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柳敬禮(?-550年),河東解縣[1][2][3]南北朝南梁官員。

柳敬禮是開府儀同三司、雲杜侯柳慶遠的孫子,父親太子詹事、雲杜侯柳津。柳敬禮和兄長柳仲禮年少都以勇敢剛烈聞名,而柳敬禮個性粗暴,品行不佳,經常劫掠販賣人口,百姓都被他的行徑所苦,襄陽《柳四郎歌》的「柳四郎」就是指他[1][2]。他從著作佐郎起家,不久遷任扶風太守。侯景過江,柳敬禮率三千兵馬步支援,到建康,他據守青溪埭和侯景不停戰鬥,往往衝鋒陷陣,獲得威望[4][5]

台城失陷,柳敬禮與柳仲禮都被抓拿去見侯景,侯景遣派柳仲禮謀劃上流,留下柳敬禮為人質,擔任護軍。侯景在後渚為柳仲禮餞行,他秘密對柳仲禮說:「侯景這次相見,我抱著他時兄長拿起佩刀就可以斬殺,敬禮死而無憾。」柳仲禮感慨他的氣魄,同意此事。對酒幾次後,他目視柳仲禮,柳仲禮看到守衛森嚴不敢行動,於是計謀流產。大寶元年(550年)侯景征晉熙[6],柳敬禮與南康王蕭會理合謀襲擊,約期將近,被建安侯蕭賁告發,結果遇害。他臨死前說:「我年老,國破家亡,是我的責任,今日死去大概是天意。」[7][8]

引用编辑

  1. ^ 1.0 1.1 梁書·卷四十六·列傳第四十》:柳敬禮,開府儀同三司慶遠之孫。父津,太子詹事。敬禮與兄仲禮,皆少以勇烈知名。
  2. ^ 2.0 2.1 南史·卷三十八·列傳二十八》:慶遠字文和,元景弟子也。父叔珍,義陽內史。……子津……子仲禮……仲禮弟敬禮,少以勇烈聞。粗暴無行檢,恒略賣人,為百姓所苦,故襄陽有柳四郎歌。
  3. ^ 宋書·卷七十七·列傳第三十七》:柳元景,字孝仁,河東解人也。
  4. ^ 《梁書·卷四十六·列傳第四十》:起家著作佐郎,稍遷扶風太守。侯景渡江,敬禮率馬步三千赴援。至都,據青溪埭,與景頻戰,恒先登陷陳,甚著威名。
  5. ^ 《南史·卷三十八·列傳二十八》:起家著作佐郎,稍遷扶風太守。侯景度江,敬禮率馬步三千赴援。至都,與景頻戰,甚著威名。
  6. ^ 《梁書·卷五十六·列傳第五十》:(大寶元年七月)任約、盧暉略攻晉熙郡,殺鄱陽世子嗣。
  7. ^ 《梁書·卷四十六·列傳第四十》:台城沒,敬禮與仲禮俱見於景,景遣仲禮經略上流,留敬禮爲質,以爲護軍。景餞仲禮於後渚,敬禮密謂仲禮曰:「景今來會,敬禮抱之,兄拔佩刀,便可斫殺,敬禮死亦無所恨。」仲禮壯其言,許之。及酒數行,敬禮目仲禮,仲禮見備衛嚴,不敢動,計遂不果。會景征晉熙,敬禮與南康王會理共謀襲其城,剋期將發,建安侯蕭賁知而告之,遂遇害。
  8. ^ 《南史·卷三十八·列傳二十八》:台城陷,與兄仲禮俱見景,景遣仲禮經略上流,留敬禮質,以為護軍將軍。景餞仲禮於後渚。敬禮謂仲禮曰:「景今來會,敬禮抱之,兄便可殺,雖死無恨。」仲禮壯其言,許之。及酒數行,敬禮目仲禮,仲禮見備衛嚴,不敢動,遂不果。會景征晉熙,敬禮與南康王會理謀襲其城,克期將發,建安侯蕭賁告之,遂遇害。臨死曰:「我兄老婢也,國敗家亡,實餘之責,今日就死,豈非天乎。」

参考文献编辑

  • 梁書》·卷四十三·列傳第三十七
  • 南史》·卷三十八·列傳二十八
  • 《梁書》·卷五十六·列傳第五十