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带韦

柳带韦(523年-577年7月26日),字孝孙河东郡解县(今山西省运城市临猗县)人,出自河东柳氏西眷,西魏、北周官员。

生平编辑

柳带韦性格深沉有度量,从小就喜好学习,身高八尺三寸,仪容美貌风度翩翩,擅于应对答话。韩贤担任洛州刺史时,征召柳带韦为主簿,柳带韦后来跟随叔叔们一起归附西魏,宇文泰征辟柳带韦以相府参军事为起家官[1][2][3]

侯景在江南作乱,宇文泰命令柳带韦出使南梁的江州郢州,与南梁邵陵王萧纶、南平王萧恪二人往来结交。柳带韦行径到安州,遇到段宝等人反叛,柳带韦于是假传宇文泰的书信来安抚他们,段宝等人当即投降归附。柳带韦到了郢州,见到萧纶,一一申明宇文泰的意思。萧纶派遣使者跟随柳带韦到西魏回报。柳带韦因为奉命出使符合旨意,出任辅国将军中散大夫[4][5][3]

大统十七年(551年),宇文泰派遣大将军达奚武谋取汉川,以柳带韦为行台左丞,跟随军队南征。当时南梁宜丰侯萧脩镇守南郑,达奚武进攻后无法取胜,就命令柳带韦入城劝萧脩说:“您固守的是天险,依仗的是援兵,保卫的是百姓。现在朝廷大军深入栈道,长驱直入汉川,这就是所凭借的天险不足以固守;武兴陷落于前,白马破亡于后,其余的部族首领是山野草寇,路途阻隔不敢前进,这就是做盼望的援兵不可依仗;再看亲戚,害怕诛戮,贪慕虚荣,追求小利,这是百姓的常情。现在朝廷大军汇集而来,四面包围,诛戮逃亡来鼓励安居,奖赏先投降来招抚后服,人人想着转祸为福的计策,家家考虑着安居的良谋,这就是管辖的百姓不能保住的道理。况且您所在的王朝动乱,国家没有主人,即使要尽忠又有所寄托,死节也不能成名,我私下认为您这样做不可取,我听说贤明的人善于观察时间行动,聪明的人顺应时变而立功。当今为您考虑,不如到军营门前请罪,归顺下官,让百姓免于涂炭,又可疑保全生命以尽孝道。这样做的话,您必定能封官赐爵,地位尊贵,名声显贵于当世,功业光照后代。哪能像现在这样进退都失去依靠,身体名声都会磨灭呢。”萧脩认为柳带韦说得对,后来就归降了[6][7]

魏废帝元钦元年(551年),柳带韦外任解县县令,二年(552年)加号骠骑将军左光禄大夫,三年(553年)又转任汾阴县县令。柳带韦揭发隐伏的坏人坏事,百姓敬畏怀念他。周明帝宇文毓初年,柳带韦被征召回朝担任地官上士。武成元年(559年),柳带韦加帅都督、治御伯下大夫,升任武藏下大夫保定三年(563年),加大都督。保定四年(564年),加仪同三司、中外府掾。天和二年(567年),柳带韦被封为康城县男,食邑五百户,转任职方中大夫天和三年(568年),柳带韦出任兵部中大夫,虽然屡次调动职务,仍然兼任武藏下大夫。天和三年五月乙未朔五日乙亥,柳带韦母亲王令妫去世,柳带韦为母亲守丧,后被起用为职方中大夫。天和五年(570年),柳带韦转任武藏中大夫,很快升任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柳带韦身居要职十多年,处理决断事情毫不拖延,官府各办事部门都清正严明[8][9]

当时谯王宇文俭为益州总管,汉王宇文赞为益州刺史。周武帝宇文邕任命柳带韦为益州总管府长史,兼任益州别驾,辅佐二王,总管军民事务。建德年间,北周军队东征北齐,朝廷征召柳带韦为前军总管齐王宇文宪府长史。北齐平定后,柳带韦以功劳家上开府仪同大将军,爵位晋升为公,增加食邑一千户。陈王宇文纯镇守并州,以柳带韦为并州司会、并州总管府长史。建德六年六月廿六日(577年7月26日),柳带韦在并州馆舍内去世,虚岁五十五,朝廷赠予新遂楚三州刺史,谥号,其年岁次丁酉十月辛丑朔廿日庚申(577年11月16日)葬于小陵原酆邑南郊[10]。儿子柳祚继承了爵位[11][12]

家族编辑

祖父母编辑

  • 柳僧习,南齐兖州安东府司马,北魏雍州司马、北地郡颍川郡二郡大守、方舆子[10]
  • 天水赵氏,封寿昌郡君

父母编辑

  • 柳鷟,北魏临淮王记室参军事、赠虞州刺史[10]
  • 王令妫,出自京兆王氏,北魏河北郡中山郡二郡太守、徐州东秦州二州刺史王世弼孙女,汝南郡太守王会之女,封延寿郡君[13]

