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杜祁(?-?)為晉文公夫人,生下公子雍

生平编辑

杜祁是晉文公的愛妾,在晉文公的妻妾中位次第二。由於晉襄公為國君的緣故,讓位給晉襄公的生母偪姞而使她在上;其後又由於強鄰狄人的緣故,讓位給季隗而自己居她之下。所以晉文公夫人的位次變成第四:次於文嬴、偪姞、季隗,高於齊姜辰嬴而已[1]

公元前621年(周襄王三十一年)春,趙盾執掌晉國國事。

同年八月,晉襄公去世,太子公子夷皋尚在襁褓中,因為連年發生禍難[2],晉國人打算立年長的國君。正卿中軍將趙盾屬意公子雍,說:「立公子雍為君。公子雍樂於行善而且年長,先君晉文公寵愛他,而且為晉國的老朋友秦國所親近。能安排好人就鞏固,立年長的人就名正言順,立先君所愛就合於孝道,結交老朋友就安定。因為禍難的緣故,所以要立年長的國君。有了這四項德行的人,禍難就必定可以緩和了。」亞卿中軍佐狐射姑想擁立辰嬴的兒子公子樂,說:「不如立公子樂。辰嬴受到兩位國君的寵愛,立她的兒子,百姓必然安定。」趙盾說:「辰嬴低賤,位次第九,她的兒子有什麼威嚴呢?而且為兩位國君所寵幸,這是淫蕩。作為先君的兒子,不能求得大國而出居小國,這是鄙陋。母親淫蕩,兒子鄙陋,就沒有威嚴;陳國小而且遠,有事不能救援,怎麼能安定呢?杜祁由於國君的緣故,讓位給偪姞而使她在上;由於狄人的緣故,讓位給季隗而自己居她之下,所以位次第四。先君因此喜歡她的兒子公子雍,讓他在秦國做官,做到亞卿。秦國大而且近,有事足以救援;母親具有道義,兒子受到喜歡,足以威臨百姓。立公子雍,不也可以嗎?」趙盾就派先蔑士會到秦國迎接公子雍,狐射姑也派人到陳國召回公子樂,趙盾派人在郫地殺了公子樂[3][4][5]

趙盾等立晉襄公之子。晉襄公遺命立夷皋為君,而夷皋年幼,故晉人希望立年長者為君安定晉國。趙盾欲迎立正在秦國作亞卿的公子雍(晉文公與杜祁之子),但襄公夫人穆贏抱夷皋在朝堂大哭,以「先君之命」責備趙盾,趙盾和各大夫被逼不過,只得背著先蔑等人立夷皋為君,是為靈公。晉國發兵抵禦秦國護送公子雍的軍隊。四月初一,晉軍在令狐打敗秦軍,一直追到刳首。次日,先蔑逃亡到秦國,士會跟着他逃亡[6][7][8]

參考資料编辑

  1. ^ 左傳·文公六年》:趙孟曰:“杜祁以君故,讓偪姞而上之,以狄故,讓季隗而己次之,故班在四。”
  2. ^ 《史記·趙世家》:“趙盾代成季任國政二年而晉襄公卒,太子夷皋年少。盾為國多難,欲立襄公弟雍。雍時在秦,使使迎之。”
  3. ^ 左傳·文公六年》:“八月乙亥,晉襄公卒。靈公少,晉人以難故,欲立長君。趙孟曰:「立公子雍。好善而長,先君愛之,且近於秦。秦,舊好也。置善則固,事長則順,立愛則孝,結舊則安。為難故,故欲立長君,有此四德者,難必抒矣。」賈季曰:「不如立公子樂。辰嬴嬖於二君,立其子,民必安之。」趙孟曰:「辰嬴賤,班在九人,其子何震之有?且為二嬖,淫也。為先君子,不能求大而出在小國,辟也。母淫子辟,無威。陳小而遠,無援。將何安焉?杜祁以君故,讓偪姞而上之,以狄故,讓季隗而己次之,故班在四。先君是以愛其子而仕諸秦,為亞卿焉。秦大而近,足以為援,母義子愛,足以威民,立之不亦可乎?」使先蔑、士會如秦,逆公子雍。”
  4. ^ 《史記·晉世家》:“七年八月,襄公卒。太子夷皋少。晉人以難故,欲立長君。趙盾曰:「立襄公弟雍。好善而長,先君愛之;且近於秦,秦故好也。立善則固,事長則順,奉愛則孝,結舊好則安。」賈季曰:「不如其弟樂。辰嬴嬖於二君,立其子,民必安之。」趙盾曰:「辰嬴賤,班在九人下,其子何震之有!且為二君嬖,淫也。為先君子,不能求大而出在小國,僻也。母淫子僻,無威;陳小而遠,無援:將何可乎!」使士會如秦迎公子雍。賈季亦使人召公子樂於陳。”
  5. ^ 《史記·秦本紀》:康公元年。往歲繆公之卒,晉襄公亦卒;襄公之弟名雍,秦出也,在秦。晉趙盾欲立之,使隨會來迎雍,秦以兵送至令狐。”
  6. ^ 左傳·文公七年》:“穆贏日抱大子以啼於朝,曰:「先君何罪?其嗣亦何罪?舍適嗣不立而外求君,將焉置此?」出朝,則抱以適趙氏,頓首於宣子曰:「先君奉此子也而屬諸子,曰:『此子也才,吾受子之賜;不才,吾唯子之怨。』今君雖終,言猶在耳,而棄之,若何?」宣子與諸大夫皆患穆嬴,且畏逼,乃背先蔑而立靈公,以御秦師。箕鄭居守。趙盾將中軍,先克佐之。荀林父佐上軍。先蔑將下軍,先都佐之。步招御戎,戎津為右。及堇陰,宣子曰:「我若受秦,秦則賓也;不受,寇也。既不受矣,而復緩師,秦將生心。先人有奪人之心,軍之善謀也。逐寇如追逃,軍之善政也。」訓卒利兵,秣馬蓐食,潛師夜起。戊子,敗秦師於令狐,至於刳首。己丑,先蔑奔秦。士會從之。”
  7. ^ 《史記·晉世家》:“太子母繆嬴日夜抱太子以號泣於朝,曰:「先君何罪?其嗣亦何罪?舍適而外求君,將安置此?」出朝,則抱以適趙盾所,頓首曰:「先君奉此子而屬之子,曰『此子材,吾受其賜;不材,吾怨子』。今君卒,言猶在耳而棄之,若何?」趙盾與諸大夫皆患繆嬴,且畏誅,乃背所迎而立太子夷皋,是為靈公。發兵以距秦送公子雍者。趙盾為將,往擊秦,敗之令狐。先蔑、隨會亡奔秦。”
  8. ^ 《史記·趙世家》:“太子母日夜啼泣,頓首謂趙盾曰:「先君何罪,釋其適子而更求君?」趙盾患之,恐其宗與大夫襲誅之,乃遂立太子,是為靈公,發兵距所迎襄公弟於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