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杜淹(?-628年),字執禮京兆郡杜陵县(今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人,唐太宗时的宰相,杜如晦的叔父。

生平编辑

祖父杜皎北周遂州刺史,父亲杜徽河内郡太守。杜淹年幼时,聪辩多才艺,有美名,与同乡韦福嗣是情投意合的朋友,开皇年间,他们互相谋划说:“皇上喜欢任用合乎正道的退隐人士,苏威以隐士被征召,被提拔到位高权重的职务,何不各自效仿他。”于是韦福嗣与杜淹一起进入太白山,对外宣扬要隐遁,实际想要企求时人的称誉。隋文帝杨坚听说后讨厌他们,将两人流放到江南[1][2][3]。大赦天下后,杜淹回京。雍州司马高孝基上表推荐,朝廷授他承奉郎。大业末年,官至御史中丞

618年,隋朝灭亡,次年王世充洛阳废皇泰主杨侗自立为郑国皇帝。以杜淹为吏部尚书,很是信任。杜如晦的大哥和弟弟杜楚客密谋在洛阳起事,事情泄露,哥哥被杀,杜楚客被关押。621年,李世民平定洛阳,差点杜淹作为郑国高官被杀,是杜楚客说服哥哥杜如晦营救。

杜淹起初想投靠唐朝的太子李建成。负责选官的封德彝告诉了房玄龄,房玄龄怕太子得到会阴谋的杜淹对李世民不利,便推荐杜淹为天策府兵曹参军、文学馆学士。

624年,庆州总管楊文幹私运东宫铠甲,事发,唐高祖大怒,囚禁了李建成。楊文幹害怕举兵谋反,被李世民平定。事后,齐王李元吉的劝说下,唐高祖释放了李建成,而归罪于杜淹和东宫的属官韋挺将他流放到巂州。李世民知淹无罪,赠以黄金三百两。

626年,玄武门之变后,李世民即位为唐太宗。召回了杜淹,拜御史大夫[4],封安吉郡公,赐实封四百户。因为杜淹通晓古代典章,特诏东宫仪式簿领,由他主管。627年,杜淹判吏部尚书,参议朝政,成为宰相之一。前后推荐四十余人,后来多为知名官员。

杜淹曾推荐刑部员外郎郅怀道,太宗问杜淹:“郅怀道才行怎么样?”杜淹回答:“怀道在隋朝作吏部主事,有清廉谨慎之名。隋炀帝三下江都时,行计已决,公卿都违心赞同巡游,郅怀道官位极卑,独称不可。臣亲眼所见。”太宗问:“卿当是对下江都怎么说的?”杜淹回答:“臣从行计。”太宗问:“事君之义,有犯无隐。卿称怀道为是,为什么自不正谏?”杜淹回答:“臣当时不居重任,又知就是进谏也必定不从,徒死无益。”太宗问:“孔子称从父之命,未为孝子。故父有争子,国有争臣。若以君主之无道,为什么还做他的官?既食其禄,为什么不匡正他的过失?”

太宗又召杜淹笑着问:“卿在隋朝,可以说官位小而不言;仕王世充,为何不极谏?”杜淹回答:“亦有谏,但王世充不从。”太宗说:“王世充若修德从善,当不灭亡;既然他无道拒谏,卿怎么能免祸?”杜淹哑口无言。太宗又问:“卿在今日,为宰相之一,会陈辞极谏吗?”杜淹回答:“臣在今日,必尽死无隐。当年,百里奚虞国时,虞国亡;在秦国时,秦国霸,臣窃自比之。”太宗笑。当时,杜淹兼二职,而无清廉之誉,又素与长孙无忌关系不好,被当时舆论批评。有病的时候,太宗亲自到他家慰问,赐帛三百匹。贞观二年(628年)杜淹去世,赠尚书右仆射谥号。子杜敬同袭爵,官至鸿胪少卿。杜敬同子杜从则,唐中宗时为蒲州刺史

