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柯庆施(1902年10月10日-1965年4月9日),原名柯尚惠,又名思敬、怪君,号立本,安徽歙县南乡竹溪村人,1950年代、1960年代中国共产党高层领导人之一。

柯庆施
Ke Qingshi.jpg
南京市市长
任期
1950年7月-1952年12月
前任 刘伯承
继任 惠浴宇
上海市人民政府市长
任期
1958年11月-1965年4月
前任 陈毅
继任 曹荻秋
个人资料
出生 1902年10月10日
 大清安徽省歙县
逝世 1965年4月9日(1965-04-09)(63歲)
 中华人民共和国四川省成都市
国籍  大清(1902年–1911年)
中華民國(1912年–1928年)
 中華民國(1928年–1949年)
 中华人民共和国(1949年–1965年)
政党 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

生平编辑

 
1965年的柯庆施逝世灵堂

1920年18岁的柯庆施开始与陈独秀通信。陈独秀喜欢这位比他小20多岁的小同乡。不久陈给柯写信,让他来上海。1920年经杨明斋俞秀松介绍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0年11月出版的《新青年》八卷第三期上,刊登了柯庆施写给陈独秀的有关讨论劳动专政问题的信。来到上海之后,柯庆施常去陈独秀家。1921年10月4日下午2时,巡警突然包围了陈独秀住所,除了陈独秀被捕之外,同时被捕的还有陈独秀夫人高君曼以及包惠僧(中共一大代表)、杨明斋(中共早期著名活动家,当时与张太雷刚从莫斯科出席共产国际第三次代表大会归来)、柯庆施,共五人。上海报纸纷载陈独秀被捕的消息,柯庆施的名字也曝光于媒体。共产国际代表马林花了保金500两白银营救五人,10月26日五人出狱。

1922年1月,20岁的柯庆施与张国焘邓培(1927年牺牲)前往莫斯科参加共产国际召开的远东各国共产党及民族革命团体第一次代表大会,受到列宁接见,并同列宁握过手。周子健(曾任第一机械工业部部长)在2000年5月28日回忆说:“1939年初在延安,调我到刚成立不久的中共中央统战部工作。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王明任部长。副部长是柯庆施同志。听王明说,党内现在只有柯庆施见过列宁。”1922年从莫斯科回到上海之后,柯庆施“团转党”,由张秋人介绍成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1924年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柯庆施由林伯渠介绍参加了国民党。1924-1926年在海参崴做党的工作。1927年任中共安徽省临委书记,上海闸北区委书记。1930年任中国工农红军红八军政治部主任,1931年任中共中央秘书长。1933年任中共河北省委前委书记、组织部长,负责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工作。1935年与高文华李大章共同主持中共河北省委工作。中共中央北方局组织部长;

抗日战争时期,任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中国女子大学副校长。1942年下半年,柯庆施在延安抢救运动中被打成特务。[1]杨尚昆张闻天夫人刘英李葆华韩光等对柯庆施被打成特务一事均有过回忆,几位都说当时是对柯突然袭击,斗柯时提的问题是:“你为什么没有被捕过?你同特务是不是有关系?”刘英回忆:“难道被捕才是会革命吗?没被捕是隐蔽得好嘛!”几位回忆说:面对残酷斗争,长期做秘密工作的柯什么话也不说。柯的新婚夫人曾淡如(李蜀君、李淑云)因所谓“四川红旗党”于1943年1月投井自杀。“抢救小组”找不到柯的夫人,就质问柯:“你把特务老婆藏到哪去了?”半年后,当时的中央反内奸斗争专门委员会主任刘少奇对柯说:“把你搞错了。”毛泽东亲笔修改了对柯的结论,加了两句,说柯“守纪律,有成绩”。[2]

第二次国共内战时期,任晋察冀边区行政委员会财委副主任,1947年11月12日石家庄市解放后首任市长,率领从中央和各解放区调集的3600名干部进入市区,分布在各级政府、工矿、事企业单位、文化宣传部门。[3]

1949年冬,从石家庄市调任南京市市长,华东军政委员会委员。1952年11月,江苏省人民政府筹建,是为三位副主席之一,同时,出任中共江苏省委第一书记。1954年9月,调任中共上海市委第一书记。中共第八届中央政治局委员。1958年任上海市长南京军区第一政治委员,1960年11月任中共中央华东局第一书记。

1957年,柯庆施在上海市委会议上作了《乘风破浪,加速建设社会主义的新上海!》的报告,支持激进的建设步伐。1958年在南宁会议上,毛泽东批评周恩来陈云力主的反冒进,他说自己是反“反冒进”的,还对周恩来等人说:“你能写出这样的文章(指柯的报告)吗?”周恩来等人被迫做了检讨。据李锐后来回忆说,柯庆施成了南宁会议的“头号标兵”,65岁的毛泽东在讲话中屡称年仅56岁的柯庆施为“柯老”。柯庆施年纪不大就被尊称为“柯老”,原因在于其资格老。用毛泽东的话来说,柯庆施是“我们党最早见过列宁的同志”。

市委办公厅的陈扬回忆:“1958年8月9日上海的《新民晚报》刊登一条消息:上海县鲁汇乡红旗社一个生产队创出早稻亩产2000斤的高产新纪录。柯老看到这颗‘卫星’,认为不可信。他让我连夜通知上海的党报《解放日报》以及《文汇报》等本市的大报,这条消息不得见报。”[2]李富春在1965年讲的一段话:“在大跃进中,全国各地区中上海的损失较小。”[4]

