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卢柔(?-?),字子刚范阳郡涿县(今河北省涿州市)人,出自范阳卢氏南祖[1],北魏骠骑府法曹参军卢元礼之子,北魏、西魏、北周官员。

目录

生平编辑

卢柔年少时父母双亡,为叔母所抚养,叔母抚养对待他比亲生儿子还要好。卢柔尽心孝顺叔母,也同对待亲生母亲一样,同族的人都赞叹看重他。卢柔个性聪明机敏,喜好学习,没到二十岁就懂得撰写文章,但是口吃不能发表口头议论,很因为借着酒意放纵不拘,被世人讥笑。司徒、临淮王元彧见到卢柔而器重他,把女儿嫁给他[2][3]

魏孝武帝元修与高欢有矛盾时,魏孝武帝下诏贺拔胜出任荆州刺史,卢柔认为因此可以建立功绩,于是跟着贺拔胜前往荆州,贺拔胜以卢柔担任大行台郎中,掌书记。军中的机密事务,卢柔大多参与。贺拔胜担任太保后,以卢柔为属官,加号冠军将军。魏孝武帝后来征召贺拔胜率领军队前往洛阳,贺拔胜询问卢柔的意见,卢柔说:“高欢依托晋阳的军队,心意实在难以了解。您应该席卷军力前往京城,与高欢决一胜负,不顾存亡,这是忠的上策。如果北面阻隔鲁阳郡,向南吞并旧日的楚地,向东连接兖州豫州,向西连接关中,领兵十万,伺机而动,也是中策。拿着三荆的土地,与南梁通和言好,自身可以免于祸难,只是功业名声就没了,这是下策。”贺拔胜轻视卢柔年轻,笑而不回答[4][5][6]

等到魏孝武帝西入关中,东魏派遣侯景袭击穰城,贺拔胜战败,就向南投奔南梁,卢柔也跟着而去。贺拔胜多次上表请求回到北方,梁武帝萧衍看了表文,赞美他的文采,后来知道是卢柔所撰,就派遣舍人慰劳存问卢柔,并送给丝绸锦缎。卢柔后来与贺拔胜一起返回北方,梁武帝亲自在南苑为他们送行,一行人行进到襄阳,高欢害怕贺拔胜西入关中,派遣侯景率领轻骑拦截他们。贺拔胜和卢柔害怕,就舍弃船只爬山而走,带着干粮冒险行经数百里。当时恰逢秋雨,同行的人又冻又饿,死了一大半。到了丰阳地界,卢柔迷失道路,独自在枯树下过夜,寒雨打湿了衣服,几乎要冻死[7][8][9]

大统二年(536年),卢柔到达长安,被封为容城县男,食邑二百户。宇文泰看重卢柔的才能,推荐他担任行台郎中,加号平东将军,授任从事中郎,与苏绰一起掌管机密事务。当时沙苑之战后,西魏军队捷报频传,汝、颍一带地区很多人起兵归附西魏,来往的文书每天都有一百多件。卢柔根据情况回报答复,都符合事宜,爵位晋升为子爵,增加食邑三百户,授任中书舍人,又升任迁司农少卿中书侍郎,兼任著作,修撰起居注,后授任黄门侍郎。宇文泰知道卢柔贫困,脱下外衣赏赐给他。魏废帝元钦元年(551年),卢柔加号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散骑常侍中书监[10][11][9]

周孝闵帝宇文觉登基后,卢柔担任小内史,升任内史大夫,进位开府,在任内去世,所作诗、颂、碑铭、檄、表、启在世间流传的有数十篇,儿子卢恺继承爵位[12][13]

其他编辑

卢柔与河东薛寘、河东裴叔逸、河东裴諏之、河东柳虯、陇西李璨互相之间很友善[14]。卢柔学业优秀深厚,文章辞藻华丽,薛寘与他齐名。世人称他们为薛、卢[15]

家庭编辑

父母编辑

夫人编辑

子女编辑

  • 卢恺,隋朝礼部尚书、容城县侯
  • 卢氏,嫁北周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隋州刺史、建安县子韦瓘,封万春县君[17]

