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東昌之戰是明朝靖难之役的一部分。

东昌战役
靖难之役的一部分
[[File:Jingnan Campaign (simplified Chinese)1400-1401.svg|frameless|upright=1]]
东昌战役时形势
日期1400年12月25日
地点
山东聊城(故东昌侯封地)
结果 南军胜利,燕軍北退,朱棣部十二月二十六日撤军,至次年正月十六日回抵北平。
领土变更 山东全境为南军掌控,此后燕军不再企图攻占山东后南下
参战方
燕王朱棣軍(燕軍、北軍) 明朝建文帝軍(南軍)
指挥官与领导者
燕王朱棣
高陽王朱高煦
慶壽寺住持姚廣孝(道衍)
都指揮僉事張玉 
都指揮僉事朱能
明惠帝朱允炆(统帅,未参战)
平燕將軍、歷城侯盛庸(实际总指挥)
右軍都督僉事平安
兵部尚書鐵鉉
兵力
不详 不详
伤亡与损失
万余 不明

背景编辑

济南之战后,南军因撤换主帅取得主动优势,遂主动发动讨伐战。

建文二年(西元1400年)十月,朱棣聞報南軍北上,主动南下迎击,明令徵遼東,暗派徐理、陳旭在直沽(今天津市中)修浮橋,以绕过青县、长卢的南军防线部署。

过程编辑

进军和前哨战编辑

十月廿五,领军從通州折南,沿河晝夜兼行,袭擒监仓哨所百余人,南军遂不知燕军动向。十月廿七到滄州,敌军守將徐凱尚在修筑防御中,将士来不及换上战甲即投入战斗。燕軍大将张玉(一说朱棣亲自)帅部队肉搏攻下滄州城。斬首萬餘級,獲馬九十餘匹,生擒都督徐凱、程暹、都指揮俞琪、趙滸、胡原、李英、張傑並指揮以下百余人。 [1][2]。 燕軍自長蘆渡河经过景州,十一月初四到達德州,并不理会济南城[3]。 时盛庸守卫德州,朱棣招降盛未果,遂南下;盛庸军襲擊燕軍後軍,却因为朱棣亲自殿后,将士都不敢射箭或接战擒敌,即便朱棣所部仅数十骑,燕军擒杀百余人再而全军而退[4]

十一月,燕軍到達臨清;朱棣決定擾亂南軍的糧道,遣輕騎至大名,焚其糧船。燕軍從館陶渡河(衛運河,京杭運河的一部分;當時黃河奪淮入海),先後到達東阿、東平,威脅南方,迫使盛庸南下[5]

盛庸將計就計,決定在東昌(今山東聊城)決戰,并在陣中擺了大量火槍和毒弩[6]

首日作战编辑

十二月廿五,燕軍至東昌,盛庸率部出城迎击[7]。朱棣仍然親自率軍衝鋒,沿用之前的战术,先衝擊其左翼,但因盛庸部署了精锐步兵于彼而不動;然後又衝擊其中堅,盛庸開陣將朱棣誘入,然後合圍。朱棣被重重包圍,燕軍張玉、朱能(一說還有朱高煦[8])分別引兵來救,朱能(或朱高煦,下同不表)负责杀入重围援救朱棣,张玉则负责吸引分散敌军,終於朱棣和朱能會合,逃離戰場。但大量燕軍军士被预先布置的火器剑弩所傷,張玉则戰死。平安亦率兵趕來,與盛庸合兵作戰。

再战和败退编辑

次日,燕軍再战不利,共计损失万余人,遂北還,盛庸等率部追杀,北军死伤甚多[9]

擊退南軍的阻截后,建文三年正月十六,燕軍部队返回北平[10]

張玉戰死,朱棣十分悲傷[11][12]

结果和影响编辑

燕军编辑

東昌之戰,朱棣多次瀕臨險境。但是由於朱允炆的「毋使朕有殺叔父名」旨意,诸位将领怕被朱允炆带上杀叔的帽子,而被处决,又怕抓住朱棣让朱允炆难做,朱允炆之后会刁难自己,南軍不敢傷害他,也不敢抓他;朱棣也恃此特權,单骑视察前线或殿後,南軍無可奈何[13]

建文军编辑

東昌之戰是靖難以來南軍的第一場大捷。惠帝朱允炆十分高興,建文三年(1401年)正月恢復了齊泰黃子澄的官職(建文元年十一月兩人被罷免,但仍作為智囊留用[14];至是恢復齊的兵部尚書和黃的太常寺卿職務)[15],并以東昌大捷告太廟[16][17]

局势编辑

盛庸軍勢大振,燕軍經此敗,以後再南下,皆由徐沛,不再走山東[18]

在靖难全局中,盛庸、平安等人通过山东境内的两次胜利消耗了燕军有生力量,有效遏制了燕军南进之步伐,使得山东全境尤其是德州、济南等战略要地得以巩固。使得局势一时平衡,南北二方都无法取得压倒性优势。