兄弟姐妹编辑

夫人编辑

子女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周书·卷二十二·列传第十四》:子带韦,字孝孙。深沉有度量,少好学。身长八尺三寸,美风仪,善占对。韩贤素为洛州刺史,召为主簿。后与诸父归朝,太祖辟为参军。
  2. ^ 《周书校勘记·卷二十二·列传第十四·二六》:韩贤素为洛州刺史 按北齐书卷十九韩贤传,贤字普贤,天平初,为洛州刺史,似即此人。此处衍一“素”字。柳庆归西魏,在独孤信入洛之后,即天平中。
  3. ^ 3.0 3.1 《北史·卷六十四·列传第五十二》:子带韦,字孝孙。深沉有度量,少好学,身长八尺三寸,美风仪,善占对。周文辟为参军事。侯景作乱江南,周文令带韦使江、郢二州,与梁邵陵、南平二王通好。行至安州,遇段宝等反,带韦乃矫为周文书以安之,并即降附。及见邵陵,具申周文意。邵陵遣使随带韦报命。以奉使称旨,授辅国将军、中散大夫。
  4. ^ 《周书·卷二十二·列传第十四》:时侯景作乱江右,太祖令带韦使江、郢二州,与梁邵陵、南平二王通好。行至安州,值假宝等反,带韦乃矫为太祖书以抚安之,并即降附。既至郢,见邵陵,具申太祖意。邵陵即使随带韦报命。以奉使称旨,授转辅国将军、中散大夫。
  5. ^ 《周书·卷二十二·列传第十四·二七》:值假宝等反 北史百衲本、殿本卷六四柳虯传附从子带韦“假”作“暇”,局本作“段”,疑是。
  6. ^ 《周书·卷二十二·列传第十四》:十七年,太祖遣大将军达奚武经略汉川,以带韦为治行台左丞,从军南讨。时梁宜丰侯萧循守南郑,武攻之未拔。乃令带韦入城说循曰:“足下所固者险,所恃者援,所守者民。今王师深入栈道,长驱汉川,此则所凭之险不足固也;武兴陷没于前,白马破亡于后,自馀川谷酋豪,路阻而不敢进,此则所望之援不可恃也;夫顾亲戚,惧诛夷,贪荣慕利,此生人常也,今大兵总至,长围四合,戮逃亡以劝安居,赏先降以招后服,人人怀转祸之计,家家图安堵之谋,此则所部之民不可守也。且足下本朝丧乱,社稷无主,尽忠将何所託,死节不足成名,窃为足下不取也。僕闻贤者相时而动,智者因变立功。当今为足下计者,莫若肉袒军门,归命下吏,免生民于涂炭,全髮肤于孝道。必当纡青拖紫,裂土分珪,名重当时,业光后嗣。岂若进退无据,身名俱灭者哉。”循然之,后乃降。
  7. ^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十四·梁纪二十》:魏达奚武遣尚书左丞柳带韦入南郑,说宜丰侯循曰:“足下所固者险,所恃者援,所保者民。今王旅深入,所凭之险不足固也;白马破走,酋豪不进,所望之援不可恃也;长围四合,所部之民不可保也。且足下本朝丧乱,社稷无主,欲谁为为忠乎!岂若转祸为福,使庆流子孙邪!”循乃请降。带韦,庆之子也。
  8. ^ 《周书·卷二十二·列传第十四》:魏废帝元年,出为解县令。二年,加授骠骑将军、左光禄大夫。明年,转汾阴令。发摘姦伏,百姓畏而怀之。世宗初,入为地官上士。武成元年,授帅都督、治御伯下大夫,迁武藏下大夫。保定三年,授大都督。四年,加仪同三司、中外府掾。天和二年,封康城县男,邑五百户,转职方中大夫。三年,授兵部中大夫。虽频徒职,仍领武藏。寻丁母忧。起为职方中大夫。五年,转武藏中大夫。俄迁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凡居剧职,十有馀年,处断无滞,官曹清肃。
  9. ^ 《北史·卷六十四·列传第五十二》:后达奚武经略汉川,以带韦为行台左丞,从军南讨。时梁宜丰侯萧脩守南郑,武攻之未拔,乃令带韦入城,说脩降之。废帝元年,出为解县令。加授骠骑将军、左光禄大夫。转汾阴令。发摘姦伏,百姓畏而怀之。周武成元年,授武藏下大夫。天和二年,封康城县男。累迁兵部中大夫。虽频改职,仍领武藏。五年,转武藏中大夫。俄迁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凡居剧职十有馀年,处断无滞,官曹清肃。
  10.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郭永淇 宁琰 辛龙 王晓静 荣洁 张新汉 关琳 王毅, 《陕西西安北周康城恺公柳带韦墓发掘简报》, 《文博》 (第05期), 2020年, (第05期): 10–26 [2021-05-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12) 
  11. ^ 《周书·卷二十二·列传第十四》:时谯王俭为益州总管,汉王赞为益州刺史。高祖乃以带韦为益州总管府长史,领益州别驾,辅弼二王,总知军民事。建德中,大军东讨,徵带韦为前军总管齐王宪府长史。齐平,以功授上开府仪同大将军,进爵为公,增邑一千户。陈王纯出并州,以带韦为并州司会、并州总管府长史。六年,卒于位,时年五十五。谥曰恺。子祚嗣。少有名誉。大象末,宣纳上士。
  12. ^ 《北史·卷六十四·列传第五十二》:时谯王俭为益州总管,汉王赞为益州刺史。武帝以带韦为益州总管府长史,领益州别驾,辅弼二王,总知军事。及大军东讨,徵为前军总管齐王宪府长史。齐平,以功授上开府仪同大将军,进爵为公。陈王纯镇并州,以带韦为并州司会、并州总管府长史。卒官,谥曰恺。
  13. ^ 13.0 13.1 13.2 13.3 王连龙著. 《新见北朝墓志集释》. 北京: 中国书籍出版社. 2013年7月: 175–178. ISBN 978-7-5068-3445-2 (中文(中国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