世系关系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毛阳光,余扶危主编. 《洛阳流散唐代墓志汇编 下》. 北京市: 国家图书馆出版社. 2013年7月: 四六一–四六三. ISBN 978-7-5013-5179-4 (中文(繁體)‎). 
  2. ^ 《周书·卷三十二·列传第二十四》:卢柔字子刚。少孤,为叔母所养,抚视甚于其子。柔尽心温清,亦同己亲。宗族叹重之。性聪敏,好学,未弱冠,解属文,但口吃不能持论。颇使酒诞节,为世所讥。司徒、临淮王彧见而器之,以女妻焉。
  3. ^ 《北史·卷三十·列传第十八》:柔字子刚。少孤,为叔母所养,抚视甚于其子。柔尽心温清,亦同己亲,亲族叹重之。性聪敏好学,未冠解属文,但口吃,不能持论。颇使酒诞节,为世所讥。司徒、临淮王彧见而器之,以女妻焉。
  4. ^ 《周书·卷三十二·列传第二十四》:及魏孝武与齐神武有隙,诏贺拔胜出牧荆州,柔谓因此可著功绩,遂从胜之荆州。以柔为大行台郎中,掌书记。军中机务,柔多预之。及胜为太保,以柔为掾,加冠军将军。孝武后召胜引兵赴洛,胜以问柔。曰:“高欢託晋阳之甲,意实难知。公宜席卷赴都,与决胜负,存没以之,此忠之上策也。若北阻鲁阳,南并旧楚,东连兖、豫,西接关中,带甲十万,观衅而动,亦中策也。举三荆之地,通款梁国,可以身免,功名去矣。策之下者。”胜轻柔年少,笑而不应。
  5. ^ 《北史·卷三十·列传第十八》:及魏孝武与齐神武有隙,诏贺拔胜出牧荆州,柔谓因此可著功绩,遂从胜之荆州。以柔为大行台郎中,掌书记,军之机务,柔多预之。及胜为太保,以柔为掾。孝武后召胜引兵赴洛,胜以问柔。柔曰:“高欢託晋阳之甲,意实难知。公宜席卷赴都,与决胜负,存没以之,此忠之上策也。若北阻鲁阳,南并旧楚,东连兖、豫,西接关中,带甲十万,观衅而动,亦中策也。举三荆之地,通款梁国,可以庇身,功名去矣,策之下者。”胜轻柔年少,笑而不应。
  6. ^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五十六·梁纪十二》:帝乃敕文武官北来者任其去留,遂下制书数欢咎恶,召贺拔胜赴行在所。胜以问太保掾范阳卢柔,柔曰:“高欢悖逆,公席卷赴都,与决胜负,死生以之,上策也;北阻鲁阳,南并旧楚,东连兗、豫,西引关中,带甲百万,观衅而动,中策也;举三荆之地,庇身于梁,功名皆去,下策也。”胜笑而不应。
  7. ^ 《周书·卷三十二·列传第二十四》:及孝武西迁,东魏遣侯景袭穰,胜败,遂南奔梁。柔亦从之。胜频表梁求归,武帝览表,嘉其辞彩。既知柔所製,因遣舍人劳问,并遗缣锦。后与胜俱还,行至襄阳,齐神武惧胜西入,遣侯景以轻骑邀之。胜及柔惧,乃弃船山行,赢粮冒险,经数百里。时属秋霖,徒侣冻馁,死者太半。至丰阳界,柔迷失道,独宿僵木之下,寒雨衣湿,殆至于死。
  8. ^ 《北史·卷三十·列传第十八》:及孝武西迁,东魏遣侯景袭穰。胜败,遂南奔梁,柔亦从之。胜频表梁武帝,求归关中。梁武帝览表,嘉其辞彩,既知柔所製,因遣舍人劳问,并遗缣锦。后与胜俱还,行至襄阳。齐神武惧胜西入,遣侯景以轻骑邀之。胜及柔惧,乃弃船山行,赢粮冒险,经数百里。时属秋霖,徒侣冻馁者,太半至于死。
  9. ^ 9.0 9.1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五十七·梁纪十三》:胜等思归,前荆州大都督抚宁史宁谓胜曰:“朱异言于梁主,无不从,请厚结之。”胜从之。上许胜、宁及卢柔皆北还,亲饯之于南苑。胜怀上恩,自是见鸟兽南向者皆不射之。行至襄城,东魏丞相欢遣侯景以轻骑邀之,胜等弃舟自山路逃归,从者冻馁,道死者太半。既至长安,诣阙谢罪。魏主执胜手歔欷曰:“乘舆播越,天也,非卿之咎。”丞相泰引卢柔为从事中郎,与苏绰对掌机密。
  10. ^ 《周书·卷三十二·列传第二十四》:大统二年,至长安。封容城县男,邑二百户。太祖重其才,引为行台郎中,加平东将军,除从事中郎,与苏绰对掌机密。时沙苑之后,大军屡捷,汝、颍之间,多举义来附。书翰往反,日百馀牒。柔随机报答,皆合事宜。进爵为子,增邑三百户,除中书舍人。迁司农少卿,转郎,兼著作,撰起居注。后拜黄门侍郎。文帝知其贫,解衣赐之。魏废帝元年,加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散骑常侍、中书监。
  11. ^ 《北史·卷三十·列传第十八》:大统二年,至长安,封容城县男。周文帝引为行台郎中,除从事中郎,与郎中苏绰掌机密。时沙苑之役,大军屡捷,汝、颍之间,多举义来附,书翰往反,日百馀牒,柔随机报答,皆合事宜。进爵为子。累迁中书侍郎,兼著作,撰起居注。后为黄门侍郎。周文知其贫,解衣赐之。后迁中书监。
  12. ^ 《周书·卷三十二·列传第二十四》:孝闵帝践阼,拜小内史,迁内史大夫,进位开府。卒于位。所作诗颂碑铭檄表启行于世者数十篇。子恺嗣。
  13. ^ 《北史·卷三十·列传第十八》:周孝闵帝践阼,拜小内史大夫,进位开府仪同三司,卒于位。所作诗、颂、碑、铭、檄、表、启行于世者数十篇。子恺嗣。
  14. ^ 《北史·卷三十六·列传第二十四》:与同郡裴叔逸、裴诹之、柳虯、范阳卢柔、陇西李璨并友善。
  15. ^ 《北史·卷三十六·列传第二十四》:时前中书监卢柔,学业优深,文藻华赡,而寘与之方驾,故世号曰卢、薛焉。
  16. ^ 陶, 钧, 《北魏崔宾媛墓志考释》, 《收藏家》, 2012年, (06期): 25–34 
  17. ^ 罗新,叶炜著. 《新出魏晋南北朝墓志疏证》. 北京市: 中华书局. 2004: 291–294. ISBN 7-101-04320-8 (中文(中国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