男子杜并墓志铭并序》记为十六岁。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傅璇琮. 唐代诗人丛考. 北京: 中华书局. 2003: 22–39. ISBN 7101035965. 
  2. ^ 《新唐书·文艺传》上
  3. ^ 耿慧玲. 金石地理所反映的越南漢化勢力 (doc). 朝陽科技大學通識教育中心. 1991 [2006-01-31]. 越南河西省青威縣國威縣,古稱峰州。 
  4. ^ 4.0 4.1 《全唐文·卷三百六十·唐故范阳太君卢氏墓志》:五代祖柔,隋吏部尚书容城侯。大父元懿,是渭南尉。父元哲,是庐州慎县丞。维天宝三载五月五日,故修文馆学士著作郎京兆杜府君讳某之继室范阳县太君卢氏卒于陈留郡之私第,春秋六十有九。呜呼!以其载八月旬有一日,发引归葬于河南之偃师。以是月三十日庚申,将入著作之大茔,在县首阳之东原,我太君用甲之穴,礼也。坟南去大道百二十步,奇三尺,北去首阳山二里。凡涂车刍灵设熬置铭之名物,加庶人一等,盖遵俭素之遗意,茔内西北去府君墓二十四步,则壬甲可知矣。遣奠之祭毕,一二家相进曰:“斯至止,将欲启府君之墓门,安灵榇于其右,岂锸挝淳撸时不练欤?前夫人薛氏之合葬也,初太君令之,诸子受之,流俗难之。太君易之,今兹顺壬取甲,又遗意焉。呜呼孝哉!孤子登,号如婴儿,视无人色。且左右仆妾,洎厮役之贱,皆蓬首灰心,呜呼流涕,宁或一哀所感,片善不忘而已哉?实惟太君积德以常,临下以恕,如地之厚,纵天之和,运阴教之名数,秉女仪之标格。呜呼!得非太公之后,必齐之姜乎? 恭氏所生子,适曰某,故朝议大夫兖州司马。次曰升,幼卒,报复父雠,国史有传,次曰专。历开封尉,先是不禄。息女长适钜鹿魏上瑜,蜀县丞。次适河东裴荣期,济王府录事。次适范阳卢正均,平阳郡司仓参军。呜呼!三家之女,又皆前卒。而某等夙遭内艰,有长自太君之手者,至于婚姻之礼,则尽是太君主之。慈恩穆如,人或不知者,咸以为卢氏之腹生也。然则某等亦不无平津孝谨之名于当世矣。登即太君所生,前任武康尉。二女:曰适京兆王佑,任硖石尉;曰适会稽贺酰卒常熟主簿。其往也,既哭成位,有若冢妇同郡卢氏、介妇荥阳郑氏,钜鹿魏氏京兆王氏,女通诸孙子三十人,内宗外宗,寝以疏阔者,或元玉帛,自他日互有所至。若以为杜氏之葬,近于礼而可观,而家人亦不敢以时继年。式志之金石,铭曰: 太君之子,朝仪所尊。贵因长子,泽就私门。亳邑之都,终天之地。享年不永,殁而犹视。
  5. ^ 陈子昂.送吉州杜司户审言序.陈子昂集.卷七
  6. ^ 全唐文·卷三百六十》唐故萬年縣君京兆杜氏墓碑(杜甫)

外部链接编辑

文章四友
杜審言 - 蘇味道 - 李 嶠 - 崔 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