1959年全国人大与国务院换届时,16名副总理和16名副委员长中没有柯庆施。事隔7年之后,到了1965年1月4日的三届人大一次会议上,肺癌术后复发的柯庆施被任命为国务院副总理,当时六个大区中央局的第一书记,有两位任副总理,两位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两位任全国政协副主席。

在1959年的庐山会议上,柯庆施本来也是在谈“纠左”的问题;但当毛泽东彭德怀致他个人的信批转与会者时,柯庆施转为“批右”。在7月21日的华东组会上,张闻天分析了大跃进以来的“左倾”错误,柯庆施则以主持者的身份不断责难张的发言。

柯庆施把上海警备区“南京路上好八连”、献身边疆的科学家彭加木、小扁担不离手的轮船服务员杨怀远、勤恳工作的纺织女工杨富珍等树为上海的“十大标兵”。

1964年3月28日发烧,3月29日住进上海市华东医院。1964年4月17日周恩来专程到上海了解柯庆施的病情,4月18日代表中共中央批准医学专家对柯庆施的肺癌的手术建议。4月19日周恩来在沪参加柯的术前会诊。4月20日晨,柯开始手术,周恩来在医院守候了3小时。当晚,周恩来看望尚未苏醒的柯。1964年6月初出院,被安排住进市委招待所兴国路一号楼一楼养病。1964年7月14日,遵照周恩来的指示,柯庆施在北戴河等地疗养,“一般不再过问上海的工作”。9月18日柯离开北戴河去北京。10月23日由北京乘火车去广州养病。1965年3月23日从广州出发,与贺龙、聂荣臻同机去成都,考察三线建设工作。4月5日午夜突发急腹症。1965年4月9日18时30分,柯庆施在成都病逝。

其他编辑

  • 1958年,在上海“反右补课”中,柯庆施执意要划傅雷为右派,时任上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兼上海作协党组书记周而复则认为傅雷属于“可划可不划”的范围,恰逢周扬赴上海听取意见,柯庆施同意了周而复、周扬的意见。但正当傅雷做了检讨,准备放下包袱时,柯庆施却变卦拍板把傅雷定为“右派”。
  • 在中共八大20名政治局委员中,唯一没有出版传记的,只有柯庆施。

评价编辑

关于对柯庆施的评价,特别是对其在中共取得政权后政治生涯的评价,存在较大争议。

  • 有人[5]认为,大跃进前后,他在农业政策、工业政策和公共食堂等问题上都过于激进,对中央的决策起了错误的引导作用。例如,在公共食堂问题上鼓吹“敞开肚皮吃饭”:三年困难时期,由于上海在中国的特殊地位,粮食供应得到保障,未出现较大规模的饥荒;但他所代表的激进政策在全国范围内的饥荒造成重大影响。
  • 也有人[4]认为,柯庆施为1949年以后上海等城市的发展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而且他逝世在文革以前,尽管他晚年非常欣赏张春桥等人,但不能把张春桥等人后来的问题算到他的头上。

家人编辑

  • 夫人于文兰,1948年5月与柯庆施在石家庄结婚。两人育有三女一子。1983年12月底从上海市康平路搬家到原籍北京市定居,中办老干部局调整了她的级别,按照党和国家领导人遗属的规格给予相应政治和医疗待遇。
  • 长女柯六六
  • 次女柯五四
  • 儿子柯友京
  • 三女柯友宁

参考文献编辑

  1. ^ 据高华《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幕前指挥者是李富春。高华认为批斗柯庆施的幕后策划者是康生和刘少奇,而康生、刘少奇的活动又得到毛泽东的默许。柯庆施与刘少奇有历史积怨。柯庆施是原中共北方局组织部长,1936年3月,刘少奇赴天津担任中共北方局书记,对原北方局进行大改组,任命自己的老部下彭真取代柯庆施担任北方局组织部长,并在党内展开了对柯庆施等人「左的关门主义错误」的批判<
  2. ^ 2.0 2.1 全国政协常委、民进中央副主席邓伟志:“评柯庆施”,《江淮文史》2004年第一期
  3. ^ 杨振华:“忆柯庆施在石家庄”,《石家庄文史资料第7辑 纪念石家庄解放四十周年》,1987年出版
  4. ^ 4.0 4.1 金平:“关于柯庆施几件事的真相——评《“好学生”的最后十年》”,发表于《随笔》2003年第一期
  5. ^ 冯锡刚:《“好学生”的最后十年》,发表于《随笔》杂志2002年第4期(总第141期)
  中国共产党职务
前任:
刘 晓
省委书记,至1943年
中国共产党江苏省委员会第一书记
1952年-1956年
繼任:
江渭清
前任:
陈 毅
中国共产党上海市委员会第一书记
1954年-1965年
繼任:
陈丕显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职务
前任:
陈 毅
上海市人民委员会市长
1958年-1964年
繼任:
曹荻秋
   中華民國
前任:
尹文堂
中华民国石门市政府市长)
石门市政府石家庄市政府市长
晋察冀边区行政委员会华北人民政府任命)
1947年 - 1949年
繼任:
刘秀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