家庭编辑

父母编辑

  • 杜徽,隋朝怀州长史、丰乡县侯
  • 郭素絜,本州大中正郭褒之女,杜徽继室夫人,封丰乡县夫人

兄弟编辑

  • 杜吒,隋朝昌州长史
  • 杜锐,隋朝亲卫校尉

子女编辑

  • 杜氏,嫁唐朝吉阳县县令郑世基[5]
  • 杜氏,嫁唐朝司稼正卿韦思齐[6]

注釋编辑

  1. ^ 《旧唐书·卷六十六·列传第十六》:淹聦辩多才艺,弱冠有美名,与同郡韦福嗣为莫逆之交,相与谋曰:“上好用嘉遁,苏威以幽人见征,擢居美职。”遂共入太白山,扬言隐逸,实欲邀求时誉。隋文帝闻而恶之,谪戍江表。
  2. ^ 《新唐书·卷九十六·列传第二十一》:隋开皇中,与其友韦福嗣谋曰:“上好用隐民,苏威以隐者召,得美官。”乃共入太白山,为不仕者。文帝恶之,谪戍江表。
  3. ^ 《大唐新语·卷八》:淹聪辩多才艺,与韦福嗣为莫逆之友,开皇中,相与谋曰:“主上好嘉遁,苏威以幽人见擢,盍各效之。”乃俱入太白,佯言隐逸。隋文帝闻之,谪戍江表。
  4. ^ 《大唐新語》卷八:杜淹爲天策府兵曹,楊文幹之亂,流越巂。太宗戡內難,以爲御史大夫,因詠雞以致意焉。
  5. ^ 《全唐文·卷二百三十二·荥阳夫人郑氏墓志铭》:夫人讳某,字某,荥阳开封郑氏之女也,有唐银青光禄大夫行少詹事博陵侯崔氏之妻,中大夫中书舍人湜之母也。高祖述祖,北齐吏部尚书太子太保荥阳平简公;曾祖武叔,北齐洛州刺史中牟公;祖道援,隋宋城令;父世基,故吉阳令。故左仆射安吉公杜淹,太夫人之外王父也。夫人家世德门,母氏鼎胄,衣冠礼乐,耳目所徵,号之诸生,实为女士。先夫人以崔出泰岳之胤,郑祖周王之穆,长源修麓,比濬联崇,故夫人年十有七,归于我氏。尽敬爱以安舅姑,致友穆以谐娣似,性宽恕,尚素雅,文而不奢,约而不陋,故邑号光启,象服是宜。博陵侯更事两朝,多历官序,居必大理,去有遗爱,虽撬衣善听,得非鸡鸣之弼乎?舍人及三弟长安尉泌、蓝田尉液、左千牛涤,咸有当代之名,立无过之地,滋液德教,琢磨礼范,虽趋庭善禀,得非阔门之诲乎?夫乐得好逑,《关雎》义也;鞠成众子鳲鸠仁也;采苹采藻,修礼度也;如山如河,有德容也:妇礼既成,内则用贞,母仪迺行,家道以宁。于是春秋高矣,雅好真谛,厌斁禅味,减彻珍华,被服慈衣,捐斥文绣,总她虾懿,式是六姻,故以嗣徽先姑,垂裕来史,《诗》所谓邦之媛也,夫人有焉。皇天难忱,不享偕老,年六十四神龙元年十一月九日,遘疾终于洛阳之遵化里。其明年二月某日,葬于富平县之某原。君侯伤神,诸子衔恤,置铭幽竁,用存终古。其词曰: 东惟詹府,西望纶闱。吾夫鹗瞵,吾子鵷飞。青绶赤茀,鱼轩翟衣。乔梓构基,堂堂荣晖。如何不淑?奄永泉扉。漠漠元夜,溶溶白曰。百岁之后,同乎此室。
  6. ^ 胡戟著. 《珍稀墓志百品》. 西安: 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6年8月: 74–76. ISBN 978-7-5613-8555-5 (中文(中国大陆)‎). 

参考资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