註釋,参考文献和相关条目编辑

  1. ^ 《明太宗實錄》卷七:丙午,下令征遼東。……壬子,密令徐理、陳旭等朱詣直沽,造浮橋濟師。丙辰,移師還通州,循河而南。……戊午,我軍過直沽。上語諸將曰:「徐凱等所設備,惟青縣、長盧而已,塼垛兒、灶兒坡數程皆無水,皆不備,趨此可徑至滄州城不?」是夜二更,啟行,晝夜三百裡,敵兩發哨騎皆不相遇。明旦,至監倉,遇敵哨騎數百,盡擒之。食時,至滄州,敵猶未覺,督軍士築城。我軍既至城下,始蒼黃分,守城垛眾皆股栗,不及擐甲。我軍四面急攻之,上麾壯士由城之東北角登,逾時拔其城。而先已遣人斷敵歸路,遂斬首萬餘級,獲馬九十餘匹,而生擒都督徐凱、程暹、都指揮俞琪、趙滸、胡原、李英、張傑並指揮以下百余人,餘眾悉降,咸給牒遣。
  2. ^ 《明通鑑》卷十二:丙辰,自通州循河而南,渡直沽,晝夜兼行。戊午,師至滄州城下,凱等方四出伐木,晝夜築城,倉猝收筑具出戰。燕師四面攻之,張玉率壯士由城東北隅肉薄而登,庚申,拔之。
  3. ^ 《明鑑綱目》卷二:棣自長蘆渡河,至德州。
  4. ^ 《明太宗實錄》卷七:(十一月)甲子。……上慮德州盛庸之眾要之,乃率諸軍自長蘆度河,循河而南至景州,遂至德州,遣人於城下招盛庸,庸堅壁不出。時我軍皆已過,上獨率數十騎殿后,庸覘知之,遣騎數百來襲後,上返兵擊之,殺百餘人,生擒千戶蘇瓛,餘悉降。
  5. ^ 《明太宗實錄》卷七:壬申,駐軍臨清。上語諸將曰:「盛庸聚眾德州,而仰給禦河運糧,若邀其糧,彼乏食,必不得而出,出必虛聲躡我之後,其實欲向南就食。今覘伺其出,還軍擊之,蔑不破矣。」甲戌,移軍館陶,遣輕騎哨至大名,盡得其糧舟,遂取其糧,焚其舟。我軍至館陶渡河,至冠縣,過莘縣,遂向東阿、東平,以誘敵眾。
  6. ^ 《明通鑑》卷十二:乙卯,燕師抵東昌,庸背城而陣,列火器毒弩以待。
  7. ^ 《明太宗實錄》卷七:乙卯,我師至東昌,盛庸背城而出。
  8. ^ 《明史》卷一百一十八:及成祖东昌之败,张玉战死,成祖只身走,适高煦引师至,击退南军。
  9. ^ 《明通鑑》卷十二:燕王直前薄庸軍左翼,不動;復衝中堅,庸開陣縱王入,圍之數重。燕將朱能率番騎來救,王乘間突圍出。而燕軍為火器所傷甚眾,大將張玉死於陣。會平安至,與庸合兵。丙辰,又戰,復大敗之,前後斬馘數萬人。燕師遂北奔,庸等趣兵追之,復擊殺無算。
  10. ^ 《明太宗實錄》卷七:丁巳,師至館陶。時盛庸馳報真定,於是敵眾四出,以要我歸師。……(三年正月)丙子,師至北平。
  11. ^ 《明通鑑》卷十二:王聞張玉敗沒,痛哭曰:「勝負常事,不足慮;艱難之際,失此良將,殊可悲恨!」
  12. ^ 《明太宗實錄》卷七:上複曰:「勝負固兵家常事,今勝負亦相當,未至大失,所恨者失張玉耳。艱難之際,喪此良輔,吾至今寢不帖席,食不下嚥也。」
  13. ^ 《明通鑑》卷十二:是役也,燕王瀕於危者數矣,諸將徒以奉上詔,莫敢加刃。王亦陰自恃,獨以一騎殿後,追者數百人不敢逼。適高煦領指揮華聚等至,擊退庸兵,獲部將數人而去。
  14. ^ 《明鑑綱目》卷二:(建文元年十一月)罷兵部尚書齊泰、太常寺卿黃子澄:棣以前所上書不報,再上書,請去泰、子澄。帝為罷二人以謝燕。陰留之京師,仍參密議。
  15. ^ 《明鑑綱目》卷二:辛巳三年,春正月。復齊泰、黃子澄官。
  16. ^ 《明通鑑》卷十二:丁丑(正月初七),享太廟,告東昌捷。
  17. ^ 《明朝那些事兒》第一卷:朱允炆大喜過望,決定去祭祀太廟,想來祭祀內容無非是告訴他的爺爺朱元璋,你的孫子朱允炆戰勝了你的兒子朱棣。真不知如朱元璋在天有靈,會作何感想。
  18. ^ 《明鑑綱目》卷二:庸軍勢大振。自燕人犯順,轉鬭兩年,奉銳甚。至是失大將,燕軍奪氣。其後定計南下,皆由徐沛,不敢復道山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